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冤鬼情仇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天猫大侠 发表时间:2016-08-23

    岛城的海龙湾国际酒店,是当地一家非常知名的酒店。它坐落在渤海之滨,拥有着总面积15万平米,地上19层地下三层的四星级酒店。门口的一对儿理石雕刻而成的麒麟,使本就已经华丽典雅的外表更增添了一份神秘色彩。他出名不是因为里面完善的设施以及优质的服务,更不是因为它临近渤海湾是观赏海景的最佳场所,而是因为这里曾经发生过一段特别离奇诡异的事。
    这个故事的起源,就是酒店门口的一对儿理石雕刻的麒麟,据说每到月圆之夜,这两只麒麟的周围都会飘散着光彩夺目的淡紫色的雾气。这也成了这家旅游酒店的一处亮点。那么这些紫色雾气究竟是些什么呢?别急,让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事情还要追溯到明朝永乐年间,有一对儿夫妻相依为命。男的叫杨潇,女的叫刘玉儿,他们非常的相爱。只是生不逢时!两人都是苦命的人,两个人都在八岁的那一年,双双失去了父母。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父母是怎么死的,他们两个是同一个村庄的,村民们看这两个孩子孤苦无依,所幸就自作主张的帮两个孩子定下了娃娃亲。一来是冲冲喜,二来也算对他们的父母有个交代。
    转眼十年之后,他们都长大了。杨潇长得结实健壮,膀大腰圆,而刘玉儿长的是亭亭玉立,十分的漂亮。两个人的感情自从定下娃娃亲的那天起就搭建了起来,立定誓言不离不弃。平日里男人下地干活, 女人洗衣做饭,种地换来的那些收入勉强可以养家糊口,但他们觉得日子还是有奔头的。平平淡淡的日子两个人都很知足,他们就这样,过着平静而安稳的日子。
    但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这一年的秋天,地里的菜丰收了,杨潇和刘玉儿到集市上卖菜换些钱填补家用。就在这时,从街道的一边走过来几个人。走在前面的是本镇最有名的大盐商——王家的二少爷。他的名字叫王锦,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游手好闲,平日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只因他祖上世代经商,就连官府都要给上几分薄面,进而可以逍遥法外 ,百姓们都是敢怒而不敢言。所以人们都叫他霸天虎!就在杨潇和刘玉儿吆喝的时候,王锦走过他们的摊位,突然站住了脚步,感觉看到了什么,猛的回身,看见了如花似玉美丽至极的刘玉儿,顿时色心又起!王锦来到刘玉儿跟前蹲下身子,笑吟吟的问到:
    “姑娘!这菜怎么卖?”
    “哦,三斤两文钱!”
    王锦听了说到:“好!给我来三斤”
    “好!”
    就在刘玉儿伸手拿菜的时候,王锦一把抓住了刘玉儿的手!手指在她的手上来回搓弄着。刘玉儿赶忙缩回手,惊恐的瞪大双眼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王锦这时说道:
    “卖菜能赚几个钱,跟着大爷我,有吃有喝又有穿。何必出来受这份罪,走吧!跟大爷我回去,大爷 好好的疼你。”
    说着,一脸淫笑的王锦正要伸手把刘玉儿拉走。一旁的杨潇看见之后,一把推开王锦。这一推不要紧,王锦是火冒三丈。
    “妈的!从来没有人敢推我,你他妈活的不耐烦啦。来人,把他给我往死里打,让他知道知道本大爷的厉害。”
    话音刚落,就见五六个彪形大汉上前围住了杨潇,拳脚如雨点般招呼在了杨潇的身上。
    “你们别打了你们别打了!我跟你们回去,你们放过杨哥!”
    王锦一听,顿时欣喜若狂!便照顾手下:
    “行啦行啦!看在美人儿的份上,就绕他一条狗命。”
    转身,几个大汉就把刘玉儿架了回去!杨潇擦了擦嘴角的血,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紧跟在王锦他们的后面。等到王锦走到自家门口的时候,杨潇觉得自己体力恢复了不少,认为凭着自己的力气可以救下玉儿!随即他大喊了一声:
    “你们这帮匪徒,快放了我家娘子。”


    王锦一条腿刚迈进门槛,突然转身怒视着杨潇:
    “你他妈敬酒不吃你吃罚酒,闹到我家门口来了,你好大的胆子!来人,给我卸他一条腿!”
