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跟踪狂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庄秦 发表时间:2016-06-04

    被人跟踪的感觉很不好受。那种附骨之疽般的冰凉之意从后背一直蔓延到足底,却又只能小心翼翼地颤栗,不敢让人觉察自己的恐惧。很不幸,现在我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事。
    如果跟踪的人是个猥琐男人,或许我还能鼓足勇气转头走到跟踪者的面前,狠狠踹他一脚,然后撒腿就跑。但是跟踪我的却是一个可怜兮兮的瘦弱女孩,她已经不问断地跟踪我一个礼拜了。我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丝毫不加任何掩饰。
    这个女孩年约二十,留着清汤挂面似的短发,如麻秆一般干瘦。如果给她换上一身夏威夷草裙,活脱脱就是一个立在玉米田里的稻草人。她貌不出众,或许一走进人群,立刻就会消失无踪。不过,我却始终觉得她有一点眼熟,但也没有更多的印象。
    她是从一周前开始跟踪我的,那时我刚出院。在这之前,我曾遭遇一场车祸,头部受重伤,在医院里昏迷了整整八天,还接受了将近一个月的治疗。
    刚从昏迷的状态苏醒过来时,我的记忆力出了一些问题,许多以前发生的事都变作一块块凌乱的碎片。好在我的主治医师是位才从海外归来的年轻博士,在他的治疗下,仅用一个月我就把这些记忆的碎片重新组装成有机的整体,寻回了过往的记忆。
    我也曾以为这个跟踪我的瘦弱女孩,是曾经认识的人。经过一番苦苦思索之后,虽然感觉她有些眼熟,但我依然无法在重组的有机记忆整体里找到她的影踪,最终我确信她是个不折不扣的陌生人。
    我不喜欢这种被盯梢的感觉。不管我是下楼买夜宵,还是去银行取款,我都能看到那个瘦弱的女孩站在离我不到五米的地方,默默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地盯着我。回家的时候,她一直跟在我身后,目送我走入门洞后,才停住脚步,躲在电线杆后继续注视着我。
    我本想不管她,把她当作空气一般处理。我甚至买上一大堆熟食,在家里宅了三天,可一出门,第一个看到的还是她。
    这女孩不用上学,也不用上班吗?她就一直呆在我家楼下,等待着我出现吗?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终于在她跟踪我的第十天,鼓足勇气走到她身边,厉声问: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没想到我这么一问,女孩的身体立刻开始颤抖,两行泪水倏忽潸然落下。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她幽幽地反问道。
    这么说,言下之意她是个认识我的人哕?看来我的记忆中,还是存在着某些盲点。这也不稀奇,比如说,我现在就不记得一个月前令我昏迷的那桩车祸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了。从主治医生给我的剪报来看,撞倒我的那辆肇事车辆逃逸了,幸好我办理了意外保险,才落实了治疗费用。尽管事发时我连自己保过险的事都不记得了,多亏那位主治医生不厌其烦地替我查询,并与保险公司进行交涉,才令我避免了无钱治病的困境。


    说实话,我也想多了解一下以前的事,看这个女孩哭得如此伤心,我不禁叹了口气后向她建议,找个地方坐下好好聊聊。
    五分钟后,我和这个叫小樱的女孩走进一家永和豆浆。一小时后;我一脸茫然地走出豆浆店,手足无措,四肢冰凉。
    刚才在豆浆店里,小樱居然告诉我,她是我的女友,我们已经交往三个月了。那天的车祸,就是我赶去与她约会时,在半路上遇到的。而那天我们见面,正是我准备带她第一次去见我身在外地的父母。
    很遗憾,我对此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不记得车祸的原委,更不记得眼前这个叫小樱的女孩。我不敢相信自己曾经与小樱交往过,但小樱却从钱包里拿出了几张大头贴,全是我和她的合影。我俩脸挨着脸,都拼命笑着,似乎如果不笑就会迎来世界末日。
    事实上。在遇到小樱前,我还不承认自己罹患了失忆症。我只是认为记忆暂时混乱了,只要假以时日,就可以拨乱反正。之前那些破碎的片段,虽然凌乱,但始终存在于我的记忆中,只是顺序发生了颠倒。除了车祸前后的少许记忆,其它的都牢牢刻在心中,重组之后便鲜活了起来。
    可现在却凭空出现了一个交往了三个月的女友,我真的蒙了。
    在豆浆店里,看到我一脸困惑,小樱善解人意地轻声对我说: “看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或许我也不应该再出现在你的世界里……”说完后,眼眶泛红的她慢慢站了起来,身体摇晃着向外走去。
    我心中某处极柔弱的地方仿佛被针扎了一下。我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激动地说: “你别走,你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吗?我确实得了失忆症,但我想,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记起你!说实话,出院后我第一次看到你,还是觉得你有点眼熟的!”
    小樱脸上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后,说: “等你重新记起我的存在后,再与我联络吧。”
    见她要走,我的心都乱了,我禁不住说: “我怎么和你联系?你的电话号码?”

