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绝命公交站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庄秦 发表时间:2016-05-29

    从我的窗户望下去,透过密密匝匝的树叶缝隙,就可以看到一座公交车站。
    这条马路不算繁华,经过此处的公交车也仅有两条线路,平日里很安静,这也是我选择这里做工作室的原因。
    我是个艺术家,一个寂寞的艺术家。
    每天我在这两百平米由仓库改建成的工作室里,手握电焊枪、眼戴护目镜,在一块块巨大的钢板前通宵达旦地忙碌一一呃,我的工作就是用电焊枪创作铁艺雕塑。这是一个很冷门的艺术行当,但创作出的作品却深受顾客的欢迎。
    铁艺雕塑,冷硬、坚固,抽象、带有明显的符号元素。在街心公园的角落里,在某些颇具品位的高端人士家中,都可以看到我的作品。在这座城市里,从事这项艺术创作的人只有我一个,所以我从来不愁作品的销路,收入也算不错。
    在钢板上进行电焊时,会产生强光与噪音,而我又习惯在深夜进行创作,所以为工作室选址时,我特别在意工作室的深色窗帘厚度与隔音条件。
    现在我租用的工作室,是一幢五层高的废弃仓库,经过房东的改建后,变作了一间间两百平米的房间,还特意安装了隔音板与纯黑色天鹅绒窗帘。
    我租的是四楼的房间,我的邻居全是与我差不多的年轻艺术工作者。因为大家都喜欢半夜工作,工作时又爱抽点烟喝点酒,所以楼下的公交车站旁,有一处通宵营业的烟摊,还兼卖冰冻罐装啤酒,为我们带来了很大的便利。
    烟摊的老板是一对老夫妻,年约六十,我们都管他们叫烟叔与烟婶。
    烟叔与烟婶交替在公交车站旁守摊,每人守十二小时,无论晴雨,从不收摊。见他们一把年纪还那么辛苦,所以住在这幢旧仓库里的艺术工作者们,也都很照顾他们的生意。
    那天清晨,我刚完成了几个小型铁艺雕塑,是几把按真实比例制造的铁制手枪模型。严格说来,这不算雕塑作品,只是枪械复制品而已。这次订货的,是这座城市的体校射击队。为了训练队员的臂力,客户要求我按照真实比例制造出铁制模型,外观须与真实枪械一致,而且重量必须远远高于真实枪械。
    体校要得很急,我忙碌了整整一个通宵,才将作品进行完最后打磨,并且刷上了一道机油。
    按照客户的要求,我必须于上午九点准时把东西交到体校办公室验货收钱。
    我没车,这条马路又很偏僻,几乎从来见不到空载的出租车,所以只能选择搭乘公交车外出。wwW.Guidaye.coM
    因为机油还没干,我只好将几把手枪模型绑在一起,在外面裹了一层塑胶薄膜,又放在一只黑色塑胶袋里,拎在手中下了楼。出门的时候我看了看挂钟,才清晨七点半。已是深秋了,外面天还没亮透,窗外黑魃魃的,透着一股凉意。
    毕竟手枪都是铁做的,虽然很小,但也挺沉的。只下四层楼,我就觉得手臂传来一阵阵酸痛,浑身是汗,一点也不觉得冷。一来到楼下的公交车站,我就忙不迭地把袋子扔在了烟摊旁的地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用力甩着胳膊。
    现在守在烟摊旁的,是烟婶。烟婶满脸都是皱纹,像干瘪的橘子皮一般。她看到我后,和善地对我说: “小伙子,天凉了,你清晨出门可要穿厚一点哦。”
    我感激地冲烟婶笑了笑,然后准备摸钱在她那里买一包烟。可掏钱的时候,我却意外地发现自己忘带钱包了。真是糟糕,验货收钱的合同还夹在钱包里。我只好耸了耸肩膀,对烟婶说: “不好意思,我得回家去拿钱包。”
    不过,我可不想再拎着这沉重的塑胶袋再次上楼,那会让我的手臂再次酸痛难忍。于是我指了指扔在地上的塑胶袋,对烟婶说: “麻烦您帮我看着这塑胶袋,我上楼拿钱包,马上就下来。”
    “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吧?要是一会儿你下楼后,硬说少了什么东西,我可不负责任!”烟婶小心翼翼地说道。
