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黄皮子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深海比目鱼 发表时间:2016-04-15

    黄皮子是个住在学堂佛龛里的精怪,修行了几世,耳濡目染竟也有几分书香气,学会了说人话,走人路。
    黄皮子最大的梦想就是修行成人,进入人间道,摆脱畜生道的轮回。它从小就听有经验的修行家说,必须在修行五百年后,穿上刚死的人穿过的衣服,然后再有活人对你说“你是人”,那么就会最终化为人形,修成正果。
    眼看五百年修行大业即将功成,它决定要按照行家的话去做,第一步就是要去偷死人的衣服。可是刚死去的人往往会被家人通宵守夜,根本没有机会下手,于是它想了个办法,偷那些还没死但看着快要死的老年人的衣服,这样它的成功率就会大一些。
    这一晚,它趁着月黑风高,翻墙进入张老头儿的家中,翻箱倒柜地找寿衣,不料这张老头儿精神头好,大晚上的没睡着,油灯“啪”的一声点亮了,黄皮子吓了一跳,正准备逃窜,不料张老头儿喊住它,说:“大晚上的你找什么呢,幺儿?”
    “幺儿?”原来,这张老头儿眼神不好,耳朵也不好使,把黄皮子误认作他的小儿子了。
    黄皮子将计就计,也就站住脚,回过头,学着张老头儿小儿子的腔调说道:“是这样的,爹,我大哥家孩子跑丢了,让我来找找,看看有没有来您这。”
    张老头儿独居,也没什么邻居,黄皮子知道他耳背,所以故意说得很大声,好骗过他,然后脱身。
    “哦,我没见来过什么猴子呀,我也不养猴子啊!”张老头儿还是没听清楚,以为幺儿来找猴子呢。
    黄皮子大声纠正道:“不是猴子,是孩子,哇哇叫的孩子。”“哦,抱着娃娃的猴子啊,我一天没出门,也没看见。”张老头儿回答道。
    “算了,爹,您早点睡吧,不找了,兴许这猴子明天就回去了。”黄皮子是较真不过张老头儿了,人一上了年纪,就迂腐、犯痴,耳朵不好使还胡答对。黄皮子也认栽了,是猴子还是孩子,不管是啥,脱身就好。
    黄皮子失望地走出去,边走边想,寿衣是偷不到了,怎么办呢?十里八乡,有望归天的也就这张老头儿了,所以只能送终了这张老头儿,才能把这寿衣得到手。于是黄皮子干脆下了个决心—每天都去张老头儿家照顾他。它想,我这么诚心诚意,等张老头儿两腿一蹬升了天,这寿衣肯定能留给我一套。


    话说回来,张老头儿的小儿子看黄皮子三天两头往老爹家里跑,想必是老爹不行了,连黄皮子都在打他家祖宅的主意,他心一急,想出一个法子。
    这天,他藏在老爹房门后面,等着黄皮子一来,然后一竹杠敲在黄皮子头上,口里骂骂咧咧:“让你耍心眼,打死你个黄皮子,想占我的房子,没门。”
    黄皮子被打得头破血流,边挡边说:“幺儿,你听我解释。”
    “听什么听。”这小幺儿哪肯住手,无奈,黄皮子只好再次落荒而逃。
    唉,一心向善的黄皮子,本以为会功德圆满,水到渠成。可是,这修行成人的大业,哪有那么容易。黄皮子很失落,这些人口口声声追求乐善好施,不过是欲盖弥彰的借口罢了。
    也是机缘巧合,天公开眼,这张老头儿不出三天竟一命呜呼了。处于绝望边缘的黄皮子又重燃斗志,它重拾信心,发誓一定要得到寿衣,修行成人。暗偷不行,明要更不行,看来得投其所好了。

    张老头儿的小儿子贪财,尽人皆知。黄皮子豁出去了,把藏在学堂梁上的粮食取下两袋来,准备跟这小幺儿做个交易,用两袋粮食换张老头儿的寿衣。
    黄皮子这几世,除了勤恳修行外,逢农忙,没事还去地里捡麦穗,所以学堂的房梁上藏了不少粮食,这是这些年它攒下的家底。等找到张老头儿的小儿子,还没开口,这小子看到黄皮子手里的粮食,两眼放光,也忘了跟这黄皮子的恩怨,反正老爹的房子到手了,又有人上门送粮,管他是不是仇人呢,贪财图实惠才是要紧事。
    黄皮子开口道:“幺儿,我想跟你做笔交易……”还没等黄皮子说完,这小幺儿就把粮食夺过去,如获至宝般说道:“说吧,说吧,什么都好说。”
    “我想用这两袋粮食换你爹的寿衣。”黄皮子唯唯诺诺地说道,生怕这小幺儿的暴脾气上来,再拿竹杠敲它。
    张老头儿的小儿子见钱眼开,哪会发怒,眼珠子一转,竟跟黄皮子讨价还价起来,最终以五袋粮食成交,这可是黄皮子全部家底呀!
    死人的衣服有了,但还得有活人对它说“你是人”,才算真正大业成功。珍藏了多年的积蓄换成了衣服,再托张老头儿小儿子办这事恐怕难了,所以还得另想办法。
    村北的王老汉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找他肯定有用,于是黄皮子穿上张老头儿的寿衣急匆匆地去了村北。王老汉正挥着鞭子赶着牛,一沟一沟地犁地。
    黄皮子跑过去,说:“王大叔,我帮你犁地吧。”说着,牵过牛拉过肩在前面跑,王老汉没有理它,仍在后面赶着牛。
    犁到日上三竿,黄皮子累得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它停下,说:“大叔,休息一下吧,休息一下吧,我去给你弄点水喝。”说着放下拉牛的绳子,跑到河边打来一罐水。
    王老汉也是渴了,接过黄皮子递来的水喝了起来。
    黄皮子见王老汉喝了它的水,想必会感激它,于是兴奋地问道:“王大叔,你说我像不像人,你说我是不是人?”
    王老汉喝着水,一下子笑喷了,说道:“你是人?开玩笑,你就是一皮子精,不要以为穿上人的衣服就是人了,看看你那条大尾巴,丑死了。”
    黄皮子一下子如泄了气的皮球,它尽心尽力帮王老汉犁地,没想到换来的竟是一句挖苦和讽刺。唉,修行成人的大业,为什么这么难走,孤苦郁闷的黄皮子只好垂头丧气地离开。
    这时,路边的麻地响起了一阵唢呐声,似乎有人在办丧事,黄皮子定睛一瞧,竟然是早它几十年修行成人的一只公鸡精去世了。黄皮子好生羡慕,能以一个人的身份去世,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黄皮子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8173.html
上一篇:致命的红肚兜    下一篇:录像作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