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怪谈之赎罪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九儿 发表时间:2016-01-20

    1
    曼丽是一富家太太,总是高贵优雅,不愁吃喝,让人羡慕不已。
    “曼丽真是好福气啊,住别墅,开豪车,夫妻两人相亲相爱的,羡煞旁人啊。”留香讨夸赞。
    “哎呀,你这话说的,我还羡慕你呢,生了一个孝顺的好儿子。”曼丽也跟旁边的留香客气的说。
    “今天反正没什么事,咱们姐妹出去逛街吧。”
    两人提着大包小包出现在一条著名的富人区专街上。这条街上的任何首饰,上千的价格,衣服是几千至上万不等。也就只有富豪们才消费的起,但是这街口却有许多的乞丐。
    乞丐们跪在街头,低着头,身前放着一个脏兮兮的钵。
    曼丽路过时,眼神不屑的说:“这些乞丐真讨厌,浪费国家粮食,早死早超生,投个好人家不是更好?”
    和曼丽一起逛街的留香则伸手投了一百块给跪在她面前小孩,脸上带着特有的母爱微笑。
    曼丽有些不满,绕过乞丐就先走了前。
    突然一个身穿白衣的女生从曼丽的旁边过去,因为曼丽买的东西太多,蹭到女生,女生手中的可乐就这么倒在了曼丽新买的衣服上,还有些溅在了曼丽穿的白色裙子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擦干净。”女生手忙脚乱的从身上拿出纸巾给她擦,但是却擦却脏,黑色的可乐已经印在了裙子上。
    曼丽的双手握紧,显然怒气在极速的飙升,她用指甲捏住女生的手腕,“你知道我这衣服花了多少钱买的吗,好几万块就被你给毁了,你赔的起吗?”用力一推,女生倒地了。
    女生握着已经发红的手腕,脸上露出一丝隐忍,低低的说:“对不起,多少钱,我一定赔。”
    “五万!”曼丽低头,眼神傲慢的看着女生,像高高在上的天鹅一般,嘴角噙着冷笑。
    女生微微张口,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把你的电话地址给我吧,我一定会尽快还你的。”
    “好!”曼丽果真将电话地址说了出来,提着东西,蹬着高跟鞋走远了。
    化妆品店,“曼丽,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留香有些不满。
    “是她自己说赔的,这些衣服都是钱,我说五万还说便宜了呢。”曼丽不以为意,挑选着化妆品。
    “她一看就知道是个穷学生,哪来那么多钱赔你。”
    “既然没钱,那她敢撞我,想碰瓷讹我钱。”
    留香一听这话,就知道曼丽这种小心眼是无药可救了。
    晚上,曼丽对着老公享了鱼水之欢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中,她来到了一个黑不见底的地方,见到许多人在这里,背上背着一块比磨盘还大一倍的石头,在艰难的行走着。
    曼丽很害怕,这是什么地方,那些人是谁?她又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当她正想开口问话的时候,背上突然被什么东西一压,腰都快断了。曼丽想直起身子,可是身上的那东西怎么也甩不掉。她艰难的转头一看,一块黑质的石头坐落在她的背部。
    曼丽大喊:“救命啊,这是在哪啊?”
    可是没有一个人回应她,甚至都不看一眼。那些人的眼神空洞麻木,似乎见惯了这种情景。
    突然,曼丽感觉屁股一疼,一个黑影浮在空中,手中的藤鞭不断的无风挥舞,并且谁有一点点的偷懒,那黑影就会甩起鞭子轻轻的抽过去。
    无论那人多远,那鞭子都能无限延长,看起来黑影好像没使什么劲儿,但是这一打下来却是钻心的疼。
    曼丽又被抽了一鞭,她痛叫。自从加入豪门,就没受过这种委屈。曼丽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颗颗的从脸上滚落。
    可是黑影却无动于衷,冰冷的说:“走!”
    曼丽在这些人中没有看到自己认识的,没有手机求救,不得已,只好一步步的缓慢前行。
    没多久,曼丽的体力不支了,停下了脚步休息。可结果一鞭挥下,曼丽人仰马翻,“啊!”
