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抢花轿的黑煞神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栀子花 发表时间:2015-11-15

    一个冬日的早晨,一大清早的村子里就响起了乒乒乓乓的鞭炮声! 是刘海家的女儿刘艳要出嫁了!
    在亲朋好友和屯邻的一片贺喜声中,几辆小轿车来到了刘海的家门口。新郎在一群小伙伴的簇拥下满脸笑容的来接新媳妇来了。
    免不得一顿按当地的风俗的折腾,忙活得一身都是汗的新郎好不容易才从丈母娘手里接过了新娘,乐颠颠的抱到了喜车里,催促司机脚下踩油门就直奔新郎家里而去。
    带着一路喜气的花车就飞驰在赶往新郎家的柏油路上。新郎和新娘的家里相距还不到五公里的路程,所以一脚油门,喜车就走过了一半的路程,来到了两个村子的空挡处。
    突然,花车的司机一脚刹车就把车死死的刹在了那里。“猪,一头很大的黑猪!”司机打开车门,下了车就前去查看。
    没有,什么都没有?道路上空空如也,别说好大一头猪了,就是连一只鸡也是没看见。
    新郎也走了下来,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哥哥不会是看花眼了吧?这是两个村子的空挡,怎么会有家畜来回走动呢?”
    司机疑惑的摸了摸后脑勺,也许真是自己看错了!想到这里笑着比划着让新郎上车,喜车又飞驰在了柏油路上。
    一阵鞭炮声,七彩金线五谷粮扬起这新郎新娘就拜了天地,新娘被送入了新房,新房里七个小姐妹陪伴着新娘刘艳。
    不知怎么回事,刚刚还笑逐颜开的新娘这个时候竟然阴沉个脸,脸色非常的难看,眼圈也红红的似乎有泪水要掉下来。
    众人只当是刚刚离开家,离开母亲难免有一些伤感,所以也就没人去在意。
    走了一圈新婚的洗脸梳头等一应的习俗,大摆筵席就开饭了。新娘还是阴沉着个脸,看着满桌的饭菜眼泪吧嗒吧嗒的直往下掉。
    小姐妹们怎么劝都劝不住,无奈找来了新郎前来看看。新郎免不得一阵安慰,本来想着能好好的安抚一下新娘,谁成想新娘不但没好,反而撒泼似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哭了一通,伸手抓起满桌子的饭菜就是一顿大吃,那吃相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就在大家愣愣的当口,再一看满桌子的饭菜被新娘风卷残云一样都划拉到新娘的肚子里去了。
    新娘刘艳打着饱嗝回身躺在床上睡觉去了,发出了雷鸣般的打鼾声。新郎彻底的崩溃了,大喜的日子里新娘这丢人可是丢大发了。
    无奈婚礼硬撑着还是要把场面撑下去,好歹的到了晚上把老亲少友都一个个的送走了,这新郎是满肚子的火就来到了新房。
    新娘刘艳还在兀自的睡着,鼾声雷动,汗揦子流出多长,看刘艳的睡相新郎李勇恨不得把像猪一样的新娘给扯腿给扔出去。
    站在床前看了好久,这新郎李勇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大喊一声“刘艳,你给我起来!”一把就把熟睡的刘艳拉了起来。
    刘艳被李勇的这一声大喊吓了一跳,迷迷糊糊的揉着还没睁开的眼睛愣愣的看着李勇。
    这一夜,小夫妻两整整吵了一夜。李勇大骂刘艳丢尽了家里人的颜面,像猪一样的吃相和睡相。
    刘艳至始至终都不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只是说自己觉得好困,迷迷糊糊的一直在睡觉,其他的事情真的不知道。
    一夜的争吵没有结果,这个洞房花烛夜在两个人的冷战当中就过去了。时钟当当当的敲响了六点,天亮了。


    争吵中的刘艳突然不再理会丈夫李勇,而是快速的跑到厨房。翻箱倒柜,见什么吃什么,拦都拦不住,那架势简直就是饿鬼投胎来了。
    家里人一合计这不对,这不会是在家得了精神病嫁到咱们家来了吧?不行,得打电话让亲家来看一看这好歹给个说法。
    话说这电话还没打呢,刘艳又出幺蛾子了。捧着圆滚滚的肚皮出了门扬长而去,等李勇追出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是怎么了?这人是嫁到咱们家来了,可是不能在咱们家出事。于是一家人冒着冬日里的严寒挨个地的寻找起来。
    还别说,最后在一家的柴草垛里把刘艳给找着了。要说是怎么在柴草垛里找到刘艳的,说起来还是很丢人可笑。
    原来是这户人家烧饭抱柴禾听见柴草垛里有好大的鼾声,以为是谁家的猪趴在里面睡觉,到跟前仔细一看才认出是李家新娶的媳妇刘艳。
    无奈怎么叫都叫不醒,一帮人就把刘艳抬回到了婆家。一直到了晚上,刘艳才悠悠的转醒了过来。
    醒来后的刘艳浑身颤抖,隐隐的脸上一团黑气,灯光下一个黑乎乎的看不清摸样的高大肥胖的男人出现在了李家人的面前。
    男人幻化成一股浓浓的黑烟游荡在整个房间里头,李家的人都吓得纷纷四散跑了出去。
    眼见着李家人都跑了出去,男子把刘艳抓起来扛在肩上大踏步的就走了出去,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刘艳被男子弄走了,李家和刘家发动了好多的亲戚朋友找了几天也没能找到刘艳的影子,自此新娘刘艳彻底的失踪了。
    李家和刘家知道遇见了妖魔鬼怪也只好自认倒霉,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转眼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一天在李家的村口刘艳大着肚子回来了!看着刘艳那高高隆起的肚皮,李家人赶紧的给刘艳的父母打去了电话。
    看着刘艳那即将要临盆的肚子,不管家里人怎么问刘艳始终都是一言不发,没办法刘海把女儿接回了家里。
    就这样没过多少时日,刘艳要生产了,在一阵哭喊声中孩子呱呱的落地了。
    落到地上的孩子吓坏了所有在场的人,一个人头猪身子的怪物哼哼的在那里趴着直叫唤。
    就在大家看着新生的怪物惊惧不已的时候,一阵狂风呼啸而至,一个高大的黑衣男人弯腰抱起了刘艳母子两转身架起一阵狂风消失不见了。

