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不能说的秘密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九儿 发表时间:2015-10-05

    “你不要贪得无厌!!”餐厅一两人座位,一长发及腰的美女拿着桌上的冷饮就泼在了对面的男人身上。
    美女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经典的瓜子脸,脸上化了淡妆,颇有气质。华美一脸怒气的看着对面胖胖矮矮的健文。
    “呵呵,不给钱,那我就把你的秘密告诉你老公。”健文从桌上抽了纸巾,擦了擦脸上的饮料,一脸笑意的盯着华美的大腿、胸部等地方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翻到了一个号码,把屏幕面向华美,“你老公反正钱多。”手指停在拨打的上方。
    “你……”华美气的不停的喘气,手指着健文,“你,怎么知道我老公的电话。”伸手便要抢手机
    “哎,美女,注意形象,你我是同学,我肯定能打听清楚咯。你可要注意啊,等会不小心把电话打过去了呢,到时你让我怎么说呢?”健文顺手抓住了华美的手不放,顺杆子的把手机扔回口袋,双手不停的玩弄着华美纤长白皙的手。
    华美花了很大劲儿才从那男人的手中扯出来。她不得不坐下来,“说,你要多少钱才保密。”
    这是第二次了,健文向华美讨要钱财,钱已经花的差不多。“十万,给我十万,我就守口如瓶。”
    “吸血鬼,每次都说同样的话,你当我是金库吗,前段时间刚给过你十万了,我哪还有这么多钱给你。”华美怒不可遏,双手在桌下紧握,怒气很不容易控制下来。明知道这是威胁,明知道这次过后,还可能会有第三次,第四次……可是,她不能报警,这个秘密对她来说极为重要,会毁了她的前途和美好的家庭。
    “你不是有公司吗,可以卖啊,或者对你老公撒撒娇……”健文对华美眨眨眼睛,“你怎么弄钱,我不管,但这十万我必须要!”健文又拿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
    “好好好,我给,这是卡,密码**5**8”华美拿出卡甩向健文,“但愿这是最后一次。”然后气呼呼的踏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健文拿着卡吻了一下,然后看着华美的背影嘿嘿的笑了。
    回到家中,华美脱下高跟鞋,换了一身家居服,“老公,你在吗?”华美在楼上卧室门口呼唤。
    “我在厨房给你炖汤。”一英俊的男人身上系着围裙,探出头回答。
    “炖了什么好吃的?”华美下楼,之前的不愉快,看见他就消失殆尽。
    “鸡汤,燕窝。”津南解下围裙,把汤给端出来。
    “今天是怎啦,都是汤。”华美嘟着嘴问,手给津南的肩膀上按摩。
    “妈说要多给你补补身子,给我生个大胖小子。”津南拉着华美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眼底的温柔融化了华美的心,“你考虑好给我生孩子了吗?我们结婚都两年了,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我也很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宝宝。”
    原本沉浸在津南温柔中无法自拔的华美一听到生孩子,立马就变了脸色,但只是一瞬间,华美又重新支起笑脸,“孩子嘛,不着急,我们现在过两人世界不好吗?你要是非要的话,我们可以去领养一个。”
    津南皱眉,又是听到这样的回答,华美的敷衍了事他听的出来。他爱她,不愿意勉强她做任何事,但妈已经给他施加压力了,强烈要求他离婚。
    华美小心的看着他的脸色,其实她心里也急,不是她不愿意生,生儿育女是每个女人都想的事,但她不可以。
    “你再考虑考虑。”津南无奈的抚头,走上楼去。
    这样的日子又平安无事的过了半个月。这天,华美在公司里处理事物,秘书敲门而进,“经理,外面有一个男人找您。”
    “谁啊?”华美低头看着文件,漫不经心的问。
    “他说他叫李健文。”
    华美一听,猛然抬头,身体一颤,“让他进来。”忍住怒气,咬牙切齿的说了这句话。
    秘书走后不久,办公室里就进来一个矮胖男人,随意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客来了,你就不准备请我喝杯茶?”
