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兆墨镜

短篇鬼故事 11-03

1

“诶,大哥,买墨镜吗?”夜市上摊贩凑到我身边问,悄咪咪地样子还以为要卖我盘呢,我不感兴趣地摆了摆手。

“大哥先别走啊,我这可不是普通的墨镜,它是凶兆墨镜。”

“骗谁呢?”怎么现在为了卖东西,这么扯的鬼话都敢说?

“哎呀,大哥,真没骗你。不信你试试看嘛。”小贩说着就把墨镜往我手里塞。

凶兆墨镜

我接过一看,样式普通,不过质量似乎还不错,虽然封建迷信不可取,但是快入夏了日头越来越毒,开车的时候确实还少一副墨镜,就忍不住问了一下价格,“多少钱?”

“原价八百,给您打个对折,399,怎么样?”

“这么贵?”要这价干嘛不去专卖店里选?我赶紧把墨镜塞回他手里,转身就要走。

“诶,大哥,别急着走啊,价钱还可以再商量的嘛!而且我这墨镜就剩这一副了,错过就可惜了,你就先试试嘛,啊?”

看来不试试是脱不了身了,我无奈把墨镜戴上,看了看四周,“大晚上的带墨镜,你人我都快看不见了,上哪儿看黑气啊?”

“嘿嘿,晚上确实有点儿不太好用,白天看得可清楚了。”小贩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墨镜,自己戴了上去,“大哥,你等等啊,我找找看。诶,有了,你看到那边的路灯没有?就是树下面那个,那儿就有一团黑气,一会儿啊肯定有坏事发生,你等等,等等就能看到了。”

和他说了这么多已经够蠢的了,再等那岂不是蠢透了?我赶紧摆了摆手,想着赶快走人,突然就听到身后一声巨响,回头一看下巴都快给惊掉了,就是刚刚那个小贩给我指的路灯,被一辆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车子给结结实实地撞了下,柱子都给撞歪了,灯还吊在上面晃个不停,我凑近一点去看那辆车,车头也给凹进去了。

真的假的?不至于吧?就为了卖一副墨镜,搞出这么大的阵仗?亏不亏啊?

我有些发懵地走回到那个小贩身边,他倒是神色如常,还拍了拍我的肩膀,“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这墨镜真的很好用,买了不吃亏。”

“厉害,厉害。”卖个墨镜还搭配撞车,看来今天不给点修车费是很难脱身了,“399是吧?微信行吗?”

2

我是一直等到买了墨镜之后的第三天,才看到了所谓的黑气,也才真的相信了它有预言凶兆的能力。

说起来也是偶然,那晚我买了墨镜以后,就放在车子里,每天上下班的时候戴一下。那天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有一大段路堵了车,等的时候百无聊赖,然后我就注意到车窗外的街边上飘着一股淡淡的黑色气体,真的只有戴上墨镜才能看到。然后大概过了有一分多钟,飘着黑气的地方出了一个小型的车祸,两辆电瓶车不小心撞在了一起,所幸两人都没什么大碍,只是车子都被撞得有了破损。

一直到道路疏通,我开车离开的时候,那两个人还在路边继续争吵着。不过我早就没有了看戏的心情,在事故发生的时候,我是真被吓了一跳,剩下的路程里,只要碰上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我总忍不住东张西望,想再找到一片黑气,看看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不是巧合。最后还真给我找到了,有个人在路边不知怎么的摔了一跤,手机抛出去一米远,看他骂骂咧咧的样子估计碎得厉害。不过这次的黑气要比之前淡了很多,几乎都快要看不见了,但我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我想起那个小贩说过,这副墨镜能帮我趋吉避凶,趋吉就不知道了,避凶的话倒是还蛮管用的。自从那天之后,墨镜就成了我日常外出的标准配备,除了待在家里还有办公室的时候,走在外面我总是要用墨镜看一看才会安心。不过基本上我也没有遇到凶险的时候,黑气偶尔看到了,也都离我挺远的,跟我扯不上什么关系。

渐渐地,我还找到了一套自得其乐的用途。工作日的中饭,我基本都在公司楼下的路边小店里解决,之前等饭菜的时候都是低头刷手机,现在有了这副墨镜,我都会先四处找找看周围有没有黑气。其实生活中的小灾小难总是源源不绝,但是它们的黑气都很淡很淡,要认真找了才能发现。不过一顿中饭的功夫,总是能够找到的,然后盯着那个地方看,猜测会有什么样的坏事发生,成了我吃饭时的余兴节目。

看得多了,我基本上也都是猜得八九不离十,无非就是走路不小心摔了撞了,或者是车子碰到点小剐蹭什么的,偶尔还有情侣吵架街边互殴或者哪儿掉下一坨鸟屎到头上的,当然这种事情就很难猜到了,不过都挺搞笑

