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诡梦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王搢坤 发表时间:2016-06-25

    梦境给了他超能力,却也让他渐渐迷失在幻觉里……
    1.黄粱片
    杨亮坐在签售台前,目光有些呆滞。一个女孩拿着书过来说:“我很喜欢你写的故事,每篇都很精彩。”杨亮做了个标准的嘴角上翘动作,麻木地在扉页上签了一行草体。
    时间接近傍晚,来买书签名的人渐少。杨亮示意书店经理要去趟洗手间。盥洗室里,他盯着镜中的自己,双眼红得似乎要滴出血来。
    一年前,杨亮还是个苦苦挣扎的文艺青年。每天晚上他坐在电脑前,努力敲出一行行字,这些字却像残次的零件,怎么也组装不到一起。人最可悲的就是拥有一个超出自己能力的梦想,杨亮叹息。
    说起来,杨亮的梦想还真的来源于梦。大四有天晚上,他做了一个异彩纷呈的梦,醒来后依然回味无穷。他把梦境记录下来,并尝试给刊物投稿。稿件很快被录用了,他还收到了三百块钱的稿费。杨亮用这笔钱请他心仪的女生吃了顿饭,女生说他很有天分,鼓励他继续写。
    那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幸福时刻,他发誓一定要好好努力。然而美梦之神惊鸿一现后就抛弃了他,杨亮再也没能做出可以写成故事的梦。他自己编造的故事被一次次地退稿,女生也和他疏远起来。
    直到毕业后杨亮仍在徒劳地尝试。他就像个瞎子,睁过一次眼就又重新归于黑暗,他不甘心。无梦的长夜就这样绝望地延续,直到他看到这么一则启事:睡眠研究院特寻求医疗志愿者若干名,测试最新药物“黄粱片”。该药物能够显著加强睡眠中的意识活动,得到清晰的梦境以帮助心理疾病患者进行潜意识治疗。测试者有义务如实记录并提供服药期间的梦境内容,以作分析之用。报酬:500元每次。
    杨亮很快拨通了报名电话。服药之后,他进入了一个武侠的世界。梦境报告引起了小小的轰动,睡眠研究院里,大伙争相传看这篇荡气回肠的武侠小说。杨亮找回了久违的成就感,他要求成为一个长期的药物测试者,并且不要报酬。
    在药物的帮助下,一篇又一篇的小说从杨亮梦境中创造出来。杨亮的名字渐渐被小说界知晓,大家惊叹于他源源不断的创造力。几个月后,他的第一本小说集就出版了。杨亮开始出没于各个书店做签售,迎接读者们真诚的赞美。在鲜花和掌声背后,只有他自己知道,身体就要扛不住了。
    像毒品一样,为了维持创作,黄粱片的用量越来越大,杨亮产生了严重的药物依赖。现在他写一篇小说,需要最初两三倍的药量。研究院里主管药物研制的赵主任警告过他,这样的剂量已经超出了安全范围,可能会导致不可预知的后果。可杨亮再也不能忍受无梦的平庸生活,他回应说,大剂量也可以作为测试的一部分。赵主任最终同意了杨亮的选择,但要求他每个月只能服药一次。
    每月一篇的创作速度太慢了,杨亮一直偷偷服药两三次。最近一周更是天天用药,他在赶一个长篇。这几天的梦境连成一体,让他产生了一种庄生梦蝶般的幻觉。他得不到充分休息,大脑日渐迟钝;肌肉也难以分清梦和现实,时刻紧绷着。每天醒来,杨亮都觉得自己好像奔跑了一夜,浑身酸疼不止。