    “要喝你自己泡。”华美吼叫。
    健文饶有意思的看着华美,瞅着眼,示意她看向办公室的外面。
    办公室是透明玻璃的,华美的这顿火气,被办公室外的员工看见了,在底下窃窃私语。华美自觉失态,但那股子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始作俑者却坐在沙发上喝茶,肆意的笑。
    “你找我有什么事?”华美深呼吸,缓缓的走到男人的对面坐下。
    “都是老同学啦,也没啥事,就是最近做生意失败了,手头紧,来问你借点钱周转救急,不然到了绝路上,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健文说话,不像是求人。
    华美知道他这是变相的又一次要钱,华美没多说,直接开了张支票,五十万。
    “从今往后,我不想再见到你这个人,去国外生活吧。”
    “我就喜欢你这种爽快美女。”健文不动声色的把支票揣进了怀里,笑呵呵的说:“我立马启程去国外,谢谢啦,临走前就送你一个么么哒。”健文做个了飞吻,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华美瘫坐在沙发上无声的哭泣,这种纠缠到底要何时结束,真想把李健文给杀了!
    “叮铃铃”,华美擦干眼泪,接起电话。
    “应华美,我家待你不薄吧,要不是津南宠着你,我早把你赶出家门了。结婚两年了,不下蛋,你难道是公鸡啊。”电话里一顿吼,华美立即把电话离耳朵远点。
    华美刚停住的眼泪,又顺着脸颊溢出,滴答滴答的敲打着她的心,这些话深深的伤了她,但她不能说原因。
    “妈,给我点时间好吗?”华美对着电话哽咽,也不管电话里是怎样的回答,她挂断了电话。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她时刻提防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防着李健文。孩子的事,工作的事,让她筋疲力尽,她多想把秘密公诸于众,但又觉得那是种羞耻,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眼光,更无法面对他的谴责和失望。
    华美摇了摇头,收拾好心情,便去了另一个城市中的一所幼儿园。这所幼儿园只要有空就来,因为幼儿园里有她牵挂的孩子。


    华美向幼儿园的老师请假,带着她的心头肉去游乐园,“宝宝,今天在学校乖不乖啊?老师有没有奖你大红花。”华美蹲下来,温柔的看着女儿。
    “我很乖,没有哭哦,老师给了大红花,在书包里,我拿给你看哦。”妞妞把书包放下,从书包里拿出红花。
    “宝宝真乖,妈妈给你戴上。”华美摸摸妞妞的头,亲手给妞妞的红花别在了衣服上。
    “阿姨,我有妈妈了,你不是我妈妈。”妞妞很天真的看着华美。
    华美心一疼,孩子不认她,但还是面带微笑的说:“妞妞,就叫一次好不好?就一次。”
    “妈妈。”妞妞童真的话语,让华美忍不住掉泪。
    “乖,妈妈带你去游乐场玩,等会放学的时候,不要跟人说我带你出来玩了哦。”
    “嗯。”妞妞点头。
    陪了孩子玩了几个小时,又立马送回了学校,华美依依不舍的跟妞妞挥手拜拜。
    “今天去哪了,我去公司找你一起吃午饭,你不在。”津南看着报纸。
    “我去逛街了,手机关机,没接你电话。”华美放下包,头枕在津南的腿上,闭眼凝目。
    津南放下报纸,静静的看着妻子,不知多久,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晃半年过去了,华美的肚子还是没动静,津南妈急的要死,给华美扣了一顶帽子---“不下蛋的母鸡”。津南不肯离婚,对华美也没法,家里闹的鸡飞狗跳。这会儿,津南妈又在痛哭了,华美不知所措的站一旁,不知道怎么安慰。津南又哄,带妈逛街才停止住哭泣和责怪。
    大半夜的一个电话惊扰了两人的睡眠,华美迷糊的拿起手机一看,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过来,以为是骚扰电话,便按断了,又继续睡,反复的打,终于不耐烦的接听了,“谁啊?”华美闭着眼睛,只要挂了电话随时就能睡着。津南翻了个身继续睡。
    “你就不记得老同学了吗?”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让她睡意全无,立马起身跑去卫生间,又反身看了一眼还在睡梦中的津南,还好没惊醒他。
    “你怎么又打电话过来了,不是在国外生活的好好的吗?”华美尽量压低声音对着电话低吼。
    “想你了,所以我回来了。干嘛这么惊慌生气,你就不能对我好点,我手里可还有你的秘密呢。”
    “你……这次又要多少钱?”华美全身轻颤。
    “一百万,我只给你1天时间哦。”
    华美挂了电话后,瑟瑟发抖,除了哭,就不知道该怎么发泄了。在厕所待了一会儿,起身走出门口便看见津南站在卫生间外,看着她,“怎么了?”
