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夜食摊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天疆名人 发表时间:2015-12-12

    我叫何大发,是一个工作了几年的“夜间工作者”,大家别多想;我所说的夜间工作是指的夜间推着小烧烤摊在街头贩卖。
    也许是因为城管的无度打压我们小摊小贩,让我们小摊小贩在这座城市几乎都快生存不下去,我只有晚上8点以后开始摆夜摊。经常性的看到几名穿着城管制服的人来我的烧烤摊来消费。说是消费其实就是霸道的打了张白条,有的城管直接不给钱;在我所摆放的小烧烤摊上胡吃海喝。
    对于我们这类在大城市的夹缝中生存的人来说,城管无疑便是那最可怕的蛀虫;在侵蚀着我们。这不,每天晚上十二点准时来胡吃海塞的城管又来了,这次来了三个人,但是带头的依然是那经常来蹭吃蹭喝的那个城管。
    “大发!给我们先上四瓶啤酒,烧六个鸡腿!在来点……”其中一个油头粉面的城管对我说道,说实话我每天都很讨厌这些人;大部分时候我对这些人只有默默的忍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突然怒了。
    “你们几个垃圾,穿一身狗皮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怒吼道:“你们每天在这儿蹭吃蹭喝!你们自己家里没有吗?你们几个在我这儿欠的白条已经有三千七百块!”这时候的我似乎把这几年的怨气全发泄了出来。这时候那名油头粉面的城管慢慢的站起身,对我吹胡子瞪眼。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那名油头粉面的城管对我恶狠狠的说道:“妈的,何大发,尼玛比的你要做什么?你要造反啊?啊?”站在这名油头粉面的城管边上的两个城管也附和着说道:“妈的。何大发,爷让你晚上在这儿摆摊不说你了;你他吗的你还不知足啊?”接下来我就被那三名城管一顿拳打脚踢。
    这时候边上过往的一名路人也装作没看见,从我的身边默默的走开。这三名城管很快揍我揍累了,一名偏瘦的城管“哗”的将我的烧烤摊掀翻了,菜刀刚好掉在我的面前。我当时就拿起了我切菜用的菜刀,扑上去就砍在了那名油头粉面的城管的脖子上。
    我刚砍下去,刀还没从那城管的脖子上拔出来;很快边上那两名城管便架住了我。将我拖开。我顺势拿着菜刀向后挥舞了一下,我不知道我砍到了什么;我只感觉到菜刀“吭”的一声。
    我转过身,看到有那名掀我摊子的城管捂着自己的手腕在哪儿痛苦的哀嚎。边上的一名城管已经吓傻了,我也是红了眼;直接用菜刀往那名掀我摊子的城管的脑壳上砍去;血浆四溢。这名城管捂着脑袋应声倒地。最边上的那名城管看到这场景吓懵了,连滚带爬的从地上跑了。
    我紧接着追了上去,看着那名城管不知道到踩到什么一个狗吃屎摔了下去。我直接扑到了那名城管的背上,一刀一刀的砍了起来。不知道砍了多久,应该有半个小时;我已经累得脱力。
    这时候的我才反应过来,我杀了人;我杀了三个公务员,杀了三名城管!我拿出裤兜里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回想了一下,似乎没有人看见;如果有人看见这会警察已经来了。我大喘着粗气,看到地上有三具尸体;横七竖八的摆放在哪儿。“嘀嘀嘀,嘀嘀嘀”我电话响了起来,在家中的妻子打电话给我。
    我接起电话,没等妻子说话我立马说道:“老婆,我杀人了。”说完我便立马挂掉了电话。没一会,妻子赶到了我摆烧烤摊的地方。妻子看到这横七竖八的尸体,还有那隐约看得清楚的城管制服。妻子也吓傻了,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一边拍打着我一边说道:“大发,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就算是这几个人渣吃东西不给钱就不给钱了,好歹你有个摆摊的地方啊。”


    我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抱紧了我的妻子说道:“乖,不哭了。不管怎么样祸已经铸成,试试弥补吧。”妻子在我的怀里拍打起我来:“都这样了,还怎么弥补?杀了人了,要偿命的。让我怎么活啊?”我慢慢的托起妻子,说道:“来吧,帮我把尸体扔进街口下水道去;不管怎么样到时候就算尸体被发现了就说不知道就行了。”妻子哽塞了一下道:“这…”我怒吼道:“难道说你要孩子四岁就没了爸爸吗?要孩子一辈子都背上杀人犯孩子的名号吗?”妻子想了想点了点头。
