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不要在我的坟前跳舞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单小伟 发表时间:2015-10-20

    深夜时分,街道上冷冷清清,偶尔有那么一两只野猫从绿化带的灌木丛中蹿进蹿出,行踪诡秘。
    相比之下,我和李抓的行动简直甘拜下风。我们没有目的,时常恍惚,已经过去两天了,我们游荡在L城的街头巷尾,无处安身。
    此刻,精疲力竭的李抓气若游丝地说:“我们住院吧。”
    我“嗯”了一声,表示赞同。
    我们就近找到一家医院,径直来到住院部,走廊里静悄悄的,消毒水的气味略微有一点刺鼻。这时候,病房大多都已熄灯,病房外的长椅处于闲置状态。我们停下脚步,分别在两张长椅上躺了下来。
    一切都恍如隔世,这种方式的住院我和李抓早在七八年前就已体验。
    李抓是我的亲弟弟,彼时,刚满十四岁的我们双双离家出走,在一家医院整整借宿了三天才被捉拿回去。而今,我们故技重施,所不同的是,这一次,我们是无家可归。
    我们的父亲,那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人,在一年前背叛了母亲,也背叛了整个家庭。在他和另一个女人准备双宿双飞的那天,一家人正围在桌前吃饭,父亲突然拍案而起,说:“全体解散!”之后,他抹了一把嘴,拎起事先准备好的包扬长而去。当时我和李抓懵了,唯有母亲表现得相当冷静,一个月后,母亲也无声无息地走了,据亲戚说也是和别人双宿双飞了。父亲留了一句“全体解散!”只字未留的母亲将“解散”诠释得干净彻底。她悄然把家里的房子卖了,携款不知所踪。
    事实上,之所以四口之家分崩离析,作为孩子,我和李抓长期以来的不思进取也是家庭破碎的一大诱因。父母大概看不到这个家庭的希望吧。我和李抓没读过大学,甚至高中都没有毕业便辍学在家,过起了退休老头的生活。我们每天只是宅在家里看电视、玩游戏。且将父母的一次次的教导与数落雷打不动地当作耳旁风。因此,父母先后上演的双宿双飞也是综合了各方面的考虑。


    由于母亲把房子卖了,导致我和李抓失去了安乐窝,不得不投奔亲戚家。寄人篱下无疑是痛苦的,况且我们岁数也不小了,早就到了自力更生的年纪。所以,我们离开了家乡,来到L城,来到了这未知的世界。
    现在把场景拉回到医院。
    因为太过疲惫,李抓甫一躺下,鼾声便接踵而至。
    我也在不知不觉中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生吞活剥般致使我的睡梦背井离乡。我睡眼惺忪地睁开双眼,在昏暗而惨淡的灯光下,一名女护士正慌慌张张地推着一张病床往电梯口跑。恰在这时,病床一侧的轮子不知蹭到了什么,“吱”的一声,一个急刹,病床轰然侧翻。床上滚落下来一个老头,如一摊烂泥,糊在地上。
    我从座椅上翻身起来,一脸错愕地注视着这一幕。
    女护士看到了我,向我投来求助的目光:“麻烦你帮个忙好吗?把他抱上病床。”女护士怯生生地指了指地上的老头说。
    我急忙趋前相助。地上的老头纹丝不动,看来病得不轻。女护士见我出手相助,居然当起了看客,一点搭把手的意思也没有。
    老头骨瘦如柴,轻若浮云,我很轻松地便将其抱上病床。

    女护士长出一口气,如释重负地说:“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把死人抱上病床。”
    “有没有搞错,这是死人?”我回想起刚才接触老头身体时温度的异常。
    “嗯嗯。”女护士的声音在慌乱中还有点萌:“今天这个楼层就我一个人值班,例行查夜时发现这个老头嘴巴大张着,嘴里好像塞了什么东西。我过去一看,发现有一个橘子硬生生卡在喉管里。那模样,可恐怖了。好在刚才我已经把橘子抠出来了,可是发现得有点晚,大概是没救了。”
    “你没做人工呼吸吗?”我问道。
    “做了,在胸口按压了几下,不管用。”女护士说。
    “拜托你专业一点,光按压有什么用,得往嘴里吹气啊。”
    “我知道,可是……可是……”女护士话锋一转,“要么……要么你帮我吹吹吧。”
    我迷惑地看了一眼女护士,看相貌她不像是从卫校刚毕业的小姑娘,至少也有几年工作经验了。我苦笑一下:“救人要紧啊!”说着,作势要给老头做人工呼吸。
    女护士忽然又阻止了我,“急救室有呼吸机,比你吹气管用,我本来也是要带他去急救室的。”
    “那快走!我来帮你推病床!”说着我随同女护士,一道赶往急救室。抵达急救室后我被挡在门外。于是我又返回住院部,继续躺在那张长椅上睡觉。另一张长椅上的李抓自始至终就没有醒来过,鼾声依旧。
    翌日清晨,医院里嘈杂起来,继续睡下去只会遭人侧目。我叫醒李抓,打算离开。就在这时,我再次遇见那位女护士,她情绪低落,一脸倦容。
    我向她打了个招呼,询问那老头的情况。女护士悻悻地说:“别提了,还能怎么样,自个用橘子自杀死了呗。害得我挨了领导一通批,一会儿还得去给警察录口供,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
    因为这段交集,加之其后几天,我和李抓每晚都下榻这家医院。一来二去,也就和这位女护士熟络起来,并得知她叫田莲。
    田莲古道热肠,在了解到我们的现状后,很慷慨,借给我们一笔钱,叫我们租个房子,好有个落脚的地方。为此我们十分感激,承诺找到工作后会尽快把钱归还她。
    拿着田莲的钱,我们在L城棚户区租到一间平房。尽管住的问题解决了,可工作却迟迟没有着落。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我和李抓的好逸恶劳。我们几乎每天都在出租屋里蒙头大睡。即便是意识到这样不妥,进而端正思想,改变作风,也不过是将两人蒙头大睡的局面变异为轮流着睡,然后腾出一个人出去找工作。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不要在我的坟前跳舞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7372.html
上一篇:阴阳眼的女孩    下一篇:纸人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