    几个大汉转身冲向杨潇。怎奈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杨潇的一条腿被其中一个大汉用木棍给打断了。随着一声惨叫,杨潇应声倒地。
    “看你还敢不敢来我这抢人,我告诉你,在这个镇上,本大爷就是王法。大爷我看中的,谁也拿不走。”
    “强抢民女,伤天害理,你不得好死。”
    杨潇头也没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嘴里还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王锦哪里听过这话,顿时火冒三丈!
    “来人来人!把他给我带进来,关到地窖里去。”
    在漆黑的地窖里,碎石砌成的墙壁上长满了青苔,浑浊不堪的空气令人作呕,地上满是腐烂发霉的枯草,还有几只老鼠到处乱窜。杨潇双手捆绑在身后,一根又粗又长的绳子自身后将他吊起。他赤裸着的上身,满是鞭挞过的痕迹。在如此潮湿的环境下脸上、胳膊、前胸都生出了烂疮,一条断掉的腿已经发紫并往外渗着黑色浓血。几天下来,杨潇瘦的皮包着骨头。
    王家内宅里,头发凌乱蜷缩在床一侧的刘玉儿,手举着剪刀宁死不从。这让王锦很是恼火。
    几天下来,见久久争执不下,王锦的双眼里蹦射出寒意。 他把刘玉儿带到了外面,并吩咐手下人把吊在地窖里的杨潇也带了上来。此时正当午时,天空中没有一丝云朵。附近树林里的蝉鸣让这个伏天仿佛更加燥热。刘玉儿看着头上照着黑布的杨潇,两眼几乎落泪。
    “你看到了?他在地窖里已经呆了几天,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么好的天气了,你想不想看看他重见光明的样子啊?我想你一定会替他高兴。”
    说着一摆手,一个大汉点了点头,伸手摘去了杨潇头上的那块黑布。一瞬间,一阵刺眼的光芒,他惨叫了一声,便晕了过去。
    看到这一切,刘玉儿的心就像被千万只蚂蚁啃食一样的难受。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抓起王锦的胳膊就是狠狠的一口。王锦“啊”的一声,一脚踢在了刘玉儿的肚子上。刘玉儿捂着肚子怒视着王锦,王锦见她这么看着自己,心里更加的不痛快。
    “啧啧啧!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人模鬼样。既然你不从我,那么好!本大爷就拿你的情郎出出气。”
    说着又一摆手,一个大汉用水泼醒了躺在地上的杨潇,随即两个人把他架了起来。
    “你见过什么是凌迟吗?凌迟,民间所说的‘千刀万剐’。是最残忍的一种死刑。共需要用3600刀,并且要在最后一刀处死罪犯,方算行刑成功。嘿嘿嘿!只有朝廷才用的刑法,那么今天本大爷也来玩玩。”

    话音刚落,王锦把手伸了出来,只见一个大汉递上来一把鬼头刀。王锦将刀拿在手里一步一步的走近了杨潇,来到杨潇面前,满眼不屑的看着他:
    “小子,这可是你们逼我的。你娘子不从我,这让本大爷十分不爽。大爷我自小怜香惜玉,只好来拿你出出气喽。”
    “呸”一口鲜血喷在了王锦的脸上:“你恶贯满盈,必遭天谴!我杨潇虎落平阳被犬欺,今天你杀了我,我做鬼都要缠着你。”
    王锦被这突如其来一口血喷得有些愣神儿。他低头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血,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看着杨潇,那眼神仿佛把杨潇千刀万剐都难以消除心中怒火。
    “好,好!”
