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邻里怪谈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忆雪墨缘 发表时间:2016-03-23

    本故事虽然以第一人称叙述,但作者并不是主人公,故事是我编的,望大家捧场!
    我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子,渺小的如同21世纪茫茫大海里的沙土,柔弱的似乎风一吹就可以随着落叶飘散的无影无踪,命运也一直将我玩弄于掌心,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存在因果循环的,一切都是缘分,缘来则聚,缘去则散,在滚滚红尘中,我如同千万人一样,过着平凡而普通的日子,但,普通中也有非同寻常。
    我叫梁雪蝶,听起来有些像梁祝化蝶,没错,正是取自此意,家人希望我可以向祝英台一样找到属于自己的梁山伯,至于雪,可想而知我出生的时候下了大雪,所以拿来借物喻人。今年2016,,我二十二岁,我并没有上过大学,高中毕业就做了导游,因为这个工作可以走遍很多地方,就像蝴蝶,自由自在的飞过大江南北。我是东北人,我的老家在黑龙江,但我却独自一人生活在青海,在这里定居,主要是我喜欢这里的环境。我只是个小导游,挣的钱不多,仅仅只够生活费,我又不愿意伸手向爹妈要钱,只好用空余时间做服装设计师,因为这项工作可以不用出家门。
    我长得并不漂亮,很胖,同学都叫我‘肥婆’或者‘地雷’可见我有多没胖,不过做了导游这几年,我也减了不少,现在也只是微胖。就是因为我不漂亮,所以特别没有男人缘,好像天生就行该同性恋,不过,我一直等待着我的梁山伯。
    我自己挣不了多少钱,青海的房价虽然不是很高,但我也买不起,只好到处租房子。太好的小区,也租不起,但我现在住的小区还是不错的,就起码,没有到处的垃圾,环境也很好,还是市区里,离市中心很近。不过,这座小区的传言不太好,很少有人入住,小区占地面积不超过几百平方,但住的人真的是少的可怜,一栋楼,不过十户人。住在这附近的人都知道这小区的传说:在千百年前,这里曾经是一个大宅子,像是很有钱的人家,里面只住着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和几人仆人,少年喜欢蝴蝶,最爱听的就是梁祝化蝶的故事,他在宅子中养了一些蝴蝶,很多年过去了,少年成了白骨,蝴蝶也早已投胎。又是几百年过去了,当人们再次发现这个古宅时,已经是抗日战争,民国时期了,不知道为了什么事,一夜之间,古宅着起了大火,熊熊燃烧,烧的什么都不剩,从此只有关于古宅的种种传说变以讹传讹,说成如今这样。百年后,沧海桑田,有一个开发商冒险在这里建立了楼盘,就是这个小区了。不知情况的人,有很多入住,但是没到一年就会疯疯癫癫的搬出来,不过却没有死伤,所以当地的人们给小区起了个外号‘聊斋’。
    入住之前,就有知情人士劝我,但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入住,这回不是为了钱。因为,我有天生神力,有神佛庇佑,一般的妖魔鬼怪根本不敢靠近我,所以我自然没什么可怕。入住之后,我就一直很忙,社团让我出国带队,我一走就是几个月没回来。这一天,风尘仆仆的我,刚下飞机,飞了十多个小时,头没梳脸没洗,整个人就是一疯子。走到小区门口,我欣然发现了一直白白的小猫,以前妈妈也捡过猫回来养,我从小就对小动物情有独钟,再加上,我最喜欢的颜色就是白色,除了工作原因,我出门就喜欢穿着一身白,上学时总是喜欢这样吓唬同学,可是人家总给我来一句,没见过这么胖的鬼。每次都气得我差点魂飞魄散。今天遇见这只小猫,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伸出手去摸它,可是它却并没有逃走,就站在那里让我摸个够,那感觉就想这只猫就是我家养的,我就是他主人。我有些得寸进尺,心想着把它抱回家收养,它看起来十分的干净,就想以前也有人驯养。小猫好像知道我的心思,跳到了我的行李箱上,我想伸出手去抓,可是它的两个小前爪死死地抓着拉链上面的小挂饰,我没有关,拉着行李箱就进了小区,回到家门口,掏出钥匙,才发现小猫还在行李箱上,我无奈,但有些暗喜,将它带回了家。
