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医院怪谈之子母跷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颜如玉 发表时间:2017-03-06

    黑衣人
    寂静的医院走廊里,突然响起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一个黑影鬼鬼祟祟地进了其中的一间病房。床上躺着的男生正在熟睡。黑影走到床尾,一把掀开被子,只见从那男生双脚的脚心上竟然各自伸出了一截木棍,就像是从他的脚里长出来的一样。木棍伸出的地方肌肉都翻了出来,白森森的,十分恐怖
    黑影看着那两根木棍诡异地一笑,一只手摁住了那个男生的身子,一只手抓着木棍狠狠一拉,便将木棍从那男生的脚心里拉了出来。与此同时,一股鲜血“扑哧”一下喷了出来,溅到了那个黑影的脸上。但那黑影只是胡乱地将脸上的血抹了一下,便着急地将另外一根木棍从男生的脚心里抽了出来。男生的双脚顿时被血染成了红色,两个黑洞洞的血窟窿十分醒目。
    做完这一切,黑影便抱着木棍撒腿就往外跑,一不小心竟和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哎呀,谁这么不长眼睛啊?”沈东被撞了个趔趄,不满地骂道,却见那黑影已经逃之夭夭了。他正准备进病房,无意间瞥见墙角下有一根血淋淋的木棍,顿时惊得脸色煞白。这根木棍,不是张俊升玩高跷时不小心插进他脚心里的那根吗?
    沈东急忙跑进病房,只见床尾的被子被血染成了红色。张俊升的双脚血淋淋的,鲜血“滴答”着流淌下来。而张俊升还在沉睡,也不知是死是活。
    “俊升,俊升!”沈东摇晃着张俊升,谢天谢地,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张俊升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揉着模糊的眼睛,但当他看到自己的双脚被血染成了红色时,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叫。
    “怎么回事,我的脚怎么了?”
    沈东拿出那根带血的木棍,又将黑影的事说了出来。“是那个黑衣人将你双脚上的木棍拔了出来,他应该是不想让人发现,才在撞了我之后匆忙逃走,连这根木棍丢了也顾不上捡。”沈东分析说道。
    “可是为什么那个黑衣人将木棍拔出时,我一点儿疼痛的感觉也没有?”张俊升盘着腿,看着脚心上的两个大血窟窿眉头紧皱。鲜血已经止住了,但那两个血窟窿实在触目惊心,沈东便用纱布替他包扎了一下。
    “按照常理,这种现象绝对是不可能的,除非……”沈东顿了一下,“除非,那两根木棍根本不是普通的木棍,而那个黑衣人也不是人。”两个人都感觉脊背一阵发凉。
    张俊升胆子小,让沈东把那根木棍扔了,收拾东西明天就回学校。沈东也觉得把这木棍留在身边不安全,指不定那黑衣人什么时候就会回来寻找木棍呢。于是,他下楼把那根木棍扔进了垃圾筒,长舒了一口气,转身朝病房走去。wwW.Guidaye.coM
    走到拐角处,竟发现黑衣人又返了回来,趴在门上向病房里面张望。黑衣人四处张望时,沈东看清了他的脸。他的脸色苍白如纸,两颗眼球凸出了眼眶,鼻子塌陷,嘴巴扯到了耳根下面,赫然就是一个鬼。
    沈东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儿,这个鬼一定是来找那根木棍的,只是它不知道那根木棍已经被沈东扔进垃圾筒里了。
    那个鬼轻轻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沈东急忙跑回去在垃圾筒里找到了那根木棍,又找了一块砖头当作武器,朝病房飞奔而去。
    阴跷
    沈东跑到病房时,没有看到张俊升被大卸八块血流成河的情景。相反,张俊升跷着二郎腿正在玩着手机。他看见沈东一手拿着木棍,一手握着砖头,好奇地问:“你这是干什么呢?”
    “那个鬼没有进来吗?”
