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赌墨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20-07-11作者:裴文兵

    明朝嘉靖年间,江南泾县县城里有位以写字、作画为生的男子叫姜上秋,他的每一幅字画都价值不菲,而让他声名鹊起的是,他为人正派,无论对谁都不偏不倚。
    这年三月初二的上午,姜上秋独自一人在县城的一家茶楼里喝茶,刚喝了两口,忽然听见两位四十来岁的汉子,在茶楼里大声争吵起来。姜上秋一听,很快就将事情听出了个大概。
    原来,县城里有两家制作墨的作坊,一家叫作“何记墨坊”,另一家叫作“孟记墨坊”。“何记墨坊”的老板叫何大磐,财大气粗;“孟记墨坊”的老板叫孟世尚,一向为人沉稳。刚才,孟世尚正在茶楼里与一位外地商人商谈买卖墨锭的生意,不巧何大磐与几位朋友也在茶楼里喝茶,而何大磐所坐的桌子,与孟世尚所坐的桌子是邻桌。何大磐向来不把孟世尚放在眼里,眼下见孟世尚正在谈生意,就有心将生意给搅黄了,于是便有意高谈阔论起来,说他的“何记墨坊”所制作的墨,比“孟记墨坊”所制作的墨,好得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刚开始时,孟世尚还能强忍着不去理睬何大磐,但时间一长,没有忍住,便与何大磐理论起来。何大磐等的就是这个,于是,他趁机大吵大闹起来,把“孟记墨坊”所制作的墨,数落得一文不值,孟世尚气得差点儿落下泪来,何大磐则更加狂妄了……
    见何大磐如此蛮不讲理,姜上秋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快步走了过去,劝说何大磐不要继续吵闹。姜上秋一向受人尊重,何大磐当然要给他些面子,于是歇了口。孟世尚与那位商人正要离开茶楼,何大磐却眼珠一转,又张开了他那张大嘴,说要与孟世尚打个赌,赌谁家的墨好,谁输了就得付给赢家一万两银子,若是孟世尚不敢赌墨,那就得当众承认“孟记墨坊”的墨比“何记墨坊”的墨差。
    何大磐此言一出,等于把孟世尚给逼到了墙角。孟世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不卑不亢道:“何大磐,我愿意赌墨,但赌墨的方法却不能由你说了算!何大磐,如果你真的要赌墨,那就请姜先生分别用咱们两家的墨,在同样的两张纸上,写上同样的字,封存起来,十年后启封,看谁家的墨写下的字笔迹浓。若是相比之下,谁家的墨写下的字笔迹淡了,谁就得认输,输一万两银子!”
    何大磐不以为然道:“十年的期限太长了……”孟世尚立即打断了他的话:“何大磐,如果你不愿意赌墨,那就算了,此事到此为止,如何?”何大磐哪肯就此罢手,于是把脖子一梗,说:“到此为止?你想得美!就按照你所说的方法赌墨,你就等着输银子吧!”姜上秋想了想,将孟世尚拽到一旁,悄声劝说道:“孟老板,要不这个赌就不打了吧!”孟世尚却道:“姜先生,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今天这个赌已经非打不可了!”
    见何、孟两人都毫无退让的意思,姜上秋只得点了点头,说:“既然二位都执意要赌墨,那么,我就只好做个见证人了!”

    何、孟两人回到各自的作坊里,各拿了一只墨锭,来到了姜家。已经回到家中的姜上秋,在两只同样的砚台里,放入同样多的清水,接着,他握着那两只墨锭,分别在两个砚台里研磨了同样长的时间,这样,就保证了那两只墨锭,是在同样的条件下,被研磨出墨汁的。而时间的长短,则以燃尽同样长度的香火来把控。
    姜上秋在桌上铺开两张同样大小的宣纸,使用那两种刚被研磨出来的墨汁,分别写下了“赌墨十年之约”这行字,并分别在两张宣纸的下方写下了标注:“何记墨坊”或“孟记墨坊”,以及日期。然后,姜上秋搬来一只木箱,当着何、孟两人及前来看热闹的众人的面,他把那两张宣纸放入了木箱之中,然后用三把大锁穿过那只木箱上的搭扣,锁上后,分别给了何、孟两人一人一把钥匙,而第三把锁的钥匙他则留给了自己。这样一来,以后只有他们三人各自打开一把锁,才能打开那只木箱,取出那两张宣纸,一较高下。
    众人散了。孟世尚与那位商人继续商谈,最后生意谈成了。送走那位商人后,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一头栽倒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了一天一夜,孟世尚才醒。从那天开始,他便经常走南闯北,去外地售卖他的作坊制作出来的墨锭;而一有空闲,他便待在作坊里,与制作墨锭的师傅们一道,反复琢磨怎样才能制作出更好的墨来……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十年的期限终于就要到了。这天,姜上秋在自己的家中画好了一幅画,刚准备歇息一番,孟世尚忽然来了。
    闲聊了一会儿后,孟世尚转了话题:“姜先生,您还记得我与何大磐赌墨的那桩事情吗?眼看十年的期限就要到了——今年三月初二那天,还得请您主持个公道啊!”
    姜上秋愣了一下,然后一拍自己的后脑勺:“孟老板,我早就忘了此事,如果你不提起,我根本就想不起来了呢!孟老板,何家的作坊不是早在三年前,就被何大磐卖给你了吗?既然‘何记墨坊’不复存在了,你为何还要提起当年的赌墨之约?对了,我想起来了,当年我非常替你着急,连手心里都捏着一把汗呢!当年我劝说过你不要赌墨,不料你执意要赌,如今看来,你当初的决定是对的!”

