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7

神秘失踪的考古队,闷油瓶非同寻常的身份,连续多年收到的录像带……所有的秘密,最后竟都指向同一处!为了得到这一切的答案,无邪和闷油瓶兵分两路,前往四川和广西。 样式雷上的张家古楼究竟承载了怎样的过往?幕后操纵的势力难道另有其人?折损了老九门上代全部精英的墓穴吴邪将如何面对?嗜血的毛发、移动的铁衣、诡异的浮雕……谜题终结之前的最后一步,一切问题的答案,就在这道石壁后!

盗墓笔记7 第一章 拍卖

我的地头是江浙,说实话,在北京城碰到熟人的机会真不大,脑子一卡愣没想起这人是谁。只是条件反射地露了个微笑。那人显然和我一样,停了下来,带着非常意外和迷惑的表情看着我,也笑了笑。胖子诧异地两边看,一路过来他都自诩自己为地头,我们都是跟他混的样子,显然没想到我会在这里被人认出来。然而两厢对望着淫笑了半晌,谁也没认出谁来,说实话,我只是看着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二章 霍霍霍霍(一)

伙计说着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躬着身子,姿势非常恭敬但是表情非常正,看不出一丝献媚。做完后着我们没有商量思考的时间,必须立即起身过去。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心说我靠,刚才一路看着门口,没有看到什么老太太进来,看样子这老太早就在二楼了,掐着时间等我们上来,说不定我们这里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我不知道在哪儿听过,好像这是一种江湖伎俩,目的是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二章 霍霍霍霍(二)

同时我也感觉有点不妙,这好像不是茶话的语气,怎么也不让我坐下,难道想让我说完就离开?这显然没把我当客人。而且这么一问,我他娘的怎么回答啊,这完全是跨越时空的争风吃醋,而且起码是半个世纪的陈醋了,也不知道我爷爷奶奶和她之间到底发生过些什么事情。不过这霍仙姑也真是太长情了,怎么这时候还惦记着。挠了挠头,用力想了想,才道:“您别误会,我就是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章 收藏界的盛宴

看着下面的戏台上开始被摆上桌子和展示台,我立即知道刚才在下面的告示上看到的拍卖会应该是要开始了。忽然暗下的环境和躁动的人声让我有点心虚起来,看了那老太婆不阴不阳的表情,我就预感到自己可能干了什么蠢事,而且事情肯定和这拍卖会有关系。脑子里电光闪过,但是一时之间我领悟不出其中的蹊跷,只觉得屁股下的凳子好像有点长刺,开始难受起来。自尊心让我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四章 回忆(上)

我立即抢过来,端正了一看,发现那漂亮的封皮里竟然只有两页纸。第一页是欢迎辞,第二页的纸上贴着一张大照片,照片很大,上面是一颗印玺,有一个四方形的底座,底座上同体雕刻着复杂的造型,非常深的青色,没有什么光泽。看着竟然还有点眼熟。下面是手写的寥寥数行的字,都是数字,是照片上东西的尺寸,最下面还有一行小字:鬼钮龙鱼玉玺,出自湖南古文县百岩坪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五章 回忆(下)

虽然我不能完全确定那是一样的东西,但是颜色、上面的雕刻至少是非常相似。我相信即使不一样也一定是同一类。我一度怀疑过,那东西就是鲁殇王地书中说的鬼玺,在青铜门前,闷油瓶拿着那东西应该不会是在表造型,这东西应该有特殊的作用。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相似的。我靠,我心说,真真是赶早不如赶巧,想着我就给胖子使了个眼色,他头低下,我对他耳语道:“快去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六章 点天灯

她说完这话,我终于就一个激灵,立即明白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忽然就想起当年我听到的一些奇闻逸事里,爷爷提过这个概念。所谓点天灯,是老时候赌场里的一种说法,其实应该叫“点灯”,是一种赌博的技巧,意思是如果发现赌台上有人手气非常不好,就反着他押,他押大你就押小,他押闲你就押庄,赌的不是自己的运气而是他人的霉气,这个手气不好的人,就是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七章 大闹天宫