    张俊升的反应极其敏锐,立刻明白了沈东的意思,于是将手机一扔往床下爬去:“刚才我在睡觉时感觉有一双冰凉的手在摸我的脚,我被吓醒了,发现病房里并没有人,还以为只是做了一个梦。恐怕那鬼见木棍没在我身上,便躲起来了,就等着你出现呢。”
    话音刚落,只见一双高度腐烂的手突然从床底下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张俊升的脚脖子。张俊升吓得又踢又叫,伤口裂开了,鲜血“汩汩”地往外冒。但他顾不得这些,只能一个劲儿地冲沈东喊:“快救我!”
    沈东举起砖头,大叫着扑向了那只手,但还没等跑到跟前,一截血淋淋的手臂就突然从地板下冒了出来,抓着他的脚脖子,将他摔了个狗吃屎。那截断臂“爬”到床底下,接着,那个鬼便钻了出来。那鬼将张俊升提了起来,锋利的指甲刺破了他的脖子,鲜血染红了张俊升的衣服。
    情急之下,沈东举起那根木棍,威胁那个鬼说:“你、你赶快把俊升放了,要不然我就把它扔了。”一边说,一边挪到窗子跟前,将手伸出了窗外。Www.gUidaye.cOm
    那鬼对他吼了几声,放开后朝沈东逼近。沈东本想将那根木棍扔到窗外,好拖延时间,可正准备松手时,那鬼突然扑到了他的背上,猛地将他那只伸出窗外的手扯了进来。他的胳膊被扭到身后,疼得他不停地大叫。
    鬼将木棍夺了过去,却没有急着离开,反而跑到张俊升跟前,抬起他的脚,将那根木棍对着血窟窿,狠狠地插了进去。
    “啊!”张俊升惨叫一声,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我、我跟你拼了!”沈东拾起地上的砖头,大叫着扑向了那个鬼。
    鬼闪身躲开,一脚踹在了他的腰上,将他踹飞了出去。那鬼对他阴笑两声,迅速跑了出去。
    沈东爬起来,看着昏迷不醒的张俊升害怕极了。他摸了摸张俊升的鼻息,确定他还有呼吸,不由得舒了一口气。但他不敢再睡觉了,只好抱着那块砖头守在门口。与此同时,他的心里泛着嘀咕:那个鬼不是已经将木棍拿走了吗,怎么这次又将木棍插进了张俊升的脚里,它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想着想着,一阵倦意袭了上来,但他强撑着不让自己睡觉。张俊升的生命就掌握在他的手上,他怎么能够掉以轻心?突然,寂静的走廊上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沈东一下子清醒了。他躲在门后面,举起砖头,只听那脚步声由远及近,他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嘎吱”一声,门开了,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走了进来。又是黑衣人?沈东的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难道那个鬼不是先前撞他的那个黑衣人,而眼前这个黑衣人才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黑衣人来这儿的目的,就是要找他丢失的那根木棍的了?
    只见那黑衣人见张俊升昏迷了,便走到床尾掀开被子,欲将那根木棍从张俊升的脚上拔下来。
    “住手!”沈东举着砖头,从门后走出来,小心翼翼地靠近黑衣人。
    那黑衣人抬起头,果然不是那个鬼的模样,而是一个陌生的男生。
    “你是谁?为什么要拿走那根木棍,那根木棍有什么用?”沈东一口气问完。
    “别怕,我不是坏人。”黑衣人本名程航,是一家民间艺术团的采购员。有一次,他为艺术团购买了一批高跷,却不料那竟是一批阴跷。所谓阴跷,就是用抬棺木制作成的高跷。抬棺木常年接触死人和棺材,从而沾有很重的阴气。用抬棺木做成的高跷被活人使用,活人的阳气便会被阴跷上的阴气侵蚀。时间长了,人就会因为阳气的缺损而精神不振。
    程航得知那批高跷是阴跷后,气冲冲地去找老板算账,哪知那老板死不承认。两个人一时起了争执,还动起手来,结果程航一时失手将那老板打死了。
    后来程航得知,那店老板是个高跷迷,一生的愿望便是想要研究出最稳最舒服的高跷。他用抬棺木做材料,用活人的血做引子。程航虽将那批高跷暗中销毁了,可却有一副被那店老板的鬼魂偷偷拿走了。而那副丢失的阴跷,最后竟鬼使神差地落到了张俊升的手上。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医院怪谈之子母跷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y/38021.html
上一篇:太平间里的声音    下一篇:医院惊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