    小樱一边叹气,一边答道: “看吧,你连我的电话号码都不记得了?你看看自己的手机通话记录,在出车祸前和谁打过的电话最多吧?”说完后,她怅然若失地自顾自离开了豆浆店。
    我独自坐在卡座里,绞尽脑汁地在记忆库里寻找小樱的名字。可是,我还是毫无思绪。最后,我拨通了父母的电话,询问车祸前我是否提过什么事。
    母亲在电话里答道,我那天只是说要乘火车回家,还让母亲多准备点好吃的。
    那天我真的准备带小樱回家吗?为什么没有跟母亲提这件事?难道是准备给母亲一个意外的惊喜吗?
    走出豆浆店的时候,我决定再去拜访一下金明中——他就是那位为我治疗头部重伤的脑科医院主治医生。
    或许他有办法帮我找回失去的记忆。
    我连半年前接受过心理治疗的事都记得,为什么就偏偏不记得小樱的事呢?真是太奇怪了!
    对于那场车祸,我还是存有一些记忆的。
    那天阳光明媚,我下楼后去公交站乘车。去公交站必须穿过一条小巷,当时我戴着一顶棒球帽,一边听着MP3,一边埋头穿越小巷。刚钻出小巷的时候,我还埋着头,忽然间后脑传来一阵疼痛。然后我的记忆便戛然而止,醒来时已是头缠绷带躺在病床上了。
    我来到脑科医院,在医生办公室里再次见到了金明中医生。
    金明中是位年轻的医生,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如电视明星一般温文尔雅。与他坐在一起,总令我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金医生听完我关于小樱的叙述后,陷入了深思。片刻之后,他抬起头,对我说: “当时你被送进医院时,手机已经摔坏了,SIM卡也无法识别,所以医院没有及时通知你的家人。之后找到保险公司,也是当你恢复部分记忆后的事了。不过当时我在你的衣兜里,确实找到了两张火车票。”
    两张火车票?也就是说,当时我的确是准备和某个人一起乘坐火车?是小樱吗?
    金医生接着又说道: “你刚才说,见到小樱的时候,感觉很眼熟?”
    我点了点头。明明我的记忆里根本找不到小樱的影子,可为什么会觉得小樱眼熟呢?
    金医生禁不住叹了口气,幽幽地说: “看来,即使以前你真的和小樱交往过,你也一定并不喜欢她?”
    “为什么这么说?”我有些吃惊。
    “或许,你患上的,是选择性遗忘。”金医生一字一顿地说道。
    金医生向我解释,选择性遗忘,是失忆症中比较特别的一个类型。因为在我的记忆中,有一些东西一直不想去触碰,不想去面对,所以才会有选择地进行过滤,放入记忆库的回收箱中。
    换句话说,就算我真与小樱交往过,我也一定没有用心去爱她,只是把她当作玩物,放在一个不想面对的文件夹中。一旦遇到车祸这样的外因,我便顺理成章地不再拥有关于她的任何记忆,进行了有选择性的遗忘。
    但又正因为我确实与小樱有过交往,所以我总会感觉她有些眼熟,却就是想不起她究竟是谁。
    “总而言之,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小樱不过就是一个路人而已。既然这样,我觉得你不妨中断她的来往。反正你都不喜欢她,又何苦误了别人,让大家以后都不开心呢?”金明中简洁有力地做出了最终判断。
    这样的说法真是有些残酷,我真是一个无情的感情骗子吗?我有些不敢相信。
    记得在豆浆店里,小樱给我看过我与她的合影大头贴,我们笑得如此灿烂。难道一切都是我假装出来的吗?我一直在欺骗她吗?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跟踪狂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8460.html
上一篇:新聊斋之真相画    下一篇:夜谭记之密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