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鬼伙伴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弄风吟月 发表时间:2016-06-01

    作品介绍:
    看动画片也能招鬼,你信不信?
    反正我信了,因为——就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正文内容---------
    每周休一天,法定节假日不放假,私营小单位就是这尿性。过年了到现在,我还没回过家,为此我特地请了几天假,回家看看爸妈。
    夜深了,爸妈他们早早睡了。与家人相见很兴奋,这时的我一丝睡意也没有,穷极无聊之下,打开了电脑上动画片——樱桃小丸子。
    看着啼笑皆非的小丸子,不由勾起了我的童年回忆,既温馨,又有些许的伤感。
    “瞄准目标看齐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做事不偷懒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学习不怕难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我们脚踏实地地干……”
    又看完了一集,我按下暂停,余光无意瞥到系统时间,0:44。我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该洗洗睡了。
    “呜!呜!呜!……”
    忽然,一阵怪异的风声在屋外响起来。夏季了怎么还有这么大的风?半夜三更,这声音挺瘆人,本来打算洗洗睡的,算了,上个厕所就睡吧,反正时间不早了。
    我一只脚刚迈出,鬼叫似的风声戛然而止。小腿一软,差点给脆了,我写鬼故事的,对于灵异这档子事基本上不相信,可是……怕呀,估计谁摊上这事,也不会那么淡定。小便时险些尿到裤子上,完事之后,提起裤头就往屋里跑。笔记本也不关了,直接合上并盖,关了灯滚到床上。可能是惊吓过度,我兜头就睡下了。
    一睡醒来天亮了,拿手机看了下时间,九点多。我还是有点困。但不能再睡了,对身体不好,于是下了床。
    “杜悦,杜悦……”
    正要洗洗,清醒一下,听到有人叫我名字,声音有点熟,一时间也想不起是谁。我懒得过去,就喊:“门没锁,转一下就开了。”
    “杜悦,杜悦……”
    来人还在那里叫我,就是不肯动一下手,人在困倦的时候,脾气总不太好。乡里乡亲的,我也不好说什么,只在心里问候了他一遍,就走过去开门了。
    原本一肚子的气,在门开后全消了,来的是个残疾人。许是长年坐在轮椅上的原因,他整个人又矮又肥,尤其身子和头显得大,至于腿……不如小孩的胳膊长,还是半弯的,早就废得不能再废了。
    “冬冬?!”我有些迟疑。我家隔壁的隔壁是冬冬家,冬冬是张老爹于一个飘雪的夜晚,铁路上捡到的弃婴,收进家中权当亲儿子一样养。
    我与冬冬好多年不见了,隐约记得上育红班时,妈妈叫我小心点,千万不能碰冬冬,万一出点事就麻烦了。果然,不久后他因身体不适,离开了学校
    以前我经常去他家串门找他玩。爸爸占着电视不让我看时,我就会跑到冬冬家,看他的黑白电视。后来张老爹过世了,我害怕就不怎么去他家了,最后就再也不找他玩,只偶尔去他家的时候能见到他,关系也变得陌生极了。


    “是我……”冬冬的声音很轻。
    “你怎么来了?”我下意识地问,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大合适,好像不欢迎人家似的。
    冬冬反问道:“这么多年了,你也不来看看我?”
    一时无语,我转移话题:“谁陪你来的呀?”说着我下了台阶,扭头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吓得我当场傻了,冷汗直冒,险些吓晕过去!
    陪冬冬来的人,居然是他——在我上小学时已经死去的人——张!老!爹!
    “杜悦,好些年了,是不是不认识我了?”张老爹阴阴地问。
    “是……不……是……那个,那个……”真是大白天见鬼了,我傻傻地说不出一句话。
    “呵呵……”冬冬说:“杜悦,你家翻盖了新房子后我还没去过呢。”
    “好,进去看看吧。”张老爹说,完全不管我是否答应。
    我想不答应,也不敢说出来,但我家台阶上很高,冬冬的轮椅怎么上来?抬的话可是很吃力的,看冬冬那模样就知道,下不来一百七八十斤。然而,张老爹二话不说,直接从后面托起了冬冬的轮椅,惊得我差点爆粗口。见我愣着,张老爹瞪了我一眼,我吓得连忙把两扇门敞开。
    趁着张老爹抬冬冬进来的空档,我连忙跑进了爸妈的屋子,想问他们怎么办。一进门我心就凉了,他们早上班去了,这下我完了!
    冬冬一进院子,就问东问西的,我草草地应对着,无他,因为院子里还有一个死去的人。张老爹那年得了治不起的病,听邻居说他死前,瘦得认不出来了,但我眼前的他,仍是记忆中的模样。幸好,幸好,让我这颗玻璃心稍稍安心了一下。
    冬冬又说:“你在哪个屋住?”
    我哭丧着脸,心说,别看了,但在张老爹那双看不到任何生机的眸子威胁下,我乖乖屈服了。
    张老爹脸不红、气不喘,抬着冬冬就进了我的屋。一进屋我更害怕了,万一他有个歹心,我岂不是英年早逝?
    不过,张老爹下面的话让我舒了一口气:“你和冬冬在这儿玩吧,我过会儿来接他。”说着就走了。
    屋里就我和冬冬了,多年不见,聊了几句之后就放开了。他不上学后,就我和他玩得时间最长,因此我们总有许多的话要说。当年是这样,现在也是,完全没有隔阂。

