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情债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吴环喜 发表时间:2016-06-23

    正午,苏洛乘坐助手Jimmy的车子正在赶往某市郊外的一座别墅区。车子开得很快,从下高速开始就已经把上午的牛奶吐了一半出来。
    “Jimmy,麻烦把车窗打开。”苏洛强行咽下昨晚混合扎啤的宵夜说道,双手紧紧抓着扶手。
    Jimmy打开了车窗,通过后视镜看见老大越发惨白的面容道“老大,您怎么晕车啦?平时不这样的。”
    苏洛清了清喉咙,极不文明的通过车窗向外啐出一口痰说道:“废话,这条破路这么颠簸,我这不是晕车,我是晕着路况才对。”说罢强装镇定道:“你说这有钱人也是奇了怪了啊,好好的高楼大厦不住,非要搬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来,还顾名思义的叫什么别墅,不闹鬼才怪哩,这种地方我看也只有鬼才会来吧。”
    Jimmy点点头,“谁说不是,我看这些人纯粹是有钱烧的。老大您在忍忍,马上就到了”说着不知从哪儿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苏洛,苏洛接过水使劲漱漱口,再一次吐到了窗外。谁想这次刚好遇到车子转弯,窗外一股强风吹了进来,苏洛刚刚喷出的混合着扎啤宵夜的漱口水,一点不剩的又再一次拍到了他的脸上和衣服上。苏洛赶忙用手去擦,嘴里还不停地鬼叫着:“关窗,快把窗子关上。”紧接着伸手去拿车内的纸巾,Jimmy不明所以赶忙一个急刹车,苏洛整张脸便贴在了车前的挡风玻璃上。
    “老大,您没事儿吧?”
    “特么的,谁要你停车啦?”
    一直到车子开到目的地,车上的“狂躁症”患者在安静下来。Jimmy刚刚把车子停稳,苏洛便从车中逃了出来,不过已经换了一件外套。
    苏洛径直走向后备箱,拿出背包背在身上,“你在这里等我估计今天的小鬼儿十分钟就搞定了。”
    苏洛这才注意到,眼前这座别墅与周围的环境比较起来先得十分突兀,周围除了树木、草地和崎岖不平的公路外就只有这一座建筑了,别墅虽然只有两层,但占地面积不可谓不大。建筑风格格外传统,像极了一座荒村古堡,是苏洛所能联想到的大概只有西方童话故事里的困着美丽公主的巨龙坐在的城堡了。这反而使得自己像个即将进入古堡救出美丽公主的勇士,但他知道这里面根本没有住着什么公主,只有一对中年夫妇才是。
    苏洛共迈了十八级台阶才走到门前,他没有按门铃,只是用力敲了敲大门。门内有了动静,主人显然已经等待了很久,苏洛想:想他这样的人理应让人久等才会显得体面,才符合自己这种身份。
    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男子看上去应该是平日里保养得很不错的那种,只是眼圈有些发黑,定然是最近严重睡眠不足。苏洛主动伸手打招呼:“林先生是吧?我是苏洛,我们电话里都有聊过的,您久等了。”


    林先生也很有礼貌的伸出双手紧紧握住苏洛的双手,声音有种疲惫的颤抖:“我就是林向北。苏先生,您总算来了。”
    苏洛表现的倒是很淡然,“详细情况我已经在邮件和电话里了解了,我的时间也不多,直接开工了。”
    林向北把苏洛让进了房间,随后关上房门。苏洛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林向北发现苏洛手上的表并不是什么电子表、也不是什么罗马、机械表,而是一个只有表盘大小的罗盘,天干地支方位星象等一一列在表盘上。虽然很好奇,但又不敢多问,也不敢多讲,安静的跟在苏洛身后。这时候,卧室里妻子走了出来。
    苏洛见到一个身材丰腴的妇人,房间里有些沉闷,妇人仅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走了出来。高高鼓起的腹部,显得这位妇人“孕味十足”,这是林向北在邮件中没有提到的。林向北马上主动介绍:“苏先生,这位是我的太太!”又向妻子介绍说:“这位就是苏洛先生,全国最有名的占卜师。”苏洛本人表示这个称呼很受用。
    林太太浅浅一笑,点头表示问好,苏洛也以同样的方式回礼。眼角的余光瞥见林太太单薄的睡衣下,掩盖不住的同样隆起的胸部,深深地乳沟足以使得万千男子沦陷。苏洛感到有些刺眼,急忙移开目光,强迫自己收住心神,因为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容不得他有半点分神。苏洛掏出手机,打开一个奇怪图案的APP,屏幕上立刻出现雷达似得光圈。当手机里传出滴滴声时,屏幕上的光圈里出现一个红色的飘忽的圆点。苏洛猛然抬头看向屏幕里红色光点所在的位置,林先生和妻子也顺着苏洛的,目光望去。那是紧挨着主卧的一间小小的房间,林太太突然“呀”的一声惊叫,毫不犹豫的跑了过去。
    苏洛和林先生随后也追了过去,林太太打开了房门,苏洛赶到的时候迎面看到的是琳琅满目的儿童玩具,显然这是林先生儿子的房间。林太太跨过铺的满地的玩具径直扑到儿子的床边,里面一个酣睡的男孩儿,紧闭的双眼看上去丝毫不像是睡熟的样子,倒像是已经死去一样。林太太用力摇晃着男孩儿,不停叫着:“小宝、小宝。快醒醒啊,小宝!”

