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4

从云顶天宫顺利脱出之后,吴邪和苏醒后的三叔进行了一次长谈。吴邪了解到在二十年前海底古墓里发生的三叔没有透露的隐情。关于解连环的神秘死亡以及背后牵涉到战国帛书和老长沙的恩怨,也理出了端倪。就在吴邪认为事情接近真相的时候,两盘来自张起灵的录像带,又让事情重新进入了重重迷雾之中……

蛇沼鬼城(上) 第九章 录像带

就在我和三叔聊天时,突然就有人敲门,随即就走进来一个快递员,问哪个人是我?我在这里的事情,只有家里人和阿宁方面的一些人知道,所以我以为是家里给我寄来的慰问品或者是国外发来的资料,并没有太在意,就接了过来。等我签了名字仔细看寄件的人时候才发现,包裹上的署名竟然是张起灵。那一瞬间我呆了一下,接着就浑身一凉。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把在长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十章 裘德考

(三叔接下来的叙述很是烦琐,牵扯到了很多老长沙的事情,不过这些事情对于我来说十分的有趣,因为我自小就喜欢那种带点土腥子味道的老事情,比较有历史的厚重感,听一听也无妨。)三叔嘴里的那个传教士当时的名字,叫做考克斯·亨德烈,中文名叫做裘德考,在长沙的教会学校工作,是国民党时期随着当时的东进潮来中国的美国人之一。但是这人自小就六根不清净,洋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十一章 青铜的丹炉

一直以来,这份图形神秘莫测,如何查找都没有一点线索,如今听到这个,裘德考兴奋异常,他马上就请人泡了一壶上好的茶水,恭敬地递上,请那个老学者详细说说。那个老学者本身就没什么事情,见他十分有兴趣,也来了兴致,就给裘德考讲了当时的经过。那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这个老人是北京大学的国学教授,是国民党员,女婿是张灵甫手下的一个旅长。整编七十四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十二章 星盘

说着,三叔又从他的破包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照片递给我。我知道这两张照片拍的肯定就是那只丹炉,这些照片,应该是那个老外给他的。这事情比较复杂,没有这些照片,恐怕没法说得明白。现在他都用到我身上了。接过来再次一看,我就看到了第一张照片上拍的,是一只陈列在博物馆中的巨大丹炉,三叔说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东西这么大,简直有一个人高了,想把这种东西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十三章 西沙的真相

裘德考的叙述到了这里,就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解连环去找三叔之后发生的了。他的叙述,可以说很清晰地让我了解了这件事情的起因,我实在没有想到,三叔这么早就牵涉进了这件事情,而且,阿宁公司和我们吴家的渊源竟然这么深。三叔一口气说完之后,休息了一下,让我有什么问题、什么不相信的,可以现在问他。我知道这是他的气话,显然刚才我不信他,他还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十四章 深海

这话是真亦是假,三叔说来,一是确实当日日子不佳,其次,他也想吓解连环一吓,这也是游戏的心态。如果有家中做兄长的,恐怕能明白三叔当时的想法,大的总想吓唬小的,来突出自己的地位。然而解连环也不是傻瓜,并不为所动,只是冷笑一声便不再搭话,三叔自讨了个没趣。礁盘不大,几块露出水面的礁石十分显眼,虽不知道洞口开在何处,但是想必也不会过于难找。解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十五章 浮尸

幽暗的水深处,那具白纱围裹的古尸,不知道在水中泡了多少年,白纱早已经破败,分不清是男是女,因为距离尚远,尸体的样貌也是一片模糊,看不出保存的情况。三叔冷汗直冒,不过立即镇定了下来,显然既然是沉船墓,有一具悬浮的尸体在这里,也不算奇怪。然而等三叔逐渐放开了遮住探灯的手,就看到在冰冷的白光下,那古尸边上的黑暗中,又出现了另外一具古尸,同样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十六章 沉船

如果船头和那座楼台没有破损到这种程度,这水下的情形,必然壮观犹如水晶宫一般,然而现在,整个残骸上都覆盖着厚厚的海锈与海尘,死气沉沉,特别是那楼台,已经倾斜成四十度,看上去只要再踹一脚,就会彻底崩塌。就算如此,三叔他们当时也震惊得几乎窒息了,这样的情形,不说是在海中,就算是陆地之上,也没有多少机会能看到,这究竟是谁的沉船墓,竟然沉在这种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十七章 哨子棺