    “咱们看《樱桃小丸子》吧,我是听到你这儿看,我才来找你的。”冬冬说。
    “听到?”我一头雾水,不过,我没有较真这个,打开电脑继续播《小丸子》。
    听着小丸子熟悉的欢笑声,好像回到了童年。
    那时,黄昏,河北2台播出名叫《樱桃小丸子》的动画片,冬冬看得哈哈直乐,而我并不喜欢看,建议换台,他不听。于是我就上前自己换台,结果因为这个我们争了起来,这时张老爹过来了,很护犊地说:“这是我们家的电视,冬冬喜欢看什么就看……”后来我发现《小丸子》确实挺精彩的,就喜欢上了她。以后每当看到小丸子,总能感到暖暖的爱。
    我和冬冬一边看《小丸子》,一边有的没的聊着,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了。
    冬冬忽然说:“天要亮了,我得走了……”
    “天亮?”我郁闷地说不出话,天早亮了好吗?!
    冬冬话音刚落,张老爹就进来,抬着轮椅就往外走,这搞得我摸不着头脑。冬冬这时回过头,看着我说:“明晚还会来找你……”
    “明晚?!”我了个去,什么意思?
    我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忽的眼前一黑,紧接着,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眼前黑漆漆的,拿起手机一看——
    4:20
    “妈啊!见鬼啦!!!”我大叫一声,随后赶紧捂住嘴巴,扭头一看,笔记本电脑正在播放《樱桃小丸子》的片尾。我慌慌张张下了床,又开了灯,倒回过《小丸子》一看,正是我和冬冬刚刚看过的剧情。
    “**!”
    一瞬间,全部懂了!
    难怪我起床后仍然困,因为这是在梦中!难怪死去张老爹大白天能出来晃荡,因为这是在梦中!难怪冬冬说天要亮了,因为这是在梦中!
    忽然,我想到了什么,但不敢确认……
    这时我爸睁着惺忪的睡眼进到我屋中,看着我就是一顿臭骂,大概意思是说半夜不睡觉,一个人在屋里自言自语。要不是他躺在床上不愿意下来,早就过来训我了。令他更火的是,我说什么见鬼了,声音大得把他和我妈都吵醒了。
    这时刻我也顾不上什么了,干脆说:“爸,我见到张老爹了!”
    “你胡说什么?”我爸更不满了。
    我忙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这时我爸的脸都变了,最后瞪着我问:“你说的是真的?”
    我点点头。
    我爸把我妈叫了过来,把这事一说,我妈立即没了睡意。
    冬冬是他张老爹捡回来,张老爹在的时候,对他宠爱的紧,当亲儿子一样。为此,张老爹特地招了个上门的女婿,就是让家人在他死后,替他照顾冬冬。可惜的是,姐夫对冬冬不怎么待见,邻居们也说如果没了冬冬,姐姐的日子会轻松许多。
    后来张老爹死了,冬冬生活起居就落在姐姐的身上了,冬冬腿不好,身子骨也弱,姐姐这些没少费心。不幸的是,前些日子冬冬一病不起,姐姐一把屎一把尿的,伺候着冬冬走完了人生的最后这段路程。
    买了棺材,添了新衣,本以为冬冬可以痛痛快快上路。没想到在出殡前,整理遗容时,他口喷鲜血,直接打在了姐姐脸上。事后人们说道,冬冬不甘心走,觉得自己年纪轻,活着的时候不痛快,也没结过婚。
    “不甘心走?”听的我直哆嗦,我说:“冬冬在梦里对我说,明天晚上还来找我,这可怎么办?”
    我妈紧张地问我:“那你答应他没有?”
    我说我当时被他那句“明晚”整糊涂了,没来得及答应他就走了。我妈说那就好,那就好。可我还是不放心,于是当天收拾了行李,下午的时候就坐火车回石家庄了。
    ================
    然后?就没然后了……
    说实话,这篇故事是根据一定的事实改编的,尽管这样,为了避免麻烦,用了别人的名字作为主角“我”。
    再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楼下正办喜事呢,新娘的名字就叫杜悦。说来也巧,新娘老公的名字也叫冬冬。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鬼伙伴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8429.html
上一篇:乡村记异之阴婚介    下一篇:沉默凶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