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怪谈之无明村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九儿 发表时间:2017-03-16

    深夜,林中的薄雾随着月光的出现而缓慢消失,时常听见不知名的鸟儿在远处,亦或是近边咕叫。
    有两个人,抱着一只鸡,牵着一只猎犬,在山林中行走。其中一人抱怨道:“还要走多久才到,你家也太远了吧,你可别耍我,我的拉布拉多可不认人的。”
    余生此时也欲哭无泪,他也不知道这鬼地方是哪了,本来想把那人带到山林中就跑,却忘了狗鼻子灵敏啊。此时听到那人的话语,只得继续敷衍下去,“不远了,不远了,呐,你看,前面就是村子。”
    吴事成跟着他的手指一看,不远处灯光点点,看起来是个村子的模样,至少肯定是有人居住的。
    两人加快脚步走去,公鸡和狗围绕着一块石碑在叫唤,碑上写着——无明村。
    一进村门,吴事成就感觉此村太穷了,颇有“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意境,而那茅房中的一点豆大的灯竟是油灯。没有任何一处显现出现代化的影子出来。
    吴事成不由感慨道:“难怪你出来当小偷,这村子都穷成这样了。这村子为什么叫无明村,感觉怪怪的。”
    余生心里吐槽了一声,这哪是我的村子。但表面还是有着无奈,“可能是因为村里不通电,没有电带来的光明,所以叫无明村吧。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你的狗栓外头么,这么晚了,总这么叫唤不行吧。”
    “栓你家去,你去拿点肉什么的给我家猎犬吃。”吴事成抱着鸡,牵着狗带头就先走进了村子。
    余生急的挠腮,自己的家根本就不在这,怎么办怎么办?
    他着急地跑到吴事成的前头,硬着头皮随便敲了一所民舍的木门,“王大婶,开门啊,我回来了,您睡了没?”
    房里突然弄出一阵声响,“来啦来啦,怎么现在才回来。”
    “我记性不好,现在才找着回家的路。”余生顺势回答。
    门后是一位头发略微发白的大娘。
    王大婶看见余生后,有些怪责和疼爱,“回来就好,回来就别出去了。”
    “啊、哦哦哦,好,我带朋友回来住两天。”余生有些纳闷,随便一喊,居然喊对号人了。
    王大娘将两人带进屋,屋中粗陋简洁。
    安排好住处,王大娘对吴事成带来的两只动物有些惧怕,而一鸡一犬却围着王大娘直叫唤。
    王大娘直直地站在原地,眼神无神,嘴角…
    吴事成哎呀一声,催促余生赶紧找点吃点喂养两只动物。
    余生赶忙点头,看到饭桌上有吃食,端在了鸡和狗的面前。
    闻到饭香,两只停止了叫唤,低头开始囫囵吞咽。
    圆月被乌云掩住,王大婶回过神来,笑了笑,“看你们一路风尘仆仆的,快去休息吧。”
    两人点头,拉着两只动物进了房。
    天放亮的时候,余生已经醒了,看到另外一人还在睡觉,偷偷摸摸地便溜了出去。
    村庄被浓雾包裹着,但好在可见度挺高的,全村静悄悄的,估摸着村人都还在做美梦,这给余生一个很好的逃跑机会。
    余生摸了摸身上的手机,还好还在,习惯性的看了一眼时间,“咦,怎么是晚上九点???难道是手机坏了?”余生边走边捣鼓着手机,看样子,时间应该是早上六点半左右吧,你看,天上的那轮圆月都还高高挂着呢。
    他把手机调到自认为差不多的时间后,便开始往前走去,一切真的是太顺利了,村里跟没人似的,甚至连虫鸣声都没有。
    余生还记得这是夏天
    他觉得这挺诡异的,一想到那方面,后背发凉。他这才发现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好冷——清!
    越想越心颤,他快速地跑到村口,眼见要逃出去了,可是,他止步了!
