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拆迁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望朔 发表时间:2015-09-04

    庞博是一个北漂,在北京南三环的分钟寺乡曾住了好几年。那里房租便宜,属于城中村,不过后来拆迁,都陆续搬走了,他的一个老朋友还坚持住在那里。因为那里的房租很便宜,他要坚持到拆迁的最后一天。这个朋友姓陈,叫陈大勇。
    盛夏,庞博从那里搬走一段时间后,又换了工作,却意外接到陈大勇的电话……
    租房见鬼
    这一切,都“归功”于这里的开发商。从分钟寺的月亮小苑小区出来,陈大勇往地铁口走,准备乘地铁上班,可是却意外的发现,通往地铁的关键路口竟然被堵了大堆的砖石。大概是开发商在故意制造障碍,让人们赶快搬离这个地方吧。这样想着,陈大勇小心的爬上了砖堆,从砖堆上勉强过去。这小小的障碍还是无法阻挡廉价房租的诱惑。过了砖堆,他发现以往熙熙攘攘的街道冷清下来了,路边的小摊贩都没有了,这一段路边算是拆迁比较早的,房子里早就没有了人,可能前一天住户刚搬走,第二天房子就夷为平地了。
    他感慨了一下,便匆匆上班去了。
    忙忙碌碌一整天。晚上九点多,他才离开了公司,匆匆往地铁赶。出了地铁,还要走一段路才到家,却发现这段路连路灯都没有了。漆黑的路如一条蜿蜒的黑带,伸向远方,路边被拆的七零八落的房子,偶尔里面传出砖土落地的“啪啪”声。朦胧可见路边的树,偶尔天生灰腾腾的飞过一两只不知名的夜鸟。陈大勇打开手机里手电筒的功能,却发现根本照不了多远,又懊恼的关掉了。远处没有拆的房子,窗口射出隐隐的光,告诉他这里还有一些人的气息。他一步一步的用脚试探着往前走。
    即便是个年轻男人,他心理还是免不了敲起了小鼓。
    走了一段后,面前黑黝黝的一个影子拦住了去路,他心理明白,这是早晨出来时爬过的砖堆。白天在这里走,只感觉有点不方便,却没想到晚上还有些怕人的。这样想着,他走到了这对砖头跟前,低头卷了卷裤脚,准备还是爬过去。
    他先是迈出了左脚,找个平坦的地方稳住,然后右脚准备跟上去,却冷不防背后传来一声咳嗽声。这声音离他是那么的近,近的似乎就在他耳边。
    “哇,妈呀!”吓得他一声怪叫,跌坐在了砖堆上。同时回过了头。


    “哎呀,对不起,吓着你了。”面前是一个佝偻着腰的老人。肩膀上还背着一个大袋子,袋子里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他一只手撑在砖堆上,一脸歉疚的说:“还想咳嗽一声提醒你后面有人,没想到反而吓你一跳,你没事吧?”
    这个老人,他认识,不,是偶尔见到过。在地铁附近,他回家的必经之路上,也就是最早拆迁的这个路段有一个小出租房,老人和老伴就住在这里,平时似乎就是靠着捡破烂和收废品糊口,从没有说过话,不知道他们是哪里人,也没见过他们有什么亲人儿女来探望。有一次,他想要把平时攒下的矿泉水瓶卖掉,还来找过老人。在叫开门的时候,他瞥见了那小出租房里的环境,一个不足五平米的地方,摆了上下铺,上铺放的是废品,下铺是破旧肮脏得看不出颜色和花纹的床单被子。紧靠床的地方,放着一个凳子,凳子上放着乌油油的大茶缸子和一些日用品。老人给的价格并不高,不过看到这个境况,他心一软,没有要钱,干脆把废品直接送给了老人。记得当时,这个老人黑黢黢的脸上一脸的开心。
    后来,这个路段拆迁了,没有搬走的商户也遭遇了断水断电的惩罚。不过老人依然没有搬走。以往每天上下班从这里路过,一片黑暗中,只看到老人的小出租房发出淡淡的蜡烛的光。
    陈大勇长吁一口气,世界上哪有什么鬼呀,都是自己吓自己,他想着。
    “没事,没事!”说着,他转过身,继续往前爬。身后,是老人喘息的声音。

    他一边爬一边想,这附近差不多的都拆了,怎么老人还没有搬走呢?或许是开发商见他们老两口太可怜了,没有驱赶他们吧。
    爬过了砖堆,陈大勇拍拍身上的土,继续往家的方向走。走了两分钟忽然感觉不对劲,扭头往身后看了看,空荡荡的路上连个人影子都没有。奇怪了,难道是老人回家去了?他没有多想,一溜小跑回到了租住的小区。
    这是目前唯一完整的小区了,是酒店式公寓楼,就是每间自带卫生间的那种。当初建造小区的开发商有点实力,虽然无可避免被拆迁的命运,但目前还在洽谈中。这一大片地,还是在三环附近,不知道又能造就几个土豪呢。
    硕大的小区楼矗立在他眼前,像一个巨大的笼子,从豆腐块一样的窗口透出来的灯光,让他稍稍有点踏实下来。
    小区进门处还有拦车的杆子,他从杆子边绕了进去。楼下的小门脸儿有的已经搬走了,没有搬走的也是惨淡经营。有些门店老板为了省钱,退掉原来的房子,带着妻儿搬进了门脸儿里住,打算门店到期就卷铺盖回家。晚上,这些家庭就在门前的空地上摆着桌子,就着昏暗的灯光,围着桌子吃饭,三三两两的孩子一会绕着桌子跑,一会儿又在旁边的二手家具店的沙发床上打滚。
    路过的时候,陈大勇忽然听到了这一桌人边吃边聊天。
    “什么?哪死人了?”
    “就是刚拆迁的那块,据说死人了,恐怕一时半会是拆不完了。”
    好奇心驱使下,陈大勇放慢了脚步。
    “那么大年纪,儿女也很少探望,说没就没了……”
    三两嘴的言语钻进了陈大勇的耳朵,似乎死的是个老人,不过他没有在意,当故事听了两句,就赶快回到了出租屋,毕竟第二天还要上班。
    在一个压力山大生存都成问题的环境里,人们对死亡也显得麻木了,一贯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第二天晚上,他很早回来,到物业去交电费,竟然也听到了和前一天晚上同样的聊天内容。那是物业收费的两个大妈,在闲唠嗑。
    “谁死了?”他顺口问道。
    “听说是一个收废品的老头。让他搬走,他不搬,结果一夜之间那小屋子就成平地了。他还有个老伴,那天晚上去女儿家了,第二天回来,家没了,老头子也不见了。”收电费的大妈摇头叹息着。
    收废品的老头……陈大勇忽然想到了地铁附近那老头,一股凉气从脊背直升起来。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啊?”他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
    “就是昨天晚上啊,今天早晨,上班的人就发现那房子没了,还以为是搬走了呢。人家好歹还有个闺女,不过也够呛啊,没权没势的……”
    昨天晚上?那昨晚爬砖堆时候见到的老头……,难道是鬼?不,怎么可能有鬼呢。他挣扎着,强迫自己不去那么想。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拆迁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7068.html
上一篇:爱情信使    下一篇:与鬼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