    我和妻子两人用力将尸体扔进了下水道,我累得已经虚脱;瘫软的坐在一张小板凳上。妻子这时候已经将摊子收拾好了,还将泡土豆的水倒出来;把地面的血迹冲了冲。就这样,我和妻子两人相依推着烧烤摊一步步的走回了家。
    将烧烤摊放进了家中,我脱下衣服;上面血迹斑斑。还有一块有一块不知道是人肉还是什么的动作沾在上面,我拿起火机和家里一直祭拜祖宗焚化用的铁盆将衣服焚烧掉了。我将身上的血迹洗了洗,整理干净后看到妻子已经疲倦的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推开孩子的房门,孩子正在熟睡;我悄悄的关上的孩子房间的门。我从我的房间里拿出一床杯子,铺盖在妻子的身上。轻轻屡了屡妻子的秀发,很快我就这样依偎着妻子的身边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一震急促的敲门声袭来。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被拖到了床上,我从床上跳了下来,开门看到门外赫然站着的是我同乡的朋友何大水。大水急促的和我说道:“大发,你听说了么?”我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问道:“什么事?”大水说道:“街上城管发疯了,在到处抓小摊小贩!好多小摊贩都被打了!连何大叔都被打了!”我听到这话,立马穿好衣裤跟着大水跑到了街上。
    街头已经是人山人海的拥挤在哪儿,拥挤在人群中的我隐约的听到了何大叔的哭声。我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何大叔坐在地上;手里提着那已经被踩烂的白菜,在哪儿哭了。我走近看到何大叔的嘴巴里渗出鲜血,很明显是被人打的。
    这时候又有几名不认识的城管冲进了人群中,将何大叔手中紧紧攥着的菜抢了过来。我怒吼道:“你们到底是土匪还是什么?人都这样了!”这时候一名带着帽子的城管拨开了拥挤的人群低着头说道:“他现在是属于违法占用街道卖菜,我们这么做是合法的。”我怒道:“你们什么合法?都打到人了!什么叫合法?”这时候那名低着头的城管慢慢的抬起头。
    那……张脸赫然是昨天晚上我杀死的那名油头粉面的城管的脸啊!我一瞬间懵了,语塞了。紧接着那名油头粉面的城管身后又走出两名城管,也是我昨天晚上用菜刀砍死的那两名。我当时凌乱了。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已经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是做梦还是真实的了。

    何大叔抬起手拨了拨我的手心,我转头看过去;何大叔似乎有话对我说,我俯下身子把耳朵凑在何大叔的嘴边,何大叔用那低沉的声音说道:“算了,大发;国家人我们惹不起。我们走吧。”我听到这不知道为什么连我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我吼道:“你们看看!这是个五十岁以上的大叔啊!他这么大年纪来卖菜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自己哪儿正在读大学的孙子?你们到底有没有人性啊!”油头粉面的城管讥讽道:“哼,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触霉头,活该!呸!贱民。”听到这话的我,气得发抖;牙根已经快咬碎。可是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人还是鬼,我不敢贸然的上去理论。
    何大叔淡淡的说道:“算了,算我们倒霉吧。走吧大发。”我含着泪慢慢的扶起何大叔,何大叔站起身来,我慢慢的将何大叔背在了背上。快速的离开了街道。
    我将何大叔背到了我家中,妻子已经回到家里;我拿出了创伤药给大叔的嘴巴上了药,原本打算留大叔在家里吃饭,但是大叔却颤颤巍巍的走了。大叔虽然年过五十,但是看起来如同七十岁的老人一样,颤颤巍巍慢慢一步步的走出了我家。我原本打算去扶,大叔却不让我扶他。
    大叔离开后,我立马低声跑到妻子的耳边和妻子说了今天白天在街上看到昨夜被我杀死的城管;妻子却骂我道:“你说什么鬼话呢?人都死了就把事烂在肚子里吧。”说完妻子白了我一眼。我很识趣没有说话。
    晚上八点,我看着我的烧烤摊我突然开始犹豫起来。我心里确实是对今天看到的那个城管确实害怕了,但是又不能不去摆摊。我闭上了眼睛;心一横:妈的,谁怕谁?大不了我换个地方摆摊!