    村外边的雾气翻滚,与村内的白雾不同,那是——黑的!阴森森地黑,看不清里面有什么在搅动,里面传来无数声的咆哮,还有刺耳的发笑。
    那团巨大的黑雾似乎闻到了生人的气味,雾气更加强烈地翻滚了,快速凝成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奸笑着扑向村口的余生。wwW.Guidaye.coM
    余生此时已经目瞪口呆,完全不知所措,张开大口,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我我…”看到骷髅头扑来,他害怕的泪流满面,腿一软,瘫倒在地,骷髅头飞速而来,跟他打了个照面,又飞了回去。
    “我吓!”余生终于把话说了出来,冷汗侵湿了衣襟,眼见那骷髅头又要冲过来,余生不敢多停留,爬起来就往村里跑。
    为了确定村子其他角落有没有被黑雾包围,他拾起几粒石子,趴在村里的围墙上,丢了下去,一双双骨架站起来企图从黑雾中走出来,伸出利爪向围墙上的余生抓去。
    余生慌乱地跳下围墙,再也不敢试探,只能跑回原先住的地方,好歹有个吴事成可以商量,总比一个人的强。
    屋内。
    “睡了个好觉!”吴事成伸了个懒腰,而床下的猎犬和公鸡也都还在呼呼大睡。
    这时,一个人风风火火地闯进来大叫道:“惨了惨了,我们出不去了!”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
    余生来不及说太多,拉着吴事成就往外走,而村子白雾缭绕,如同仙境,大早上的还有点冷。
    “我问你,现在村子里有什么?”
    吴事成感觉莫名其妙,“有雾啊。”
    “那你再看,天上挂着的是什么?”余生简直要哭了。
    “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这不是太阳吗?”吴事成有些不耐烦。
    余生蹲坐在地上,捂脸哭泣,“大哥,麻烦你再仔细瞧瞧,这是太阳吗,太阳在东方啊。”
    吴事成没反应过来,又盯着天空看了看,那的确是…他一脸惊恐,“这到底是天亮还是天黑啊!”
    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半弦月!可是,为何现在却又是天亮!
    余生吞了吞口水,“还有一件更吓人的事儿,这村子周边都没路了。”
    “什么叫没路了?!这不是你生活的地方吗!”
    “实话告诉你吧,这不是我家,我也不知道这是哪个鬼地方。今早我起床去探路打算逃跑,结果就遇上这么个怪情况,整个村子静悄悄的,村子周围都是黑的像无底洞似的,我扔一块石头到边缘,那黑雾里却伸出一只骨手…我我我……”
    两人争吵了一会儿,没有想出任何法子,又转回了屋中,守着猎犬和公鸡才心安一些。
    都说纯黑狗种和公鸡能辟邪,遇到鬼怪能提前示警狂叫。吴事成心想,现在猎犬和公鸡都安稳的睡觉,那就代表那些鬼怪无法进村子,暂时还没有危险。
    两人都想到了这方面的缘故,松了口气。
    “你之前说,你起床的时候村里静得连人影都没有?”吴事成突然想起这茬,“我们弄出这么大动静,也不见王大婶出来。”
    余生听到此话,惊恐万状,“你不会想去瞧瞧吧,万一…他们是一堆骷髅或者是僵尸呢?”
    吴事成细思极恐,拉住余生的衣服,“可是不去看看,老是提心吊胆的你不累吗,走走走…”Www.gUidaye.cOm
    余生觉得有理,畏手畏脚地跟在吴事成的身后,叫唤道:“王大婶,王大婶在吗?”
    无人回应。
    吴事成小心翼翼地推开一道门缝往里瞧了瞧,房里衣铺折叠整齐,不像是有人居住。吴事成对后边的余生摇摇头,然后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房间。
    一打开房门,屋中的摆设铺满了厚厚地一层灰,看起来已经荒废了很久。
    两人疑惑,接着又去了其他村民家里,与王大婶家无异。
    全村除了吴事成和余生外,再无其他人。空荡荡的村庄,平静的表面下或许藏着玄机。
    为了避免发生其他危险,两人窝在屋内不再出去。
    二人一时无聊,突然谈起认识的过程都有些哭笑不得。
    吴事成此生最大的爱好便是带着他的拉布拉多猎犬去各地游玩。
    这一次去的地方是云南某地的小镇上,正巧碰上余生这么个偷鸡贼,于是跟猎犬一起去追赶,途中两人各使坑人的技能,最终还是余生技高一筹,将他的钱包手机偷了去,丢进了河里,并且还带入了那一带的原始森林中。
    两人谈着谈着,也都感觉口干舌燥,便陷入了沉默中。
    夜幕降临,余生烦躁的拿出手机一看,早上七点多了,他瞧了瞧天色,跑出去一看,果然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太阳从东方升起了。
    吴事成发现余生的异样,跟了上去,天空太阳高照,可却止不住如墨的黑夜。“难道这里日夜颠倒?”