    天已经大亮了,曼丽擦着额头的冷汗,这个梦实在太真实了。她起身喝水,感觉全身虚脱了般软弱无力,她撩开衣袖,身上竟有鞭打的伤痕,她不禁寒毛竖起。
    自从静茹上次不小心将可乐倒在了曼丽的身上,她就努力的做兼职,那五万对她来说是天文数字。
    日子这么慢慢的过着,静茹依旧在努力攒钱,而曼丽依旧傲慢,对于低她一等的人,她从来没有好脸色给人看。
    一天,曼丽独自穿着华丽的水晶高跟鞋在街上狩猎衣服,走进一家店里,拥有甜美声线的店员热情的说“欢迎观临。”
    曼丽瞧着她,有点眼熟,仔细想想,发现店员就是上次弄脏她新衣服的静茹,她都差点忘了静茹要赔偿五万给她的事了,如今在这遇上她,那就要好好的整整她,出出气。“哟,这不就是欠我五万的那个小妹子么,都一个星期了,钱凑够了吗?”
    曼丽的趾高气扬,让静茹的头更低了,一个星期了,连三千块都不够数。
    原本静茹比曼丽还要高点,但这么一比较,两人的差距就出来了。
    “哎,估计一千都没凑齐吧,哎哎哎,不逼你了,先看衣服吧。”曼丽拨弄着手指上的钻石戒指,脸上轻笑,化着淡妆的她,在店内温和的灯光下,美的勾人心魄。
    曼丽接连不断地试穿了好几件衣服,但就是不买。静茹耐心的给她介绍衣服的款式,特色。
    曼丽终于选了一件衣服,在收银台结账,“咦,我的钱哪去了?谁偷了我的钱?”曼丽突然大叫。
    “怎么了?女士。”收银台的营业员询问。
    曼丽怒气冲冲的指着静茹说:“我刚才一直和她在一块,是她偷了我的钱。”
    “不不不,不是我。”静茹摇手解释。
    “女士,店里是有监控的,你可以去找经理查看。”营业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曼丽仰头走进了经理的办公室,静茹则在外面等结果。
    没一会儿,曼丽出来了,经理叫静茹进去。
    “经理,我没有偷东西。”静茹解释。
    经理摆手,“你被解雇了。”
    一桶冷水倒下来,静茹全身冰凉,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这个店门的,但她很清楚的记得曼丽嘴边的笑容,嘲讽,冷笑,傲慢。
    静茹心灰意冷的走了出去后,曼丽却如同被雷劈了一样,突然弓腰倒地不醒,吓坏了店里的店员。
    医院里,医生很严肃的对曼丽的老公说:“给她拍了片,脊椎受损,身上有大量的淤青,以后不要让她长期背超过她自身重量的东西了,不然下次便是脊椎断了。先”
    她老公一脸的莫名其妙,作为富太太,怎么可能自己动手做事呢,看来这事还得等曼丽醒来问问了。
    曼丽醒来后,医生建议在床上躺上一个月,有利恢复。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没有背什么重东西啊,肯定是那个坏丫头,为了不赔那五万,使了什么法子害我。”曼丽恶狠狠的对老公说。
    “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这性子该改改了。”她老公说了这么一句。
    但是曼丽的性子是不可能这么罢休的。在床上不甘心的躺了一个月后,好的差不多了,就下床走动了。
    经过打听,知道静茹在一个小饭店里做兼职服务员,便前往那里,准备给静茹一个教训。
    饭店里,正值午饭期间,静茹在众多客人中端菜倒茶,累的满头大汗都无暇顾及用毛巾擦擦。
    曼丽的出现是静茹没有想到的,这个小饭店她怎么可能会来?静茹疑惑。她以为曼丽一个月没有找她麻烦,是因为宽容,她并不知道她那次一走,曼丽就进医院的事了。
    曼丽穿着香奈儿的裙子,高贵美丽,闪耀亮光,在这饭店的人群中显得十分显眼。挎着名贵的LV包,找了一个空座位,从包里抽出纸巾,用力擦拭,直到她脑子为止,然后坐下,四处看有没有她要找的那个人。这个小饭店她是不屑来的,会脏了她的衣服,她要去吃饭的地方是高档的豪华酒楼用餐。
    老板一见有贵客降临,满脸笑意的跑到曼丽的身边问:“小姐,需要点什么菜?”