三叔的手电照向棺材,看到那人的一瞬间,他几乎起了一身的褶子,头皮都麻了起来,自己也下意识地就往后退了回来,把手里的刀翻了出来。不是三叔胆子小,而是这情形实在古怪。在这么隐秘的古墓之中,竟然有人躺在棺材的上面,突然看到,任谁也得抖几下。这一吓的工夫,解连环也退到了三叔的身边了,他想必从来没在斗里出过事,吓得连脸色都变了,退得也急,一脚就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十八章 尿

三叔顿时就冷汗直冒,这棺材怎么就冒出烟来,看解连环的样子,他就感觉到不妙,难道这小子干了什么?一把就将解连环拉下铁棺材,问他娘的怎么回事?解连环结结巴巴,做着古怪的动作,但是显然太紧张了,什么也说不清楚,说了半天才说出两个字:我……我……火……火。三叔看着他的动作,就看到他手里拿的东西,那是火折子的盖子火折子是一碰就着的东西,所以一般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十九章 机关

转瞬之间,那机关搅动声就从棺材的底部一路传动了出去,没等三叔反应过来,就听他们出水方向的黑暗处咣当一声,似乎有什么沉重的东西,掉进了来时他们看到的巨大铁缸之内。在封闭的空间内,这一下声音极响,震得他心都缩起来了。三叔忙将手抽了出来,也顾不得污秽,往身上一擦,就转动手电向铁缸的方向照去,心说糟糕了。这里不比地上,如果有落石压住墓道,或者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章 虫脑

这些虫卵粘在颅腔的内侧,颜色是灰色的,一颗一颗密密麻麻,细看之下非常的恶心,犹如蜂巢中的蜂卵一般。三叔不若常人,此时也不害怕,反而更起了兴趣,就爬起身来,仔细去看。虫卵在手电的照射下,呈现出一种模糊的半透明状,三叔用匕首碰了碰,硬如甲壳,似乎已经干透了。这是什么东西?他心说,这东西的颅腔里,竟然有这么多的虫卵,难道这些是寄生虫?古尸体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一章 黑暗中的第三人

三叔一想到这点,虽然不敢相信,但还是出了一身冷汗。他放下解连环,迅速地看了一圈四周。扫过一圈之后,什么都没有看到,安静的墓室里什么都没有,而手电昏黄的光线扫过墓室的墙壁,一股莫名的寒意就侵入到了三叔的五脏六腑之内。三叔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作为从小就在地下玩耍的人来说,死人并不可怕,因为死人只是物体,虽然有危害,但是它不会来暗算别人。然而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二章 抉择

说到这里,三叔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似乎下面的事情并不想说起。而我听到了这里,也是一身的虚汗,三叔停下来,我也正好可以喘口气。这事情真是惊心动魄,一路听来我都有点窒息的感觉,特别是听到发现了第三人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在听评书一样,原来事情竟然是这么发展的。这个人是谁呢?我心说道,从行为来看,此人相当决绝,氧气瓶栓是不可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三章 上帝的十分钟

三叔慌了,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紧张,他把身上的氧气瓶解开,踢了开去,然后接上了解连环的那只,继续去寻找入口。其实此时,事情已经十分的糟糕了,三叔用手电往四周照的时候,就发现四周全部一片幽深的黑暗,他连来时候的方向都搞不清楚了。看来自己想得太天真了,三叔暗骂了一声,一股比困死在古墓里的恐惧还要剧烈的心跳开始出现。那就是他意识到,自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四章 死而复生的人

一下子我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几乎缩在了那里,实在没想到三叔会说出这个人的名字来。花了好久我才反应过来,结巴道: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我们他娘的是表兄弟,当时很多方面都很相似,特别是那个年代,大家穿的、发型,几乎都一样,要说这个事情能成立的话,只有他符合条件。可是,当时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我咋舌道。三叔很有深意地吸了口气,往后躺了一下,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五章 重启

