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无人幸存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聊聊 发表时间:2016-02-10

    活着,无人幸存。
    断壁残垣巾,一堵墙上写着这几个血字,血迹早已干透,但还没变色,一群苍蝇正在那歪歪扭扭的笔划上飞舞。
    四个人踩着夕阳的余晖走来,在那堵墙前站住。
    “活着就是活着,何来‘无人幸存’呢?于得水这家伙又在装神弄鬼!”刘兆婷喘着粗气,恨恨地说。
    “这笔迹……可能不是他,或许这里还有别人。”冯青凝视片刻,这样回答。
    墙壁后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轻笑。那笑声甜美,调皮,还有些许令人莫名恐惧的东两。四个人的身体一僵,随后同时向墙壁后面冲了过去。
    然而墙壁后没人,墙根下只有一颗不知什么动物的巨大颅骨,颅骨的额头上有一个洞,一看便知是枪击所致。
    燥热的风在墙根下打着旋,沙尘扑打墙壁,沙沙作响。
    “人呢?见鬼了!”冯青第一个打破沉默。
    “这个地方有点邪,该不会……刘瞳,看下GPS定位,这里是哪个自然村?”张重羽回头问道。
    “可算追上你们了……咦?‘无人幸存’?谁写的?什么意思?”调研组的领队讲师钟井明气喘吁吁地站在墙壁前,一脸困惑。没人理睬他。
    刘瞳放下沉重的背包,扶了扶厚重的镜片,取出GPS导航仪查看,然后抬起头,脸色难看地回答:“这里是新月六社的青河村。咱们偏离原定目的地新月三社的沟村19.3公里。这里不管去沟村还是返回上一宿营地,距离都在19公里左右。”
    “啊?这里就是那个鬼村啊?天马上就黑了,怎么办?”刘兆婷惊慌失措。
    “别怕,有我呢!晚上不能赶路,野外有狼。咱们到村子的另一头宿营。”一直默不作声的张重羽回答。刘兆婷立即抱住他的胳膊,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
    五个人简单讨论后达成共识,立即离开那堵写有血字的墙壁。不过没走多远,最前面的冯青就停下了脚步。
    “于得水怎么办?”冯青回头问。
    “管他呢!要不是追他,咱们能偏离目标这么远?”刘兆婷一听到于得水的名字就咬牙切齿。


    “刘兆婷,咱们可是一起出来的,六人勘测小队,现在失踪一人,回去可不好交待。说不定毕业时学位证都拿不下来。钟老师,我说的没错吧?”冯青皱着眉头问。
    然而钟井明却转过头去。一边是副校长的儿子,一边是著名地产商的千金,都不是他这个小讲师能得罪的。
    “这个村予就这么大,咱们已经转了一圈了,你找到于得水了吗?”刘兆婷责问。
    “于得水的野外勘测经验丰富,知道晚上的凶险,他一定还在这个村子里。”冯青答非所问,眼睛却仍旧望向那堵墙壁。“
    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也许不过是风声而已。
    五个人站在岔路口,夕阳以惊人的速度下降,渐起的大风裹着黄沙从地平线袭来。天空转瞬间昏黄暗淡。
    刘兆婷惊骇地退后,撞到冯青身上,两个人罕见地没有爆发争吵,因为他们眼中有着相同的恐惧。刘兆婷向四处看去,最后一抹夕阳的映照下,那些残破的废墟和露出钢筋骨架的电线杆乱影交错,风声回旋呜咽,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大地深处破土而出……刘兆婷本能地向四个男人中间靠,似乎这样就能多少获得安全感。
    ”好了,赶紧到村子另一头扎营,天马上就要黑了。“钟井明说着迈步向前,他身后的四个人陆续跟上,在这荒漠中,即便白天都有种让人窒息的恐怖感,没有人愿意独自行动。

    钟井明和刘瞳支好帐篷时,天完全黑了。刘兆婷和张重羽找到村子里唯一的水井,不过里面的沙子已积到井口。冯青找来一堆干燥的朽木,在避风处燃起篝火。五个人围坐一起,一边烤火一边嚼压缩饼干,轮流喝着最后一瓶矿泉水。
    ”该死的于得水,要不是他发神经,抢了水就跑,咱们怎么会追到这里?这下好了,要渴到明天了。“刘兆婷舔舔嘴唇,再一次恨恨地说。
    ”别说了,婷婷,我知道你和于得水从前的事,不过他不是睚眦必报的人。他引咱们到这里,大概是有什么原因吧……啊!那、那个……“张重羽突然停住,脸色剧变,伸手指向刘兆婷的身后。
    所有人都转身看去,发现刘兆婷身后的黑暗中有两点幽绿的光芒闪烁。
    ”狼?“钟井明犹豫地推测。
    出人意料的是,于得水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只不过他狼狈异常,衣服碎成一条一条的,沾满血污。于得水步履蹒跚,面日狰狞,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刘兆婷放声尖叫,谁知于得水突然扑倒在地,激起的沙尘把他渐渐笼罩。
    只犹豫了片刻,刘兆婷便跳起来扑过去,发泄般地踢打于得水,然后将于得水上上下下搜查了一遍。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于得水身上一瓶水也没有,他嘴唇干裂,像是很多天都没喝过水了。
    ”这混蛋把水弄丢啦?“刘兆婷愤愤地猜测。
    因为于得水一直昏迷不醒,所以五个人只能等待,同
    时猜想于得水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于得水的衣服上满是血污,一开始沾满了尘土,从外面看不真切。但一脱下外衣,顿时冒出一股浓重的血腥气,让围观的几人禁不住一阵胆寒。钟井明检查了一下,发现于得水没有受伤,只是虚脱了,不过于得水的手里握着一把多功能瑞士军刀,整把刀上沾满黑褐色的血迹,他似乎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
    旷野中的风越来越大,夜色也越来越深了。
    钟井明让几个学生都回去休息,他独自一人守夜,同时看护仍旧昏迷不醒的于得水。除了眼前的篝火,四周一片漆黑,
    火光跳动,钟井明似乎听到什么声响,他皱着眉头向黑暗中望去。旷野中风声呼啸,隐约还有沙石流动的沙沙声,那声音铺天盖地,似乎瞬间就能把这个无人的村庄淹没。这里的自然条件恶劣,附近整整三个县的近四十万民众都内迁完毕,方圆百里没有人烟,甚至连狼都已经绝迹,那么于得水是和什么东西搏斗,伤成这个样子的呢?
    钟井明刚想到这里,夜色中就传来一声狼嚎。
    ”有狼?“刘兆婷第一个从帐篷里钻出来,紧握工兵铲的手在微微颤抖。
    其它几个人也陆续钻出来,大家目光都集中到坐在篝火前的钟井明身上。
    ”应该是一只孤狼。不用担心,木头足够烧到天亮。大家都睡不着?那过来聊聊天吧!“钟井明提议。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无人幸存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7847.html
上一篇:恐怖故事之八万    下一篇:每天23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