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最恐怖之剥皮人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渴血鱼 发表时间:2016-07-15

    引子
    周围一片黑暗,夜已经很深很深了,自从在这个鬼地方醒来,他就不停的跑,但是地方实在太大,道路又不清,他实在是在里面跑了太长时间,不但累而且饿。
    这大约是一个工厂的厂房,这可以从沿途摸索到的一些金属设备可以判断,但那是这个厂到底有多大,又到底有几层楼他完全不得而知,他只是一直在找楼梯,找到了就往下走,他相信只要到了一楼就一定可以出去。
    但是他错了,错的很离谱,他在高楼住惯了,以为楼除了一楼就是地下停车库,但是对于厂房来说,它也许还有负一楼,负二楼,所以当他感觉到更加浓重的黑暗向他袭来的时候。他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所以当什么触碰到他的时候,他本能的向前跑得更远,于是,身体自由下落,他掉进了一个黑暗中无法看见的坑里。
    1.
    我所在的饭店叫‘百人饭店’,寓意一样饭养百样人,老板希望生意兴隆,这个在小区门口拥有二层小楼的小饭店,我喜欢来,虽然周围还有好几家饭店,但是唯独这家的饭店环境干净整洁,价钱实惠,菜品好吃分量足,而且最重要的是……
    “先生,你好,请先喝点水。”一个甜美的声音伴随着一道美丽的倩影出现在我的面前,这个女孩大约二十出头,她有一张秀丽的面孔,是这里的服务员。
    虽然不是每次都是她为我端水,但是十次总有五次,而且她总是带着一点温和的笑容,身上更是围绕着一种温暖的光晕,我想来这里的客人一定有人和我一样因为想要看见她才总是来这里。
    我叫白客,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但是平时不住校,而是租了校门口不远的一个小区的单间,我不是什么富二代,搞什么特殊化,我只是一个喜欢有自己空间的年轻人,而且一个单间并不贵,用我平时打游戏卖装备的钱完全足够。
    我点了俩个菜后就坐在位子等我的菜,百无聊赖,墙上挂着的电视机正在放新闻,讲的是本市的一件案子,这件案子说来也奇怪,是一件剥人皮案。
    本来这样的案子警方是不会透露的,但是由于受害者以及受害者家人的传播,加上网络传播,新闻媒体的参与,最终让这个案子变成了类似都市怪谈的存在,引起市民恐慌,鉴于其恶劣影响,市里成立了专案组调查,但是最后却不了了之。
    所有的受害者都被剥掉了身上某个部位的皮,或者手指,或者手臂,腿上或者脸上,总之地方很多。这个案子的受害者有些是本地人有些是外地人,但是,所有的受害者都在本市。而且所有的受害者最后都没有死,也没有人看清罪犯的面容,甚至于受害者对于犯罪者的外貌描述都很模糊,只有一些人听过他的声音,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基于以上几点,警方认为作案人为长期住在本市的人,其中本地人作案的可能性偏大,其次罪犯是一个极端残暴而且聪明的人,这从他几次作案却没有留下明显的线索便可以看出。


    所有的受害者年龄职业,爱好,没有共同点,目前没有找到犯罪动机,加上所有的受害者都是在被打晕之后被犯罪,醒来之后已经被丢在公园等人多的地方,对于身体上的伤害以及罪犯面容没有清晰表露。这也是上次专案组成立却陷入僵局的原因。
    饭店里人很多,所以在新闻播出之后,还是引起了一轮小高潮的热议,大部分人都是在批判那个剥人皮的,类似于疯子,神经病,丧心病狂,变态等词语交叠出现。
    而我却在想,真的是这样的吗?世界上有这样把剥别人的皮当成乐趣的人吗?首先,剥人皮这件事比起捅别人一刀在技术上要更有难度。其次,剥皮这件事不仅对于受害人有心理阴影,那个犯罪者只要还有一点正常人的良知,一定对于他自身也会留下不可磨灭的心理痕迹。那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一带有很强惩罚行行为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怨恨?
    “先生,您的菜已经上齐了。”这时,那个甜美的声音出现在我耳边,我心理面的阴霾瞬间被驱散了不少。
    “嗯,麻烦你给我上一点米饭。”我微笑着对她说。
    “好的。”她转身离开。
    天气渐渐炎热,即使是坐在室内吹着空调也依然能让人觉得心烦气躁,阳山市西阳区警察局局长此刻的心情就是冒着怎么扇也扇不灭的火。
    他重重的把文件夹丢在桌子上,文件翻飞,其中几张掉在地上,旁边一个人立马把文件捡了起来。
    “局长,不要生这么大的气嘛。”他劝着,语气却是漫不经心的。
    局长闻言不由的更加生气,把手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拍,然后站起了身子,逼近那人。
    “你倒是给我一个不生气的理由啊?这个案子已经几个月了,特3-1案件到现在还没有破,你倒是说说你这个重案组组长是怎么办事的?”特3-1案件是剥皮案的代称,由于并不了解犯罪嫌疑人的信息,所以以第一个受害人遇害时间为准。局长的脸几乎要凑到他的脸上,唾沫星子四飞。