三叔说到这里,他所知道的来龙去脉,都已经叙述了出来。说完之后,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三叔大概是感觉放下了一桩心事,而我则是好像看完了一部电影一样。我们两个都安静了下来,三叔出去上厕所了,我则闭上了眼睛,将刚才说的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几分钟后,我已经把事情理得十分清晰了。虽然整件事情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明朗,但是,裘德考、三叔的前因后果,大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六章 出院

和三叔的聊天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开水都喝掉了两壶,讲完之后,两个人都感觉十分的疲惫,不论是精神还是身体。三叔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说完就感觉到头晕。我也不想打扰他,给他处理一下贴身的东西,换了热水和茶叶,自行离开。三叔出去买录像机的伙计还没有回来,我估计着买那东西确实够戗,停产太久了,就算能买到也不一定能放。刚才听的时候已经忘记录像带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七章 画面

录像机是那个伙计从船营区的旧货市场淘来的一松下,我到三叔房里的时候,那伙计正在安装,我看到沙发上还摆着两只一模一样的备用,是怕万一中途坏掉耽误时间。不过幸好,那个年代的进口货,质量还不错,三只测试了都能用,我掂量了一下备用的一只,死沉死沉的,那年代的东西就是实在,不像现在的DVD,抡起来能当狗叼飞碟玩儿。安装录像机的这段时间里,三叔一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八章 第十一个人

三叔说的,我也早已经观察到了,只是没有说出来,一方面录像带并不清晰,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错,另一方面,我相信他很快就会意识到。果不其然,三叔暂停了画面凑过去看,我也凑了过去,想看个仔细,确定一下。看了几眼,我就断定,毋庸置疑,霍玲在拍摄带子时候的年纪,不会超过三十岁,倒不是说她长得年轻,而是那种少女的体态,不是装嫩的女人能够装出来的, 更多 >>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九章 尾声

说话的那个朋友,是我的学长,我和他也不是很熟悉,只是这一批人经常在一起玩,比较聊得来,属于君子之交的那种,互相有需要就帮帮忙,不是非要好到黏在一起的那种朋友。我当时找他帮忙,是因为他似乎是干技术工作的,当然我这个做古董的和他一点交集也没有,他具体是干什么的,我也不清楚。如今他一语惊醒梦中人,听到这十一个人的理论,我当即就是一身的冷汗,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一章 稀客

回到杭州之后,天气还是非常的寒冷。铺子里一如既往地冷清,王盟看到我回来,一脸的疲惫,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我来,以为我是顾客,我也只能苦笑。我那些朋友和我讨论的结果,对我的打击非常大,搞得我心神不宁,又不能再次去问三叔,免得他老人家说我三心二意,心中的苦闷也没地方发泄,只得天天待在铺子里,和临铺的老板下棋,话说今年事情多,各铺的生意都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二章 新的线索

杭州楼外楼里,我看着阿宁吃完最后一块醋鱼,心满意足地抹了抹小嘴,露出一个很陶醉的表情,对我们道:杭州的东西真不错,就是甜了点儿。我心中的不耐烦已经到了极点,但是又不好发作,只得咧了咧嘴,算是笑了笑,就挥手埋单。说实话,作为一个相识,请她吃一顿饭也不是什么太过分的事,我也不是没有和陌生人吃过饭的那种人,但是一顿饭如涓涓细流,吃了两个小时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三章 录像带里的老宅

在吉林买的几台录像机,我寄了回来,就放在家里,不想阿宁知道我实际的住址虽然她可能早已经知道所以差遣了王盟去我家取了过来,在铺子的内堂接驳好,我们就在那小电视上,播放那盘新的带子。带子一如既往是黑白的,雪花过后,出现了一间老式房屋的内堂。我刚开始心里还震了一下,随即发现,那房子的布置,已经不是我们在吉林看的那一盘里的样子,显然是换了个地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四章 完全混乱

我们三个人安静了足足有十几分钟,一片寂静,其间胖子还一直看着我,但是谁也没说话。电视的画面给阿宁暂停了,黑白画面上,定格的是那张熟悉到了极点的脸,蓬头垢面之下,那张我每天都会见到的脸我自己的脸,第一次让我感觉如此的恐怖和诡异,以至于我看都不敢看。良久,阿宁才出了声音,她轻声道: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定要来找你的原因。我不说话,也不知道怎么说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五章 录像带的真正秘密