    曼丽看着他身上油光满面的,皱了皱眉,说:“请你退后两步,再跟我说话,另外,请注意你的用词,叫我女士。”
    老板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但还是乖乖的退后了。


    “我要…她!”曼丽终于在人群中找到了静茹,手指着静茹忙碌的背影。
    老板叫唤:“静茹,过来一下,有客人找你。”
    静茹一看到曼丽,浑身就如被电了一样,不会又是来催钱的吧。
    静茹走上前,曼丽便不由分说的一巴掌打了过去。
    “为什么打我?钱我分期给不行吗?”静茹被打出火气了。
    “在场的各位听听,这个小妮子,欠我五万,一个多月了,不说一分钱没还,更是有过工作中偷顾客钱的先例,而且还使了法子,害我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曼丽大声呵斥,原本在吃饭的顾客都停下筷子看着她。
    “欠你五万是没错,但我没偷东西,更没害你。”静茹手足无措的解释,但是却如此苍白无力。
    “我是富太太,不缺钱,不至于为了五万而陷害你,更何况,我有证据。”曼丽拿出一个光盘,“这里有电视吗?”
    老板脸色铁青了,这个贵女人估计是跟静茹结了梁子,故意来捣乱的,那他岂不是落个看人不实的口舌。就算静茹是被冤枉的,那也留不得了。“你被解雇了,这是你的工钱。”
    静茹拿着那一千多块钱,眼泪簌簌落下,她拿出之前攒的三千块钱,将全部的钱一并放在桌子上,“先还一部分,剩余的我会慢慢还的。”说完,落寞的离开了饭店。
    可是刚走出门,曼丽倒下了。
    “脊椎已断,您太太已经成为植物人了。”医生给了一个这样的消息。
    夜深人静的时候,曼丽的床前,立着一道黑影,无情的对曼丽说:“傲慢,戒之在骄,负重罚之。”
    曼丽此时正在做着噩梦,她被一个黑影不断的鞭打,背上背着石头,在一个暗无天日的空间里前行。而在现实生活中,床上的她,鞭痕越来越多。
    2
    店里生意冷清,华青懒洋洋的趴在吧台上,阳光刚好,华青透过橱窗,看向外面的人来人往。
    “真羡慕那些有钱人,不用上班,不愁吃穿。”华青幽幽的叹了口气。
    “还是脚踏实地的好。”凤舞咬着苹果,坐在店里的沙发上,看着一本时尚杂志。
    凤舞是华青的朋友,也是这家服装店的老板,她更是一名大学生,边上学边上班,月收入一万。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看你人长得漂亮,才20岁的年纪,就开了店做了老板,还另外上班,光薪水就过万。你爸是房地产商,你哥也是公司的老总,你老公家又是开珠宝加工厂的。除去这些,你光写作,就月入数千,不愁吃喝,哪种穷人的苦,你真是一个幸运的宠儿。”华青语气带酸,有着羡慕,更多的是嫉妒。
    华青瞧了瞧自己,寒酸土气。长相不出奇,月收入才可怜的三千,一年也存不了几万。她家爸妈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她妈曾经更是法国留学生,家里有个哥哥也是法国留学回来开公司。而我呢,自家爸妈小学毕业,都是务农的,没教过自己什么有用的东西,还有家庭暴力,自己连高中都没有读完,就出来打工了。认识凤舞,还是一个巧合。当初她开始了写作,恋上了凤舞的文章,才联系上凤舞,日子长久起来,就成了朋友。
    “你也跟我一样努力,就能成功。”凤舞笑笑。
    “我知道自己的上进心不足,奋斗劲儿加不了油,家庭环境决定了我们两个人的差距。”华青摇头。
    下班后,凤舞说要去买衣服,华青相陪。
    华青买了几件衣服,基本都是几十块钱一件的,最贵的还是华青肉疼买的,花了一百来块。
    逛着逛着,凤舞看到一家名牌店,指着一条裙子说:“我喜欢这件。”
    “那就进去试试吧。”华青的衣服买够了,不想再逛了,就催着凤舞赶紧买好回家。
    凤舞穿了那裙子从试衣间出来,问:“怎样,好看吗?”
