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掌灯客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狂海龙少 发表时间:2015-10-01

    我到李庄的时候,天还没黑。
    正在吃饭的人家,一张方桌,几个马扎,一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
    尚未开饭的人家,也升起了袅袅炊烟,
    没有城内的喧嚣,这一切为宁静的村庄添加了一丝祥和的气息。
    然而,此到李庄,却并非是为了这情这景,而是为了听一个故事,一个关于掌灯客的故事。
    “掌灯客,客灯之掌者。客之来者,灯辉;客之去者,灯噩。”这句从古书上意外看到的活让我对掌灯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几经探询,终于在李庄得知了一丝线索。
    老者的家甚是隐蔽,事实上,如果天未黑,我可能找不到这样一个地方。
    当夜色将这个古朴的村庄吞噬,当这个没有被先进科技侵夺的村庄真正地沉寂下去,一处四散着微黄烛光的小屋也就分外耀眼了。
    寻光而去,简陋的茅屋,遍布油灯,燃烧,灯光摇曳。
    案几已是陈旧,一老者在竹席上盘坐,眼微闭。
    “仙身可知掌灯客?”
    老者眼微睁,虚让了一下:“客家稍坐。”身却未大动,又是不言。
    “仙身可知掌灯客?”我又追问了一句。
    这次老者却是睁开了眼睛:“这灯,我却是知道,这掌灯客一名,却再无了。”
    “那这灯……”
    老者却未直接答话,反是问了我一句:“客家可知灵灯?”
    “倒是知道一点儿。”想了想,我整理了下之前所了解的,“传闻人生来身上带有阳火,火在,则百鬼不侵。阳火随成长而逐步变化,幼时最弱,老时最残,而正值壮年,则阳火最盛。阳火盛极了,便会凝之为灯,这灯,便又叫作灵灯。在一些传说中,每个人有两盏灵灯,左右肩各一盏,行夜路时,若左右遥顾,灯便会熄灭,便会遭受阴气侵袭……”
    老者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打断了我的话。
    “客家所说大体正确,然而,客家可知,这灵灯共有三盏?”
    “三盏?”
    “灵灯应阳火而生,对人之三魂,一名善,居人之左;一名恶,居人之右;最后一灯,名平常,通常悬于额上。然而,若有意外,人便会丢了魂魄,丢了魂魄便是飘走了灵灯。而人若是丢了灵灯,轻则浑浑噩噩,重则丧命。掌灯客,便是要寻回这飘散的灯,并且掌管,若是灯耀,则人生;若是灯灭,则人亡。”
    老者顿了顿,又看了眼满屋灯光,继续说道:“李庄曾有一个灵者,说是灵者,不过是会些许异事,倒是和你有些相像。”老者玩笑了一句,又说下去,“灵者是这一片地区的掌灯客,其实,一个地区,掌灯客并非只有一人,但掌灯客之间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能相见。而这个灵者,不但破坏了这个规矩,而且还犯了很严重的错误。”
    “不能相见?”
    “对,不能。”老者的眼中有些迷茫,却又很快清醒了过来,“据说,掌灯客掌灯,本身就是一种违反天道的事,逆天而行,怎么可能有好结果?不过,天怜掌灯客之苦,倒是并无其他惩罚,反而多了长寿的好处,但却一…不能相见。”


    “这是个不成文的规定,没有哪个掌灯客相互见过面,掌灯客也只是会些异事的普通人,不可能去违反些忌讳,这不成文的规矩,也就继续不成文了下去。但,凡事都有例外,就比如这个灵者。”
    “那个灵者见了其他掌灯客?”
    老者却未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叙述起了另一个故事:“其实,掌灯客还有一个禁忌,掌灯者,不能把‘灯’让常人看到。那灯,普通人是接触不了的。说掌灯客是普通人,其实也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罢了。灯是人之魄,一点儿的失常便是关乎性命的事情。寻常人接触到了,几盏灵灯便会相互影响。至于到底会发生什么,没人知道,也没人刻意研究过。但有些事,却真实地发生了。”
    老者平淡地叙述着,除了微动的嘴唇和喉结,再无活动的地方。房间里遍布寂寥的恐怖,除了老者的叙述声,甚至连呼吸都没有。
    我不自然地环视了一下,灯光摇曳,相互之间,似乎有着什么。
    “发生了。”老者又重复了一遍,眼里有些茫然。
    “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老者眼里的茫然突然变成了一种恐惧,甚至连声音都颤栗了起来。封闭的房间突然刮过一阵微风,灯光忽灭又突然亮起,微弱地摇曳着。
    “整个李庄的人,灵火都乱了。知道吗?整个李庄的人啊!”
    老者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混乱的话语,与之前所述似乎有些不同,继而,老者又茫然地沉默了。
    我简单地整理了一下思绪,老者的大概意思应该是:某位掌灯客,意外让普通人看到了灵灯,继而引发了极大的混乱。
    “可是,混乱是什么呢?”
    “行尸走肉。”老者说了这四个字,整个人忽然变了一种状态,一种莫名的威严散发在外。
    “整个村庄的人,灵灯都乱了,你能想象到那种场景吗?灵灯不断地交换,甚至飞走……整个村庄都乱了,有的人性格突变,有的人浑浑噩噩……还有人,发了疯,学狗、学猫,学……总之,整个李庄都废掉了。”

