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最后一次放山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叶梓 发表时间:2016-07-06

    1.神秘的鬼雾
    周天沛突如其来地从城里回家,让周老爹吃了一惊。他看着儿子,问药材行的生意不做了?怎么突然回家了?周天沛眼神躲闪着说,没事,就想回家看看。周老爹盯着儿子,用烟袋杆敲敲他的脑袋,说:“你骗得了我?说吧,是不是铺子出了事?”
    周天沛在城里经营一家药材铺子,非常忙,平时难得有空回家。今天平白无故跑回来,怎么会不引起周老爹的疑心?况且,从小到大,周天沛就没让周老爹省过心,调皮捣蛋的功夫一流,这两年交了个不错的女朋友,才渐渐安稳下来。见父亲担心,周天沛低头说和女朋友莹莹闹僵了,想回家散散心,他要跟着父亲去放山。周老爹吸着旱烟,半天没说话。他很喜欢莹莹,那是个爽快利落的女孩,儿子应该珍惜这份感情。也好,上山没准挖个“大货”(大山参),买些鲜亮衣裳,兴许能把莹莹哄高兴。
    关东山,三宗宝,人参貂皮乌拉草。放山其实就是进山林,挖关东的头宗宝——人参。野生人参怕热、怕旱,多生长在海拔1000米左右的针叶、阔叶混交林里。周天沛的家乡,位于长白山南麓的耳山,正有这样的气候条件。六月,人参的紫红色浆果格外醒目,是放山的好时节。野山参因为长年采挖,已濒临灭绝,也正因如此,山参价格一路飙升,碗密、带圆芦和珍珠疙瘩的上等野山参已卖到两三百万元一斤。
    周老爹放山一辈子,是远近闻名的采参“老把头”。这两年,他感到身体在走下坡路,头总是古怪地作痛,去医院检查,却又查不出任何毛病。周老爹觉得自己老了,所以打定主意,今年再放最后一次山就退休。
    “后天去放山。你行吗?”周老爹问儿子。
    周天沛说没问题。小时候,他没少跟着父亲放山,周天沛问这次都有谁去。周老爹叹了口气,说山上有“鬼雾”,还有人撞鬼,去年放山的“老把头”石头大爹失踪了,跟他的两个人也全无踪影。从那儿以后,人们说山神不庇佑放山人了,再不敢去,只有刘山子和周石岩愿意跟他。周天沛皱皱眉,早先他听人说过,山里有雾凝结的鬼,鬼一现身,马上满山大雾,所以,人们称为“鬼雾”。但到底也没有人真正遇到过,现在怎么又传说起来了?周老爹说有放山人看到黑衣绿脸鬼躲在树后,晚上睡窝棚,出来解手,突然有鬼影拿着利斧过来,吓得放山人把索拨棍都丢了,一路跑下山。这两年,“鬼雾”一直闹得很凶。


    周天沛沉思半晌,没有说话。看着父亲吸旱烟,他拿过手机,给莹莹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要上山,然后上炕睡觉。
    一大早,周老爹就把刘山子和周石岩叫了来。周石岩是个孤儿,他爹十年前跟周老爹一起放山,遇到了“麻达山”(迷路了),再没有回来。这些年,周老爹一直接济周石岩,甚至连他上初中的学费都是周老爹出的。周石岩从去年起在山外跑单帮,帮人收购药材,听周老爹说要去放山,他马上来报名。刘山子是外地人,来这边做生意,对放山感到很好奇。在周老爹的布置下,他们备足粮食、炊具、火柴、食盐、咸菜以及衣服、狍皮、背筐、手电等,带好了快斧、铲子、铁锹、鹿骨扦子、剪刀、红绒线绳、铜钱。
    周天沛在一边摆弄猎枪。他枪法精准,他要准备的就是子弹。没准在山上还能打几只狍子,他可是有几年没上山打猎了。
    入夜,周天沛早早睡了,周老爹趴在炕头上吸烟。突然,隐隐的头痛像锋利的钻刀要钻开他的头。周老爹用头抵着炕沿,拼命向下挤压。这时,窗口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笑,那笑声若有似无,尖利细微,如同鬼魅。周老爹猛地转过头,窗子上印着一个长发鬼,鬼脸浓绿,鬼眼如同铜铃,那鬼还在灯影里向着周老爹狞笑。周老爹霍然起身,拿起利斧朝外走去。推开门,满天大雾,一阵湿气扑人的脸。