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别人的痛苦就是我的快乐,当然啦,都只是一点小麻烦而已,不管有没有我在旁边捡乐,它们都会发生,所以我也从来没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对。而且基本上,我想这就是凶兆墨镜能给我带来的所有价值了,随着新鲜劲的过去,我可能会渐渐不再使用它,不过转机发生在十月中旬的一天中午。

我还是在常去的那家店里吃中饭,街对面突然窜出一团很浓的黑气,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烈的凶兆,那就不可能是一件小灾小难了,说不定会死人。

我观察着那团黑气的周围,想要猜出即将发生的事情。不过四周实在是很平常,也不在街道的拐角会突然窜出一辆车子,也没什么行人,难道会出现什么歹徒之类的,当街杀人?

我吓得缩了缩脖子,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如果真的会出现什么歹徒的话,我是不是应该赶快离开?反正饭也吃得差不多了,我擦了把嘴走出小店,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天,然后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一会儿要发生的灾祸到底是什么。

那团黑气的正上方,七八层楼高的窗台上,有一盆花摇晃得很厉害。今天的风特别的大,不管它掉下来砸到了谁的脑袋,相信都是凶多吉少了。现在唯一的疑问就只剩下,那个倒霉的人会是谁?

一对情侣刚刚手挽着手穿过了那团黑气,花盆还在晃着,还没有掉下来。距离黑气十几米远的地方,有个妈妈正抱着一个小孩朝黑气走去。那个倒霉的人就是她了吗?还是她手里的孩子?还是说其他的还没有出现的什么人?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如果墨镜的作用是让使用者躲避灾祸,那么我应该用来帮助别人避开噩运吗?但不论如何,你说我还能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呢?难道让我眼睁睁看着一个妈妈或是一个小孩死于无妄之灾吗?我就在街的对面,走过去只需要几步路而已,我完全有时间让她们在走到黑气范围之前停下来,而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

就在我刚要跟那个妈妈解释为什么拦住她的时候,花盆终于掉了下来,就砸在离我们不到一米的位置。那个妈妈吓了一跳,我跟她解释说,自己是看到上面的花盆摇摇欲坠,以防万一才过来提醒的,我当然不可能跟她说什么预兆和墨镜的事情。

那个妈妈后怕得不行,千恩万谢拉着我说了很多,等她走了之后,我再看花盆落地的位置,黑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今天中午没有坏事发生,没有余兴节目,但我却觉得很高兴,比之前看着别人倒霉要高兴得多。我救了一个人,或者两个,对这个世界造成了一点点改变,我发现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

之后的事情也就很自然得发生了,当你有心帮助别人的时候,机会总是源源不断地送到你面前。我确实挽救了几个人的生命,也预警了好几次的灾祸,还有几次被报道上了新闻,有媒体给我封了个“墨镜侠”的称号,有几次走在路上,甚至有一两个路人认出了我。

说不高兴当然是假的,谁不曾梦想做一个英雄呢?但我不得不承认,帮助别人摆脱原本属于他们的噩运,渐渐也成为了一种负担,因为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了,你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停。

我开始变得不太敢去看新闻了,因为如果看到附近哪里发生了什么特别不好的事情,我就会觉得自己也要负一点责任,如果我当时去了那里,或许就能阻止灾祸的发生,可以挽救死去的生命。

理智告诉我,其实我不应该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我也想过是不是应该丢掉这副墨镜,这样我就能过回我原来的生活了。蜘蛛侠他叔叔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是我的能力就只是来源于这副墨镜而已,只需要花399就能买到。

顺便一提,我后来好几次去那个夜市想找那个小贩,不过都没能再见到他。也不知道蜘蛛侠有没有想过找什么办法,让自己不再吐丝。钢铁侠我知道他炸过自己的钢铁战服,不过后来又做了好多。

那我呢?我应该怎么办?那段时间里,我都在想这个问题,然后答案就自己出现了, 人生往往都是这个样子的。还是在下班开车回家的路上,上高架桥的时候,我往后视镜看了一眼,吓得紧握住了手里的方向盘。我看到后面的天空黑云密布,整个城市都好像被笼罩在一片黑气之中。

地震?海啸?不对啊,这儿既不是地震带也不在沿海地区呀?如果我当时冷静下来想一想,应该很快就能发现,不过当时我真的吓坏了,车子的前方晴空万里,我什么都没有多想,一路狂飙就在高架上飞驰,只想离身后的黑气越远越好。直到听到了雷鸣声,我才想到把墨镜摘下来看看,后视镜里的天空还是黑的,这座城市没有什么即将到来的危险,只是要迎来今年的第一场雷雨而已。

