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童养媳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花祭 发表时间:2015-11-08

    在古时候是非常没有人权的,简单的说是下人,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从小时候甚至不记事时起就被父母卖去大户人家,有些人被当做家丁,粗使杂役,签订卖身契,一旦签订卖身契后这个人终身无论死活都只属于他主人家所有,终生没有人权自由,还有些则被当做主人的通房丫鬟,也就是童养媳。从小被寄养在主人家中,就为将来长大后能给主人家派上用场很可怜吧?其实那时候还有很多类似同样的事,只是有些事一直不曾被人们所探究。
    其实只要有天理不公的事情,就定会有人出面抗议争究,只不过很快就被人镇压下去,就好像那些抗议跟争究从来都没有过一样。
    绿意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女儿,从小爹爹就患病在床,母亲独自拉扯她和三个小妹两个弟弟,很明显力不从心。母亲常在寂静无人的深夜里偷偷的躲在柴房里放声痛哭。
    绿意只是静静地看着,尚在年幼的她无法为母亲分担什么,眼见日子越来越难过终于有一天母亲流着泪对她说……“小意,原谅母亲自私的行为,我们家很穷。你有那么多的弟弟妹妹,你父亲又……你体谅一下母亲,今天隔壁王员外家的媒人来提亲,说王员外家的公子需要一个媳妇,母亲就……”
    绿意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虽然知道这一天总会来,可是她却没想到会这么残酷,网员外家是一个傻儿子,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如果单是痴傻也就罢了,可是他每逢月圆之夜就会……“变身”,咬死身边的同伴,王员外家已经给他娶了五房娘子,六房童养媳,可是无一例外,全都死在月圆之夜中……
    这一嫁过去无疑就是送死,就连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估计都没有了。
    可是家里却能从王员外家得到五十两银子。在古时候除非王公贵族或者常年征战沙场的将军家里金银绸缎绫罗美器用之不尽,数以十万计,一两银子足够一户穷苦人家一年之用,而那五十两银子足够养活弟弟妹妹长大成人,也能让父亲的病好起来,绿意咬咬牙,同意了王员外家的要求,因为哦是童养媳,绿意今年才八岁。
    当她被浩浩荡荡的一行人抬到王员外家,粗使杂役的生活就开始了,因为还太小没法圆房……所以就先以打杂开始,到了十二三岁的时候再作考虑,绿意松了一口气。
    打杂说的生活虽然苦,但是在那个年代,是每一代穷苦人周而复始的生活,总比被怪物活活咬死强吧。
    只不过王员外家好像很奇怪,每个人脸上都是冷漠的表情,没有寻常人家欢声鸟语的气氛,“许大户人家都是这样吧“绿意心里这么想着,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有一天夜里绿意忙完所有的事以后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这时候她听到了一阵类似人类低声幽咽的声音,痛苦而绝望,顷刻间占据了她的整个心房。她感觉心里很难受,循着声音的来源慢慢的走了过去,在走过幽深的小径后,她来到了一座杂乱无边的小房子前,房前是成座的野草没及人的膝高,房子看起来破烂不堪,可门确实用最解释的材料铸成的,整个房子唯一露出来的就是第一个头高的小窗子,从窗子里望不到里面的景象,声音就是从着传出来的……
    她咽了一口口水,一股子好奇心和莫名的感情促使着她慢慢走近那座房子,走到房子面前,声音却依然没有停止,她转动门的按钮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开,她有点着急,头上出了细细的冷汗,“里面有人吗?我能帮到你吗?”屋里的声音戛然而止,无论她再怎么呼喊;里面都没有再传出半点声音。
    到了第二天打杂的时候,她找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善意的园丁上前询问。
    “老伯,昨天夜里花园后面的小房子里好像有人的哭泣声,可是等我过去的时候就没有声音了”
    “不该你管的事你别管,好好干你的活将来好好伺候少爷就是了”
    平时看起来很温柔的老伯这一刻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无情的呵斥着她,这让她更加好奇房子里究竟有什么?
    到了第二天午夜,忙了一天的她疲惫的从井里打上洗澡水,正准备舒舒服服的洗个澡,却又听见了一阵绝望的幽咽声,断断续续,不大不小,却足以在这个宁静的夜里折射出巨大的波澜……
    可却好像没有人听见般,没有人出来寻看,也没有人在意,她想起老伯说的话,硬生生才吞下了想要去探究的想法。
    一晃五年过去了,以前那个瘦的仿佛没有人形的小姑娘这一刻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岁月最是养人,大概再过半年左右,她应该就要去圆房了吧,她叹了一口气,好赖都是命吧!