    绿脸鬼,不见了。
    2.暗伏杀机
    天麻麻亮的时候,周老爹叫起周天沛。昨晚老爷子没睡好,眼睛红红地,撞到鬼的事,他不想跟人提。这鬼是来阻止自己进山的吗?周老爹想不通。无论如何,这是他最后一次放山,他不想放弃。
    吃过早饭,刘山子和周石岩早早过来了。周老爹带着三个人拜过山神爷,虔诚地祈求平安。几个人每人手里拿根索拨棍,棍子是硬木制成,上端稍粗,下端较细,在下端钉着数个铜钱,铜钱间留有间隙,以便在拨草找寻人参时能发出响声,伙伴间可取得联系,又可惊走小动物。
    进了山,他们首先要做的事不是寻山参,而是找适宜地方搭窝棚。窝棚不能搭在靠近树的地方,夏天风大,大风刮断枝桠砸到窝棚,会砸死人;也不能搭在附近有河流的地方,现在是汛期,近河容易遭水灾。经过几小时的寻觅,周老爹终于寻到一块理想处所,棍子一指,几个人停了下来。
    周石岩去附近察看地势,周天沛和刘山子挖地窨子,要深半米,再在上面搭上“马架子”形的顶棚,顶棚上苫厚厚的青草。周老爹放下包裹器具,拣了些石头在窝棚边搭起一尺高的山神庙,庙里挂上红布,表示把山神爷请到了身边,可保佑大家一路平安。
    周天沛挥动镰刀割着青草,出了一身的汗。他直起腰,抹一把汗,看着苍莽森林,正要对父亲说什么,突然,远处传来周石岩恐怖的尖叫声。周天沛呆住了,周老爹拿起利斧朝周石岩喊叫的方向跑去。
    周天沛和刘山子跟在周老爹身后,一直跑出几百米,看到周石岩头朝下居然被吊在了半空,他踩上了“狼套子”。周老爹砍断绳子,周天沛和刘山子稳稳接住了周石岩。周老爹朝地上呸了一口,这里的人祖辈放山,没人敢下狼夹子、狼套子,是谁这么阴损?他仰起脸看天,阳光在树隙间晃着,一闪一闪,他似乎看到了鬼魅的脸。
    回去的路上,谁都不说话。出师不利,这可不是好兆头。周老爹气乎乎地背着手,走在最前面。
    天黑下来,窝棚前点起了大堆的篝火,几个人就着炒大酱吃烧饼。周老爹先吃完,叫周石岩这次就“守锅”(管后勤),他的脚被狼套子伤了,不能走远路。这通常是年龄较小的“初把”干的差事,捡柴、采集野菜,遇到雨天替众人烘烤衣服,夜间负责燃起篝火驱蚊、除潮、防野兽。周石岩点点头,狠狠地捶了一下自己的脚。他三十多岁了,光棍一条,每次放山都想挖个大棒槌,可天不遂人愿。这真让他又气又恨。
    周天沛看着远处黑漆漆的密林,脑子里像有一团乱麻。放山本身就是件危险的事,风吹雨淋,虎狼威胁,蚊虫叮咬,毒蛇袭击,多种伤害随时都可能临头,但这次行程,凶险中似乎更有一种诡异。
    周天沛想着,手紧紧地攥住了枪。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最后一次放山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8666.html
上一篇:悬疑故事之千万赌石    下一篇:渴血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