    “废掉?那……”
    我追问了一句,老者却转头瞪了我一眼,犀利的目光,和之前判若两人,但老者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废掉了。懂吗?整个李庄没有一个正常的人。这样的李庄,还不叫废吗?”
    “废了……”老者锐利的目光却突然又迷茫了起来,继而又转变了语气,说起李庄废掉的原因,“还记得之前说过的灵者吗?”
    我有些发愣,不太适应老者的转变,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你是说,那个犯了禁忌的灵者?就是与其他掌灯客相见的灵者?”
    “对,就是他。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犯了禁忌?相见,不应该是两个人的事情吗?”
    经由老者这么一提及,我忽然反应过来,相见,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怎么可能只有一个人犯禁忌?
    “可是如果另一个人死了呢?”
    “死了?”
    “嗯,另一个掌灯客,死了…被……那个灵者……害死了……”老者缓缓地说着,摇曳的灯光似乎又暗了些。
    “其实,他没告诉你吧…”
    他?我刚要发问,老者却又继续了下去:“其实,让普通人看到灵灯的那个掌灯客,也是那位灵者……”
    “最初的最初,灵者也只是好意,背负在掌灯客身上的宿命,太久了,也太沉重了。其实,他只是想做回一个普通人罢了,正是年轻,谁没有一点儿冲劲?大概灵者也是这样,总之,他用各种方式去尝试,比如让普通人……结果,也就是那个样子了。”
    “灵灯的混乱引起了其他掌灯客的注意,于是,也就那样了。”老者又突然苦笑,“这是宿命,掌灯客的宿命,遇灯则现,相见了,也就……”
    “那怎么说,灵者害死了另一个掌灯客?”
    屋内的灯忽然灭了,一声鸡鸣,屋外隐约有了曙光。老者的声音又变得严酷,只是再也看不清老者的表情。
    “我给你讲另外一个故事吧,当年的灵者确实是想要摆脱那种宿命,可是,在违反了不能让普通人看到灵灯的禁忌后,他畏瞑了,也退缩了。当他看到闻讯而来的其他掌灯客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害怕,于是他犯了一个比之前更严重的错误。他没有去补救之前的行为,而是杀了另一个掌灯客。他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掌灯客彼此之间虽然不能相见,却是生生相息,于是,最后的结果是,他们共享了生命,变成了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最后的最后,甚至他们,只能在夜间出现了。”
    “可笑啊可笑……你现在还在想这些吗?”老者的声音又起了变化,“年轻人,你不觉得,其实你和当年的灵者很像吗……有些东西,不要去触碰……”
    “喔喔喔——”
    鸡再鸣,头脑忽然有些发晕,只是老者的话语再也听不清楚,再睁眼时,已是黎明,脑海中最后的印象,只是老者重重的叹息声。
    空旷的土地,杂乱的土石,一切似乎都从未存在过。
    老者的话让我沉思,不过,人在年轻时,有梦想,就该去拼搏,不是吗?
    至于他们知道的我的秘密……大概是吧。
    李庄的清晨有着异样的宁静,纵然有炊烟袅袅,但这里,依旧能够远离城市的喧嚣。
    突然又想起了来李庄之前听说的—个故事:
    在李庄,夜里总会有人给路人引路,只是灯,却没人看得到。故意抑或其他,这是不是又是另外一种救赎呢?
    只是那夜间充满微黄灯光的小屋,似乎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掌灯客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7276.html
上一篇:顶楼的电话    下一篇:要命的好友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