    因为妈妈信佛,所以我也信,家中全是佛像,一些法器什么的,刚要进门,小猫就朝着我喵喵的叫,我不会物语,听不懂,还以为它饿了,就带它出去买些鱼罐头,小猫这才安静。我信佛,平时不是经常吃肉,几个月也就才一两次。我心想着,小猫在我家要吃苦了,可是这时小猫却伸出前爪,蹭了蹭我的脸颊,我好喜欢毛茸茸的东西接触到我的皮肤的感觉,因为我除了胖,第二点没有男人缘就是因为,满身都是毛,天生汗毛重,让我从小到大不知道被嘲笑、嫌弃过多少次,我做过美容,汗毛的生长也少了许多。从超市里出来,我将脖子上带着金刚铃,一种佛家法器,套到了猫咪的脖子上,上面有活佛的加持,是一些修炼的妖梦寐以求的至尊宝贝,我之所以给了猫咪,就是想让它跟着我好好修行。


    猫咪带上后,乖乖的跟着我进了门,没有任何吵闹,很平常。我没有想过也许猫咪是妖,就是因为我的金刚铃才可以进我家门,当时的我,又累又困,很快就倒在沙发上,梦周公了。又是那个梦,我搬到小区不过不过三个月,而且还只在这个房间里睡过三次叫,好吧,算上这次,四次,每一次都是那个梦。
    在梦里,我是一只有千年修行的蝴蝶,是蝴蝶的公主,有着很高贵的血统,我的父亲是妖界之王,他是一只天蚕;我的未婚夫是一只雪猫,他是下一任的猫族族长;我有一个弟弟,一母同胎,他修炼得好,也没有做什么坏事,已经位列仙班,是一名天神,但他有一个执念,就是我;还有一个魔君叔叔,他是魔界之王,是父亲的结拜兄弟,他对我特别好,好得似乎超出了叔侄之间的感情,但我好像并不理会这些。直到一日,我一人偷偷跑到人界,遇见了一个男子,可在我梦中,无论如何也看不到男子的相貌,只知道好像我们曾经很相爱,在我的梦里,我就像个观看者,看着我的梦,但这些梦,却那么真实,似乎就是我前世的经历。在梦中,我以蝴蝶的身份和他相恋,最后却因为妖的身份而不能在一起。
    前几天,我的梦,一直是我和那个人是怎么相恋的内容,可今天,似乎不一样了:我看到了雪猫未婚夫、天神弟弟、魔君叔叔也加入到了我的梦里,那感觉,不是梦,更不是什么前世今生,就想,他们就在我身边。当我还像看电影一样观看着我的梦时,他们把我拽到了另一个空间,在这里,所有人都到齐了,我也终于看到了那个男子的面容。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好像要打架,打架的赌注就是我,输的人就要永远远离我,赢的人好像可以拥有我。我听到后,起得肺都炸了,什么吗?二十来年了,一直没有男人缘,这次一来就是四个,还要玩真的;再说,他们把我当什么啊!简直就是物品,谁赢归谁,问问我同不同意再说吧!不过,他们四个,我似乎好像真的一个也惹不起,就别说那身份、那能力,就那张帅死人不偿命的脸,我就直接花痴到了,不过,说句实话,我对帅男有免疫,从来没犯过花痴,而且我自认为凭我的能力一对四不太可能,不过一对一到是有取胜的把握。

    我没有再继续瞎想,大吼道:“四个sb,有本事出去打,别在我的梦里。”
    果然,四人齐刷刷的看向我,眼里充满了疑惑,可能是我说的没听懂,但疑惑归疑惑,他们的眼里各个都带着宠爱,是那样的柔和,那样的温暖的感觉。我没有再看他们的眼睛,又来了一句:“听到没有,出去打。”
    一声大吼后,我从梦里惊醒,发现我正躺在梦中天神弟弟的怀里,而我们所处在的房间也并不是我家,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还在小区中。见我醒了,其他三人也凑了过来,死盯着我看。我从来没有被异性抱过,包括我爸爸,家里也就我一个孩子,既没有什么哥哥弟弟,也没有什么表兄表弟,就连解除得近些,我都会感到很不安。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到很舒服,我好想在享受他们对我的关爱。我的眼神突然和那个猫未婚夫对上,我突然一下子想到刚才的白猫,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过,对于我来说,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了,因为我身边一直发生一些无法用科学和常理解释的事,所以我就见怪不怪了。
