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苹果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支离婴勺 发表时间:2016-01-14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陌生人帮你削了一个苹果。他的手艺非常好,他削完皮的苹果和没削皮的苹果看上去没什么两样。你猜,他是干什么的?
    A、卖水果的。
    B、二流子。
    C、变态杀人狂。
    D、刽子手。
    答案藏在故事里。
    1、
    这是一个恐怖故事,里面有爱情,还有苹果。
    爱情用来调节气氛。
    苹果用来渲染恐怖。
    故事发生在明朝,洪武二十六年。
    在这个故事里,我要讲到三个人。
    一个刽子手,他叫周剥皮。其实,这是他的外号。至于他的真名叫什么,他自己都忘了,不提。在大多数人的字典中,剥皮是一个形容词,有剥削压迫的意思。到了他那里,剥皮就成了一个动词。他的职业就是剥皮。剥人的皮。
    一个小姑娘,她叫花枝。其实,她已经不小了,早就过了出嫁的年龄。还有,她虽然叫花枝,却和花枝招展扯不上一点关系。她长得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有点丑。
    一个二流子,他叫铁锤。他不种地,不做工,不经商,日子却过得很滋润,因为他的拳头像铁锤一样硬。还有,他很会赌钱。
    他们三个人的关系是这样的:周剥皮喜欢花枝,花枝喜欢铁锤,铁锤喜欢打架赌钱。
    好了,故事正式开始。
    初秋未寒。
    黄昏。
    周剥皮背着行囊,一个人慢慢地行走在官道上。
    他刚剥了三个人的皮,有些倦了。
    一个是上了年纪的瘦子,皮肤松弛,剥起来很轻松。先从后脖颈开刀,顺着后背一直向下割一道缝,然后把皮肤往两边撕开,很快就完成了。那个瘦子刚开始就吓昏过去了,不吵不闹,挺配合。
    一个是三十多岁的胖子,皮肤和肌肉之间有一堆脂肪,剥起皮来很费劲,忙活了三个时辰才结束。那个胖子嗓门大,力气也大,不停地嚎叫挣扎,周剥皮有点烦他。
    最后一个人也挺胖。
    县令有些不耐烦了,让人熬了沥青,泼到那个人身上。等沥青冷却之后,用锤子敲打,沥青和皮肤一起往下掉,简单又省事。只是,这样剥下来的皮肤不太完整,还得找人缝起来,才能往里塞稻草。
    洪武二十五年,朱元璋颁布了《醒贪简要录》,其中有一条规定:官吏贪赃六十两以上者剥皮楦草。
    从那之后,周剥皮就没闲着。
    从那之后,几乎每个衙门门口都悬挂起了人皮稻草人,少则一两个,多则七八个,或胖或瘦,或大或小,随风摇晃,让人望而生畏。


    周剥皮以前不会剥皮,只会砍头。
    他是一个刽子手。
    一年前,县令让他去河间府学习剥皮,剥人皮。他去看了两眼,就会了。其实,只要胆子大,谁都会剥皮。
    因为职业的关系,他只有一个朋友,就是铁锤。
    铁锤的胆子也挺大,甚至敢调戏族长的小妾。
    他们在一个村子里长大,从小在一起撒尿和泥,感情很深。
    周剥皮喜欢安静,铁锤喜欢热闹。
    周剥皮不爱出门,铁锤四处游荡。
    周剥皮沉默寡言,铁锤口若悬河。
    性格上的诧异,并没有拉远他们的距离。他们经常在一起喝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大都是铁锤讲,周剥皮听。
    他们还是邻居。
    周剥皮家的房子很矮,很旧,还是他的爷爷盖的。父母去世之后,姐姐也出嫁了,他一个人住在里面,冷冷清清。
    铁锤家的房子更矮,更旧,还是他的太爷爷盖的。父母去世之后,他很少住在里面,每次回到村子里,他都住在周剥皮家。
    他们无依无靠,也无拘无束。
    花枝的情况和他们不一样。她的父亲是族长,有一妻两妾,一大家人住着村子里最好的房子,很热闹。她有几个兄弟姐妹,都不干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有她最朴实,没白没黑地在苹果园里忙活。
    她长得丑,手大脚大,父亲不喜欢她。
    周剥皮走到村口,看见她还没收摊。她的父亲在村口搭了一个茅草棚子,让她在那里卖苹果。那些苹果红红的,像她的脸一样。
    每次回村,周剥皮都能看见她。时间久了,他发现她有一个很怪异的习惯:不管是晴天,还是刮风下雨,她从不坐下,一直站在茅草棚子下面,朝北边看。有时候,她还站在凳子上朝北边看。
    北边是一片松树林,密密匝匝,无比幽深,没什么好看的。

    茅草棚子里有凳子,她为什么一直站着?她在看什么?