楼下的情况一时之间还不明朗,但是胖子那边已经大打出手了,桌子全翻了,碗碟碎了一地,先冲进来的四个酒店的伙计,瞬间被胖子撂倒了三个,胖子自己也挂了彩了,另一个看胖子如此生猛,不敢再靠前,疾退出门口,大叫:“保安!保安!叫保安上来!”一边的老太婆被我们的举动惊的够呛,小女孩也吓的花容失色,躲在中年妇女后头,我左顾右盼,想应该去帮那边?看了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八章 霍秀秀

说完胖子抡起根雕的桌子,直接左右开摆,两个人没反应过来立即给胖子拍了出去,那拍到人身上的动静太可怕了,两个人滚倒在地。一下就没声了。我想起胖子在海底墓里拍飞海猴子的情形,海猴子皮糙肉厚拍不死,人可不行,顿时担心等下别闹出人命,对胖子大叫:“下手轻点!”但是胖子完全听不进去了,几乎是对着那些保安冲过,那几个保安也算心里素质过硬,硬是抡起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九章 样式雷(上)

琉璃孙也许永远也想不明白,那根钢管是如何从四十米外飞出准确地打到他的脑袋上的。我以为我能看到闷油瓶一路快杀过去,一路冲倒拦截者,然后犹如幽灵一样出现在那老头面前,但是他没有,他选择了最经济和省时的办法。距离很远,我不知道打得怎么样,但是这种钢管,这种打击程度,我看是好不了,还好是在脑门,如果是在后脑可能就直接打爆了。最开始那些人还不知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十章 奇怪的形容

“我对于很多斗里的东西,有着一股非常强的直觉,她画的那座楼,我一眼看去,就觉得不太对劲,造型古古怪怪,看上去十分的不舒服,有一股邪气。”老太婆道,“我以为她是项目做得疯魔了,当时我和她好好地谈了一次,谈的时候,就感觉她非常不太对劲,整个人的状态,很不正常。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她既紧张,注意力又不是特别的集中。她当时的表现,我后来分析给别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十一章 考古队、楼和镜子

在老太婆奇怪的眼神中,我把我在广西的经历大概地叙述了一遍,同时也告诉了她,我的那张样式雷是怎么弄来的。听完之后,老太婆叹了口气:“这也是机缘巧合,想不到这最后一张,我怎么都淘不到,竟是在那种地方,如果不是你去找出来,恐怕这辈子我都找不到了。”我点头,这批老的档案再隔几十年不知道能不能保持,就算还在,也到了定期销毁的时间。如果我没有那么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十二章 似是故人来

看到她的表情,我立即就知道自己肯定猜对了。心中一叹,心说:峰回路转。其实我早前就意识到过这一点,霍玲这个霍姓并不普遍,但是,当时我一直以为霍老太的女儿应该是跟父亲的姓的,也就是说,霍老太成为女当家,只是因为正好这一届里没有男性,霍家的下一届当家,应该是男人,没有想到,霍家是个母系氏族。刚才,她一说到她女儿参加考古活动忽然失踪了,我立即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十三章 背负着一切的麒麟(一)

老太太脸上的那种肃穆,以及那跪下的沉重和坚决,真得不能再真。她是一个在北京城里可以呼风唤雨的老太太,她是江湖上叱咤风云的老九门,她是年近暮年的长辈,这里家财万贯的一家之主,随便哪个身份,都能轻易地把我们压死,然而,她跪了下来,跪得如此理所应当,如此决绝。好像只有这种举动,才能体现她的虔诚。我的吃惊,丝毫不减于其他人,在老太太跪下的几秒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十四章 同居生活

霍秀秀说的是有道理的,如果没有霍老太这一保护伞,我们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日子会很难过。如何处理我们闯下的烂摊子我还没有时间细想,我们三个人只有我算是有头有脸的江湖背景,想要平息肯定最后是我出力。在我的世界观里,我相信法制社会,我们实在没钱,总有妥协的办法解决,但是略微仔细一想,我非常的心虚,因为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也许其严重的程度超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十五章 背负着一切的麒麟(二)

胖子埋怨道:“小哥,我让你擦窗,没让你擦这个,早知道你那么勤劳刚才地板我就让给你了。”闷油瓶摇了摇头,摸了一把,闻了闻,我发现他摸下来的水是绿色的。“褪色了?不会吧。”胖子吸了口冷气,“我靠,你奶奶的,该不是刷漆的假货?”我心中咯噔一声,那他娘的就倒血霉了,从刚才那些服务员对于我们谨慎的态度看来这东西肯定是真的,但是也有意外,如果这玩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十六章 鱼在我这里