    想到这儿,我就将食材装上了烧烤摊;我特地多花了半个小时多跑了两条街避开昨天晚上我杀人的地方摆摊。换了地方,确实生意一落千丈;我坐在板凳上等待着客人的光顾。要说这等待是最容易睡着的。
    慢慢的我就坐在板凳上睡着了,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那被我杀死的城管把头摘了下来,用头吃着我烤的烧烤,喝着啤酒;我只有强颜欢笑的在哪儿笑脸相迎。冷风一吹,我打了个哆嗦。我惊醒过来,暗道自己想什么呢?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
    我顺便看了看手机,十一点五十五分。这时候一个让我可怕而熟悉的声音响起了,那个昨晚被我杀死的油头粉面城管带着昨天晚上被我杀死的城管光临了我的烧烤摊。我听到他们的声音,手不禁开始哆嗦了起来,这名城管和那两个城管还是老样子,到了地方后先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还是昨天晚上的情形,“大发!给我来四瓶啤酒,烤六个鸡腿!”那名油头粉面的城管说道。油头粉面城管背对着我;我特地的往这油头粉面城管的脖子上看去。果然!那昨天晚上被我用菜刀砍到的伤口还在!但是口子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变得非常大,也没有鲜血流出来;看起来十分的吓人
    这时候油头粉面城管的头突然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过来,对我吼道:“搞什么呢?还不给我快点烤?”我看到这手一哆嗦,正拿着鸡腿的手滑了;鸡腿掉在了地上,我连忙蹲下去捡。这时候油头粉面城管站起身,将头回旋了回去。走到了我面前,抬起腿对我的肩膀就是一脚!同时吼道:“妈的,不让老子来消费;你让鬼来给你消费啊?你还给我在哪儿磨磨蹭蹭的!”我被一脚踢坐在了地上。
    我正准备站起身,这时候边上那名偏瘦的城管对着我的脸“啪”就是一巴掌。我捂着脸慢慢的抬起头,看到那名偏瘦的城管肚子上掉着的肠子。我瞬间精神崩溃了,我从地上连滚带爬的爬起来。边跑边吼道:“有鬼啊!”
    我不知道我跑到了那里,我醒来的时候却已经在家中;妻子帮我把烧烤摊推了回来。而我却醒来后立刻跑到了公安局自首。但是公安局将我和我妻子抛尸的下水道井盖撬开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并没有尸体。后来经过公安局的查询的结果下来,城管大队曾经是有这么三名城管;但是由于每天滥用私权的方式晚上去外面胡搞瞎搞;在三年前被一个小烧烤摊的商贩杀死了。
    但是那名商贩没过多久也疯了,这个事就不了了之。
    从那以后那三名城管就没有在我的生活中出现,而我却每天都在疑惑;我一直见到的那三名城管到底是什么。
    说来说去,还是那一句话;穷苦人家摆摊为了只是生活,请城管们高抬贵手。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夜食摊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7546.html
上一篇:西门之祸    下一篇:乡村怪谈之糜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