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半夜手术声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樱花树 发表时间:2012-04-18

    “哎!你听说了么?昨晚咱们医院太平间的一具尸体被人给开膛了!有的器官还不见了呢。”青松刚进值班室就听到昨夜值班的小刘对他说。他惊讶的回答道:“不会吧!你昨晚不是在么?怎么没听到什么动静?”小刘一笑:“老规矩了,谁没事老往太平间跑?不过昨晚确实没听见什么动静啊!今晚该你值班,你小心点哈!”小刘说完,就换下衣服走了。
    青松坐在那里想着这件事,不禁发起呆来。其实他本来是医学院毕业的学生,本来到了这所医院他还兴致勃勃地准备在这里干出一番事业,谁知第一次配合主治医生做手术他就出了错,最终还导致了患者的死亡。医院本来是要开除他的,但他苦苦哀求说自己家境不富裕,希望医院能给他份工作。最终工作是给了,他也由一名医生变成了保安。想想自己租的那所离医院又近又破的小房子,青松叹了口气,自己这辈子恐怕是没希望再出现在手术室了吧!
    由于医院在县城,所以晚上病人并不多,因此值夜班的医生也很少,最常在的是一名姓黄的医生,40多岁,没结婚,因此晚上经常来医院值夜班,还可以多拿些工资。青松和黄医生聊了一阵之后就开始巡夜,他每晚都要巡视好几次,一直到黎明为止。这次他走到太平间往门口看了看,黑漆漆的一片,冷森而寂静。青松看着有点发毛,转身走开了。巡视了几次后,青松回到值班室打了会盹,就这样不知不觉就到了黎明,他早上交了班就回家睡觉了。


    第二天下午他一进值班室,值班室主任就气冲冲地找来了:“我说你晚上是怎么值的班?太平间的尸体又叫人开了膛了你就不知道么?你怎么巡的夜?今晚再出事,你就别干了!”主任倒豆子似的说,青松低着头,心里却纳闷了:自己昨晚上值班没发现什么异常啊!主任骂了一阵,又教训了青松几句,看着青松唯唯诺诺的样子,主任感觉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便气呼呼地走了。
    到了夜晚,青松开始巡逻,期间他多次注意了那个总是出事的太平间,但那里平静如昔,看不出一丝怪异。于是乎,他又坐在值班室打起了盹……
    黄医生今晚也提起了精神,医院下了通知,叫值夜班的医生都提起精神,一旦能协助抓到那个闹事者,还有一笔不错的奖金。黄医生胆大,所以他没事的时候也走到太平间这边来看看。他这次来看了一眼,似乎还是没什么动静。他迈步刚要走,忽然隐约听到了那里面传来了一阵吱吱声,好像是切割物体的声音。他悄悄地走了过去,往里面瞧了瞧。紧接着他似乎被定住了身形一般,站在那里不动了。再后来,他站在门口咳了一声,说道:“你……”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从里面传来了”咚”的一声,黄医生应声而倒,他的身体也被一只大手拖了进去……

    和黄医生一同在一个办公室值班的医生发现他说去太平间那里看看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这位医生放心不下,决定过去看看。他刚刚走到太平间那里便听到了那种吱吱声,这位仁兄到底没那么大胆,他听出了声音的所在之后便一溜烟跑回办公室叫人去了。www.guidaye.com 鬼故事大全
    不一会,他就叫下来了所有值班的医生,他们听着太平间里的怪异声音面面相觑,没有几个人敢靠前的。大家商量了一阵,最终选了三名较为胆大的医生过去看看。这时已是凌晨三点,湿气很重,大家走起路来也感觉浑身冷飕飕的,三名医生忐忑地向前走着,生怕突然从里面窜出来一个面目狰狞的怪物。到了门口,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深吸了口气后,他们一起往里面探了探头,都愣住了。
    一个人面对着他们,穿着一件白色的大褂,带着皮手套,拿着一把手术刀正在做手术,只是他的脸上溅满了鲜血。而那个“患者”躺在那里,赤裸着上半身,胸膛已经被切开了,内脏流了一地,早已断了气。一名医生不禁尖叫起来,那名“怪医生”听到声音也抬起了那张狰狞的脸,赫然就是保安处的青松,大家再次的愣住了……
    第二天来了许多记者,他们将要报道一件奇特而残忍的事。一名保安梦游时杀害了值班医生并残忍地将他开了膛,最终大家将犯罪分子抓获,而后来惊醒的保安受不了刺激有些失心疯,已经被警方带走,走时还不停地说着:“我在做手术!嘿嘿…..”。而那所太平间也被医院停用,封了起来。
    夜深了,小刘巡夜走到了那所废弃的太平间旁边,他看了看那里,想想人们传的当时惨烈的样子,后脊背不禁一阵发凉。他连忙走开了,而此时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觉,只听到那里响起一阵让人难受的声音,吱,吱,吱……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半夜手术声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y/7879.html
上一篇:妈,咱回家吧!    下一篇:停尸房里的诈尸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