“鱼在我这里。”这是我在永兴岛上上网搜索考古队的名字时,在一个寻人网站上发现的文字。刚才我和老太婆讲述我经历的事情的时候,没有提这一句,因为这些是细节,我全部都略掉了,霍秀秀悠悠念出来,有一丝戏谑,又有一丝得意,我听她这话,已经有点惊讶,心中意识到她真的可能知道些什么,否则,说不出那么关键的词。看样子,她也上网查过那几个人的名字,也看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十七章 长驱直入的秘密

但我没有立即表态,说明我没有立即相信,但是我知道我几乎是已经信了。“说实话,你刚才说的那些东西,真的让我想上来亲你,你知道,一个人查来查去,越查越发现这东西很混乱,那种感觉真的要疯了,听到你的说法,我才知道原来还有几个傻帽和我一样,那个欣慰啊。”小丫头一副大人样,“你说,我们两个是不是应该喝一杯?”“你为什么会对这事情感兴趣?”胖子倒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十八章 背负着一切的麒麟(三)

气氛一下变得很诡异,我看着霍秀秀,简直感觉面前的是一只小狐狸。确实,她一说,我立即就知道,她说的是一副怎么样的情形,也明白了,她不是在虚张声势。甚至,我相信她可能确实掌握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但是在她的眼神下,我却有一种幻觉,觉得此时的主题不是这些。霍玲和其他几个人在地上爬,应该和我看到的那盘带子里的情况是一样的,看来,霍老太手里,竟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十九章 信的故事

我听得背脊发凉,手都抖了起来,半晌才道:“你奶奶怎么会这样?难道她有什么奇怪的病?”“后来我被保姆阿姨找到,原来她上厕所去了,之后我一直怕我奶奶,到我懂事后,奶奶才告诉我,这是霍家女人练软功夫的方法,必须挂着睡骨头才能达到最大的柔韧度,她从十九岁做姑娘的时候开始一直就是这么睡,现在完全睡不了床,很多地方都是骨刺,只有挂着才不疼。”“我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二十章 史上最大盗墓活动(一)

霍秀秀就道:“那老头,名字叫金万堂,你有没有想起什么?”金牙老头这个形象,我的记忆非常深刻,因为将我拉进这一切的那个人,也是一个金牙老头。她一说这个,就让我心里一个激灵,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显然她的意思是,她见到的这个叫金万堂的金牙老头,就是到我铺子里来找拓本的那个。她和我的经历中,出现了第一个交集。原来那老鬼叫金万堂,好像听隔壁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二十一章 史上最大盗墓活动(二)

霍秀秀颇有些诧异:“你知道这件事情?”闷油瓶摇头,靠在墙角望着窗外爬山虎的影子,月光斑驳地照在他脸上,非常的苍白。“那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为了钱?”秀秀问。闷油瓶淡淡道:“历史的必然。”霍秀秀看了看我,大概是不习惯闷油瓶的这种态度,我其实想说他能和你说话就算给你面子了,他刚才靠在那里,我都以为他完全没有在听。不过我明白闷油瓶的意思,钱到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二十二章 史上最大盗墓活动(三)

金万堂是文化人,没胆色也没体力下地干活,进到山里已经只剩下半条命,也不可能逼他再进一步干嘛,所以他只能待在地面上的宿营地里,其他人四处开始搜索,隔三差五的就把东西带回来,大部分都是帛书和竹简,请他辨认和归类。所以那个古墓到底是何背景,他并不知道,他也不敢问,只能从让他辨认的东西中,推测出一些事情来。他能确定的是,第一,这里的古墓好像并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二十三章 世上最大奇怪事(一)

表层的帛书都被鲜血浸透,如此多的血,要不就是有人头颅被砍断,鲜血四溅,要不就是有很多人受伤遭殃。后来证明,这些东西是被六个人抱在怀里送出来的,六个人此时有四个已经死了,还有两个躺在外面的某个帐篷里,不知道结局如何。鲁黄帛有一种极难解码,世间留存极少,金万堂一看就知道送来的这批就是属于这种,连夜解出来根本不可能,他只能复原出大概的文字并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二十三章 世上最大奇怪事(二)