楼外楼离我的铺子不远,我急匆匆地跑回去,王盟是五点一刻下班,绝对不多留半分钟的人,早就锁了。我开了锁进去,来到内堂之内,阿宁带来的带子给她带回去了,我就翻出了我自己那几盘带子。胖子紧跟着我进来,帮我接驳电源。但是我却没打算再看一遍,而是翻了几个抽屉,找出了一把螺丝起子。胖子看不懂了,问我干什么,我心里翻腾着,也顾不得回答他,就开始拆卸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六章 来自地狱的请柬

我看着那地址和钥匙,就在那里发愣。胖子说得对,我刚才也在想这个事情,看样子寄录像带的人真的是想让我找过去,这钥匙应该就是纸上地址所在的门钥匙。那这样看来,我过去对方可能也不会在家,他是想让我自己参观?我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难道那房子是那小哥的家?他知道自己可能回不来,所以托人把他家的钥匙寄给我?算是留遗产给我?如果真是这样,那也许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七章 鬼楼

要么不做,要么就别磨蹭,第二天,我就确定了去格尔木的行程。我从来没有去过那一带,找了我在旅行社的朋友询问了路线。那朋友告诉我,因为去格尔木没有直达的航班,所以我只有先飞到成都的双流,然后再转机。机票让他去搞,连当地的酒店都可以搞定。我就让他帮我处理,因为这里也不能说走就走,我订了两天后的航班。这一次不是去盗斗,只是去格尔木的市区逛一逛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八章 306

我下了车付了钱,在门口对了对已经模糊不清的门牌,发现纸条上的地址确实是这里。心里就有点发毛。心说这不是我们小时候经常去探险的那种没人住的鬼楼吗,怎么会有人让我到这种地方来?里面还有人住?那车夫还在数我给他的零钱,我就转头问他,这里面住的是什么人?那车夫就摇头,说他也不清楚,他只知道这个疗养院是20世纪60年代盖起来的。格尔木是个兵城,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九章 线索

我感觉越来越古怪,显然,这里竟然有一道暗门,有人用一只去掉了底板的柜子,当成掩护挡住了它。只要打开了这只柜子,就能看到后边的暗门,这种方法不算是高明,但是好处在于设置方便,而且便于出入。可是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构造?看来这疗养院不简单啊,这里以前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这水泥阶梯下又是什么地方呢?看着手里的钥匙,显然对方寄了这个号码房间的钥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十章 计划

打火机的光线十分的微弱,能照出两三米外的情形已经很不错了,在这种光线下,赫然看到一只棺材,我还真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就感觉到非常的奇怪,这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他娘的这里怎么会有一具棺材,而且还是古棺?一座20世纪六七十年代建造的、给领导休息用的疗养院,有地下的隐秘设施,这说起来已经有点不可思议了,现在在这个地方,还出现了一只棺材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十一章 盗墓笔记

这是一个神秘疗养院的神秘地下室,一个神秘的女人在这里做过一些匪夷所思的行为。那么,既然她在这里生活过,总会留下蛛丝马迹,如果能找出一点,也许就能明白一些事情的真相。就算都是没有用的资料,我也能知道她当时的生活和精神状态是怎么样的。我对于这个疗养院里发生的一切,几乎一无所知,所有的线索对于我都是重要的。我开始搜索,只要是能看的东西,我都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十二章 文锦的笔记

看到这一行字,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的惊骇简直无法形容。这段文字的内容,倒还不是让我最惊讶的,说实话,我在看到那本笔记的一刹那,也想到过也许会看到这样的内容。让我一瞬间窒息的,是那个签名。陈文锦!天哪,我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东西竟然会是她留下来的,这么说,给我寄录像带、把我引到这里的,就是她?这实在是峰回路转,又让人摸不着头脑。虽然三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十三章 黑暗

这个人身材怪异,虽然打火机的光线很暗淡,只能照出一个灰色的轮廓,样貌看不完整,但我还是能看到它的脖子长得有点奇怪,那种感觉,说夸张点,让我觉得它不用站起来,就能把脸探到我面前来。它坐在我刚才坐的那张椅子上,两只细长的手臂在头侧滑动,动作诡异异常。我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它是在梳头,当即整个人就凉了,浑身的毛孔都发了起来。在这样一间荒废了十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十四章 惊变