    原来,近十年来,孟世尚殚精竭虑,用尽心思提高“孟记墨坊”的制墨技艺,墨终于越制越好,生意也越做越红火,每年都能赚到大笔的银子。而何大磐因为目空一切、骄横跋扈,对他的作坊疏于管理,生意很快就每况愈下,更要命的是,何大磐后来竟然迷上了赌钱,经常输掉大量的银子。三年前,他输得倾家荡产,不得不把“何记墨坊”卖给了孟世尚。再后来,何大磐不得不领着一家人,搬到乡下老家杨柳村,艰难度日去了。
    姜上秋的话音刚落,孟世尚一脸认真道:“姜先生,谢谢您当初的好意!不过,如果当初我不应下何大磐的赌墨之约,而选择逃避的话,将会一败涂地……如今,‘何记墨坊’虽然早已不复存在,但愿赌服输,那个赌墨之约仍需要有个了结!我听说这三年来,何大磐领着他一家人,耕种着十多亩田地过活,并改掉了赌钱的毛病……再说,何家制墨的手艺确实高超,如果在何大磐的手里失传了,那就太可惜了……”
    望着孟世尚一脸认真的神态,姜上秋不由得频频点头:“这就好,这就好啊!”
    转眼到了三月初二,孟世尚与姜上秋乘坐一辆马车,赶到了杨柳村。何大磐见孟世尚来到了他的面前,不禁一阵尴尬,当他听说孟世尚与姜上秋前来是为了了结十年前的那个赌约时,说道:“孟老板,我早已倾家荡产,如果我输了,哪有银子付给你?”孟世尚却说:“何老板,你不必担心,这个赌,我必输无疑!当年,‘何记墨坊’作为一家百年老字号,制墨的技艺可谓炉火纯青,而当年的‘孟记墨坊’开张才不过十多年,所制作的墨自然要逊色些,所以这个赌你赢定了!姜先生作为用墨的行家里手,其实早在十年前,就知道这个赌约的结果了!”
    见姜上秋点了点头,何大磐吃惊道:“孟老板,既然你知道自己必输无疑,当初你为何愿意赌墨呢?”孟世尚意味深长地说:“何老板,当初你当众欺辱我,如果我不应赌,而是承认我作坊的墨比你作坊的墨差,或者选择逃避,那么你必然会继续贬低我的作坊,如此一来,我的墨锭还卖得出去吗?我在这一行当里还能有立足之地吗?因此,我便应了赌,并想出了那个赌墨的方法,让赌墨之约推迟到了十年之后。在这宝贵的十年时间里,我的作坊的制墨技艺越来越高,终于能够制作出非常好的墨,生意也变得红火……当年我全部的家当也不过五千两银子,而如今,即便输给你一万两银子,我也拿得出了!”
    说着,孟世尚从马车上搬下来一只木箱,并拿出了一把钥匙。姜上秋也拿出了一把钥匙。何大磐迟疑了一下,然后走进屋子,拿出了一把钥匙。
    三把钥匙打开了木箱上的三把锁。取出那两张宣纸一看,果然当初使用“何记墨坊”的墨写的字,仍然黑亮如初;而使用“孟记墨坊”的墨写出来的字,出现了稍许的褪色。
    孟世尚当即从怀里取出了几张银票,交到了何大磐的手中,而那些银票的面额加起来,不多不少正好是一万两。何大磐顿时双手颤抖,口中喃喃道:“孟老板,你信守承诺,敢作敢为,十年如一日,如同卧薪尝胆一般,潜心提高制墨技艺,着实令人敬佩!我一定要以你为楷模,绝不放弃自己……”
    不久后,何大磐在县城里重新开张了“何记墨坊”,何家东山再起。不过此时的何大磐,已经成了一位谦和、明事理的人。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寻人启事

下一篇:红海滩边稻花香

标题:赌墨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minjian/61749.html
声明:赌墨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