胖子沉吟了一下问道:“金万堂本人有没有推测?”霍秀秀道:“他觉得,这人被称为领头人,说明权力很大,说他和九门一点关系也没有不太可能,但是,他明显不是九门之一,而被称为领头人,可能是这么一种情况,九门之中可能有一个统领全局的人,是他们公选出来的,这个领头人可能是九门之一。”我看了眼胖子,胖子就摇头:“非也,老九门只是江湖排位,不是等级之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二十四章 逆反心理

三个人面面相觑,同时又去看头顶的天窗,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我皱起眉头琢磨到底怎么回事,一瞬间好像明白了,又没明白,骂了—声:“我X,邪门了!”看着霍秀秀,真真切切,绝对不是幻觉,就知道大事不妙,闷油瓶一下站起来,跳上桌子整个人一弹翻上梁去,也打开天窗出去了。我和胖子也站了起来,自知不可能和他一样,只得在下面眼巴巴地看着。霍秀秀就凑过来,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二十五章 进入正题

我花了一秒钟才理解,几乎是同时,就看到那秀秀的脸色一下变了,冷目看着胖子。我以为她会狡辩一下,没想到忽然她就大叫了声:“抢!”声音竟是男人的。我没空惊讶,说时迟那时快,此时那三个人已经猛地扑了过釆。不是扑向我们,而是冲向一边我们放铺盖的地方。我顿时明白了他们的目的,那地方放着那颗玉玺,立即大叫,那边的闷油瓶早就反应了过来,一脚把玉玺从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二十六章 夹喇嘛

房间内挂起了一盏煤油灯,光线调得很暗,霍秀秀帮我和胖子止了鼻血,一行人各自站在原地,闷油只手把玉玺严严实实抱在怀里,气氛尴尬。老太太没理会粉红衬衫的话,只是打量我们,看得出她的腰骨很好,这么大的年纪上了楼梯,脸不红气不喘的,反倒是粉红衬衫完全放松了下来,也找了一个地方靠墙倚着。他身边的两个打手比较可怜,默默捂着受伤的地方,一瘸一拐地出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二十七章 样式雷(下)

我看着那几张图样,就明白了他们的意图:“你们要去找这座古楼?”粉红衬衫点头,我皱起眉头,老太婆和我说的话还历历在目,他们应该还没有找到那栋楼的具体位置,怎么突然间就要出发了:“你们找到了这座楼的位置了?”粉红衬衫看了看老太婆,看上去是在询问她的意思,老太婆点头:“告诉他们吧。”粉红衬衫就吩咐秀秀点亮灯光:“是的,因为你在广西的经历给了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二十八章 计划

小花非常快地把整个计划和我们介绍了一遍,我觉得头晕脑涨,感觉受到了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打击,前面的勉强听了一点,后面的基本就什么也没听进去。很难说那是种什么感觉,大约可以说是沮丧。比如说你在好好地和别人聊天,忽然冲进来一帮人,对你说,你好,我们后天去玩吧,我都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后天是不是有时间,他又说,如果你去了我就给你很多钱,但是你必须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二十九章 四川和分别

最终我们还是没有出去,门口卖驴肉火烧的是霍家的人,把我们劝回了,说现在出去太危险,如果要买什么东西,明天开单子就行了。第二天是采购日,小花过来,要我们把所有需要的东西都列一下,他们去采购。胖子狠狠地敲了他们一笔。等晚上装备送过来之后,我们才发现敲得最狠的是闷油瓶。因为,他的货里,有一只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盒子。小花说:“我奶奶说,你会需要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章 流水

我不知道“巢”是什么意思,感觉也许是我听错了,也许是“槽”或者是其他字,不过这时候下起了雨,在提货处人来人往,我们也不想久待,所以没细问,把东西翻上小货车,在毛毛细雨中驶入成都市区。小货车比我的金杯还小,轮子只有脸盆大,开起来直发飘,小花道让我忍着点,在城里就走这小车了,后段山里的泥路换黄沙车,因为那边的路不太好走。我心说果然干这行的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一章 巢(上)