    “没事。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华美不在意的问。
    “刚醒。”津南说完就回了卧室。
    华美捂着胸口,呼了口气。
    第二天中午,健文打电话约华美出来吃饭,华美不得不去。
    “钱准备了多少。”健文翘着二郎腿,开口就问。
    “没钱!我之前给你的钱财,这么大一笔财务去向,公司已经怀疑,董事长不是我,是我老公,到时我要怎么交代,要是公司垮了,你也拿不到钱。”华美这次想跟他讲讲价。
    健文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沓照片,“你记得照片上的这个男人吗?没钱的话,这照片我可就给你老公啦,我相信你老公肯定很感兴趣。”
    “混蛋。”把柄被李健文死死的抓着不放,华美真的无力了,“钱我会想办法,但这照片我要……”华美伸手就去拿。
    健文眼疾手快的把照片抱在了怀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然,我可还有备份。”
    华美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抬脚便走。
    健文慢条斯理的整理着照片,隔壁座走来一个男人,坐在健文的对面,“我出两百万,你把照片给我,跟我说一下这照片中的男人和刚才那位美女的事情。”
    李健文两眼发光,两百万,看来这消息很值钱。不过转念一想,眼前这男人不会也是想坑她的钱吧,眉头一跳,“你是她什么人啊?”
    “不要管我是谁,我给钱,你给照片。”男人脸色冷漠,从包里抽出一张支票。

    …………
    晚上,华美到家时,津南正在一支支的抽烟,“老公,怎么抽这么多烟啊?是不是有烦心事啊。”华美上前就把津南嘴中的烟给夺了。
    津南定定的看着她,好像要把她深深的看透,也许是想把她的样子深深的印在脑海里吧。
    “我们认识多久了,你还记得吗?”津南拉着华美的手,华美顺势坐下。
    “结婚两年了。”华美有些心慌今天他的态度。
    “不不不……你忘了你在酒吧唱歌的两年了吗,那时你在台上唱,让我对你动了心,之后约你出来,发现你人挺文静的,我对你展开了追求,追了两年,你才答应跟我结婚。”津南沉浸在回忆里。
    “额……”华美有些无措,不知该怎么回应。
    “四年了,你是不是有心事瞒着我?”津南从回忆中醒转,看着华美。
    “啊…没有啊。”华美怔愣了会儿,还是没把秘密告诉他。
    “真的吗?有心事还是告诉我的好,说不定我能接受的了,若是哪天我自己查出来,我反而会心痛。”津南很认真的看着华美的眼睛。
    华美犹豫再三,闭上眼睛流泪说:“没有。”
    津南无比的失望,从抽屉里拿出一沓照片,“你还是不信任我。既然如此,还是我替你说吧。”津南指着照片中的清秀男人,“照片中的人是你吧,你结过一次婚,有一个女儿,是吧,改名换性嫁给我。”
    华美无声的流泪,点头。
    津南的眼角也湿润了,又颤抖的问“你是什么时候做了变性手术的?”
    “在酒吧唱歌的时候,我是男扮女装,后来认识了你,让我感受到了作为女生的呵护和爱情,之后我存钱,打听好了医院做了手术……我从小就羡慕那些女生可以得到呵护,打扮的光鲜漂亮。所以我一直想做个女生,可我偏是个男儿身,爸妈很严厉,不允许我跟女孩子有来往。我一直压制着,直到大学毕业,想成为女生的念头越来越强烈,瞒着父母打扮成女性,最后父母想让我结婚,找回我的本性。无奈,我娶了媳妇生了女儿。我虽是男儿身,却有颗女儿心,媳妇发现我的异常,跟我离了婚,孩子跟她。后来就是在酒吧工作,之后的事你知道了。”华美哭泣的蜷缩成一团,不敢面对津南。
    “也就是之后你接受了我的追求……呵呵呵~”津南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心里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他也不敢面对这四年的感情了,居然跟一个变性人结了婚。“离婚吧,今晚我拟定好协议,明天就签字吧。”津南站起身,穿上外套,拿上公文包,走出了家。
    “津南!”华美撕心裂肺的大喊,可他到底是不回头了。
    这秘密只有他知道,华美拿起手机拨打了李健文的电话,在电话里一直哭骂,骂累了,可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浑浑噩噩的去了酒吧喝酒,只有醉了,不清醒的时候才会快乐一点。大街上,已经是深夜,华美一个人摇摇晃晃的走向大桥,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倒不如纵身一跳。
