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噩梦工厂之诡情(上)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钟原 发表时间:2012-11-07

    (06)
    小倩郁郁寡欢,神情沉闷。我开始以为她是为死狗难过,劝她再养一只,她摇摇头说:没心情了!过了一两个月,小倩依然精神萎靡,我带她去海南玩乐一趟回来, 也不见有什么改善,她越来越变得沉默寡言,懒得动,也不再为我精心烧菜做饭,胡乱搞个简单的菜汤、炒肉应付。我们抬着碗,大眼瞪小眼,很少交谈。
    常常这样,我进门换拖鞋,抱着笔记本电脑窝在沙发上网,游戏、聊天、看电影。小倩依在我旁边心不在焉地看电视剧、看小说、削个苹果递给我吃。夜深了,我们洗澡上床睡觉,抱着,或简单地做爱……第二天依旧如此,直到我离开,下个星期再来。
    生活愈见平淡,我们变成了有口无心的植物人。
    有一晚,我失眠,瞪着天花板几个小时睡不着,沉入一种意淫状态的胡思乱想。时而幻想自己是缔造商业帝国的奇才,满世界呼云唤雨;时而让自己变成超级英雄, 忙碌于杀怪斗魔,拯救宇宙……忽然间,我彻底失去了兴趣,就算在现实中我能这样又如何?之后呢?我还是无聊、无聊、无聊!我的心底始终是一个空洞。
    这个念头让我不寒而栗,丧失对活着的欲望。
    转头看着躺在我身边无息酣睡的小倩,黝黑中,她的脸轮柔美秀气,稚嫩,我恍然明白,日子一久,男女之间的神秘、新鲜感消失了,肉体相连,身子靠着身子,呼吸声可闻,但缺乏共同的精神联系,没有明天希望,我们终究乏味起来。
    她始终只是我的情人,我们有肉体关系,但没有未来。
    小倩也许不知道这些道理,但她萎靡的模样分明昭显了这一切。她和我生活在一起,但绝不是生活。她是山崖上一株花草,孤独、瘦弱,但我采摘了,装进玻璃瓶饲养在家里,注定要枯萎。
    一年后,小倩离开我回老家,这很正常。正如她和我的认识,同样是命中注定。
    小倩高中毕业,平生第一次坐班车离开县城来城里打工,做百货公司化妆品专柜的促销员。这一段柜台缩在商场角落,毫不起眼,推销的品牌名不见经传,冷门,少 有顾客关顾。小倩身穿促销服拘谨地站在柜台后,像一具沉默的塑胶模特,和热闹的商场显得格格不入。那天,我陪一个靓女逛商场,她扫货,我买单。正无聊,我 忽然发现了小倩。
    她远远站着,但我能感到她的出众,眉眼清秀,像一泓泉水,正是我喜欢的女人。
    我越看她,越为她着迷。
    我想:无论如何把她搞上床,让她爬在我身下,做我心爱的宠物。
    这类缺乏见识、单纯而孤单的乡村少女容易搞定,不像为小倩介绍工作的一个远房表姐那种女人费力。她表姐是卖场女经理,早些年来到城市,被社会打磨、物质异化,已经蜕变成唯利是图的妖精。
    小倩的表姐只认钱,每个月竟然从她的薪金克扣200块落进钱包,充作为她找工的介绍费。她还不时辱骂小倩、挑剔指责工作,吓唬得小姑娘颤颤抖抖,点头哈腰,不敢出大气。
    我喜欢这种胆怯、未开苞的青涩少女。
    我找小倩购物、攀谈、熟识、约吃饭、几场电影、陪她去郊外玩耍……花费一段时间,我成为了她消除寂寞的知心朋友。然后再伺机一个恰当的时间,在一个房间,一张床,我操了她。
    节日礼物、豪华酒店晚餐、不经意的红酒、一些诙谐略带色情的挑逗语言等等。夜深一刻,我剥光小倩,压在她身上,牛刀杀鸡一样,捅进去,皮破肉翻,涌出一滩血。
    她战栗,紧紧抱住我。
    那一刻,我很满足,虽然想到总有一天小倩会离开我。但没关系!她无论走多远,灵肉中都带着我给她的烙印。放飞风筝一样,我握着她命运的绳索。正如今夜,她最终还是回到我手心里。
    我开着车驶进小区道路。
    路面坑坑洼洼,汽车上下颠簸,前方住宅楼上窗户透出的零星灯火在眼前跳跃。“啪”车轮似乎碾压到一根枯枝,发出裂响,也许,是一根白骨。我不惧怕,也没觉得车窗外的黑暗中地下埋着无数死人有多肮脏,我脑海里翻腾着过往和小倩性爱的种种场景。
    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当然,小倩刚流产没几天,禁忌房事。我还得按奈一段时间。
    借着车灯的反光,我看了看小倩。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一脸的迷茫。忽然,她摇下车窗,转头对我说:“你闻到了吗?臭啊!”
    一阵阴风吹进车内,我闻了闻,空气里确实有股腥臭味。这是尸臭,这偏僻的郊区,野狗从来不少,它们闯进坟地刨出死人坑里的尸骨,拖在角落里乱啃。我说:“这鬼地方有些荒凉,房子也空置了好久。但我请清洁公司打扫过房子,现在很干净,保证你住着舒爽。”
    小倩皱眉说:“是你啊!”
    “什么?”我莫名其妙。
    小倩抿抿鼻子,指着我说:“你身上有怪味。”
    我抬起手放在鼻前一闻。一股恶臭陡然冲进我的鼻腔,我差点反胃呕吐。可怕、强烈的腐臭味发自我的衣袖,像冰箱停电几天后放置的肉块腐烂发臭,气息远比焚尸炉里死亡的味道还刺鼻。
    怪事!我在那里蹭到大粪了?
    在地下车库停好车,乘电梯上楼进房间,我急忙脱了外衣去卫生间冲澡。我对小倩说:“你是女主人,随意啊!喝杯热水,早点上床休息。”
    小倩点点头,坐在沙发上放下手袋。
    “咕唧!”我再次听到怪叫声。这一次比较响亮,我听得分明,一回头,清楚地看到她手袋在波动,有活物在袋里乱窜,拼命挣扎。我的手本来已经握在卫生间门手柄上,正准备开门进去,此刻不禁停顿一下。
    小倩赫然站起来,用身体遮挡住我看手袋的视线。她抬头望了望挂在客厅门框上的铜镜。她的脸色更显得苍白,露出几分恐惧的模样。
    我猛发现小倩的眼瞳泛出青光,微弱,但我发誓肯定是青芒。
    “啪”
    铜镜无风颤动,突然从墙上掉下来,摔在地上发出一声裂响。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噩梦工厂之诡情(上)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cp/8841.html
上一篇:鱼忆    下一篇:噩梦工厂之诡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