西王母最后的经历我很抗拒再去想起,有一种生理上的排斥,所以我一把眼前的场景和之前的相联系,就陡然觉得这座岩壁变得丑恶起来,青黑色的石头加上上面的孔洞使得整座山看去像是一具腐烂穿孔的巨兽尸体,绿色的青苔好比尸体上的脓液和真菌。之前根本就没有这种感觉。好在那只是一刹那,小花的四川伙计打断了我的歪念,几个当地人把骡子上的绳子全部都卸了下来,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二章 巢(下)

我和小花之间有一种特别的默契,也许是因为背景实在太相似了,或者是,本身解家和吴家之间就有一种无法解释的纽带,所以,这种感觉让我没有任何尴尬或者冷场的感觉。反而我很能理解他现在的感觉,所以也静静地坐了下来。夕阳下的风已经带有一丝凉意,这里完全是另一个世界,你只有坐在这里才能理解,你没有任何路下去,也没有任何路可以通到其他地方,你所有的只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三章 双线(一)

接下来两天,我活得好像一只壁虎或者当年在这里生活的羌族采药人,因为和事情并没有太大关系,所以长话短说。我从一个只有一些野蛮经验的攀岩菜鸟,慢慢开始能够靠着那些绳索独立地在悬崖上爬行,我们从上往下,一个洞一个洞地往下寻找。具体的过程其实十分有趣,不过没法形容出来。这些洞大体都不深,很多都是正宗的山体裂缝,看着是个洞其实最后只有一臂深,能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三章 双线(二)

我凑近仔细地看,并立即把小花推远让他不要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起,看到头发,所有的戒备就会打开来,自己也退后了几步。这些确实看上去非常像“头发”,但是扯一下就能发现,这些头发和骨头是连在一起的,几乎所有的骨头上都有,头发好像是从骨头上长出来的,因为腐朽的头发非常的脆,一碰就碎成小段,被当时腐烂的尸液粘在了骨头上,数量非常多。小花戴上了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四章 小头发

小花点起一把火折子,甩了进去,一下把我们面前整片地域照亮,我们就看到满地的头发,黑色的“毛”几乎铺满了整个地面,甚至墙壁上,整个洞凉气逼人,我们静了一下,身上的汗水变凉让我们的毛孔立即收缩,都起了鸡皮疙瘩。同时又看到,所有的墙壁上都被砸出了一个一个的凹坑,凹坑里放满了东西,能辨认出其中大部分是竹简,有些空了,显然被人拿走了,我想金万堂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五章 怪家伙

自己在转?我一下想不出那东西该是个什么样子,怒火攻心,恨不得能立即过去看看,立即叫道:“快想办法让我进去。”“等等,我觉得有点对。”他忽然叫了一声。一下子,声音就静了下来。“到底怎么了,别卖关子。”我骂道。小花这一次却没有说话了,空有我的叫声在石洞里盘旋。要不是前面的情形实在太可怕,我肯定就不顾一切地跑过去了,比起之前,这种人为的卖关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六章 头发(一)

瞬间,我脑子里有两个判断,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刚才没注意,如果这东西本来就在这里,那这也许只是我身下那些小球长大后的样子?如果不是,那这东西就是活的,那事情就有点麻烦了。金属的敲击声格外的清晰,我看着四周,心说,这该不是求救而是警告?心如电转就想先给自己选好退路,却发现真的无路可退,如果小花出现变故就是因为这东西,我在这种状态下,实在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六章 头发(二)

我拿起他的手电,这才感觉到脚上的剧痛,咬牙回看来处,也看不清楚那玩意儿是不是在过来,又听着那不规则的敲击声,心说,难道小花在这盘子里面?铁盘子非常大,但是上面没洞啊。为了验证,我拿出我的锤子,一边看着洞口,一边对铁盘敲击,出乎我的意料的是,随着我的敲击,立即下面敲击的声音也变了,似乎是在回应我。“干!”我大怒,心说也太顽皮了,你是怎么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七章 花鼓戏(一)

我在长沙听过不少,一下就蒙了。听了好几分钟,才确定就是这样。瞬间我就明白过来,心说我靠,难道,这才是小花?小花困在这团头发里了?想想就肯定是这样,如果这儿有一只会唱花鼓戏的怪物,那么我不如一头撞死算了。但是,那,刚才在这铁盘下敲的是什么玩意儿?而小花又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是中招了,这些头发是从他身上长出来的还是如何?我看了看铁盘,看了看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七章 花鼓戏(二)