    周剥皮问过她,她不说。
    “怎么还不收摊?”他走过去问。
    花枝笑了一下,没说话。
    周剥皮坐下来,又问:“今天卖了多少苹果?”
    “三十斤。”她拿起一个最大的苹果,递给他:“帮我削削皮。”
    周剥皮接过苹果,从行囊里取出一把小刀,开始削皮。那是剥皮专用刀,刑部统一配置,形状类似现在的手术刀,无比锋利。时间长了,它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周剥皮不明白,花枝为什么喜欢吃用它削的苹果。
    他把削了皮的苹果递给了她。
    她捧在手里,轻轻地说:“你的手艺太好了,根本看不出是削了皮的苹果。”说完,她轻轻地一抖,苹果皮完整地脱落下来,苹果还是那么圆润。
    “你也吃苹果。”花枝一边吃一边说。
    周剥皮拿起一个苹果,没削皮,直接咬了一口。他不喜欢吃削了皮的苹果,也许与他的职业有关。
    太阳一点点地掉下去,只剩下了半张脸。
    “你今天剥了几个人的皮?”花枝问。
    “三个。”
    “好剥吗?”
    “有一个胖子,不好剥。”
    “真巧,我今天也听说了三件怪事。有一件怪事,跟胖子有关。”她每天都守在村口,经常能听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
    “什么怪事?”
    “你有没有听说变态杀人狂和人皮稻草人的事?”
    “听说了。”
    最近,大家都在传说,前些天在松江府出现了一个变态杀人狂,专杀女人,杀完之后做成人皮稻草人,和那些贪官污吏挂在一起……
    花枝又说:“还有一件怪事。有一个胖子,喜欢上一个很瘦的女人,不到半个月,他就死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花枝没继续往下讲。
    太阳已经不见了,天色一点点变暗,变暗。
    草丛里的虫子们迫不及待地叫了起来。
    “第三件怪事是什么?”周剥皮忍不住问。
    花枝站在那里,又开始朝北边看,半天才说:“下午,铁锤回来了。”
    “是吗?”周剥皮兴奋地问。他有一个多月没见到铁锤了。
    “你再帮我削一个苹果吧。”花枝说。
    周剥皮看着她,忽然觉得她的神情有点怪,和平时不太一样。他又削了一个苹果,递给了她。
    她拿在手里,没吃。从外表上看,那个苹果和没削过皮的苹果没什么两样,圆润而饱满,红彤彤的。
    天黑了。
    周剥皮站起来,说:“我回去了。”
    花枝没说话。
    他走出去一段路,回过头看。花枝还站在茅草棚子下面,一动不动。太黑了,看不清她的脸。他觉得,她肯定还在朝北边看。
    北边是一片松树林,密密匝匝,无比幽深,没什么好看的。
    快到家的时候,周剥皮的脑子里突然迸出一个念头:花枝说的第三件怪事,是不是就是铁锤回来了?
    铁锤回来了是怪事吗?
    周剥皮认为不是。
    他觉得花枝今天有点怪。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恐怖故事之苹果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7725.html
上一篇:神奇的画笔    下一篇:悬念故事之夜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