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城事诡记之重大新闻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鬼才斯扬 发表时间:2016-06-22

    夜深人静,黄昏早已落幕,黎明还未到来。
    夜风吹进这条阴暗破旧的巷道,发出阵阵无力的呼啸,像是在哭泣,又像是在奋力呐喊。一堆纸火摇摇晃晃的燃烧着,忽明忽暗,在黑暗里短暂的醒目着,然而最终化为灰烬被夜风无情吹走,消失不见。
    巷道尽头的转角,一盏高耸而又昏黄的灯光孤独的照着,似乎想要照满这条巷道的每个角落。一个黑影落寞的站在不远处,火熄灭后,黑影转身隐入了黑暗中。
    暗夜、昏灯、巷道、黑影,在一片悄无声息里,一切显得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1.一条大新闻
    黎明拉开了帷幕,生活便开始了表演。
    十里湾,十多条宽窄街巷纵横交错,高矮不一的黑灰色建筑杂乱无章的座落着,夜晚没有路灯,街道没有绿化,更没有繁华靓丽的建筑群,像是一座平民窟。
    然而这座南方小城中一个最不起眼的地方,却承载了这座城市接近十分之一的底层劳动者的休养生息。
    十里湾,黄金巷,王氏卤香包子店。
    王德生夫妇带着笑,满头大汗的忙碌着,收钱、装袋,熟练而又机械的反复着这两个简单的动作。一如既往,几个高高重叠的大蒸笼面前围满了买包子的民工与上班族。
    住在这一片区的人都知道,王氏卤香包子店的包子味道最好,个大香软,馅厚味浓。同样都是面粉做成的包子,同样都是肉剁成的馅,同样都是一元一个的价钱,可在这里没有谁家的包子能胜过王氏家的味道。
    王氏卤香包子店的包子在这一片就是一张代表着美味早餐的名片。但遗憾的是,术业有专攻,王德生夫妇只会做包子。
    曾有不少餐饮人慕名前来讨教,王德生夫妇总会笑着回应说:“我们家的包子没有秘密,干净卫生,选好料,用心做,就是诀窍。”
    然而,没有人相信,许多人都猜测说,一定是有某种秘诀的,可能是祖传的秘方,只是商家不愿意说罢了。
    忙到早上九点,王德生夫妇才得以收拾铺面,整理好钱,轰隆隆的落下无法上锁的卷闸门。
    每天的上午九点半到晚上十二点,王德生夫妇都会去医院陪护自己的女儿,同时夫妻俩轮流休息。他们的女儿患上了尿毒症,透析治疗及等待肾源移植让夫妇俩除了努力的经营包子店筹钱外便是照顾女儿。
    肾移植手术需要一笔很大的费用,王德生夫妇这些年赚的钱远远不够,也曾遇到过一次匹配的肾源,是医院里的一位病危者的捐助,但被院长让给了更有钱的关系户。
    夫妻两个每每进到医院便是泪流满面,肝肠寸断。曾一度想带着女儿离开这个让她痛苦的世界,可看到女儿那苍白的笑脸,却又下不了这个决心。
    人,不到绝望,总会期待着希望。
    这夜十二点刚过,王德生夫妇又回到包子店开始了晚间的劳作。和面、卤肉、剁馅、捏包、上蒸笼,看着一个个白白胖胖的包子整整齐齐的放在蒸笼里蒸着,浓香扑鼻的气息随着蒸汽袅袅升起,熏陶着他们布满皱纹但满怀希望的脸。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阳光洒落在这个有明有暗的世界。
    就在清早生意最旺的时候,三辆车停在了他们的店门前,打头的车里下来了一个手持话筒的青年男子,身后跟随着一个扛着摄影机的长发男人,镜头对准了王德生夫妇及他们的店面,随后的两辆车里下来了几位穿着制服的大汉,满脸横肉,大腹便便,凶神恶煞般死死的盯着。
    这一幕让王德生夫妇不知所措,一群买包子的人呆呆的看着。
    青年男子走上前,手持话筒站在了店门口,对着摄像机的镜头大声的说道:“电视机前的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真相大公开》栏目组来到了位于我市郊区的十里湾黄金巷王氏卤香包子店门口,那么现在大家看到的是正在购买早餐的人们。但我们栏目组接到热心市民打来的匿名热线电话,称王氏卤香包子店作为许多上班族们当做早餐食用的包子存在着使用腐烂变质的肉类材料经过卤制加工并进行出售,那么,究竟真相是不是如举报者所说的一致呢,今天我们栏目的记者联合了市卫生局及质监部门的工作人员来到这里进行真相大公开。”
    手持话筒的记者话音刚落,摄像机的镜头立刻跟随转向了一拥而上冲进店铺的几个中年大汉。