他道:“先别问,帮我把这些头发弄掉,用火把烧。”上来的时候有带登山用的专用小火把,可以用来取暖和发信号,其实就是只大型的打火机,我拿出来摇了摇,就打了起来,往他身上弄去。不知道是因为高温还是如何,那些头发一靠近打火机全部都缩了一下,接着发出“吱”的一声,立钟就把他胸口的头发全部都烧掉了。接着就烧起其他地方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恶趣味,烧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八章 毛刺

我不知道这些头发是粘到我的伤口里的,还是真的是从里面长出来的,但是,不管是怎么进去的,都让我心里非常的难受,有一种强烈的无法抑制的欲望,想把这些头发扯出来。但是,只要拉动头发,整块伤口都会疼,这种痛感非常深,显然在伤口的深处都有头发。如果是摔倒之后,陶片划破我的伤口的同时把这些头发带进去,倒也可能形成这种状态,可是,我咬牙想用力把头发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九章 寄生(一)

他的表情满是无辜,甚至有点幸灾乐祸,我却完全愣住了,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足过了一秒钟才想到把腿收回来看看他到底干了什么。一看却只看到我的伤口,血是有,却丝毫没有血管被挑的惨状,我动了一下,除了伤口的疼痛也没有任何的不适。我疑惑地看向他,他静静地看着我,我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到底是哪条血管断了?看着,他忽然缓缓地笑了,笑得很含蓄,很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三十九章 寄生(二)

由此可以推断出,他们在巴乃,从我当时从石山里出来的裂缝重新进入之后,可能凭着样式雷发现了通往那座霍老太认定的,山中古楼的道路,但是道路中却出现了障碍,这个障碍应该就是照片上拍的东西。我没法知道那是一道门,还是石头隔离墙,甚至只是一块石头的截面。但是,毫无疑问,这上面的图案,应该就是铁盘上的图案,两者内在存在着一种联系。如果真如老太婆所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四十章 来自广西的提示

如果,把围绕着铁盘雕刻的浮雕,在一条直线上表示,那么,这幅大型的浮雕,最左边的,是一只“犼”,中间雕刻的,是几个在逃跑的人,最右边,是一群穿着奇怪衣服的少数民族。而在雕刻的最后,是三个孔洞。让我最在意的,是里面构图的朝向,从内容上看起来,犼虽然被锁在了铁盘上,但是它还是一个追击的动态。中间的人没有右手,背对着犼,呈现逃跑状。而很关键,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四十一章 奇怪铁盘上的血迹

“血?”“对,绝对是血,有人往铁盘上倒过大量的血,而且不止一次,这些血是一层干了,又浇一层,这么浇上去不知道浇了多少次才能积得那么厚。”我道,看着铁盘上的纹路,瞬间就意识到了怎么回事,“你看这些凹槽纹路,我以前见过类似的东西,这些是引血槽,这不是个普通的铁盘,这是个祭盘。”为了验证我的理论,我立即拿出我的水壶,开始往铁盘上浇水,我浇得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四十二章 浮雕补完

霎时间,我面前三面洞壁上的孔洞都被填满,洞壁变成了一整片墙,而从洞里伸出来的东西,凸出于洞壁,看上去像是什么浮雕的一部分。整个过程非常快,我们愣愣地看着四周的变化,谁也没有说话,因为在那一刹那,同时所有的洞口都长出了“东西”,而且立即长成了这么个东西,那过程其实极端的震撼。我甚至有错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墙壁里冲出来一样。用手电去照那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四十三章 秘密

小花给我比划了两下,告诉我他的想法:“四周都是浮雕,而铁盘能转动,浮雕只有四个方向,那么,即使没看到这张照片,胡乱推动铁盘也很容易推断出照片中的位置,如果这是什么秘密提示的话,也太容易被试出来了,而且没有组合性。”我皱眉头,还是不是很明白,他就继续道:“比如说我们家里的保险箱,起码会有三位密码,才有密码的效果,而一个密码位会有零到九,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四十四章 提示的诀窍

