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孤岛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辛白 发表时间:2016-01-16

    摘要:永远被困在同一天,想死却又死不掉!四个人,只有一个能活下去,到底该怎么做?
    一、被困
    “哈哈哈哈哈哈。”四个年轻的小伙子看着对方,狂笑不止,笑着笑着,他们的眼泪却流了下来!
    他们,是真的困在这里了。
    郑辉、许瑞、李俊峰、张振雷四个人是穷学生,也是好朋友,他们原计划穷游北欧,结果在芬兰遇到了热情好客的索菲娅,于是四人在芬兰便多游玩了几天。
    那天,就在他们计划去附近的一个古堡时,听到他们的计划,索菲娅立即劝阻,选修过芬兰语的张振雷勉强能听懂她的意思。
    索菲娅说那位菲迪亚男爵以邪恶著称,他生前痴迷于收集巫术,干下了许多恶贯满盈的事情,大革命时期被愤怒的农民绞死了。
    据说男爵被施以绞刑的前一天晚上,亲手杀死了他的一对儿女以及管家,登上绞刑台的时候,他居然面带微笑。
    男爵死后,那座古堡怪事频发,据说那里中了诅咒,远的不提,十年前有四个年轻人进去,其中一人突然发疯,把另外三人都杀死了,所以千万不能去。
    但四人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哪里相信索菲娅这番劝告,他们第二天就出发了。到达古堡时已经是深夜,月色下阴森的古堡,激起了四人的冒险精神,李俊峰提议在这里过夜,第二天好好玩一趟,然后搭车回去。
    第二天天一亮,他们里里外外游玩了一番,拍了很多照片,中午吃了一点压缩饼干,便开始往回走。
    那一天,七月十三号,晴天万里,四人一直走到深夜,才在路边拦下一辆卡车,旅途虽然疲惫,四个人却觉得无比充实,他们还操着半生不熟的英语同那位司机交谈,一路上欢声笑语。


    然而十二点一到,张振雷感觉自己好像被吸进了一个黑洞,睁开眼,他发现自己躺在古堡的天井下面,身旁是熄灭的火堆和吃剩下的压缩饼干包装,其他三人脸上也写满茫然,良久,李俊峰才开口:“我是不是做了一场梦?”
    郑辉掏出手机,上面显示的日期是七月十三号,他把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出来,昨天吃掉的饼干、喝掉的水还原封未动,而且拍过的照片也消失了。
    四人吓得不轻,赶紧逃离这里,晚上十点,他们在路边拦下一辆卡车,司机和昨天那人_模一样,连他打招呼时的语调都别无二致。
    四人一路无话,默默地盯着郑辉:的夜光表,紧张地吞咽着唾沫,当指针滑向十二点时,那种被吸进黑洞的剥离感再次袭来……
    他们又被困在了同一天!

    二、地狱
    “压缩饼干,又是压缩饼干,我不想再吃压缩饼干了。”
    “许胖子,你够了!”
    跪在地上恸哭的许瑞被李俊峰一脚踹倒,他捡起一块石头砸晕了许瑞,冲站在旁边的张振雷和郑辉说:“过来搭把手。”
    二人抬着晕迷的许瑞,从高高的塔楼上扔了下去,下面传来“吧唧”一声,许瑞的尸体溅出大大的血花,这是李俊峰他们第五十六次杀害许瑞了。郑辉继续翻那本诗集,实际卜这本书他已经背得烂熟了。
    张振雷坐在窗户上,眺望远处的群山,看了很久。他们现在一无所有,只有大把的、无限的时间可以挥霍。
    “我们已经被困多久了?”他突然问。
    郑辉头也不抬地说,“三年!”
    张振雷的心脏猛然收缩了一下,三年!一千多个重复的七月十三号!
    他还记得一开始的十个轮回,许瑞每天哭,李俊峰彻底变成了破坏狂,虽然这座只剩石头的古堡没多少东西可供破坏的,张振雷则跑遍古堡的每个角落寻找可能存在的线索。
    郑辉最冷静,他开始锻炼身体、读书,他说无限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不过这份坚持很快放弃了,因为除了记忆他们什么也带不到下一个“今天”,而他带来的两本书很快就看厌了,连他也开始变得消沉。
    第十一天,李俊峰自杀了,第十二天,他又“复活”了,这是一个重大发现,死亡也无法逃脱这个轮回。
    从那之后,李俊峰丧心病狂地杀害张振雷十次,郑辉六次,许瑞五十六次,他自己被杀掉二十四次,自杀的次数快数不清了。
    这期间他们努力朝四周探索,可这地方三面群山环绕,只有朝西走会出现一条公路,每天晚上十点,那位司机大叔准时出现,起初他们还客气地搭车,后来索性杀人抢车,但两个小时开不出多远,接着又被拉回起点。
    索菲娅说的没错,这里确实中了诅咒,这座古堡永远不会迎来明天,他们被困在名为“今天”的地狱中!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孤岛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7741.html
上一篇:荒野旅馆    下一篇:忧伤的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