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都市聊斋之蛇仙情人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七妹君雨 发表时间:2015-06-05

    每天都会上网到深夜,陆笑棋爱玩游戏,而且玩那种最简单的,开心农场,红色警戒线什么的,不怎么爱聊天。最近几天,每每到快下线时,新加他的网友小青姐姐就会跟他聊上几句,只是问候语。似乎成了习惯,今天没有来问候,他竟然不怎么想下线了,看看头像还亮着,从没细看过她的头像,何不细看看,点一下资料,头像变得清晰,不知为什么乍一看到,心疼了一下,仿佛旧时相识,那是一座古代的石拱桥,很小的,下面有一湾清流,河岸有柳,笑棋不禁想起一句词:“杨柳岸晓风残月......”,仅此而已,笑棋的文学水平其实并不怎样,他打定主意要跟小青姐姐搭讪儿:“还没睡呀?”,小青姐姐不答话,他可没耐心,马上震她,还不答话,笑棋不高兴了,一声“下了”,马上就关了电脑。
    笑棋单位里极其轻松,事业单位,某某局某某科,可有可无的地儿,年纪轻轻就在这样的单位上班,吃着国家的皇粮,每天悠哉悠哉,家里父母已经退休,之前父母经营一家由国企转型的小公司,到了父母退休的年龄,就把公司卖掉了,家境殷实。笑棋天生是个简单的人物,不喜欢复杂的东西,人也单纯,大学毕业后依靠父母的关系分到这种不温不火的机关单位,妻子是大学同学同样在机关工作,由于他和妻子都是独生子女,所以依据国家政策他们可以生二胎,承蒙老天爷,他们儿女双全,女儿7岁,儿子3岁,真是幸福无比的家庭。笑棋每天开着爱车上班,单位里另外只有局长开车上班,可见笑棋该是个浪荡公子般的人物,但他不是,他稍有内向,不太愿意与朋友出去聚会什么的。下班就回家,唯一的就是喜欢上网玩玩简单的游戏。
    “ 鱼儿”已熟睡了,这是他对妻的爱称,妻子叫李云,她睡觉比较守时,虽已是俩孩子的妈,可是身体却很好,很年轻大方美丽,毕竟保养的好嘛!云和他平常没什么话可说,不知为什么越来越生分,女人把精力更多地放在孩子身上,笑棋也乐得自在。但有时生点小气,云就高傲地说:“离婚!要不是因为孩子,我一天都不跟你过!”,云是个冷面女人,说离婚只是随便的气话而已,笑棋在工作方面没什么指望,回家也得不到女人的温柔,只有天伦之乐还好,父母也在一起过,但是云经常让他在父母面前丢脸,说那种什么离婚之类的话多没面子啊!她睡着了,想摸她一下也不行,就会一转身给你个后背。哎,不知怎么突然有些失眠,弯弯的小桥总是在头脑里挥之不去。他盼着明晚快点到来。
    这样一来二去,时代产物“网恋”在笑棋与小青姐姐的身上发生了。第一次见面约在小蓝桥,这里是一处风景区,也是居民楼很多的地方,河的南岸有修的很好的拦河堤坝,河的北岸也是政府修建的百姓休闲健身的场所,小蓝桥沟通南北的市中心与居民区。小蓝桥北岸有一段步行街,都是小吃啦,排挡,烧烤什么的店铺。笑棋把车停在车场,走过步行街,去和南岸居住的小青约会,他们没开过视频,他不知姐姐长得什么样子,连手机也没打过,只是聊天,却聊成了最知心的人,姐姐在桥边等他,手里拿一本宋词,这就是约会暗号,姐姐不用他拿什么,自信一定会认识,想到这儿他不由得暗笑。


    天清气爽,早春的午后,乍暖还寒时候,河面上冰还未解,闪亮闪亮的,河边休闲的人不少,有不少是遛着狗儿的,快走到桥边时他不由的放慢了脚步,其时一个女子却也站在那里,穿一件墨绿色的半大棉质风衣,墨绿色的紧身裤,墨绿色的平底长筒靴,挎一很大的墨绿色的包儿,侧身,显露出女性完美的身材,从身影便看出柔顺的阴柔之美,并看不见她手里拿没拿书,但不知为什么笑棋蓦地明白了那是他的小青姐姐,心中不禁一颤,心疼了一下,走近身边,那人笑着回头,是如此的美丽,眼神儿略显迷离,雪白粉润的肌肤,两片玫瑰一样的红唇掩映着洁白的牙齿,浅笑之中若隐若现好似有两颗调皮的小虎牙,长发松散地拢在胸前,笑棋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姐”,那人儿握住笑棋的手,温凉的柔软的小手顿时让笑棋触电,随着那人儿柔声细语地叫:“棋棋”,两人心有灵犀地相拥在一起。
    “姐,为什么不拿书哪!”,坐在小青家客厅沙发里,笑棋嗔怪地问,小青笑着随即从包里取出一本宋词,“拿没拿?”,眼神又露出仿佛迷离之色,两片红唇掩映着调皮的小虎牙若隐若现,嘴角微翘,斜睨着笑棋,笑棋禁不住了,一下把她拥过来抱紧,俯脸看着她,四目相对,谁也不作声,就这样看着,小青脸红了,流了泪,笑棋心疼地把她沾湿了的头发拢开,“为什么要哭?”轻轻地,他问,她把手指放在他唇边,摇头,不许他问。笑棋低下头,深情地看着她,向着那两片玫瑰,她马上迎了上来,深深地深深地两个人吻在了一起,不知吻了多久,身心都融在了一起,头目眩晕,天旋地转似的,这四瓣唇还是不忍分开......