    这时候被唤作小宝的男孩儿皱起眉头,揉了揉眼睛有翻身继续睡去。林太太还想继续把儿子叫醒,被苏洛制止住。
    “林太太,不要叫了。”说完瞧了眼身边站着的林向北。林向北急忙走过去拉住妻子,“青青,别怕没事的,苏先生在这儿呢。”并把妻子搀了起来。
    苏洛从包里拿出向矿工所用大小的手电,对着手机注视片刻打开手电,一道暗红色的光束照射在小床正对的天花板上。昏红的光圈里浮现出一条飘忽不定的身影,一袭红衣,如瀑的长发完全遮住了面孔。林向北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林太太还算镇定,惊叫一声便昏了过去。与此同时红衣女鬼骤然抬头,零乱的发丝中露出一只眼睛和半张面孔。苏洛迅速从包里取出六面铜镜,分别围着小床一一摆放好,对着林向北喊道:“快把门窗关上,别让她跑了。”
    待苏洛回到原位的时候,女鬼已经站到床上,双脚踩着男孩儿的身上。苏洛看了眼手表上的罗盘,对准方位把那盏灯放到墙角,再打开时,一道炽热的白光射出,找到第一面镜子,有第一面折射到第二面,以此类推,数道光束骤然形成一座六芒星阵,把女鬼困在当中。
    林向北“啪”的一声关上了窗子,回头看时,红衣女鬼露出了全部面孔。虽然是那样的惨白,毫无血丝,但那副面容是林向北一生都忘不了的。女鬼整个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脸上不断地渗出汗水,整个身影开始淡化,逐渐的与这白光混为一体。
    “静怡!”林向北大叫一声:“静怡,是你吗?”
    红衣女鬼突然冷静下来,虽然身影依然飘忽不定逐渐淡化,但是面上已淡却了痛苦,转而眼神里充满了恨意,死死地盯着林向北。
    林向北突然跪了下来,对苏洛哀求道:“苏先生,我求求您,放了她吧,是我对不起她。”
    苏洛倒是从未见过此场景,一时愣住。林向北哀求的更激烈:“苏先生,求你了,我愿意加钱,多少都可以!”
    苏洛还是没有动,林向北急了,一把拉开窗,接着突然冲向女鬼,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小心啊!”苏洛被这一出人意料的场景又吓住了,赶忙关掉了灯光。这时林向北已经把女鬼推了出去,“快走,求你不要再来了!”说罢“啪”的一声将窗子关得死死的,然后转身瘫坐在地上,摘下眼镜时,已是泪流满面。
    苏洛眉头紧锁开始收拾着物品,期间一言不发,把所有物品装好后从包里拿出一包烟,看了眼林向北,终于开口了:“林先生,我可以抽烟么?”说着又瞧了眼倒在床边的林太太。林向北又一次打开了窗子,点点头道:“请给我一支,谢谢!”
    苏洛递过去一支,帮林向北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支。长长的吐出一口白色的烟雾,清了清喉咙问道:“林先生,对刚才的事可以给个解释吗?”
    林向北缓缓地吐出一口烟圈儿,同时也圈住了对往事的记忆,然后用同样缓和的语气说道;“事情要从三年前说起,那是我去浙江某所大学讲课的时候。当时都一个学习特别认真地女孩子,样子也特别、特别的可爱。每次听我的课都坐在第一排,课间还会主动找我来询问各种问题……”林向北说着便随着记忆,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多雨的季节,还有那个甜美可爱的江南女孩儿……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情债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8590.html
上一篇:城事诡记之重大新闻    下一篇:都市怪谈之诡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