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连环套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九儿 发表时间:2016-01-13

    锲子
    女子不满少女这样的眼神,伸手挖掉了少女的眼珠,然后好好摆放在窗台上。少女闷哼一声,晕了过去。女子小心翼翼的剥离了少女的脸,轻轻的张开那层薄薄的脸皮,在月光下,血淋中不失美丽。女子从自身拿出一个透明玻璃盒,里面有一些绿色的浓稠的东西,她把脸皮放了进去。走之前在少女的胸口补了一刀。
    (一)
    小巷深处,一所偏僻的民房中,借着窗外的月光,一个女子手中握着一把小巧的水果刀,看着绑在床上的少女,眼神灼灼,如同看到猎物一般的兴奋。少女的大眼睛里流出清亮的眼泪,被毛巾堵住的嘴巴,却发出呜呜的笑声。
    女子的眼神平静如水,不带一丝涟漪。挥动着手中的刀,在少女的耳根、额头、下巴各划了一道小口,血珠从伤口处密密麻麻的跑了出来。殷红的血液,如玫瑰汁液般,盛开在脸上,枕头上。
    少女睁大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女子。她的脸就如那白墙,涂抹了一层厚厚的白粉。少女的身体微微颤抖,似乎透过那层粉看到了女子的真实面貌,是她!!!大眼睛中有恐惧和不可置信,眼泪如断线的珠子。
    ……
    早市的街上,人群往来,熙熙攘攘,甚是热闹!一些乞丐蹲在路边,其中最醒目的是一个女孩子,脸就像一个大黑盘,那块胎记占据了整张脸,丑陋至极。她身子略显单薄,可怜兮兮的看着过往吃早餐去上班的人。“给点吧。”她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男人的脸色。
    男人的眼中露出深达眼底的厌恶,抽着烟,往女孩身上吐了口痰,“长得这么丑,还出来要饭,干脆直接死了更强,别人看到你这张脸,饭都吃不下去。”末了,把未熄的烟扔在了女孩的身上,转身离去。
    “嘶…”女孩被烟头烫了一下,黑盘脸皱在一块,皱巴巴的更让人看了恶心。有些路人更是当着她的面把早餐吐了出来,其他乞丐也在偷偷的幸灾乐祸,更加卖力的用他们那完好的脸乞讨了。
    “花梨,花梨,我有一个馒头。”另一个年纪一般大的女孩子高兴的捧着一个破碗,跑到脸上有胎记的女孩子身边蹲下。把那一个温热的馒头分成两份,最多的那边递给了花梨。
    “谢谢你,阿帆。”花梨接过馒头,囫囵吞枣。人不如其名,花梨的脸上全是胎记。阿帆比花梨漂亮太多,是花梨乞讨生涯中最好的朋友。
    阿帆微笑的帮花梨拍着背,顺着气,“慢点吃。”看着花梨吃完,又把手中剩余的那一半递给了花梨。
    一会儿时间,阿帆的碗中有了一些钱,都是路人施舍的。其他乞丐看着眼红,起哄去抢,花梨和阿帆怎么也拦不住。
    “住手,怎么回事?”一道威严的声音大声呵斥,可乞丐们看了他一眼又继续打起来。


    “我们是警察,打架闹事,是想去牢里玩两天吗?”另一道声音响起。
    乞丐们一听到警察两字,立马一窝蜂的跑了。
    “花梨你没事吧。”阿帆立马扶起花梨,检查她身上的淤青。
    花梨摇头,“你呢?”撩开阿帆的衣袖,摸着伤口,轻轻的吹气。
    刚才喝退乞丐的其中一个女的,看到花梨的脸,惊叫了一句。
    花梨头低的更厉害了。
    “对不起,我不是嘲笑你,只是觉得惊讶。”那女人干净姣好的面容,身穿一身劲装,干练利索。她旁边的男人也是一身严肃的装扮,五官鲜明,一种刚毅尽显,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如沐春风。
    “死人啦,死人啦!”两个小乞丐慌张的往这边跑,不断地喘着粗气。
    雪心和甘霖两人对看了一眼,拦住了两个小乞丐问话。
    “前方的小巷子里有人死了,那死人还对我们笑…”其中一乞丐吓哭了,拖着长音。
    (二)
    雪心带着手套,检查床上的尸体,指甲缝也查的仔仔细细。“死者的脸皮没了,眼珠被挖,床边有抓痕,指甲缝有血和木屑,临死前有过极大的痛苦挣扎过,致命伤是在胸口,并且中过笑气。尸体僵而不硬,初步推测死亡时间在凌晨一点左右。”
    甘霖观察了一下房间,门是在里面锁的,那就证明凶手不是从门进来的。甘霖看着那打开的窗子,心里冒出一股寒气,先前感受到一股窥视的感觉,源于窗台上那双血淋淋的眼珠,有紫葡萄那么大,瞳孔缩成了一点,依稀还能看到怨恨和恐惧。甘霖伸手拿起眼珠,安放在尸体的眼眶中。

