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一诺穿心

昨天难得去幼儿园接趟孩子,正往家走时,抽不冷子听见前方大妈群里远远传出来一句“要不说呢,这有些事儿啊不信真是不行,邪门得很啊!”

强烈的直觉告诉我,有料!我拉着孩子紧走两步,欣欣然加入了大妈们的行列。

正大放厥词的大妈住我们小区8号楼,她说的事情发生在小区1号楼,这8号楼跟1号楼,完全是一南一北两个大调角儿。

所以说啊,我们公安局的刑侦部门真该好好下下功夫,最大限度发挥利用各个社区“小脚侦缉队”这支有生力量,绝对能帮他们加大力度破获大案要案,屡建奇功。

1号楼有个徐大妈,前一阵家里出事了,心尖尖似的小孙子跟父母去日本旅行时发生意外,夭折在了他乡。

徐大妈伤心欲绝,整个人一下子老了十多岁。用8号楼大妈的话讲就是,“魂儿都没了,活死人一样的了。”

就在这一家三口临行前不久,徐大妈有天夜里梦见自己两年前过世的弟弟了。弟弟在梦里对她说,自己现在挺好的,也不缺钱花,他们这边新开了一家国际双语幼儿园,非常紧俏名额有限,他想赶紧把徐大妈的孙子办过来上学,这样自己也好有个伴儿。

徐大妈一听是国际幼儿园,也没多想,稀里糊涂竟然答应了亡弟。第二天一早她就把这个梦忘记了。

到了一家三口出发那天早晨,徐大妈说不出地心烦意乱,总觉得心口上突突突地不踏实,右眼皮兀自跳个不停。看着兴奋不已活蹦乱跳的小孙子,她脱口而出:“我说,日本正闹核辐射呢,要不你们三口子过阵儿再去?”

儿子媳妇都觉得徐大妈是在搞笑,机票酒店早都订好了,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改期。一家人嘻嘻哈哈地启程了,还承诺回来给徐大妈带网红药妆做礼物。

后来有一天夜里,徐大妈大汗淋漓地惊醒过来,猛然瞥见一团小小的黑影飞快蹿过她的床前,那动作姿态像极了她那小孙子。

还没容她细琢磨呢,突然耳边传来一阵窒闷的干噎声,一下接一下眼看就要窒息的感觉,那声音,竟也像是她家小孙子的!徐大妈心里一急,脚下一蹬醒了过来,原来是噩梦一场。

徐大妈一下睡意全无,起来倒了杯水,心里觉得特别不好,右眼皮又开始狂跳不止。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接到儿子从日本打来的国际长途,说昨天晚饭小孙子吃了一种活海鲜,没想到竟发生了急性过敏反应,呼吸道水肿阻滞,还没等送到医院呢人就没了!

徐大妈叫了声“妈吔~”,一下就背过气去了,幸亏她老头子赶紧送医抢救及时,才算保下一条老命。

1号楼的阿姨去医院探望她时,她老泪纵横地讲了自己那个梦,说:“可不是国际幼儿园么,孩子到底是死在了外国。要早知道……早知道我拼死也不会让他们去的啊!”

老话常说有亲人没亲鬼,也许阴阳两隔后难挨的寂寞让徐大妈的亡弟转了性,可怜那对夫妻后半生都要忍受丧子之痛,无法救赎。

假如在梦中见到过世的亲人,千万要提高警惕谨言慎行,他们或许早已不是你今生认识的那个人了。一旦给出承诺,代价往往超乎想象,情难以堪。

展开全文阅读

上一篇
阎王不嫌鬼瘦

下一篇
世间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