平时我并不抽烟,只有在十分郁闷的时候才会抽几口,所以这打火机买来我也没加过气,这时候突然熄灭,让我大惊失色,在这种地方,没有照明,那是太恐怖的事情了。正琢磨着该怎么办,这时候就听头顶上咕叽了一声,好像有一个女人在笑。一下我后脖子就凉了,这地下室极矮,房顶我抬手跳起来就能摸到,虽然什么都看不见,我还是条件反射地把头抬了起来往上看。这一抬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十五章 重逢

我认出声音的那一刹那,我本该有无数的反应,疑惑、愤怒、惊讶、怀疑、恐惧,等等,但是事实上我的大脑就一片空白。在这里听到他的声音,实在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在我的想法中,闷油瓶现在可能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甚至不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他万万没有理由出现在这里。的确!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在这里干什么?难道寄录像带的人,真的是他?他躲在这里?还是和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十六章 营地

我听了目瞪口呆,刚刚才看到文锦的笔记里提到这个地方,怎么他们也要去了。一下子我有点反应不过来,而且他们应该没有看过文锦的笔记啊,他们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呢?怎么了?那高加索人看我表情奇怪,就问我道,脸色突然就白了。没什么,刚才给吓的。我马上掩饰了一下,装作很奇怪,一边跟着他走,一边就问他,塔木陀是什么地方?你们去干什么?塔木陀?这就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十七章 出发

吉普车队飞驰在一望无际的苍茫戈壁上,气候干燥,车子与车子离得很远,用以逃避上一辆车扬起的漫天黄尘。我坐在车里,看着窗外,想着之前的决定,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这时候感觉好像有点过于莽撞了。不过,现在上了贼船,也没有脸去反悔了。阿宁的计划在出发前和我说了,我发现是完全按照当年文锦的路线,由敦煌出发,过大柴旦进入到察尔汗湖的区域,由那个地方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十八章 文锦的口信

定主卓玛要见我?我看着扎西,有点莫名其妙,因为我和那个老太太从来没有说过话,也没有任何的交流,甚至我都不是经常见到她,她怎么突然要见我?但是扎西的表情很严肃,有一种不容辩驳的气势,似乎是他奶奶要见的人不见就是死罪一样,他见我有点奇怪,就又轻声说道:“请务必跟我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楞了一下,看着他的表情,感觉无法拒绝,只好点了点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十九章 再次出发

第二天的清晨,车队再次出发。离开了这个叫作兰错的小村,再往戈壁的深处,就是地图上什么都没有的无人区,也就是说,连基本的被车轧出的道路也没有,车轮的底下,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没有人到达的土地、路况,或者说地况更加的糟糕,所谓的越野车,在这样的道路上也行驶的战战兢兢,因为你不知道戈壁的沙尘下是否会有石头或者深坑。而定主卓玛的又必须依靠风蚀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二十章 迷路

这里的风已经不像刚才那么霸道,风打着卷儿在四周甩,前面肯定是有挡风的东西没错的,可是刚才跟着我那两家伙哪儿去了,我走的也不快啊,这样也能掉队,他娘的是不是给飞石砸中了,摔在后面了?我举高矿灯往四周照,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影子,不由有点后悔,刚才注意力太集中了,我没有太过注意四周的情况。不过,在这样狂风中行进,其实四周也根本就没有什么情况可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二十一章 魔鬼城

阿宁很奇怪,问道:“为什么?”扎西对我们道:“我奶奶说,你们眼前的这一片魔鬼城,不是旅游景点,这片雅丹地貌大概有八十七平方公里,十分广袤,里面还是最原始的状态,没有任何的路标,晚上在里面行进,如果不熟悉环境,非常容易迷路。而且据说这里面有很多的流沙井,在1997年的时候就有一队地质考察队员在里面失踪了,当时出动了很多人找都没找到,后来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二十二章 魔鬼的呼叫