    男人只是拍了拍局长的背,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下。
    “局长,这个案子有着所有偶然性案件的特点,到现在我们都还没有弄清楚罪犯挑选受害人的标准,加上留下的线索实在太少,组里也很为难。人员方面,每个人都有在跟的案子,所以也实在没有人还有精力来调查这个案子。”说到查案,重案组组长也是满腹苦水。
    “我知道你们有难处,可是,这件案子影响恶劣,不抓住凶手实在是往我们的警察脸上抹黑。”局长脸色稍缓,作为上位者,不能一味的压迫对方,有的时候还是要留有余地,打一棍子给一颗糖,这样才能让下属更好的去办事。
    “是啊,局长,所以,今天我把他带来了,这是新加入我们重案组的组员,萧墙,来,和局长打个招呼。”
    “004758,萧蔷,见过局长。”站在组长面前的萧墙身体站的笔直,行了个军礼,局长回了一礼,然后局长开始打量这个年轻人,眼前的年轻人,身材高大,面容俊朗,眉目之间充溢着一股正义凛然的气质,他点了点头。
    “萧墙,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局长正色道。
    “有。”萧蔷大声回答。
    “好吧,都去做事吧。”局长挥了挥手,面露疲惫之色。
    俩人转身出门。
    其实说道剥皮案,重案组也是有口难言,首先不说这件案子的难度,单说这件案子出来之后,组里所面对的压力,那是重若千钧,首先是新闻媒体的舆论压力,加上上层的态度。
    再加上受害者里面还有局长妻子的弟弟这件事就够重案组的组员喝一壶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案子没有进展,组员更是心力交瘁,不过好在新来了一个组员萧墙。
    作为新人,除了端茶倒水,更重要的事情就是收破烂,虽说职场不能欺负新人,但是无论是哪家公司对于新人和老员工的态度那也总是不同的,老员工喜欢使唤新人,新人自然得承担更多的东西,如果违抗的话就会被孤立,这是人之常情。
    而且萧蔷作为新人,其实是有优势的,等过俩个月,案子没结就可以放进长期未结案的积压案件当中,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警察也是人,不是神,不是任何案件都可以水落石出,在案件线索过少,证人不足等一系列不利于侦查的情况下,那些案件只能蒙尘。
    而到那个时候,这个新人也只是因为经验不足会被批评一下,不会影响到整个组的情况,真是喜大普奔的结局。
    萧墙,今年警校的应届毕业生,由于在警校表现优秀,在基层历练一年后被分到重案组,此刻他面对的是他警察生涯独自侦查的第一个案子,他把所有关于案情的文件摊放在办公桌上。
    第一张图片是一个男人,他的受害部位是手指,只有右手的食指,中指以及无名指被剥掉了皮,可以看出手指血肉模糊,而且参差不齐,这应当是罪犯的第一次作案,可以明显看出作案手法稚嫩,但是随着作案次数的增多,可越来越明显的看到被剥掉皮的部位越来越整齐,应当是顺着皮肤肌理的位置剥掉的,而且被剥掉皮的范围越来越大。
    萧墙打了一个激灵,从这些图片上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抽烟是会上瘾的,犯罪同样也是,如果这个罪犯对于剥皮这件事已经上瘾的话他很可能会扩大犯罪事实。也就是他很可能会尝试剥掉整张人皮,最终演变成杀人犯。
    萧墙又拿出了本市的地图,他把所有受害者被发现的位置标注出来,最后画出了一个圈。
    这是?南阳区?萧墙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最恐怖之剥皮人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8714.html
上一篇:悬疑故事之黑夜惊魂    下一篇:借犬还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