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故事小说 > 古村客栈之诡夜异谈 > 第七节:三个小孩的照片

第七节:三个小孩的照片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6-05-07作者:鬼才斯扬

    回到房间的我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又翻来覆去起来,从出来到这个叫古村的小村子已经三天了,这三天里让我很轻松,脱离了都市的繁华喧嚣和工作的压力,心灵上确实得到了放松,可是,我却隐约觉得这里也不是那么的平静,虽然这仅仅只是我个人的一种感觉而已。
    轻轻的下了床,我拿起香烟和火机,打开房门想把一叶和静心叫起来聊聊天,等我走到他们的房门口的时候,听到的是如雷的呼噜声。我苦笑了下,还是自己在走道上抽两根烟再回去闭目养神吧!
    靠在走道的木窗台边,正当我准备点上烟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我隔壁的房间传出了倾城的声音。
    “你们来了?地下是不是很冷,对不起,是我们对不起你们,没有照顾好你们,小宇,妈妈对不起你,呜呜。”隐隐约约的怪异的哭腔,我听得没错,这就是从倾城的房间里传出来的。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倾城做梦说的梦话吗?
    就在我想忽视这个让我啼笑皆非的事情的时候,倾城又说话了,但是这个声音却让我毛骨悚然。
    这绝非是倾城的声音,倒像是小孩子带着啼哭的话。
    “妈妈,小宇冷,身上还好痛,妈妈你怎么不过来陪我们?”
    嘶!
    一阵夜风吹过,我的脸像是麻木了一般,凉意从脚到头层层递进。我不是个有偷听行为的人,却不由自主的想去听得更加真切一点,但始终迈不开步子,只能呆呆的站立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后面的话那不该是倾城的声音的,如果真是倾城房间里有小孩子,却为何不见他们出现过呢?就算整天呆房间里,那也不可能不下楼吃饭吧?
    难道是鬼魂?
    突然想起昨晚海燕和安安说的见过的在走道上的小孩子以及我看到的血脚印。这一切变得匪夷所思起来!虽然我的思维一片混乱,安安和海燕他们也极力否认我昨天提出的问题。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昨天晚上并不是在做梦,而是这里确实有我们看不到的东西,或许老杜和倾城应该知道点什么。
    我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尽管对昨天的事情怀疑自己或许是在做梦,我很想拔腿下楼敲开老杜的门问一问,或者是敲开倾城的房门问一问,但理智告诉我这么晚了问这样的事情还是非常不理智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就在我想东想西的时候,倾城房间里悄无声息了。我也不敢闹出半点动静,更加不可能打火点烟,于是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可是再也无心睡眠,闭上眼睛我就想起海燕和安安的话,想起老杜的怪异,想起楼道上的血脚印,又想到今晚倾城房间里的诡异对话声,我的心头仍旧是恐慌的。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又是阳光明媚了,我打了个哈欠,掀开被子穿衣穿鞋洗漱后打开房门,楼道里静悄悄的,就在我转身准备下楼的时候,我突然不由自主的想去问问倾城昨晚我听到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到倾城的房门口,门是关着的,我敲了敲门,没有回应,再敲了几下后,还是没有回应,我轻轻的喊了几声,仍旧毫无动静。
    我轻轻的走到楼梯口探头朝客厅望去,安安和海燕还有静心他们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正在说着什么,而客厅里并没有看到倾城。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转身回到倾城的房门口,好奇心让我顾不上礼貌,轻轻推开了倾城的房间门,一股夹杂着熏香的气味带着丝丝阴冷进入我们的鼻腔,似乎还有点淡淡的闺房香味。
    走进房间,倾城并没有在里面,这让我有点放心。倾城的房间很简单,一张铺着粉红色床单和被子的木床,一个木质的衣柜,一张书桌。走近书桌,书桌上放着一个装着沙粒的玻璃罐头瓶子,中间插着几根燃烧过后的香烛,而玻璃瓶的右上方摆着一个白色相框,相框看起来挺时尚的,相框里是一张彩色的照片,照片上三个天真无邪的笑脸---三个高矮不一的小孩子,二个小男孩,中间的小男孩最高,看起来大概有了七八岁,右边一个小女孩,扎着小马尾,大大的眼睛闪着机灵。
    翻过相框,背面是圆珠笔写下的名字:李天佑,陈小宇,李云云,落款时间是2012年8月15日。
    这三个小孩子和倾城是否有关系呢?
    又是否与楼道里的血脚印有关系呢?
    就在我拿着相框陷入沉思的时候,突然一声喊叫将我从思考中带回来,我立马将相框放回原位快步走出房间带上了房门。
    就在我做贼心虚般的走到我的房门口的时候,楼梯的转角出现了一叶的身影,一叶看到我,立马咆哮起来:“阿扬,你真特么懒啊,现在九点多了,我们吃早餐了,你刚起床,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在楼上干嘛呢你?”
    “能干嘛啊我,就刚起来!”我故作大声的回答掩饰我心中的心虚。
    众人围坐在长方桌上吃着早餐,我自顾埋头喝粥,纵使心中疑惑重重,却也不敢抬头看倾城一眼。
    早餐过后,我坐在沙发上,静心坐在我的旁边,一叶和安安在说着一些八卦的话,我碰了碰静心,静心抬头看了看我,我轻声的对他说你出来下,我有事和你说。静心没有动,看着手机屏幕说道,有什么需要出去说的,就在这里说嘛。
    我肯定是不能再客厅里说的,因为老杜和倾城他们全部都坐在客厅里,我能怎么说呢?
    我只好把问题压在心里,然后摇摇头说:“没事,就是问问你你爸妈为何要给你取名叫静心,为何不是静夜思?”
    就在静心准备回击我的时候,老杜开口说话了:“我们出去这附近的一座山爬爬吧!那里风景空气很好,以前还算是一个景区呢,山上有一座石庙,不过里面基本上没什么香火,偶尔有附近的人去拜拜!”