说完小花就问我,能不能看出来,这里的一切都是什么朝代建立起来的。我道:“很难说,这里不是典型的古迹,假使说是古墓或者庙宇的遗址,因为其雕刻建筑都会蕴涵着大量的文化细节,很容易就能知道它的朝代,但是如果你发现的是一处铁匠铺的遗址,除非铁匠铺是在大型的古城遗址之中的一部分,否则你是很难知道它的年份的,因为铁匠铺中承载文化信息的地方太少了。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四十五章 进入机关之内(一)

我们把死猪放了下来,然后用水冲洗整个铁盘,很快,机括的声音传来,铁链传动在洞壁内不停地响动,缓缓地,那些从洞里传出来的浮雕全部都缩了回去。同时铁盘顿了几下,又开始缓缓地转动了起来。我和小花把冷焰火、短柄猎枪、烧酒这些防身照明的东西都重新打包,合力把铁盘抬了起来,用铁棒撑住,露出了那个洞口。www.daomu123.com之前小花受的伤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四十五章 进入机关之内(二)

小花就道:“这他妈的绝了,根本就没打算让人过去。”“他们当时是怎么设置的?难道没工匠的秘密通道什么的,若是要维修怎么办?”“这玩意应该没售后服务吧。古代的机关消息一般都用条石、铁链做驱动,都做得非常敦实,一般来说不是地震什么的不太会损害。如果有设置条通道,一定是在这些卡钉中,但是我们现在要从这么多卡钉里找出来哪些是安全的,风险太大了。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四十六章 吊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我再次去辨认那“喘气”声,仔细去听,才感觉那不太像是喘气,更像是有什么玩意儿在吸什么东西,但是声音非常空灵,不知道是从哪儿发出来的。缝隙的底下一目了然,洞壁上也没有趴着什么,那声音基本上应该是在缝隙的上方。那儿铁链和条石林立,非常难以辨别。我一边返身抽出了包里的短头猎枪,一边卷出胶带,迅速把手电绑到猎枪上。对着上面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四十七章 黑毛

这是什么?我还没仔细看清楚,就见水花一溅,那东西猛地整个从水里跳了出来,朝我扑了过来。感谢上帝给我的条件反射,快到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第一时间我猫腰翻身,那东西整个撞在我身后的石壁上。这是我第一次发现我的身体快于神经,这要得益于这一连串时间我经历的东西。不管那是什么玩意,老子一定见过比你狠得多的东西,也见过那些玩意儿是怎么被干掉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四十八章 蛇咬

我甚至没有感觉害怕,脸上已经一凉,等我一把把它从脸上拨下来,脸上已经火辣辣地疼,一摸能清晰地摸到被咬的毒牙孔。我捂住脸颊,简直不敢相信,几乎是瞬间,我就感觉一股麻木从脸颊开始弥漫。我想起了阿宁死时候的情形,当时觉得那么地突然,那么不现实,没想到,自己也会死在同样的东西手上。很快麻木就开始传遍我的全身,我看到那东西站在那里,直勾勾地看着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四十九章 密码

我非常的莫名其妙,我想不出我有任何的理由,会写下这些,我看着最后几个数字,那是我熟悉的,我记忆中的。02200059这是打开那只放着铜鱼的盒子的密码,据说是从帛书上翻译过来的东西。我至今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而且它只出现了几次,我有时候在琢磨那些事情的时候,也想过是否这东西非常的关键,但是就如秀秀说的,那好比从后往前看一本小说,我没法知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五十章 解开密码(一)

“这几条从轴承处延伸过来的铁链牵动着这里面的消息机关,只有一条铁链是启动正确的解码的,其他的都代表着错误。”我数了一下,一共是五条铁链从那边延伸过来。我非常的惊讶,因为我从来没想过在中国的古代,会有这么成熟的模块化技术。在中国最有名的原始模块技术就是活字印刷,模块技术是可以超越地理限制多次使用的,显然,这里的机关可以用在任何的地方。我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五十章 解开密码(二)

我明白他的意思,但是现在我什么都不敢去假设:“这不能靠猜,要是他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呢?”不可能,我了解老九门,了解那批人,除非,他们在这里遇到了什么非常非常恐怖的事情,让他们吓得魂飞魄散,否则,任何的困难都不会让他们停手,而要吓到他们魂飞魄散,我想象不出那是什么情况,最直接的证据,是铁盘上那么多血。”我想想,总觉得哪里不对:“说不通,这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五十一章 成功者(一)