    2.梦先知
    从洗手间出来,签售台前又聚起了几个人。杨亮深呼吸,努力让头脑清醒一些,然后坐下来飞快地签了两本书。第三个人穿着一件灰色连帽衫,头垂得很低。这人把书摊开,书页被掏空了,里面装着一柄匕首。“图穷匕见”!杨亮脑子里飞快闪过这个成语。果然,那人迅速抓起匕首向杨亮刺来。杨亮抄起自己的一本书挡在胸前,“噗”,书被刺穿,刀尖离胸口只有一寸。杨亮踢翻签售台,借力向后一跃,夺路而逃。
    “上车!”书店门口有个人冲杨亮叫道。
    杨亮来不及思考,冲进车里。车子疾驰而去,杨亮从后视镜中看到连帽衫愤然将刀掷在地上。
    “我是睡眠研究院的研究生吴琦。”司机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和杨亮差不多大,“赵主任不放心你,派我偷偷监测你的身体状况,我跟着你好几天了。”杨亮打量了他一下,认出他是平时跟在赵主任身边的数据记录员。
    “为什么有读者要杀你?”吴琦问道。
    杨亮回想刚才惊险的一幕,不安地嗫嚅道:“那个连帽衫,好像是从我一篇小说里出来的……”吴琦忧虑地看了杨亮一眼,想确定他的精神是否还正常。
    “他手腕上有个刺青,是个蓝色的W字母。我小说里写过一个黑帮,他们的成员都有这样的记号。”杨亮脸色苍白地说。
    “估计是杀手读了你的书再文上的。”吴琦猜测。
    “我书里的W是个花体,右边一挑是个吐着信子的蛇头。蛇头的样子我虽有构思,但文字描述就点到为止了,把细节全写出来过于啰唆。可连帽衫手腕上的文身,和我脑子里的构思居然一模一样。”

    “你是不是之前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黑帮的成员,对他们的刺青有了印象才写进小说里?”
    “绝对没有。”杨亮很肯定,因为这个蛇头是他在梦里见到的,他一直小心隐瞒着灵感来自梦境的事实。他梦境的原始记录在研究院只有赵主任有权阅读,他们是签过保密协议的。
    “会不会跟你的梦有关系?”吴琦一直参与最近的药物测试,所以隐隐猜测到了一点关联,“资料显示,梦境偶尔会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和现实干涉,有人就声称梦到了一些尚未发生的事故,从而成功规避了灾难。”
    “你是说我梦到过这个蛇头标志,而且梦和现实又高度巧合了?”
    “当然这个概率非常小……”吴琦也不太自信,“说说你那篇小说讲的什么。”
    “我现在思绪很乱记不太清,大致是一个贩毒集团被剿灭的故事。这个集团的首脑和警方斗智斗勇,一直立于不败之地。不过最后因为泄露了交易地点的信息,被警方重重围住,老大被当场击毙。我塑造了一个黑道上的悲情人物。”
    “杀手在小说里出现了吗?”
    “不太确定,我要回去看看。”
    “天就要黑了,你先回家休息,明天一早我接你去研究院,听听赵主任的意见。”
    杨亮躺在床上翻看自己的小说,那人出场是这样的:周天鹏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什么风浪都经历过,难免有些自命不凡。尽管当上了老大,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他依旧喜欢独来独往。只有养子周云始终追随着他,像一个贴身保镖。周云平素总穿着一件连帽衫,把头压得很低,除了周天鹏,没人知道他的来历。周天鹏曾和一个绰号“教授”的制毒供货者起冲突,周云二话不说就削断了“教授”的一根小指,着实有些狠辣。
    这个周云并非主角,在小说中穿插出现了几次,都是为了烘托周天鹏。最后团伙被剿灭,也没有腾出笔墨专门描写周云。但覆巢之下无完卵,杨亮的本意是一网打尽了。现在看来周云成了漏网之鱼,还怪罪起了杨亮。难道小说变成了现实?
    正思索间,吴琦打来电话问道:“小说里有杀手吗?”
    “的确有这个人。”
    “小说是什么时候写出来的?”
    杨亮去电脑上查了一下文件日期,说:“4个月前,3月30号。”
    电话那头的吴琦惊叫一声:“那真是太诡异了,我搜索了一下,3月29号有一则法制新闻,说本市破获了一起贩毒集团的案件,主犯叫周天鹏。我给你发个链接过去。”
    新闻篇幅并不长,杨亮却读得冷汗直流,这简直就是他小说的简写版。难道自己看了新闻才创作的小说?但明明每篇小说都是来源于自己的梦。杨亮去找提交给睡眠研究院的梦境记录,关于毒贩的梦有三四个,日期虽有间隔但情节基本连贯,最后一个记录时间是3月27号。他记得当初花了3天时间根据这些梦写成了小说——的确是先有的梦。那么,真有梦中预知这回事?
    杨亮彻夜未眠,次日吴琦并没有来接他。杨亮等不及,就打车来到睡眠研究院。赵主任看到杨亮有些吃惊。他用手套在杨亮眼前挥了挥,要确定他是否清醒似的。杨亮声音嘶哑地说:“赵主任,我的梦出问题了。”
    “别着急,到实验室来。”赵主任神色凝重地说。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都市怪谈之诡梦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8593.html
上一篇:情债    下一篇:灵异鬼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