    “你醒了?”天神弟弟在我耳边轻轻地问道。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张放大数倍的俊俏的脸呈现在我面前,其他人也是,比梦中的更清晰,更帅气。听到他的话,我猛地起身,看了一眼他们四人,直朝门口冲去。利索的打开门,来到了走廊,发现这个房间就是我家隔壁。我瘫坐在地上,以为这是鬼打墙,腿脚都软了,屋里的几人看我这样,都追了出来,站在门口,保持着离我半米远的距离,眼神中满是心痛。突然,魔君叔叔心疼的说道:“别坐在地上,太凉了,到我们这来。”
    我一听,愣住了,这回真的完了。但同时,我脑子里闪过:我刚才对那只猫那么好,还用了法器镇压住他的妖性,他应该不会伤害我。就这么想着,我站起身,朝雪猫未婚夫跑去,一下子扑在他身上,紧紧地抱住他。他也惊到了,但同样抱紧我,亲吻我的头发。我在他耳边轻说道:“我知道你,是那只跟着我的白猫,我对你那么好,求你帮我摆脱这几个吧!”他没有说话,微微的点点头。
    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却第一次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说道:“白晏,看来她今生选择的是你,好好照顾她。”那语气,是嘱托,是不舍,是依恋。
    白晏道谢后,横抱起我,那是公主抱啊!刚走出门口,天神弟弟就追了出来,含泪说道:“姐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七百年了,你早已不是我的姐姐了,为什么还是这样。”男子的样子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儿,等待着大姐姐的安慰。“安雪松,你够了,她永远只能是你姐姐。”这是魔君叔叔的声音,是对安雪松的指责、劝解。
    “祁俊,你是我们的长辈,是叔叔,你却还对雪儿这样。”安雪松反过来指责祁俊。
    祁俊不话可说,毕竟爱上雪蝶就是他自己的错。二人又把苗头抛向一直保持沉默的那个男子。“我们没资格喜欢雪蝶,凭什么雪蝶却把心给了他,一个凡人。”祁俊嫌弃道。
    “是,我虽是人类,但我却是真心爱雪蝶的。”那个人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们来赌一赌如何,删除雪蝶对我们的记忆,以陌生人的身份让雪蝶自己挑选。”白晏说道。
    显然,他的办法几人都接受,所以,我就这么被华丽丽的删除了记忆,扔回了自己家中,而刚刚的一切好像都没发生过,我正搂着一只白猫玩具睡得正香,而刚才那活的猫却不见了。虽然记忆被删除,但我却总感觉到像是丢了什么东西,很重要,不能忘。可我万万不知,那就是记忆。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我的社长来找我,要跟我考伦一下关于下次带队的问题,我很热情的招待他。我的社长,大概比我大一二岁,绝对是个高富帅,他叫白晏,不知道为什么,刚见到他就感到十分熟悉。他一直对我很好,从来不嫌弃我的恶习,可我并没与想过他喜欢我之类的。
    社长走后,一位服装厂的老板给我打电话,说是看上了我的设计图,要面谈。我欣然答应了,这个老板应该快三十了,至少比我大五岁,他给了我一张名片:祁俊,我揣摩了一下这个名字,和这张帅中略显苍老的脸庞,感觉我们好像以前见过,并且我们可以和的特别来,于是,合同很快就欠下了,我也领取到我的酬劳了。
    离开和老板简约的咖啡屋,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妈妈,我马上接通电话,妈妈说,我有个亲戚表弟,但是没有血缘关系要来到我这个城市,并且已经在网上组了我们小区的一套房子。妈妈让我去车站接他,并且照顾好他,我只好遵命。来到车站,找了好久,才从人山人海中发现了他那张高中生小正太的脸,虽然感觉有些不成熟,但绝对是帅哥一枚,家里好像也不错。“表姐,我们小时候见过吧!我是安雪松。”他说完后,我呆了,我记得我并没有见过他,但他给我的感觉却是再熟悉不过,似乎我们就像是连体婴儿,互相都有心理感应。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邻里怪谈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8044.html
上一篇:那一年的无名尸    下一篇:奇怪的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