    华青点头,那衣服很适合凤舞的身材,是挺漂亮的。
    “服务员,这件多少钱?”凤舞兴奋的问。
    “这是香奈儿的名牌裙子,要两万块。”服务员斜眼看着凤舞。
    “两万啊,挺贵的,等会啊。我打个电话问问我老公。”
    过了一会儿,凤舞过来说:“刷卡,给我包了吧。”
    很大手笔,就这样花了两万买了一件衣服。华青目瞪口呆,她可真舍得。看着自己袋子里的几十块的杂牌衣,心里一阵不舒服,如果我也有钱,可不可以也像她那样,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嫉妒心越来越重的华青,开始疏远了凤舞,每次见她炫耀,心里都恨不得将她掐死。
    晚上,华青带着怨恨和不甘入睡了。一道黑影出现在她的床前,手里的针在黑暗中发出一种寒光,黑影迅速的用针对着华青的眼皮,动手缝了起来,一边缝,一边发笑:“嫉妒,戒之在妒,缝眼罚之。”
    第二天起床,华青的眼睛一阵疼痛,还有淡淡的红色印子。镜子里的她,那红印明显,就像缝衣服那样的印子。
    “啊!不会有鬼吧。”华青警惕的看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阳光透过窗,照进房间,显得十分的苍白寂静。
    这天,她没去上班。可是凤舞却打电话过来跟华青分享好消息。
    “青青,我要出版书籍了。编辑说我很有前途。”凤舞的兴奋穿透话筒,在耳朵的走廊中不断地冲刺。华青敷衍的恭喜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她真是被上天眷顾的宠儿啊!”华青不由得感慨一句。这世界真是不公平,杂志的编辑,还是那些有名的作家都十分的看好凤舞,并且还成为了朋友。而她呢,写作靠凤舞的关系才能跟那些编辑说上几句话,可那些编辑的态度却很冷淡,投出去的稿没有音讯,而凤舞总是第一时间就有了回复。
    “凤舞,我嫉妒你!恨不得我变成你,替你享受这一切美好。”华青流泪大吼。
    华青把窗子全部拉上,屋子里瞬间变的昏暗。一阵笑声出现在华青的耳边,还吹着冷气。
    “你嫉妒心真重,我喜欢!我最喜欢惩罚别人了。”那道声音在这房间里游荡,充斥着冰冷。
    “你是谁?出来。”华青害怕的大吼,只想这样将恐惧发泄。

    一道黑色的旋风在房间里肆虐,“啊!我的眼睛,不要!”华青尖叫。
    但是阻止不了,那旋风如同针线一般,穿进了眼皮,每一阵一线,都沾着血和肉沫。
    华青无法反抗,她用双手拦住眼睛,但终究没用,那针线连带着她的手也缝到了眼睛上。
    “不要!”华青大叫着从床上挣扎着。
    额头细汗连连,华青看着自己的一双手,手上还有针穿透过的红点,眼睛里的血丝如错纵的树根,布满了眼球。
    她向凤舞辞了职,另外找了一份工作。
    凤舞不解,带着自家老公去找华青。
    “青青,你最近怎么了,为什么辞职?”凤舞关怀的问。
    可是在华青的眼里。她是多么的虚伪,总是无时无刻不在炫耀她的光芒和幸福。她是花儿,我便是绿叶,她非得找我衬托吗?
    华青不想跟凤舞说话,没理睬。怕一开口就是大骂,诉说自己的不公平。
    “不论什么事情都别生气好吗?我请你吃饭去。”凤舞没有看华青的脸色,便拉着往外走。“老公,这顿饭,你出钱哦。嘻嘻!”
    又来了,又来了,这什么时候才到头啊!华青心里的嫉妒阴影开始扩大版图。为什么这么好的男人我遇不上,温柔帅气多金。华青越想越气愤。
    之后,无论凤舞买什么,华青都喜欢讽刺,甚至嫉妒大发的时候用剪刀悄悄的剪烂凤舞的衣裙,让她当众出丑,会在别人的背后说凤舞的坏话等等。
    如果一个人的光芒四射,那么另一个人的嫉妒绝对能遮天盖日!