    索性大家正是吃饱喝足后的无所事事,于是便全体响应起来,其实我们更多是不能让老杜为难,作为主人的他肯定是觉得需要招待好我们,作为客人的我们肯定更加要照顾主人的感受。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门,最初我以为是一座普通的小山坡而已,可这一爬却让我累的说不出话来,原本想偷偷再和静心说的事情都从喉咙压回了心底。老杜和他的媳妇以及倾城倒是没有像我们这样不堪,就好像这一条道他们经常走一般习惯自然
    到达了石庙,我们几个累的气喘吁吁的坐在了石庙的台阶上,我转身一看,老杜和他的媳妇以及倾城走进了石庙里,虔诚的跪在草蒲团上跪拜起来,三拜过后,老杜点起三根香和二根红烛,插入了香炉里,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原来这是一座山神庙。燃香袅袅,烛光摇曳,老杜和他的媳妇以及倾城就这样跪着,嘴里念念有词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我对鬼神一向是敬畏的,所以我站在山神庙的角落悄无声息的看着,而安安和海燕似乎对于那种怪模怪样的菩萨有点害怕,没有进去只是站在草地上聊天拍照,一叶走进庙里,看着地上跪着的三人虔诚的模样也没有开口说什么,静心呆呆的看着跪着的倾城不知道在神游些什么。
    半个多小时后,香烛燃烧得差不多刀头了,老杜三人站起身拍拍屁股朝我们歉意的笑笑说道:“耽误你们了,挺无聊的吧?我们经常来这里跪拜,求一份心。走吧,带你们在山上逛逛,我们顺便采摘点野味。”
    老杜挥挥手,于是一行人跟随他向石庙的南边慢慢的走着,四月的天气很好,正是郊游踏青好时节,老杜边走边和我们聊天,看上去轻松自然,走到山顶的一个空旷处,人工雕琢的痕迹显露无遗,长亭木栏走道,碎石青树鸟鸣。抬头望去,一座更高的山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隐约还可以听到小瀑布的哗哗声,在亭子的座椅上稍作休息后,老杜又站起身带着我们朝山下走去,边走边教我们如何识别野菜,我们兴趣盎然的跟着老杜一起采摘,不一会后便是满满的几袋野菜。
    回到客栈,老杜钻进了厨房,海燕也跟着钻了进去,我百般无聊的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看着周德东的小说,小说很精彩,但我的心思却没有沉浸在情节里。静心坐在我的旁边闭目养神,我抬起头,就在我想着再次和静心说一说我发现的问题的时候,静心突然站起来朝厨房边的卫生间走去,边走边嘟囔着下午爬山喝多了水。
    我只好又再一次的把心里的疑问憋回肚子里,对于一叶我是不能说的,指不定我一开口说完他会立马大声嚷嚷起来。我可丢不起这人,毕竟未经允许偷偷进入女人的闺房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晚餐过后,老杜和他的媳妇丫头正在厨房洗碗筷,倾城和我们打过一声招呼后又上了楼,不会儿后又下楼坐在了海燕的身边看着我们天南地北的聊,记得刚来相互自我介绍的时候,倾城说她是重庆人,可我很奇怪,一个没有工作的女子生活在这么个荒郊野外的古村客栈里做什么,何况倾城还真是倾国倾城。
    我胡思乱想着听着他们聊天,以至于老杜坐在了我的对面还没有察觉,老杜似乎看到了我的神情,冲我甩甩头发问道:“阿扬,怎么回事,想些什么呢?”
    我猛然一惊,摇摇头说没想什么,我们都在等你讲故事呢,老杜点点头,长叹一声说道:“唉,是啊,答应你们的给你们讲故事,是该讲讲了!”说罢,老杜侧过头看了看倾城,倾城没有看了看老杜,没有任何回应。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标题:第七节:三个小孩的照片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book/1/7.html
声明:第七节:三个小孩的照片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