    人们明白了,原来把刘艳送回来是为了让家里人给刘艳接生,平安生产完把刘艳母子又给接走了。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刘艳的任何消息,只是每到过年过节,刘海的家门口都会堆上一大堆好东西,都是一些好吃好喝的。
    事情一晃已经十几年过去了,关于刘艳的一些传说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被人们忘却了。刘艳的丈夫李勇也已经停婚另娶,结婚生子开始了新的生活。
    这一天夜里,李勇一家刚刚关了灯打算睡觉的时候,忽然一阵狂风大作,那个十几年前掳走李勇妻子刘艳的男人出现在了李勇的面前。
    还没等李勇一家反应过来,男人抓起李勇驾着一阵狂风就飞奔而去。李勇吓得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心里想着这回完了,这是想要我的命啊!
    想想自己也够悲剧的了,好好的娶了个媳妇被你霸占了去!现如今又要前来取自己的性命,越想心里越气,大不了不就是个死吗?
    想到这里反而不害怕了,我就不信了,妖魔鬼怪你也要讲一个道理吧!等下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和他评评理。
    也不知过了多久,风停了,李勇被放了下来。四处看了看,竟然来到了一个山洞里面。
    面前站着四个人,李勇抬头细看认出了其中一个就是自己那被掳走的妻子刘艳。这么多年过去了,刘艳基本上没什么变化,岁月在她的脸上基本没留下太多的痕迹。
    “李勇你还认得我吗?”刘艳看见了李勇,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当初在我们结婚的喜车上,你还记得司机急刹车说是看见了一头大黑猪吗?”
    “当时我们确实是碰见了他。”刘艳伸手一指眼前高大的男子。“他是黑煞神,也就是你们常说的猪精。”
    “想来我已经与黑煞神在一起生活了这十几年,我们还生养了两个孩子。”说着拽过来两个肥肥壮壮的男孩子。
    “今日请你前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请你帮忙!如果今天能帮我们一家人的忙我们万分的感谢!如果不能帮我们也没什么怨言,会好好的送你回去的。”
    李勇一听就迷糊了,“你们是神还会要我这个小白人帮什么忙?”刘艳一听看了丈夫黑煞神一眼“李勇你听我说,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丈夫因是异类成精,每过五十年就要遭受一次天谴。到时候就会有天上的雷神下界来雷劈我丈夫。”
    “我作为他的妻子,我已经做好了跟他一起同生死的打算了。只是我的两个孩儿尚在年幼,只求你看在我们曾经的情分上今天让两个孩子依附你的福分能躲过这一劫,能得以保全他们的性命!”
    “什么?你说什么?什么天谴?在哪里?”李勇还是不太理解。
    随着李勇的话音未落,山洞外传来了阵阵的雷声,咔嚓嚓的震天响的雷声在山洞外不断的盘旋着。
    刘艳把手里的两个孩子推倒李勇的怀里,转身抱着已经翻滚在地上的丈夫退到山洞的角落里。
    李勇吓得紧紧抱着两个孩子也躲到山洞的一角。几道闪电划过,滚滚的火球就顺着山洞口滚了进来,直奔躲在角落里的刘艳夫妇而去,
    “天谴?天谴?”李勇在心里默念着,猛地脑袋灵光一闪。既然我能救他们的两个孩儿,为什么不能救他们一家子呢?
    想到这里大叫一声快步跑到山洞口那里用整个身体把个山洞口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雷神在洞口转悠了好半天,咔咔咔的响了无数个响雷,无奈洞口堵住一个凡人就是进不去。
    雷神也不敢妄自去劈死一个凡人,看看时辰已过无奈盘旋着回天庭复命去了。
    乌云散去,天空恢复了平静,李勇不禁松了一口气。刚一转身打算回洞里看看这一家人怎么样了?
    眼前刘艳拽着两个孩子还有那个黑煞神丈夫齐刷刷的跪倒在了李勇的面前。刘艳眼睛通红哽咽着说不出话了。
    李勇救了刘艳一家人的性命,一阵狂风大作,李勇被送回了家中。
    自那以后李勇家里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不管做什么都一帆风顺,平平安安的!
    李勇不禁感叹!妖魔鬼怪也有最脆弱的时候,也可以做到有情有义!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抢花轿的黑煞神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7445.html
上一篇:恐怖故事之动物庄园    下一篇:丝绸包裹的骨灰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