    “ 棋棋,棋棋“,她呢喃地叫着,笑棋早已热血沸腾了,”姐,姐,姐姐!“,”把窗帘拉上,好吗?棋棋?“,笑棋抱起亲爱的人儿,一边吻着,快步走到窗边拉上了绿色的纱帘,连原处都来不及回,把她放在窗边的沙发上,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狂吻,这次是他更为主动的像在攻击一样,俗气的称谓也开始了,其实他本身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嘛,他忍不住轻轻喊着:“宝贝儿,宝贝儿”,又陆续喊着:“宝贝儿,宝贝姐姐!”,宝贝姐姐完全地全身心地忘了世界所有地把自己给了他,也要了他......世人何知这是她五百年的梦啊!
    两个多小时的爱过之后, 仿佛是死过一回又重生,彷佛是感情再加上身体的肉搏战,仿佛当笑棋的脑筋完全清醒了之后,他看到雪白的沙发巾上那一抹殷红,身体和心灵都打了颤,不敢看她,低声问:“姐,原来你还是......”,他在当时似乎就在天上,不是清醒的,他甚至什么都不知道,也未察觉心爱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没有听到回答,他回身抱着她,在她耳边轻轻咬着,:“疼了,是吧,宝贝儿”,小青:“嗯”,把头埋在他的怀里,轻轻地哭了。不知为何,时间这个东西,在钟表上虽然是有数的,但其实是没准儿的,这样的约会时,时间确实如白驹过隙,快的令人不敢相信,天色渐晚,小青柔声说着:“弟,转过脸去,我去洗洗”,收拾过后,两人一起去小蓝桥北岸吃“过桥米线",这是一家附近很有名气的店,聊天的时候就说好了今天要吃过桥米线的。快吃完的时候,小青低头沉沉地说:“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笑棋傻了:“为什么”,小青“还用问吗”,笑棋:“那为什么还要见这一面,我受不了!”
    “见一面已经满足了,不能太贪心。”
    “ 姐 ,对我就这么不负责任么?见不到你,我会疯的!我不是随便的男人!”
    “ 呵呵,姐难道是随便的女人么,不是为了你好么,孩子大人老人都怎么办?"
    笑棋仿佛从天堂堕入了地狱,回到了真实的现实生活里,他看着这个说这些话时一直低着头的美丽女人,为什么现在就这么冷静,为什么把我带回现实里,笑棋用手痛苦地按着额头。
    两人手挽手地走着,他把她送回南岸的家,到了楼下,小青不忍分手又把他送回到桥边,两人才分开,笑棋走,小青站在那里看着他,笑棋回头,后退地走几步,小青不让,摆手,一直望着他消失在桥头很远......
    回到家里,扑倒在沙发上,小青觉得这里还有心爱的人的余温。回忆,她要记住跟他在一起的每一时每一刻分分秒秒,因为她已决定不再与他见面。坐在沙发上,抱起笔记本,她知道他到家马上就会上网,但是她自己却是隐身的,她不想让他看见,棋棋果真上线了。
    “干嘛呢,怎么还没上线?”他问她,她不回答,继续隐身。半个小时之后,棋棋急了:“怎么了,姐?”,连着问好多遍。可她还是不回答,泪水模糊了双眼。过了12点,棋棋终于下线了。小青和衣而睡。次日清晨,小青没有早醒,昨日太累了,一觉醒来已是上午十点多了,手机还未开,她不开机,怕影响练功。每天凌晨3点她都会准时起床,夜深人静,她悄无声息地离开身体飞到几千里外的大山之中,修炼,她是千年的蛇仙,今日只坐在床上入定两个小时。醒后,打开手机,棋棋已经来过好几次电话,昨日竟然糊里糊涂地把电话号码告诉了他。如何是好啊!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都市聊斋之蛇仙情人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5199.html
上一篇:新上市的果冻    下一篇:梨花蕊里的魂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