    正在这时,一只手把她从桥边拉扯回来,嬉笑着说,“要死也得先满足我啊。”抱着华美去了大桥附近的公园深处。
    “津南,津南~”华美眯着眼看向正在脱她衣服的男人。现已快冬至,当身体敞露,一阵风吹过,华美冷的一哆嗦,脑海一清醒,便看到了在她身上动作的是李健文。华美挣扎,可喝醉酒的她全身无力,更何况那李健文身体肥胖,这重量便不是她能推开的,“救命~”
    李健文一见她清醒,捂住她的嘴,能占多少便宜就占多少,可华美挣扎的越来越强烈,为了让她闭嘴,捡起地上的一小块石头,便往华美的头上砸。砸了多下,下手完全没有个轻重,更多的是砸在了脸上,脸部已经血肉模糊,辨别不清之前的模样了。这么恐怖的一张脸,李健文没有了肉体欲望,立马提上裤子就抖抖索索的跑了。
    凌晨,津南就急急忙忙的赶来了别墅,华美目光呆滞的坐在沙发上,津南感觉华美变了,而且他看不清她的脸了,就像有一层薄雾阻挡,他揉揉眼睛,还是看不清,房子中的空调好像也坏了,感觉好冷,也许是没睡醒,也许是晨露重吧。
    “离婚协议拿出来吧,我签字,以后便不会再跟你见面了。”华美的声音已没有当初的温柔,口音低重,更多的是冰冷,生人勿近的那种冷漠。
    “你怎么了?”津南走进华美的身边,可华美却快速的走开,隔开了两人的距离,津南惊讶华美的灵活度。
    “把协议放桌上,签了字后请离开。”
    津南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既然决定离婚,他就不会因为华美现在的这幅样子而心生软意。刚才的关心,被华美拒绝,他也不多说,拿出纸笔,华美签了字,盖了手印,津南离开了。而他没有看到,华美就这样凭空消失在屋里。
    酒店,健文享受着酒店的按摩服务,突然窜进一股冷风,抬头看了看,有些疑惑,倒也没什么异常,便又闭眼享受了。身后的人继续在他背上推拿,他感觉身上很冷,就像结冰了,而帮他按摩的小姐,用力越来越重,“痛。”李健文直呼,一咕噜的爬起来,贴在了一张五官不明的脸上,“啊!”
    李健文惨叫的摔下床,“救命啊!”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人,不,这只鬼,就是华美。
    华美附身在按摩小姐身上,放肆的尖叫大笑,笑声尖细刺耳,回荡在房间中,甚至能看到那无形的音波。哪怕李健文把耳朵捂住,却依旧阻挡不了那声音的侵入,大脑嗡嗡的响,耳朵里沙沙的就像有虫在爬。华美尖叫的声音越来越大,李健文承受不住了,七窍流血。
    尖叫声停止,华美从按摩小姐的身上飘出来,不过华美的灵魂恢复了男性的样子,脸色青白,眼中的憎恨誓要把那男人吞噬。声音也变得浑厚,浑厚中带点娘性,听着很别扭不舒服。就算人生前已经变性,可灵魂是不会变质的,从出生起就奠定了灵魂的性别。
    “为了钱,毁了我的家庭,还侮辱我的身子,你该死!今天我要你也变性,哈哈哈哈~”华美恨恨的看着李健文,随后又一阵音波袭向了李健文。
    “不要,不要,我错了,你原谅我。”李健文吓的屎尿失禁,一脸的大汗,随着华美的逼近,他不断的往后退,退到墙角,无可避,他的心跳已经加速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照这样快速的蹦下去,不是心脏爆碎,就是心脏病发作。
    华美一把抓向他的命根子,李健文想往旁边躲,但身体肥胖不灵活,让华美抓个正着,用力一扯
    “啊~”李健文惨叫,脸色苍白,汗水不断的掺和在他下身的血迹中,伤口一阵阵的发痛,李健文硬生生的忍住了,喘着粗气。
    “恶心的东西。”华美一脸的嫌弃,但双手还是不断的扯碎着那东西,然后把那么一团塞进了李健文的嘴里,“这可是你的命根,多吃点,快吃下去。”使劲的塞进去
    “呜呜呜呜~”李健文牙关咬紧。华美直接把他的下巴卸下来,又是一声惨叫,而那一团东西终于全部塞进了他的嘴里和喉咙里。没多久,李健文就这么噎死,失血过多。
    当李健文的灵魂出来时,却是一个女性灵魂,“哈哈哈~没想到你居然是女人。”华美捂嘴大笑
    按摩小姐醒来时,房间的血迹让她惊吓,当看到李健文的尸体时,彻底吓晕。
    也许来世,华美如愿成女,健文是男……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不能说的秘密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7293.html
上一篇:护花贼    下一篇: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