    这时,一阵人群喧闹声从村口传来,吴余两人心里一阵恐惧,相互看了一眼,躲进了屋内,透过窗隙去看那些回到村里的村人,像是正常人那般,回到各家,很快就开始生烟袅袅。
    王大婶一进家门,吴余就立马躺下来装刚刚睡醒。
    “你们醒啦,我去做饭啊。”王大婶一回来就去厨房生柴火。
    吴余两人堆笑着点头。
    吴事成拉着余生嘀咕道:“我们赶紧走吧,谁都不知道她是人是鬼。”
    “可是外面有黑雾啊,怎么出去,黑雾里有鬼。”
    “试试才有一线生机呢。”吴事成瞧了瞧厨房里的动静。
    “那好,听你的。”
    吴事成敲醒猎犬,余生抱着大公鸡,正走到门口的时候,猎犬开始狂叫,公鸡打鸣。
    吴余两人怎么也阻不住那叫声,很快地就将全村的人都叫了出来…
    可是,那些人身体僵硬,嘴角带笑,眼睛发光,朝着吴余二人靠拢。
    “别叫了,别叫了…”吴事成心急地给猎犬下指令,指不住,用手塞。
    而余生也是用同样的方法,总算解了一会急。
    而这一会儿,那些村民都停住了脚步,眼神变得呆滞,可也只有这么一会儿时间,他们身上的皮肉便开始快速腐烂,露出白骨。
    也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吴余扛着两只就跑!
    可最终公鸡和猎犬一起发狂地叫,索性吴余放开了它们,往前奔去。
    显然,那些村民已经化去了皮肉的累赘,成了一副空空地骨架,行动开始变得迅速,他们的骨架上心心点点着黑血印,毫不惧怕那至阳至刚的公鸡和纯黑品种的拉布拉多。
    “啊啊!!!救命啊…”两人发狂地往村口跑去,不知道为什么,村口不像余生之前所说的那样黑雾笼罩了,山林依旧是之前他们进村的那个山林,村口的石碑上刻着三个大字:无明村!
    一群骨架追在两人的屁股后,还抓破了两人的衣服和皮肤,那些骨架的眼窝里,绿火燃烧的强烈,狞笑打量着两人的身体,那是一种赤裸裸地贪欲。
    两人使了吃奶的力气跑进了村外的那片树林中,而骨架们突然集在村口,不再追赶。
    吴事成喘的胸闷气短,蹲在一棵树下,“你今早说没路了,是骗我?”
    “我骗你干嘛,我哪知道现在没雾了。”余生累得不想说话,闭眼将气喘匀。
    他们全然不知身后的土层,一架白骨破土而出,衬着那太阳,衬着黑夜,散发着森然的白光,那细微地咔嚓声…
    余生对这地方有些后怕,“休息够了赶紧下山。”
    吴事成也怕,心里虽担心爱犬,但比起自己的性命,他只能无奈的放弃。
    “啊!”一声惨叫,伴随着这片山林里的鸦鸣,让吴心里一阵颤栗,转身回头一看,余生正在笑看着他。
    他感觉这个余生不对劲,拔腿就跑,一只血手抓住吴的脚踝,一道虚弱无力的声音里夹着祈求,“救救…我…”
    吴低头一看,那是一具全身血红的尸体,青黄不接的血躯!“妈呀!”而旁边的余生无声地笑了,眼窝里的魂火渗人无比,伸出利爪插进了吴的胸膛…
    无明村,没有明天的村庄。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怪谈之无明村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48600.html
上一篇:芭蕉精    下一篇:配阴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