    王锦大喊一声,轮起刀就砍向了杨潇。一刀……两刀……三刀……,刀刀深入骨头。
    而杨潇,刀砍在身上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王锦每砍一刀杨潇都要骂上一句。渐渐地,王锦不知砍了多少刀,最后连刀都拿不起来了。
    就在王锦想结束这场游戏的时候,被几名大汉死死钳住的刘玉儿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那几个人就冲到了杨潇的前面,一把抱住了杨潇痛哭了起来。
    “杨哥,是我对不起你 是我连累了你。”
    杨潇睁开紧闭的双眼怜悯的看着她,用虚弱无力的语气对玉儿说:
    “不,不是你的错,这也许上我们的劫数,咱们爹妈死得早,我又没能好好的照顾你。”
    说完,转过头来瞪着王锦:“卑鄙小人!我死之后,化作厉鬼向你索命。”
    杨潇说完这句话,推开身边的人冲向王锦。王锦的刀尖儿正冲着前方,杨潇迎着刀刃就撞了上去。“噗呲”刀直直的插进了杨潇的腹部,穿透了他的身体。一点防备没有王锦见到这样的场面顿时惊呆了,他愣楞的看着杨潇。
    “做鬼,也要缠着你。”杨潇说完就断气了。
    这时,突然刮起了狂风,天空乌云密布,一声炸雷。 呆愣的王锦瞬间清醒了过来。只见玉儿趴在杨潇那血肉模糊的尸体上痛哭流涕。就在这时,刘玉儿突然抬起头恶狠狠的看着王锦。那犀利的眼神让王锦不禁打了个冷战,随即向后退了两步,呆呆的望着他们。刘玉儿拿起一旁的鬼头刀,站起身来指着王锦:
    “我夫妻二人何时得罪于你,竟然要致我们于死地?今日我夫妇对你们王家下下诅咒,不灭王家!我俩做鬼也不投胎。”
    说着,将手里的刀横在了脖子上:“杨哥,我来陪你。”手往后一抽,一股鲜血喷在了王家大院的石碑上。就在玉儿刀锋转动的同时,天空中一道闪划过,电紧跟着一声响彻天空的炸雷。
    随着刀落地的声音,一切,都恢复了平静。风,还在刮着,王锦的脑袋,一片空白。
    这时有家丁提醒“少爷,这尸体……”王锦这才回过神来。“啊!尸体,对,尸体!把尸体扔到后山埋了,快,快。”
    就在当天夜里,在王家宅院里发生了惊奇而又诡异的事情。管家王福在给老爷端茶倒水的时候,脚下不知绊到了什么摔倒了,一头磕在了茶桌的桌角上。头当时就裂开了,脑浆子流了一地。
    大奶奶身边的贴身丫鬟小翠儿再给大奶奶铺床的时候,被床下面的一双手给拖走了。而大奶奶进屋的时候,看到小翠儿那血肉模糊的身子吊在了房梁上,嘴里的舌头拉得老长。就像是被人用外力拉出来的,大奶奶看到这样的场景 惨叫了一声,吓死了。
    听到惨叫声宅院里上上下下所有家丁都来到了大奶奶的屋子前面,看到倒在地上的大奶奶脸都青了,是吓破了胆。
    就在这时,周围刮起了一阵又一阵的阴风。乌云遮住了月亮。风越来越大,呜呜的风吼声好似鬼魅悲鸣的哭泣。
    几天后,人们发现往常热闹非凡的王家最近几天安静的有些不正常。几天下来没见到有出门也没见到有人进去。人们都很纳闷,出于好奇,有胆子大的走上前去推开了王家的大门。门开了以后,眼前的一幕让人们惊得目瞪口呆,所有人的身上冷汗直流。只见王家大院已是面目全非,人的肢体碎片散落一地。看到这样的场景,人们的尖叫声、哭喊声响成一片,呼呼啦啦的全都跑掉了,有人还报告了官府。有人说前几天晚上听到奇怪的声音,由于是后半夜,人们睡得正香,迷迷糊糊好像是听到了凄厉的惨叫声。官府下令缉拿凶手可是却迟迟未果,便定为悬案,暂未封存。王家大院也被贴上了封条。据说每天晚上这里都会响起那天凄厉的惨叫声!周边的百姓为保安全,也都另谋住处。
    就这样,这个几代人经营的大宅子就被这样的遗忘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冤鬼情仇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8912.html
上一篇:鬼知道    下一篇:红江河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