    今天晨起十分,员外差人来叫她,进府里五年了,她只见过员外不到三次,一次是在进府的时候,远远对视了一眼,觉得员外很威严。
    另一次则是路上偶遇,员外今天突然命人来叫她,让她没来由的一阵心突突。
    这时候管家带她来到员外面前,一方儒雅的书桌,员外负手而立。“你已经进府五年了吧?”“是”。她低着头,默默地答话。
    “也许是时候让你见一些东西了”说完员外挥手示意她跟着。
    随着员外的脚步,慢慢的她看见了一座房子,那座五年来她拼命按压住自己的好奇心不让自己去的地方,此刻是白天,房子里面没有任何的声音,她拼命的咽了一口口水,员外从怀里掏出一只特制的加固钥匙,颤抖着手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破旧的小床,此刻却已经被外力震得四分五裂,地上还摆着两三个已经碎的像垃圾一样的碗,碗边有着残余的食物残渣,在墙边的一角锁着一个浑身被数十个不同的锁五花大绑的人,虽然全身都被束缚却目露凶光的看着他们,愤怒不甘的咆哮着……
    “这是我儿子,从今天开始你来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员外扔下这一句话就走了。
    这时候有人给她拿来了很多的洗刷用具,而他则是一直靠在墙角,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每一个进来的人,她有心心疼,慢慢的走到他身边张开了手,“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以后我会一直照顾你……”
    她没有得到任何反应,他还是一副害怕的样子缱绻在墙角,她没有灰心,端来饭菜小心翼翼的走到他跟前,用勺子递到他嘴边,他却目露凶光的一下子咬住了她的手,她疼的呲牙咧嘴,碗里的饭一下子掉在了地上,直到他咬够了,松开了嘴。她又去厨房盛了一晚上递到他嘴边。
    “你怎么不打我骂我?”这时候她听到他缓缓地开口了。
    “我为什么要打你骂你,照顾你是我的责任,我没有权利打你骂你,你吃一点吧?一顿不吃饿得慌。你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这样对身体不好的”她又递了一口饭到他嘴边,他却一直没有张口,她固执的端着饭在他嘴边开始较劲,最后无奈的他还是咽下了,看着他咽下了,她一下子就笑了,像百花绽放,清婉绝美。很快一碗饭就喂完了。
    他以为她应该要走了,却不料……她费力的端来一个沐浴桶,然后费力的从井里一次次的打来水,灌满热水,然后走上前去开始动手T他的衣服。
    他一下子就涨红了脸,生硬的别开脸,“你干什么……”
    “我帮你洗澡啊”,她回应的理所当然。
    “你疯了……“他结巴了一阵结果什么都没说出来,只能红着脸任由她T光了自己的衣服替自己沐浴……
    “别怕,我是你的媳妇,我给你洗澡又怎么样”说完她皎然一笑打开了他身上的锁,在他红着脸的目光中,给他沐浴完,把他扶到床上然后出去了。
    日子就这昂一天天的过去,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更何况是这样的两个人。
    她本以为会就这样随着时间慢慢老去,也没预想过以后会怎么样。

    转眼间就是一年后的月圆之夜了,往年那一天嘉定总是嘱咐她早早就睡下了,可是今年,她预感今夜一定要有大事发生了,那种惴惴不安的感觉也来越强烈。
    到了夜更十分,她刚洗完澡正要睡下,这时候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破门而入,挣扎着倒在地上。
    “你,你怎么了?”她吓了一大跳,上前去扶起那个家丁。“少……少爷发疯了,家丁说完这句话就气绝身亡了。
    她当场向着小屋跑去,沿途听到一阵子打斗厮杀的声音,每靠近一分声音就大一丝。
    直到她来到花园旁边的水池旁,透过婆娑的树叶,看见了远远重叠在一起的两个人。
    一个人正猩红着眼睛掐着另一个人的脖子,手上每用力一分眼底的深红炽热就更深一分,随着一个家丁倒下,剩下的家丁一起蜂拥而上却被齐齐掐断咽喉,这时候就只剩下员外和绿意两个人,他没有了下手的目标,心里正烦躁,突然看见了员外和绿意,两个人的目光瞬间变得惨白,这时候绿意突然推了员外一把“员外,你快走”。
    员外惊慌失措的向着远处连滚带爬的跑去,这时候他已经闪到绿意身边,一下子扼住了她的咽喉,只需稍一用力,她就会……就在这时候他却看见了眼底闪现的一些场景。
    她说,我是你的媳妇,我有义务照顾你的一切,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无论任何人弃你而去我都会永远在你身边,他开始变得挣扎起来,猛地松了手。得到新鲜空气的绿意剧烈的咳嗽起来。向前跑去。
    他的眼睛一下子又变得通红,发狂的大叫起来,接着很快又追上了她,把她推倒在地,她转过身来害怕的看着他。他正要取她性命之际,挣扎中她身上无意中调出来一个东西,他一下子就愣住了,那是一个木质的勺子,是古代吃饭用的工具,就在她来到府上之前他还是不人不鬼的样子,每天用手抓饭吃,经常会肚子疼。后来她来了,替他收拾干净一切,照顾他的一日三餐,生活起居。
    有一天她正在喂他吃饭,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从怀里掏出一支精致的木质勺子,她说:“你用的那个东西非常不方便,这是从小我母亲给我吃饭用的勺子,从我出生就伴随着我,以后我们就共用这个勺子吧!”