    我呵呵一笑,说: “没啥值钱的东西,就一堆铁玩意儿罢了。”不等她再说什么,我就转身向旧仓库走去。要是再不抓紧时间,我就得迟到了。
    其实旧仓库也有电梯,如果我乘电梯上楼,肯定会节约不少时间。可是租用仓库五楼的,是一个制作金箔画的艺术家,他财大气粗,把整层楼全都租下了。因为金箔画的原材料价格不菲,那家伙担心有人见财起意,于是连电梯也一起包了下来。电梯仅能在五楼停靠,直通底层负一楼的停车场里。而且就连停车场也特意用木板为他隔出了一大块专用车位,有专用出口,直接与电梯入口挨在了一起。Www.gUidaye.cOm
    虽然其他艺术家对此也有颇多怨言,但考虑到楼层并不高,所以大家也就忍了。
    我花了七八分钟,从公交车站跑到四楼的工作室,取了钱包,再跑着下了楼。
    刚出了楼道口,我就看到从马路街口那边出现了一辆公交车,正快速朝公交车站驶来,真是太巧了。我赶紧准备过马路,抬眼一看,却发现烟婶正蹲在地上,用手摸着我扔在地上的那个黑色塑胶袋,似乎正思考着塑胶袋里装的是什么硬邦邦的东西,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了恐惧。
    我的头皮不禁一阵阵发麻。虽然塑胶袋里装的是铁制的手枪模型,但如果只是摸一摸,说不定烟婶会以为里面装的是真正的手枪。真是让人难堪呀,天知道她会不会以为我是贩卖军火枪支的不良青年?
    可我也没时间向她解释,公交车马上就要进站了。我三步并作两步,快步过了马路,一把从烟婶手中拎过了沉重的塑胶袋。刚才过马路前,我就瞄了一眼那辆驶入马路的公交车,因为这条马路上行人稀少,车辆也不多,所以公交车的车速很快。以我的推算,当我拎起塑胶袋的同时,公交车也该进站了。
    可当我转过头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公交车并没到站。与此同时,我听到了“砰”的一声巨响,然后又听到烟婶传来一声惊呼: “糟糕,不好了!”
    我抬眼望去,发现在不远的地方,发生了一起车祸。
    那辆公交车与一辆厢式货车撞到了一起。厢式货车是从旧仓库的地下停车场里驶出的,看行驶的路线,正是从金箔画艺术家的专用出口驶出来的。
    厢式货车刚驶出停车场出口,就被疾速驶来的公交车拦腰撞到了侧门上。
    公交车的挡风玻璃全碎了,好在车上除了司机外,只有几个年轻的男乘客,虽然受了伤,但都不严重。但厢式货车就没那么幸运了,因为相撞的力度太大,侧门拧成麻花状,满地碎玻璃,司机满头是血地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
    公交车司机吓坏了,跌跌撞撞地下了车,惊慌失措地看着厢式货车的驾驶台,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见到这样的情况,我也顾不上要去体校送货,立刻摸出了手机,准备报警。这时,我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风声。只是刹那间,我就发现手里的手机被一只手夺走了。回头一看,夺走手机的竟是烟婶。
    “小伙子,报警电话还是我来打吧,这里很偏僻,你给警察说不清来这里的路线。”
    烟婶说得倒也有道理,于是趁着她拨打报警电话的时候,我也跑到车祸现场,看能不能帮上一点忙。
    大概是因为这个钟点上,旧仓库的艺术家们都在睡觉,所以没人下来看热闹。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绝命公交站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8405.html
上一篇:乡村记异之夜喊魂归    下一篇:乡村记异之阴婚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