    “你手里…啊!”雪心正想问甘霖手中是什么东西,当看到眼珠安放在尸体上时,那张没有皮的脸,嘴边还带着笑,裸露出森森牙齿,没有嘴唇的保护下,显得狰狞恐怖。雪心这个胆子不算小的人,也不由得吓一跳,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眼珠找到了,但脸皮和凶器不在屋里。凶手要人脸皮干什么?”甘霖沉思。
    “也许凶手有异常的恋物癖呢?”雪心做出大胆的猜测。
    这个地方没有监控,城市那么大,不能面面俱到。而甘霖只能找蛛丝马迹来推测案情。
    深夜,寂静的小街道,一个苗条的美女喝醉酒,扶着路灯杆子狂吐不止。她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一个人影跟着,一大块黑影包拢着她的身体。人影赤裸裸的打量着她的身体部位。
    美女感觉到这种近乎色狼的怪异感觉,扭捏着转身,“想上我啊,请给…唔~”刚才的醉意一下子就醒了,被人捂住了嘴。那人旋转着手中的刀,带起细微的血花,美女倒地。
    “真是个美人,把脸借给我吧。”
    ……
    又接到报案时,甘霖还没睡醒,翻身起床,拨通了雪心的电话号码,先行赶往了案发现场。一到就听到有人在哭。
    “花梨,不要怕,我帮你挡着。”阿帆抱着花梨,轻声安慰。周围引来了很多群众,都在指指点点。
    “借过,借过。这尸体是谁发现的?” 甘霖挤过人群,问道。
    花梨从阿帆的怀里抬起头,一张大黑盘脸出现在甘霖的视线中,她微微抽泣,“是我发现的,我当时到这来捡瓶子,然后就…”说到这,花梨才停止的哭泣,又开始掉眼泪了。甘霖递了一张纸巾,花梨怔怔的看着他,阿帆顺手接过,道了一声谢。
    甘霖把人群疏散开,接着打了个电话:“雪心,到哪了?”
    没一会儿,雪心一路跑了过来,满头大汗。甘霖温柔的抽出一张纸巾替她擦汗,雪心理所当然的享受。人群中一道恶毒的眼神看着雪心,甘霖有所察觉,回头往人群看去,但那被人偷窥的感觉突然没有了。
    “雪心,有什么发现?”
    “她的身上还有着淡淡的酒味,可以确定死者生前喝过酒。而且她的表情很怪异,应该是被人从背后袭击,死者因为喝醉酒而没反应过来,就被人割喉了。”雪心说着,绕到甘霖的背后,出其不意的搂住甘霖的双肩,手做刀,向甘霖的喉咙划了一下。
    甘霖本能的抓住雪心的手要做过肩摔,“别别别啊,这只是演示,不要当真。”雪心急急的说,甘霖放手。雪心拍了拍胸口,“这里就交给殡仪馆,咱们去附近问问谁有见过她吧。”
    甘霖点头,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去。
    走了不久,甘霖停了下来,回头却看到花梨和阿帆,两人耸着肩膀,似乎还有点畏惧他。“你们跟着我干什么?”
    阿帆站出来,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能不能教我们几手防身术?”
    甘霖笑了笑,说道:“没问题,但现在我要去办案。你们俩跟着不方便。”
    “我们住宿在港水西巷街尾的棚子里,你哪天有空了,可以去找我们,又或者你留下联系方式,我们姐妹俩凑钱给你打电话。”
    甘霖从随身携带的笔纸里写下了电话姓名,递给了阿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悬疑故事之连环套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7711.html
上一篇:古代诡事之杜鹃啼血    下一篇:神奇的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