我们收拾东西,跌跌撞撞地爬回到石室,立即就看到了变化所在。在石室的石壁上,我看到那些放着古籍的空洞出现了奇特的变化。有些空洞之中,那些浮雕石被推了出来,有些空洞则没有。整个石壁变成一个非常奇怪的拼图,有些地方被拼上了,有些地方没有,还是一个洞。“正确的答案,就是这个?”我喃喃自语道。小花坐倒在地上,拧开酒瓶喝了几口:“枉费我们搞了这么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五十一章 成功者(二)

我们看到了比我们寄去的更多的照片,我一下就看到了他们是怎么运作的。在他们那边的石壁上,闷油瓶他们和我们这里一样,刮掉了整个浮雕的表面,原来,石壁外层的浮雕是雕刻在一层非常像石头的东西上,在照片的背后,有人写道那是用一种蛋清混合马粪的东西,粘在了一块平整的巨石上,然后在上面浮雕了那些图案。这一下解释了为什么浮雕那么的草率,因为这种材料不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五十一章 成功者(三)

据说是,他们在废墟的地下,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地窖,那是这支家族建造的,里面有无数铁封的棺椁,都是那家族历代祖先的棺材。那个地窖之下让人恐惧,而地窖的最下一层,最古老的那些棺椁,却被人搬走了,显然这支家族进行了一次搬迁,不知道是为了逃避什么。而剩下的那些棺椁,无一都表现出一种诡异的状态。他们为了掩盖这个秘密,烧毁了那个地窖,但是,那个秘密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五十二章 死亡错误

我的冷汗顿时发散全身,那种恐惧难以言语,他们当时打开门,肯定以为也是万无一失,肯定会非常放松,如果忽然遭遇机关,那肯定是凶多吉少,而一切都是因为我这里的失误。那等于是我害死了他们。就算是闷油瓶几个能幸存下来,只要有人死,那就是我的责任,我无法面对。小花比我反应快得多,立即就跳上滑轮,送出洞外,我听着他在外面大喊,要把消息传递出去,但是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五十三章 冷静(一)

在离开四川的车上,我才逐渐平静了下来,开始冷静地分析情况。小花说的其实没有错,我现在去广西,单身一人,就算霍老太的手下敢放我进去送死,我进去能救出他们的机会也不大。他们的那支队伍,有胖子,有闷油瓶,高手林立,如果他们被困在其中,凭什么我这样身手的人能救出他们?而要救他们出来,必然需要一批至少和他们相当的人。这种人,短时间内是找不到的。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五十三章 冷静(二)

“三叔到底如何,我们还不知道呢,你搞这个,太不吉利了吧?”我道。“正因为不知道,先把功夫给做足了,万一三爷在那边吃不上饭怎么办。”他道,递给我几瓶啤酒。我拧开喝了,边观察四周的细节,发现这里电视也没有,只有潘子的床边有个破收音机,他的衣服倒是非常笔挺干净地挂在一边,一看就是精心伺候过的,看样子这是他当兵时候的习惯。www.daomu1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五十四章 绝望

当天晚上,我和潘子喝了二十罐啤酒,我们躺在酒店外的草坪上,看着灰蒙蒙的天,也没说什么话。我算是知道潘子在这段时间里受到的打击了,三叔不在了也就算了,整个盘口的情况还变成这样,这真让人恶心和崩溃,之前苦心经营的一切,一瞬间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www.daomu123.com但是,我没有太多的心思去考虑这些,另一边,胖子和闷油瓶是死是 更多 >>

盗墓笔记7 第五十五章 轮回恐惧之面孔

我明白了小花的意思。那一瞬间我全明白了,但是我简直不敢相信。www.daomu123.com他给我准备了一张,我三叔的人皮面具。他不会是想向我展示一下易容术。他是想,让我戴上它。我忽然间非常佩服他,他在千里之外,知道了我这里的情景,并且作出了最准确的判断,他知道,不管我如何地努力,不管我如何地去找老关系,整件事情都无法挽回了,三叔在长 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