我“嗯”了一声,就感觉到不妙,再听了听,越听感觉越像,这绝对不是说话,不能肯定是笑声,但是十分的相像。其他几个人也意识到了,阿宁停止了呼叫,我们互相看了看,都有点诧异。队医道:“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在……笑?是不是听到我们的声音太开心了?”扎西就反问道:“你开心的时候是这么笑的?”阿宁也是一脸的疑惑,她不再呼叫,而是继续调试了一下对讲机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二十三章 沙海沉船

在信号弹然后的几十秒里,我们全部都惊呆了。大家都看着那巨大的东西,脑子一片空白。一直到信号弹熄灭,我们才反应过来,随即所有的手电都朝那个方向照了过去。零碎的光线无法照出那个东西的全貌,在手电的光线下,我们只能知道那里有个东西,然而看上去也是模糊不清的。如果刚才没有信号弹照出的印象,手电扫过我们肯定不会注意到异样。而我们从下往上看,也实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二十四章 西王母罐

刚才那一个多小时都是听着那怨毒的冷笑般的信号一路过来,脑子里几乎习惯了这种声音,现在船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我已经感觉到有点不适应。不知道为何,现在我又听到了同样的声音出现在四周的黑暗里,那声音我一直感觉到不妥当,这时候听到,心里觉得十分异样。虽然感觉也有可能是幻听,但是在这种地方还是不要想当然的好,我拉上拉链,打起手电,朝那块石头后面走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二十五章 鬼头

我感觉到有点恶心,乌老四他们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些陶罐里竟然装的是这种东西,都带着既厌恶又诧异的神情。其他人看人群积聚,也逐渐聚拢了过来,几个藏人司机从来没见过这事情,都很好奇,凑过来看。我捂住鼻子看着乌老四戴上手套,就捧起人头,清理上面的泥土。这东西年代十分的久远,但是头发还是很坚韧,皮肉都腐烂掉了,掰掉上面的泥土,能看到干瘪的皮肤和空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二十六章 启示录

我们只得停下来,往左右看看,这里是一个十字路口,这阿拉伯石堆就在最中央,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回头看看,远处那让人窒息的“嗡嗡”声,以及乱成一团的那种类似于冷笑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它们的叫声还是其他的原因发出的——我还是觉得头皮发麻。一边跑得气喘吁吁,几乎上气不接下气的阿宁就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显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但是还没有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二十七章 第一场雨

那一刻,我迷迷糊糊的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心理也已经认命,心说死就是这种感觉,那还不错。就这么意识混沌着,这种迷离的状态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慢慢的,我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拍打我的脸,这种感觉非常的遥远,但是,一点一点的清晰起来。接着知觉开始复苏,我逐渐的恢复意识。一开始还只是朦胧的感觉身体回来了,到后来意识开始清醒,我才逐渐对四周有了感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二十八章 向绿洲进发(上)

眼前的情形之壮观,言语根本无法表达,我们都看得呆了,虽然文锦的笔记中提过这么一个绿洲,但是,我的印象里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盆地非常大,而且看上去很工整,胖子说起来,竟然好像一个陨石坑。从悬崖上往下看去,只看到下面烟雾缓绕,几乎全是密集的树冠,看不到具体的情况。这应该就是塔木陀了,没想到,我们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发现它的,好像有点太简单了。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二十九章 向绿洲进发(下)

青苔中,是一座石刻的人面鸟身的神像,和我们在古沉船里发现的陶罐上的雕刻风格一样,是真正的西王母国的雕刻。经过千年的腐蚀,石雕表面布满了石斛,显得模糊不清。我把上面的石斛也全部去掉之后,雕刻的整体浮现了出来。那是一尊立像,是在山崖上直接凿出来的,鸟的头部是一张似人非人的女性怪脸,长着两对眼睛,面无表情,冷酷异常。两足下雕琢着五个骷髅头,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三十章 第二场雨(上)

离开石壁上的石窟之后,我们各自调整心情,继续往峡谷的深处前进。因为石窟中石雕的影响,我们走得非常小心,注意着丛林中的每一个动静,生怕会遇到西王母千年之前设下的埋伏。然而随着我们的深入,却并没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一路无事,甚至连西王母国的其它遗迹都没有看到。只有雨林越来越密集,盘根纠错,铺天盖地,仿佛我们是在远离西王母的王宫,而不是在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三十一章 第二场雨(下)