    一天深夜,华青被凤舞的幸福刺的心痛,跑去喝酒。喝醉后,迷迷糊糊的回家。可是天好像越来越黑了,连星星都看不到了,不,路灯也不见了。
    一个黑影嘻嘻的笑着,可速度快的却如电视中那凌波微步一样,只能看到无数重叠在一起的淡淡影子。
    “嫉妒,戒之在妒,缝眼罚之。嘿嘿嘿~”
    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带着一阵阵冷风,吹进了华青的心里,她酒醒了。
    “这是哪里?”华青慌乱了,没有方向,只有黑暗,似早已张开大口等待猎物的自投罗网。
    黑影扫过华青,手中寒光点点。
    “啊!”只见一条透明的细线扯着华青的眼皮,另一方线头则在黑影的手中。
    又一次最大力度的穿透。华青疼痛难忍,流着血泪求饶:“求你放了我,我知错了。”
    “你是嫉妒的化身,你永远不知道羡慕的滋味。”黑影残忍无比,又接连动针。
    无数次的穿针引线,华青倒地,不知死活。她的双眼被缝的密密麻麻的,不漏一丝缝隙。
    第二天,华青被人发现,送往了医院,今后,她再也无法看见美好,别人的看不了,自己的也失去了。
    3
    “死丫头,又没给我洗衣服,老子用烟烫死你。”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一身酒气,对着自己的女儿又踢又骂。
    “爹。你别打了,香儿知道错了。”女孩用手保护好自己的头部。可是男人将未熄的烟点在了香儿的稚嫩的皮肤上,甚至能听见细微的烫肉声音,还有一丝肉香。
    很快的,烟头被摁灭了。而香儿的手臂上多了几个暗红色的水泡。男人直接躺在地上呼呼大睡,香儿跑去水缸,用水来浇灭这疼痛感。
    “你这死婆娘,跑了就别回来,还嫌老子穷,老子还嫌你脏呢。贱货…”男人睡着后说着梦话,骂骂咧咧的难听的狠。
    香儿蹲在角落里哭泣,这种日子好难过啊,她想妈妈了,眼中的泪水如天使坠落凡间。
    “小妹妹,不要哭,姐姐帮你教训他,好不好?”一个长得好看穿着黑衣服的女孩不知道何时出现在房间里。
    “姐姐,你是怎么进来的?”香儿疑惑的问。
    “姐姐会变魔术啊,来,姐姐送你一朵玫瑰花。”黑影从背后唰的一下,拿出了一朵黑玫瑰。
    “这花为啥是黑色的啊?”香儿从来没见过黑色的花,感觉好新奇。
    “它叫黑玫瑰哦,就如同我一样。”女孩十分自傲,“好啦,不跟你说啦,我要教训那个混蛋。”
    “别,姐姐,你放过他吧,他是我爸,我要是连他都失去了,我就成孤儿了。”香儿哭着说。
    “放心,只是给个教训,让他长个记性。”黑影像个漩涡,从男人呼吸的鼻孔里进入了男人的梦境。
    只见一股股的黑烟从男人的身体散发出来,就像谁在下面烧湿柴火一样,浓烟滚滚,却怎么也燃不起来。
    香儿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女孩,“姐姐,你是谁?不要伤害我爸。”其实香儿心里还有有些快感的,家暴的日子,过得太苦了。
    没一会儿,小小的屋子里就全是黑烟了,男人咳嗽了几声醒来,“死丫头,你在烧什么东西,想把老子烧死,你好找你妈是吧。”
    男人的脾气一暴躁起来就不得了,操起地上的棍子就胡乱的打过去,“砰~”家里的碗筷碎了一地。
    “死丫头,还不赶紧打开门通气。老子又得花钱买碗筷了,白吃白喝的东西,干脆把你卖了算了。”大嗓门对着屋子一阵吼。
    香儿听了后,连忙将门打开,不久,烟雾散去,屋中,一个全身像煤炭一样黑的胖子站在那里。
    香儿看到后,噗嗤一笑,太搞笑了,连牙齿都是黑的,头发像是雷劈过的一样。
    “臭丫头,笑什么,看我不打死你。”男人挥起手中的棍子,就扔了过去。
    “啊!”香儿尖叫,险险的避过去。
    “你还会躲了,今天看老子不将你打死!”男人脾气上来了,就去追赶香儿。
    最终香儿被狠狠的打了一顿。
    男人爱喝酒,总是一天喝的醉醺醺的回家,然后对着香儿暴打一顿发酒疯。
    这个家就是被男人吃穷的,还欠了外债,但男人依旧嗜酒如命,暴躁如雷。
    那一次,男人欠下了高利贷,但他却不自知,依旧跑去喝酒。
    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找上门来,看到香儿便问:“你是赵云的女儿吗?”