    王德生夫妇显然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他们并不清楚自己犯了什么事情,引来了这么一群不速之客。一旁正待购买包子的人们看到这一幕,也都纷纷议论起来,过往人群慢慢的移步过来,里三层外三层的将这个小店重重包围了起来。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名工作人员便捂着鼻子提出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走出店门站在了巷子中。塑料袋撕开了一个角,起初大家还不明所以,直到一名皱着眉头的汉子拿着剪刀将袋子剪开来。
    塑料袋一打开,一块块散发着恶臭的不明肉体掉落了出来,带着黑糊糊的血迹,白色的蛆虫四下扭动着爬开……
    “哇”的一声在人群中响起来,一个正大口吃着包子的胖女孩煞白着脸捂着胸口当场呕吐了起来,随后更多的人加入了呕吐的行列。原本围观的人哗的一声散开来,站在不远处捂着口鼻观望着。
    王德生夫妇傻眼了,一动不动的一脸惊愕的望着发生的这一幕。这一切来得太快,没有一丝预兆,让他们膛目结舌,更让他们莫名其妙,甚至都紧张得忘记该说点什么。

    还未弄清楚这一切,他们来不及开口,更没有人和他们交代什么,便被几个大汉推搡着粗暴的扣押了起来塞进车里,眼睁睁的看着店内的物品搬到了车的后箱,一直到店门落下贴上封条。
    《腐肉做包子,良心何在?》、《食品安全问题,治理迫在眉睫》、《蛆虫肉包,你敢吃吗?》……
    就在这天晚上的电视报道、网络媒体、报纸等大大小小的媒体新闻里,以《真相大公开》栏目为主导报道,十里湾黄金巷王氏卤香包子店使用病死的猪肉鸡鸭甚至鼠肉合成的变质腐败肉类制成的包子,出售长达数年之久严重危害市民身心健康的各种新闻标题占据了头条。
    这些放大的标题显示在最容易看到的版面,周正的大黑黑体字就像是病毒一般的通过各种渠道迅速的蔓延扩散开来,街头巷尾甚至全市范围都纷纷谈论着这件让人恶寒的事情。
    也曾有一家小报社刊登了与之相反的报道,声称有人匿名致电说王氏卤香包子店并非众人所看到的那般不堪,其中另有隐情。但这份报纸的新闻并起不到什么作用,瞬间被淹没在主流媒体的声音与图像里。
    “你们看报纸没有,难怪他们家的包子那么香,原来是用调味品处理的!网上的照片真让我恶心!”一个每天都吃王氏卤香包的眼镜男恨恨的说道。
    “我说他们怎么有钱给女儿治病,我家做早点生意都只能保本经营,一年到头也赚不到多少钱。现在被他们家这么一闹,我们都没法做生意了,我们家一直做着良心生意。”一个粉面馆的老板感叹着,坐在店铺门前用手敲打着桌台。
    “也不知道他们的良心去哪里了,简直没人性啊!这家人该判死刑。”一个中年男人咒骂着。
    一时间,谩骂声讨的声音此起彼伏,街边大大小小的早餐店纵使收拾得干干净净打出了真材实料良心经营的广告,生意也是萧条得门可罗雀。
    与此同时,领导们发话了,各部门轰轰烈烈的展开了有关食品安全问题的行动,几天的时间里,查封了无数无证经营的小早点铺及小饭馆,餐饮经营、原材加工、材料来源的调查整治有声有色的开展起来;新闻媒体也如嗅到血腥的苍蝇一般纷纷发出了各种令人谈食色变的新闻报道;专家教授们也出来了,高谈阔论着关于食品安全的专业处理及防范建议。
    王氏卤香包子店门口不再干净整洁,堆积着各种垃圾,许多人经过都会吐一口口水咒骂一声,以表达自己曾吃过他们家包子的恶心及愤恨之情。
    就在王氏卤香包子店事件报道仍有余热之时,王德生夫妇及女儿死在了被查封的包子店里。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回来死在里面的。
    王德生夫妇的女儿是灌服了剧毒药物中毒身亡的,光着头,穿着病号服,瘫倒在地上,地上还有一个摔碎的瓷碗。夫妇俩是割开了自己的脖子自杀身亡,王德生的妻子紧紧的抱着女儿,鲜血染红了地面,现场惨不忍睹,血腥刺鼻,整洁的白色墙壁上用鲜血画出了一个大大的‘冤’字。
    第一时间得知消息的新闻栏目《真相大公开》又率先爆出了包子事件后续的新闻头条,收视率在同类媒体中急速上升。
    这件自杀案又引起了各大新闻媒体的争相报道,一时间各种新闻头条标题纷纷钻入了市民的眼睛里。
    《良心不安有愧于民,涉事店主自杀身亡》、《包子事件引发的悲剧》、《自杀,能解决什么问题?》、《以死鸣冤?其中有何隐情?》……
    街头巷尾再一次的热闹起来,国人总喜欢关注这样的事情。
    但没有人觉得王德生夫妇的死值得同情,也没有人觉得王德生夫妇的死有何冤枉。
    许多人都觉得,这种无良商家、死有余辜;更有人觉得,幸好后代也死了,不然活着也是罪过。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城事诡记之重大新闻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8584.html
上一篇:尖叫的盒子    下一篇:情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