而峡谷之下,冲下的雨水形成的无数条小溪开始汇集,很快,它们就会聚成河流,向下游的沼泽涌去。看到这幅景象,我忽然就意识到了这片绿洲形成的原因:这里是柴达木盆地的最低点,所有的地下水和雨水,都会会聚到这里来。可以说这里是整个柴达木地下水系的中心,柴达木干涸的河床也许并不真正的断流了,而是转入地下流到了这里。所以无论这几千来年来气候如何变化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三十二章 青苔下的秘密(上)

阿宁说着就要来拽我的皮带,我一下急了,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忙捂住裤子,缩了一下:“你想干什么?”阿宁道:“那些虫是一种草蜱子,给它们咬了很麻烦。你和胖子给咬了,如果不想以后趴着睡的话就赶紧把裤子脱了,等一下它爬到你的裤裆里你这辈子就完了!”我一听,还真觉得敏感部位有点搔痒,但是怎么样也不能让阿宁给我处理啊,还是死死抓着裤子,对阿宁道: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三十三章 青苔下的秘密(下)

我看着就好奇,问阿宁道:“他下去干什么?”“不知道。”阿宁表情的复杂的看着下面的矿灯光,“一声不吭就下去了,问他他也不理人,我是搞不懂你这个朋友。”我叹了口气,自从魔鬼城里那次交谈之后,闷油瓶的话就更少了,甚至最近他的脸都凝固了起来,一点表情也没有出现过,也不知道这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东西,也许他真的像定主卓玛说的:他自己的世界里,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三十四章 蛇骨(上)

如果他动手的时候稍微有一丝的迟疑,那么我也能做点心理准备,至少不会叫出来,但是这家伙做事情太凌厉了,如此恶心的骨骸,这么多的虫子,他也能面不改色的伸手下去,换了谁也措手不及。还好这家伙总算有良心,在我袖口上抹了血,不然这一次真给他害死了。镇定了一下,发现转瞬之间,四周的虫子已经一只也看不到了,一边惊叹他的威力,一边又郁闷起来。在秦岭和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三十五章 蛇骨(中)

我应了一声,就转身往上爬了几步,一边就朝上面大叫。这时候就看到胖子已经在往下爬了,听到我叫,加快了步伐,跳到我的身边,问我怎么了?我说有大发现,又对着潘子和阿宁叫了两声,把他们两个也叫了下来。几个人来到那团蛇骨的边上,我就把我们发现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一遍,一下子众人也大奇。阿宁一下就紧张起来,马上走过去看,胖子则道:“难怪我觉得刚才有人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三十六章 蛇骨(下)

02200059(零贰贰零零零伍玖),这一串号码,按照阿宁的说法,是最后一份战国帛书上隐含的一组神秘的数字,汪藏海将其解出之后,百思不得其解,于是称其为天数,乃用作自己的密码。铁面生为何在要最候一份帛书中隐藏这一组奇怪的数字,背后又有什么样的奇遇?这件事情或许更有隐情,但是与现在我们经历的事情无关,这里也就不作表述。而阿宁的传教士老板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三十七章 沼泽魔域(上)

闷油瓶说完,我们一时间都没有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几个人就楞了一下,反应过来,我就感觉莫名其妙:都说这尸体死了很久了,怎么一下子就变成阿宁的尸体了,而且阿宁这不好好的站在这里的嘛。几个人都很疑惑,而阿宁就皱起眉头,不知道闷油瓶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闷油瓶并没有理会我们的眼神,而是将我刚才看到的尸体手骨上的手链小心翼翼的取了下来,递给阿宁,对她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三十八章 沼泽魔域(中)

一下我就醒了,猛地坐起来,头就撞到了一个人的胸口,哎呀一声,一边的阿宁差点给我撞到树下去。条件的反射的拉住她,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就发现自己靠在树上,手扯着皮带,已经扯开一半了,边上就是蛇骨的挖掘地,雨还在下,四周的矿灯刺得我的眼睛睁也睁不开。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蛇骨头上已经搭起了防水的布,矿灯架在四周的树枝上,闷油瓶和潘子坐在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三十九章 沼泽魔域(下)