虽然是虚惊一场,虽然之后因为超速被开了好几张罚单,但我也因此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我知道了自己并不是一个英雄,也做不了什么英雄。性命攸关的时候,我只能想到逃跑,想着先让自己活下去,那些超级英雄会为了守护城市而甘愿牺牲自己,我不行。

所以我只能做一个平凡的小人物,其实这样也很好,那天之后,我就没有再戴过那副墨镜了。我是把它收到了家里的储物柜,还是放到车子的哪个角落?我也有点记不清了。总之生活恢复以往,我不再需要去逞什么英雄,当然啦,没有了墨镜,我也就避不开那些小麻烦,我有在冬天的路上摔过一次,吃饭的时候被人用可乐泼了一身,甚至还被鸟屎砸过一次头,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情,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只是当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会不经意地想起那副墨镜。

我后来去专卖店又买了一副墨镜,用来夏天开车的时候戴。当然它就只是一副普通的墨镜了,除了减少紫外线,没有什么其他的作用。过年的时候,之前帮过的人里有几个加了我微信,都给我送了祝福,我看了也挺开心的。我知道这种问候不会持续太久的时间,过不了几年大家都会忘了的,我也是一样。

所以在两年之后,我休年假自驾去九寨沟的路上,常用的墨镜镜腿不小心折断的时候,根本想不起来车上还有另一副墨镜。那天刚下过一场暴雨,七月份的大太阳正照着眼睛,因为正好开到了山间,周围也没有商店,所以只能在车里翻腾,想找点什么东西先把镜腿给绑一下,能勉强凑合着用,然后我就翻出了那副凶兆墨镜。

所以说,有些事情老天爷就是安排好了的,如果我那天不是原来的墨镜突然坏了,如果我之前把那副墨镜放在家里而不是放在车上,如果我没有走那条路,或者说如果那天没有下雨,可能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了。总之,在我时隔两年重新戴上那副墨镜不久,我就开到了一条汇聚着浓浓的黑气的山路上。

那团黑气大概有十几米宽,就算是几辆车子连环相撞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范围,我抬头看了一眼路边高耸的山坡,知道只有山体滑坡这一种可能了。

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虽然我已经很久没有做了,虽然做的事情和这次不一样,但我就是知道该怎么去做。我把车子横着停在了离黑气几米远的路中间,然后穿过黑气,往它的另一头跑去。

山体滑坡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拼命的跑过了,在那十几米的距离里,我随时都有可能被滚石掩埋,也许那团黑气所预兆的就是我自己的灾祸,不过幸好,我跑出了那团黑气,还没等我停下来喘口气,就看到一辆旅游大巴从弯道上开了过来。

我赶紧招手让车子停下,然后跟他们说前面马上会有山体滑坡,先不要开过去。结果当然就是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话,其实我当时应该编一个更好的理由的,不过情况紧急,实在也想不了太多了,幸好当时车上的导游似乎相信了我的话,帮着安抚旅客的情绪,还让司机师傅熄了火。

没过多久,山体滑坡就开始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车上其他的人也是,前一秒还在吵嚷的人,下一秒都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巴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只有司机是个有经验的,赶忙又把车子后退了一大段,刚停稳就直扑到我身上,千恩万谢我救了他的命。

后来的事情嘛,也就不用多说了,我的车被困在了滑坡的另一头,只能坐他们的大巴先走。等到三天后取回了车子,自驾游的计划也被打乱得差不多了。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一路上我和导游坐在前排,说起来,一车的人不光应该谢我,也该谢她,要是没有她这么相信我,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路上我也问了她,怎么就会相信我说的话呢?她笑眯了眼,指了指顶在头上的墨镜,倒是跟我的凶兆墨镜很像。

“怎么 ?该不会你的也是凶兆墨镜吧?”

“不是。”她摇了摇头,“我这副是吉兆墨镜,能看见好事情。”

“好事?那你这可不准啊,刚刚差点都快没命了,哪有什么好事发生。”

“怎么没有?”她低头又是一笑,“我原来还想着这山路上能有什么好事呢,没想到还真有。”

当时我被她说得云里雾里,也不知道她在笑些什么,更不知道她说的好事指的又是什么。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呀,刚刚死里逃生,脑子总是要迟缓一些的。一直到后来,我们结婚,有了孩子,她还总是拿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事情笑话我,她说她那天看到的吉兆色彩斑澜,说和我相遇就是此生最大的幸运。

我说我也是,她是我大难之后的大福,救人之后的救己。

好了,这就是我和你妈认识的故事,也是这两幅墨镜的故事。我知道你现在还听不太懂,不过没关系,我将来还会讲很多很多遍的,不过你以后要是再敢折腾这两幅墨镜,把它们给我掰断的话,我一定狠狠打你的屁股,听到了没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