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乡村记异之阴婚介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鬼才斯扬 发表时间:2016-05-29

    下午三点时分,天气很热,连知了都闭上了嘴。
    屋檐下的黑漆大门口,两个白脸红嘴穿着花绿衣服的童男童女,一动不动的静静站着,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这是一对纸人,烧给死人用的。但现在,它们是一对忠实的看门人。
    屋内还有更多五花八门的东西,洋楼别墅、香车美女、电话电脑、纸牛纸马……应有尽有。
    但,全都是给死人用的。
    1.一笔业务
    院子的大树下,吴言静静的躺在藤椅上,交叉着双手,握着一只巴掌大的紫砂壶。
    风轻轻的吹过,倒有几分荫凉。
    轻微的鼾声刚刚响起,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了他的身边。
    吴言睁开眼,面前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白衬衣,黑裤子卷到了膝盖,脚着一双皱巴巴带着灰尘的皮鞋,浓眉大眼,一脸忠厚带点悲戚的神色,他似乎走了很远的路,汗水浸湿了白衬衣,湿哒哒的贴在他的身上。
    “老板,买什么?”吴言打了一个哈欠,开了口。
    “你是吴辛苦吴老板?我是有人介绍过来的。”中年汉子喘了口气说。
    “吴辛苦是我爸,我是他儿子,老板你要买什么?”
    “喔,小老板,你大人在家吗?”
    “你找我爸有什么事情?如果是买东西,和我说也一样。”吴言皱了皱眉。
    “嗯,好,我、我想给我儿子买个媳妇!”中年汉子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接着又说了一句:“我儿昨晚托梦给我,说想要个媳妇。”
    “可以,请问要腊货还是鲜货,还是散货?”吴言来了精神,一咕碌的从躺椅上爬了起来,进屋提出了一把木椅,倒上了一杯茶递到了中年汉子的手上。
    看来今天来了一笔业务。
    “腊货是什么?鲜货是什么?散货又是什么?有什么讲究的?”中年汉子刚拍了拍裤子坐下,一听这话便楞了一愣。


    “腊货是入土了一段时间的,时间不好说,可能几个月,可能几年;鲜货是刚入土不久或者还未入土的;散货吧,就是肢体或者五官有点残缺的,或者就是一副骨架!”吴言笑了笑,压低了声音解释道。
    “那、价格呢?”中年汉子想了想,摸了摸裤兜,小心翼翼的问。
    “鲜货最贵,散货最便宜。但我这里只负责牵线介绍、相亲、举行仪式。介绍费事成500块,举办婚礼、入土合墓仅收5000块,而且还赠送一套家电齐全的阴洋楼。”吴言盯着中年汉子的动作,微笑的介绍道。
    中年汉子垂下眼,眉头皱了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吴言止住了笑,目无表情的看着。
    他的收费并不贵,再也正常不过。
    中年汉子抬起头,似乎下了一个决心,诚恳的说道:“可以看看货吗?你这里有现成的?我要你说的鲜货。我的儿子半个月前去世了,还没娶过媳妇,这几天每晚都梦到他和我说一个人太孤单,怪我们没给他娶上媳妇,唉,谁成想他会出意外呢!我也没什么要求,最好年纪不要太大,长相一般就行了。”
    中年汉子的话并没有让吴言有什么与同相悲的表情,世上这种悲欢离合生死离别的事情,他见得太多了。

    “可以看货,但不是今天,货在我另外的门面。我要先联系好,联系好了再叫你,你给我个联系电话吧。”吴言点点头,似乎这笔业务就已经成交了。
    中年男人站起身,报出了一个号码和姓,吴言拿出手机存下,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端起茶一口饮尽,打了声招呼,走了。
    目送中年男人走出院门,吴言一屁股坐在了藤椅上颠着二郎腿,端起紫砂壶滋溜滋溜的喝着茶。
    他很激动,父亲出了远门,这是自己第一次单独谈的一笔业务,而且还算得上是一笔大业务。
    如果谈成了,这算不算就入了行呢?吴言在心里问着自己。
    从初中辍学以后,他就跟随着父亲经营着自家传下来的纸扎店。父亲是个纸扎手艺人,手工精细,画艺精湛,但凡世间之物无所不会,但这些年数码印刷制作的普及,传统的手工纸扎开始慢慢衰落,所以自家生意并不算好。
    好在父亲同时精通着阴婚介绍和仪式的活计,在他们这个行业内,算得上小有名气。
    吴言常年跟着父亲打着下手,耳濡目染着这其中的门道,虽然没有人认识他,但他觉得自己与父亲相比也差不了多少,该有的手艺和流程他都会。尽管父亲常说他还算不上正式入了行,最起码连一次阴婚介绍和举办仪式的活都没有独自操办过,遇上这样的事情不要擅自做主。
    但今天似乎是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想到这里,吴言精神了起来,连忙回到父亲的房间找出了父亲的电话本子,这上面记载着父亲的行业资源,其中就有好几个货主的电话号码。
    吴言按顺序一个一个拨打电话询问着,但结果一次比一次失望,近段时间严打,这些人手上都没有他的客户想要的货色。
    直到剩下最后一个电话号码。
    最后一个电话号码的是用红色的圆珠笔写上的,很突出,电话末端标注着一个名字:高精明。
    吴言突然记起了父亲和他说过的话,如果有天和这个电话号码的人打交道,一定要谨慎又谨慎,能不接触那是最好不过。
    吴言叹了口气,呆呆的看着本子上的红色号码,打还是不打?他焦虑着,犹豫着。
    红色的十一位数字就像十一滴鲜红的血花,晃花了他的眼。
    还是拨过去问问吧!
    如果找不到货源,自己的第一次挑梁岂不就失败告终,业务是小事,自己的信誉发展是大事,从现在就要开始培养。
    吴言拨出了高精明的电话,虽然电话里的声音尖锐得有点让他不舒服,但值得高兴的是,他有自己客户想要的鲜货。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乡村记异之阴婚介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8412.html
上一篇:绝命公交站    下一篇:鬼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