    往日的一切历历在目,他突然下不去手,一下子抱着头剧烈的挣扎起来。啊……好疼。
    她见他有回转的迹象,赶紧呼唤员外来绑住了他,好在一夜相安无事,一直拖到第二天一大早她才昏昏沉沉的睡下。
    刚睡下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绿意”,员外让你过去呢,她索然疑惑但是还是跟了过去,在路上那个来传话的仆人用佩服的口气说:“绿意你可真是厉害啊,要知道往年到了这个时候,老爷都会用精钢制成的铁链锁着少爷,他还是会睁开,然后杀掉家里一大半的人,你居然还能活着出来……真是奇迹啊,现在府里上下都在传你是少爷的命定夫人所以才能安然无恙呢”
    绿意苦笑一下,他哪里直到昨晚那种危险的场景,她差点就丧命了,直到现在她还心惊胆战的。
    老爷把她叫过去无非就是眼泪哗哗的赞赏她一番,让仆人给她家送去一点银子,告诉她,她跟少爷可以圆房了。
    新婚之夜,府里整整闹腾了一宿,直到傍晚,比往年多了一丝热闹,少了很多冷清。她羞涩的躺在床上。
    到了新郎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他轻轻叹了口气,为她盖好被子,吹灭烛火,拥着她入睡,就在烛火吹灭的那一瞬间……窗外一身白衣身影迅速闪过……接着就消失不见了。
    自从跟少爷住在一起后她就不用再干那些粗活了,偶尔有些活也是很轻便,只需去后厨单独负责少爷的一日三餐即可。
    这一天夜里,少爷依旧被员外叫去一整天不知在商量些什么,这时窗外一白衣身影迅速闪过……露出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她。
    “谁?”她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去打开窗子,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一连三天都是这样,她跑去问员外,员外的也支支吾吾的什么都不肯说。
    直到有一天晚上,她正在后厨做饭,却猛地又看到一身白衣一张人不人鬼不鬼的脸,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吓出了一身冷汗,闭上眼睛,等睁开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女人不见了,她无法确定那个女人到底是人还是鬼……
    第二天,她终于忍不住去质问员外,员外起初支支吾吾的什么都不肯说,后来经不住她苦苦追问终于说出实情
    原来在少爷刚出生那一年,村里正在闹饥荒,家家户户各扫门前雪,他眼见刚出生的孩子饿的哇哇叫,母亲却没有奶水,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再这样下去一家三口都会饿死。
    这时候孩子的母亲义不容辞的站了出来,因为员外是男人,将来还要挣钱养活孩子……
    后来,饥荒过了,孩子的母亲却死了,孩子直到长大成人后却被发现痴痴傻傻。每到月圆之夜都会“发病”。
    再后来员外惊恐地发现,孩子的母亲似有不甘一般整日出现在府上,虽说没有伤及人命,却也是有悖天理。
    回来的路上,她一直处于震惊之中,她从不知道原来他的童年是这么度过的,他的母亲整日留恋人间不肯离去,大概也是因为母子亲情舍不得他吧。
    她来到他母亲的坟前上了一炷香。
    “母亲,你放心走吧,我既然嫁给他就会陪他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不会弃他半步。”
    那一天她在他母亲坟前跪了很久,从那以后再也没发生过闹鬼事件,少爷也渐渐好了起来。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童养媳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7427.html
上一篇:倩女幽魂新编    下一篇:怪谈之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