潘子提起这茬,我才想起来,觉得有道理,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儿,不过我并不同意潘子最后的看法,那时候逃进戈壁的是武装份子,可都是带着好枪的,虽然人数不多,但是装备精良,如果他们真的进入到沼泽之中,不一定就死了,也许在里面待了一段时间离开了也说不定。这里了无人烟,很多偷猎人都是从这里进可可西里,打了动物后直接进走私小道,去尼泊尔,要逮他们一点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四十章 狂蟒之灾

说是头顶上的树冠,其实离我们的距离很近,几乎也就是两三米,蛇的鳞片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这是条树蟒,最粗的地方有水桶粗细,树冠茂密,大部分身体隐在里面也不知道有多长,让我感觉到惊异的是,蛇的鳞片在矿灯的光线下反射着褐金色的色泽,好像这条蛇好像被镏过金一样。刚才爬上来的时候,四周肯定没有蟒蛇,这蛇应该是在我们休息的时候顺着这些纠结在一起的树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四十一章 蛇王

这竟然是一条“野鸡脖子”。这里怎么会有这种蛇!我再仔细去看,火红的鸡冠和蛇身,以及那种直立的骇人的姿势,就是“野鸡脖子”没错。一下我的冷汗就滋滋的冒出来。这种蛇十分的罕见,在我们老家,它被叫做“雷王红(音译)”,我小时侯在山上见过一次。据老人说,这蛇就是蛇里的帝王,所有的蛇都怕它,它贴地而飞,行迹如电,而且其毒无比,爬过的地方,植物杂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四十二章 蛇沼鬼城(上)

两分钟后,阿宁停止了呼吸,在我怀里死去了。凌乱的短发中俏丽的让人捉摸不透的脸庞凝固着一个惊讶的表情,我们围着她,直到她最后断气,静下来,时间好像凝固了一样。突然间我感觉一切都停止了,心中悲切,想哭又哭不出来,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一路上过来虽然危险重重,我也预料到了有人会出事,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女人会死,而且死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四十三章 蛇沼鬼城(中)

我们都面面相觑,一种宿命的感觉传来,原来到所谓峡谷的出口,昨天晚上我们只剩下这十几分钟的路程了,而我们竟然选择了停下来,如果当时坚持走下去,可能结果就完全不同了。再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沼泽的边缘,从这里看沼泽,视野有限,并不像我们在外面山谷的顶端看到的那么辽阔。如果不是沿着山壁在走,也不知道已经出了山谷了,前方还是一片密林,感觉只不过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四十四章 蛇沼鬼城(下)

石头上相对干燥,我将阿宁的尸体放下,几个人都筋疲力尽,坐下来休息。把衣服脱掉,铺在石头上晒,胖子想打起无烟炉,可是翻遍了行李却一只也找不到,看样子昨天晚上混乱的时候掉光了,没法生火,就用燃料罐头上的灯棉凑合。意料之外的是,这里的沼泽竟然是咸水,看样子有附近的大型盐沼的水系联通,万幸雨水从峡谷冲刷下来,口子上基本上没有味道,不然我们可能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四十五章 尸体的脚印

这在平时是很普通的一件事情,在戈壁中行进,进入到绿洲之前,我们上半身一般都不脱衣服,就下半身捂进睡袋里取暖,这样能够在有突发事件的时候迅速起身。阿宁这样躺在睡袋里的样子,这一路过来也不知道看了多少眼了,十分的熟悉,然而想想,又想起她已经死去了,感觉就很凄凉。不过我睡着的时候尸体明显是完全裹在睡袋里的,是谁把她翻出来的呢?难道是潘子?他 更多 >>

蛇沼鬼城(中) 第四十六章 蛇的阴谋

我们刚才根本没有注意有几排痕迹,听闷油瓶一说,探头往脚印处一看,果然如此,这下我们就更加戒备起来。潘子立即端起了自己的短枪,瞄准了阿宁的尸体。我们后退了几步,另一边的闷油瓶举着矿灯照着尸体,一边示意我立即去把胖子弄醒。之前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之后又遇到了阿宁突然死亡的变故,我的神经早已经承受不住了。现在没消停几分钟神经又绷紧了,让我感 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