    香儿怯怯的点点头,“请问你们找我爹什么事吗?”
    “叫你爹出来还钱。”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气哄哄的说。
    “我我爹不在家,他去喝酒了,家里没有钱。”香儿何曾面对过这种场面。
    “走,兄弟们,进去搜,找到值钱的东西就走。”领头的一招呼,所有男人都往里冲。
    “不要,你们不要进去。”单凭八岁的香儿那营养不良的小身板是拦不住那伙人的。
    “你们走开,这是我娘给我的,你们不能拿走。”香儿虎口夺食,那帮混混自然不会因为她是小孩而特别待遇。
    一个大汉,抓着她的肩膀,轻轻一甩,便将香儿给摔的老远,在地上爬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将家里的东西摔得稀巴烂,却无能为力。
    过了许久,听到领头的说:“还真是一贫如洗,改天等他回来了,咱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兄弟们,拿出家伙。”
    一群男人从口袋里掏出纸钱在香儿的家门口烧了起来,并用红色的喷漆在门上写着:赵云之墓。
    当那群男人走后,香儿的泪水流了出来,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夜半三更,香儿的爹摇摇晃晃的回来了,一回来看见家里乱糟糟的,就发火了:“家里这么乱,给狗住的啊,也不知道清扫一下,还在地上躺着干嘛?快起来。”
    久不见香儿起身,脾气暴躁的他走上去就补了几脚。
    将香儿从睡梦中唤醒,“嘶~”一声抽气声让男人更加生气了。
    “原来你还没死啊!”男人又开始发酒疯了。
    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逐渐的虚弱了下去。
    “妈妈~”香儿伸出一只手,眼睛微眯,微笑的看着某一处,“你是来接我…”
    而在这一刻,黑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钻入了男人的身体中。
    男人皮肤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喷洒出无尽的黑烟,男人咳嗽不已,可是却无法阻止这种情况发生。
    “救命啊!救命啊~”每叫一句,他的喉咙就如烟囱一般,向外喷出黑雾,将他自己给淹没。
    那些黑烟像是有意识一般,不再向外扩散,反而浓缩成一团,包围住男人的全身,像一个黑茧,将男人带上了空中。
    这简直就是一团乌云一样,黑不溜秋的,还能听见里面的人在不断的打喷嚏,每一次喷嚏也都是一口黑雾。
    “这是你们人间所称的霾,如今把它掺杂在黑雾中,也是相得益彰。暴怒,戒之在怒,黑烟罚之。”黑影无情的惩罚着男人。
    直到男人砰的一声掉落在地,黑雾散去,男人已经没有了声息,像一块过了期的腊肉。
    黑影走到香儿的尸体旁,她已经没了温度。“香儿,利用你们人间的一个童话故事中的话:天国中,没有饥饿和寒冷,没有痛苦和伤害。有着温暖的大火炉,有着慈祥的亲人,有漂亮的圣诞树和美味的食物。你相信姐姐,姐姐会将你送往那里。”黑影有些伤感,捡起地上的黑玫瑰,放进香儿的手中。
    她握着香儿小小的手,嘴里念着不知名的咒语,那黑色玫瑰渐渐转为了妖艳的红色,慢慢的缩回进了香儿的手掌心,成了一个玫瑰花的印记。“香儿,记住了,以后这就是你的胎记。”
    黑影的手掌心也有一朵玫瑰印记。“对了,我叫艾利。”
    香儿两岁的时候,爸妈就离婚了,从此她随爸爸生活在一起。自从离婚后,爸爸酗酒更凶了,脾气更暴躁了,妈妈就是因为这个,才跟爸爸离婚的。之后也就有了家暴,香儿想妈妈,可是妈妈却一直都没来看她。
    而妈妈跟爸爸离婚并不是因为爸爸酗酒,而是她得了绝症。
    艾利,是七宗罪的判定人之一,判定人,也就相当于法官、判官。她曾是七宗罪及于一身,最后全部改正,这是一个奇迹,由此,她成为了判官,判人间犯七罪之人。
    艾利从怀里拿出一个日记本,上面详细记载了犯罪人的犯罪记录,接下来,她会一直一直走下去。
    (完)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怪谈之赎罪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7773.html
上一篇:愚人之鱼    下一篇:恐怖故事之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