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变脸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路边摊 发表时间:2015-04-21

    牢房来了一个菜鸟。
    “嘿,小子。”睡在菜鸟上铺的伦哥从上铺跳下来,自我介绍,“我叫剑伦,叫我伦哥就行了,我们这间牢房很和平,只要你不惹事就不会有麻烦,这两个……你们自己介绍吧,免得菜鸟说我们不礼貌。”
    “我叫毛仔,以前是伦哥的手下,现在还是。”鼻子上长着好大一颗青春痘的男人说。
    “我叫鸿狮,欢迎来到这里。”国字脸的男人说。
    伦哥点点头,问那菜鸟:“你呢?叫什么名字?”
    菜鸟搔搔头,没回答,继续整理着满床的生活用品。
    好大的胆子,伦哥皱了皱眉头。鸿狮出言恐吓:“小子,虽然这里很和平,不过要是你自以为很酷而不想搭理我们的话,监狱游戏我们还是可以玩的。”
    但那菜鸟竟然摘下眼镜闭上了眼睛,躺床上开始睡了起来。
    鸿狮还想说第二句恐吓的话,被伦哥给打断了:“算了,菜鸟第一天被关进来,可能还在想外面的情人家人,别烦他了,让他睡吧。”
    毛仔跟鸿狮看伦哥不想为难菜鸟,也就作罢了。
    第二天伦哥醒来的时候,发现那菜鸟早已起床,挺着身子站在牢房门口,等着狱警来开门排队吃早饭。鸿狮坐在床上刷牙,毛仔在床上蒙着棉被,可能还在睡。
    “第一天进来就那么早起啊?”伦哥拿着牙刷牙膏经过菜鸟身旁时问道。那菜鸟一如昨天,没回答。
    伦哥叹了口气,刷牙去了。以前的他在道上没有人不怕的,一听对方有剑伦这样的一号人物,什么交易都先打了折扣。但现在被关了,连菜鸟都看不起他。
    狱警来开门的时候,毛仔还躺在床上:“那个谁谁谁……叫他起床了,吃早餐了。”
    以为毛仔还在睡觉的伦哥一把掀起毛仔的棉被,但掀起的那一瞬间,他却看到毛仔的眼睛睁得浑圆大,他竟然有些吓倒了。
    “伦哥?”毛仔眨了眨眼睛,眼眶边竟然有些微的黑眼圈。


    “是我啊,白痴,要不然是谁?起床吃饭啦。”伦哥踹踹毛仔的身子。
    “哦……”毛仔没有一般人刚起床时的动作迟缓,而是快速站了起来,手搭在了伦哥的肩膀小声地说:“等一下跟狮子说,等会儿吃饭的时候离那个菜鸟远一点,我有些话要说。”
    可能是为了不让菜鸟起疑,毛仔说的虽小声,却说的很快,说完后马上到门口报到,没有半点耽搁。
    伦哥没有不相信他的理由,毛仔在道上是他最有力的手下,现在也是。
    狱中的早餐很简单,由几个馒头、肉松、笋干等中式早点构成。
    吃饭的时候不用伦哥他们自己坐远,菜鸟眼镜男自己就先选了一个最角落的偏远位置坐了,通常也是只有菜鸟会坐那种位置,稍微在监狱里混熟一点的人都会找圈子坐。
    “伦哥,你没有觉得那菜鸟很奇怪吗?”尽管菜鸟离这里很远,毛仔还是说得很小声。
    “是有点,都不理我们,该不会是个哑巴加聋子吧?”伦哥把笋干跟肉松夹在馒头中间,像吃汉堡一样咬下一大口。
    “我也觉得这样,要不然就是那小子的胆子真的很大。或是后面有靠山。”鸿狮说。
    “不,你们先听听我昨天看到了什么……”毛仔小心翼翼地看向菜鸟那边,开始说出他昨晚遇到的事。

    “大概是两三点了吧,或者更晚,当我起来的时候整个房间内只听得到伦哥打鼾的声音。什么,我为什么起来?被痛醒的啊,昨天晚餐有猪肝汤不是吗?我对这些内脏类的东西实在反感到了一个极点,但狱中的食物你若不吃,肚子饿的时候又不知道该找谁。
    “反正我的肚子就很痛啊,我正想下床去厕所的时候,发现有一个人站在我的对面……也就是伦哥你睡的铺子那里,那个人面对着墙壁,小声地不知道在念些什么,我眯着眼睛从后面看,感觉好像就是那菜鸟,再看那菜鸟的床位是空的,果然就是他。
    “我正想问他那么晚起来干什么,他却好像听到了我这里的动静,一个回头,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对,我看到一张脸,但那不是菜鸟的脸。什么?他那时有没有戴眼镜?他没有戴啊,但我可不会因为一个人有没有戴眼镜而认错人,那菜鸟的鼻子很扁,五官分散得很宽,但那张脸却是鹰钩鼻,五官挤在一起,丑得要死。
    “不不不……我绝对没有看错,虽然那时我很想睡,但更想上厕所,我的神智很清醒,真的。不过说也奇怪,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我突然不想上厕所了,可能是害怕吧……是啊伦哥,我当然怕啊,这不能跟上街砍人比啊,看到一个人的脸孔突然变成另一张,而且还是在那种情况下,诡异得要死。
    “喔,前面说过了啊,房间很暗,我是眯着眼睛才看清楚他的脸,他大概以为我只是睡觉翻个身,没一会儿又转过去对着墙壁碎碎念,他念些什么?我没听到,伦哥你的打鼾声实在太大了……我当然睡不着啊,你们瞧,黑眼圈还留在我脸上呢,一直等到天亮,你们起床我都还不敢起来,我直怕那菜鸟的脸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想太多?那菜鸟真的有点奇怪啊,我们连他怎么进来的都还不知道。”
    “说的也是,那菜鸟看起来挺斯文的,不过通常这种人要是发起狂来就越恐怖,像国字脸的鸿狮看起来虽然老实,却在一场冲突中把三个警察的手给砍了。”伦哥趁着一个狱警经过他旁边的时候说,“喂……小杰,你来一下。”
    这位狱警就是昨天带菜鸟进来的那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小杰负责伦哥那房的放风、吃饭管理,跟伦哥他们当然也熟了。
    “伦哥,什么事啊?”
    “你昨天带进来的那个菜鸟,知道他犯了什么罪吗?”
    “知道啊,怎么不知道?他现在在社会上很红啊,只不过你们不能看新闻报纸,所以不知道。”
    “那他到底犯了什么罪?”毛仔好奇地问。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恐怖故事之变脸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4773.html
上一篇:洛城笔记之恶灵缠身    下一篇:九把命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