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那夜,我曾经越门而出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一叶扁舟 发表时间:2015-04-16

    近些年地震频发,从2008年的四川汶川大地震到今年初的海地地震,伤亡人员皆数以万计。悲伤之余,一件亲历的关于地震的旧事也从记忆的深处蹿出来,让我愈加困惑、唏嘘不已。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拂去岁月的烟尘,依旧清晰如昨。
    那年我十二岁吧,上小学四年级。有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母亲对我说,她和父亲下午要到我舅舅家去办点事,路程远估计晚上赶不回来了。然后母亲给我一小串钥匙,特意叮嘱我晚上睡觉前一定要把门闩插好。
    虽然从来都有父母陪伴,但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并不感到害怕,甚至还隐隐有一些兴奋。因为平素父母管束比较严,这下终于有一个晚上自由了,可以随意疯玩了。下午放学后一路小跑回到家,跟小伙伴们一直疯到天黑,才意犹未尽地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关上房门开始写作业。做完作业,才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院子里很静,夜空中繁星点点,因为明天还要上学,我按母亲临走时的吩咐,将门闩插好后就上床睡觉了。
    睡到半夜,迷迷糊糊中,感觉外面好像起风了,吹得房顶和院子里都呼啦啦地响。我记得院子里的衣服母亲临走时都牧进屋里了,怎么还会有这么大的响声呢?要是父母在家就好了,他们肯定会拉亮灯,然后到院子里检查一番,告诉我,什么都没有,睡吧,儿子。
    但现在父母不在家,风声却越来越大,由远及近穿街过巷,好像过火车,房子似乎都被撼动了。我这时已经完全醒过来,知道家里就我一个人。屋里黑咕隆咚的,正在害怕,忽然觉得床在晃动。我当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坏了,家里进贼了,贼正在搬床呢!我将身体蜷缩在被子里,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贼加害自己。过了一会儿。床倾斜得更厉害了,好像要翻过来,接着屋里就有东西掉在地上的响声,这时候不光是床了,连整个房子都在倾斜。我极力让自己瘦小的身子向下用力,保持平衡,但整个屋子都好像要倾覆一样。我吓坏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时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就是要从屋里逃出去,逃到院子里,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哪怕在街角过一夜也好。


    但这仅仅是念头,实际上一动都不敢动的。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深更半夜一个人在家,遇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我只能用被子紧紧地蒙着头,在心里无声地哭喊。多么希望父母能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啊!
    后来,这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渐渐消失了,一切渐渐归于平静,我也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听到耳边有人说话的声音。我使劲睁开双眼,发现天已经亮了,父母也已经从舅舅家回来了。母亲站在我的身边埋怨道:“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屋里不睡却睡院子里,夜里冻坏了怎么办?”我一惊,坐起来仔细一看,自己竟然睡在院子里的凉床上。
    母亲伸手摸摸我的额头,发现并没有发烧,问道:“儿子,昨夜地震了你知道不?”
    “地震?”我回想夜里梦靥般的经历,原来是地震,难怪床和房子都变得倾斜了呢。母亲又问:“你是不是感觉到了不对劲,才从屋里跑出来睡到了外面?”我挠挠头,说:“没有啊,我想跑出来,可又不敢动,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睡这里了!”
    父亲在院子里忙碌,母亲也不理我了,径直去推房门。奇怪的是,房门怎么也推不开,好像被人从里面插上了。母亲问我怎么搞的,我一脸茫然,后来父亲用一把小片刀小心翼翼地拨开门闩,才将门打开了。
    那个早晨,我们一家人都坐在院子里啧啧称奇,母亲连早饭也忘了做。那种老式的木门现在很少有人用了,那种门人从屋里出来后是没法再将里面的门闩插上的,我既然早晨睡在院子里,那屋里的门闩是怎么插上的呢?
    只有一种解释,我从屋里出来了,却没有经过那扇门。
    临上学的时候,我问母亲:“舅舅家离得那么远,你们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啊?”母亲抚摸着我的头说:“昨天夜里地翻身(轻微地震),我和你爸一夜都没睡好,梦里几次把你从屋里抱到外面安全的地方。这不,刚鸡叫你爸就待不住了,愣是拉着我步行几十里地走回来的……”
    我听了,默然无语。虽然最终无法对我“越门而出”睡在外面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每当我回忆起这件事,更多的是感到一种亲情的力量和温暖。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这些事都不合常理却让我们惊叹不已。多少年过去了,我忽然想,如果当时真的发生了强震,我会不会成为一个传奇?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那夜,我曾经越门而出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4737.html
上一篇:事先告知的谋杀案    下一篇:人面馍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