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事先告知的谋杀案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叶雪松 发表时间:2015-04-16

    一
    见到陈冰冰的时候,我简直惊呆了!我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真有和阮玲玉长得一模一样的漂亮女孩。我心目中最崇拜最喜欢的女人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走红的影星阮玲玉。命运似乎穿越时空,将阮玲玉推到了我面前。
    昨天晚上,我和最得力的助手李天然一边吃晚餐,一边看电视。电视上正播放着海滨国际流行服装展,当一个长发飘逸、身材健美的女孩迈着优雅的模特步缓缓走到台前的时候,我的眼球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了。
    那眉眼,那笑容,那魔鬼一样让人迷恋的身材,活生生就是一个克隆出来的阮玲玉!
    我指着画面上正在进行服装表演的女孩惊呼:“李天然,这才是我心目中的阮玲玉!她是谁?我怎么一次也没在电视上看过她?”
    李天然说:“叶总,别看您整天在生意场上转,可看起来您还真是孤陋寡闻,居然连大名鼎鼎的名模陈冰冰都不知道。她曾在国际流行服装展走秀多次,以一个颠倒众生的美宝莲化妆品广告,瞬间家喻户晓。据说她的腰部和臀部的线条接近完美,而陈冰冰本人则说最美的是自己的眼睛。巧得很,这位名模和您一样富有个性,她曾不止一次在媒体中宣称,不找到让她怦然心动的男人决不迈入婚姻的殿堂。”
    我抿了一口香槟,一边看着在我面前比手画脚的李天然,一边想:我有的是钱,我就不信我得不到她!
    二
    我是个急性子,当即吩咐李天然,让他按照我的意思和陈冰冰的经纪人商谈一下,看看能不能为我的公司作一次广告,至于广告费嘛,陈冰冰想要多少就付多少。


    李天然是我去年招聘的高材生,因为他的加盟,公司产品的销量节节攀升。他办事很有章法,我的一举一动,他总是揣摩得非常透彻。只要我想到的事情,他总是提前都想好了。虽然我们是老总和助手的关系,却是无话不谈的朋友。接到我的吩咐后,李天然让我放心,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把事情弄成。李天然按着我的意图见到了陈冰冰的经纪人达立,达立向陈冰冰转达了李天然的意思。陈冰冰一听说要为海滨的商业巨头叶中天拍广告,立即爽快地答应了,并要求见我一面。
    当我见到这位蛾眉粉黛、风情万种的名模时,高兴得心都要迸出来了。我当即答应了陈冰冰提出的200万元广告费的要求。按照惯例,在商谈成功一笔业务后,李天然都会按照我的意思代表公司和合作方共进晚宴。可这次李天然安排完晚宴过后就知趣地退出了,我破天荒地和合作方共进晚宴。陈冰冰坐在我对面,一抹黑缎般的秀发从肩头披散而下更具千种风情、万般神韵。

    几杯XO落肚后,我不由有些心猿意马起来,抓住了陈冰冰的手连声夸赞,不忍松开:“冰冰,你知道吗?你是我平生见到的最美的女人。噢,你这双手也是我见到的最美的一双。”的确,陈冰冰不光人长得美,这双手更是珠圆玉润,白里透红,手指如根根幼笋。
    陈冰冰似乎心领神会,含情脉脉,冲着我嫣然一笑:“叶总,您真会讨女人欢心,不过,话又说回来,您也是我见到的众多男人中最具魅力的一位。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能否成为朋友?”
    我自然求之不得,望着眼前如花似玉的美人,心里乐开了花。
    打那以后,我和陈冰冰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常常出双入对地出入各种场合。让我欣慰的是,事先谈妥的那200万元的广告费陈冰冰分文未拿,用陈冰冰自己的话来说,她和我早已是不分彼此的朋友。为此,我更加看重陈冰冰的人品,曾数次向陈冰冰求婚,但都被陈冰冰巧妙地拒绝了。
    这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可越是这样,就越激起我征服她的欲望。最后,李天然给我出了个主意,他告诉我,女人都心软,只要拿出耐心就可以了。我听从了李天然的建议,手持玫瑰花在陈冰冰的别墅前长跪不起。陈冰冰终于被我的一片痴情感动了,答应了我的求婚,但我必须答应她一个条件,那就是为了防止我移情别恋,让我事先立下遗嘱,在我百年之后,她将是财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我有些犹豫,一旁的李天然悄声对我说,这么好的女人,如果错过机会,也许一生就再也遇不到了。
    “好吧,冰冰,我答应你。”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陈冰冰冲着我嫣然一笑:“中天,你是个值得我为之付出全部的好男人。”
    看着陈冰冰的手拍在我的肩头,我的骨头都酥了。为了得到这个心仪的女人,我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三天后,我们喜结良缘,几乎整个海滨市的报纸和电台都发了名模陈冰冰与富豪叶中天喜结伉俪的报道。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事先告知的谋杀案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4735.html
上一篇:魔鬼信号    下一篇:那夜,我曾经越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