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它的深度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林小果 发表时间:2015-02-14

    山手湖的故事
    当记者的那段日子,我才发现很多人跟我一样,我没有去追问他们之前发生过什么,总之,曾经是赛车选手的人后来一辈子不碰车,或是从前的软件设计师过着远离计算机的日子。
    我已经忘记了是哪一天,我看着日历,应该是像现在的外面,一点点起雾所造成的视线不良,在百货商城当专柜售货员的女友终于空出了一天来答应了我长久的要求,我二话不说向新闻公司请了假,开着四轮驱动的吉普,两人一同往市郊的山区行走。
    女友大学和我同校,算算我们毕业都已经快十年了,那时候我和另外两位好友泥鳅、翻车鱼号称游泳队的三剑客,那是从大二的一次大学生运动会,我们三个包办了金银铜之后得到的雅称,只是论实力我自己知道输这两位鱼宇辈一截,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我们三人的友情,只是没想到这样坚深的友谊竟然在一次莫名其妙的联谊后产生了质变,发酵的深度超乎我们想象,不,该说超乎我的想象。
    对方是学校登山社的女孩,忘了是谁牵线,最后让游泳校队的男生和她们搭上,里头有一个女孩子叫小薇,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是登山社之花,我一直没有直接问过翻车鱼和泥鳅对小薇的感觉,后来我们四个人时常凑在一起,我们会去陪小薇做登山前的训练甚至陪她爬过几次中级山,而旱鸭子的小薇有时也会带一些营养补充品到游泳池边为疯狂练习的我们打气。
    登山社之花和水池三剑客在一起的传闻为校园的八卦增添不少色彩,但小薇似乎刻意和我们三人保持等距,至少我的感觉如此,可是那时的我却已经不可自拔地爱上她,但也许是不愿打破脆弱的平衡,或者是没有充足的把握,我始终没有向小薇告白,而翻车鱼和泥鳅似乎也是如此。
    小薇会一直和我们三个人在一起一定是有理由的,我私下问过不少女性朋友,她们的答复几乎一样,就是小薇爱上了我们之中的一个,这也是她刻意和我们三个人保持距离,却又这么频繁地和我们见面交往的原因,她爱的那个家伙一定是很珍重我们这段情谊胜过男女之情的人,我自我觉得那个人似乎不会是我。
    后来几次比赛,不论规模大小,小薇都会来参加并为我们喝彩,翻车鱼和泥鳅仍然互相夺冠,我则差了一截,看着小薇凑到他们两人身边,有时挂花环,疯狂时还会献吻,我真的很不是滋味,然后开始偷偷一个人半夜苦练,但成效有限。
    接着不如意的日子一直复制拷贝,只是我把心中的怨闷深藏,一样与小薇、泥鳅和翻车鱼做好朋友。
    有一阵子小薇出去爬山,要很久才能返回,我们三个人也不知道谁起的哄,说要直接去三角点和她会合,然后三个人也没准备什么,轻装便旅地借了一部车就往那座山行,那一天,我还记得,越往山上走,视线越不好,雾珠把车前镜糊成白花花一片。


    最后我们只好放弃了,可是我们已经深入那条悬在山腰的盘山路太远,回头一个不小心就会连车带人跌落山谷,于是我们决定把车停在一个山坳,等那天有空再开回来,三个大男人就下了车往山上走。
    那是个很奇怪的日子,雾气很浓,又夹杂着两旁让人不舒服的草味,可是却一直没有下雨,我们有时停跑有时慢下边走边聊,不知不觉中达成了共识——口渴。
    然后就好像山神真会保佑,在一个弯口处立了一个还算清晰的木牌,上头用红漆写着——山手湖,一公里。
    “山手湖,没听过有这个景点,不过这个名字还真奇怪,东京有个山手线,不知道这个和它有没有关系?”留着落腮胡,头型有点三角的泥鳅说。
    “管它的,先去喝个痛快!”身材有点魁梧的翻车鱼总是带着领袖魅力。
    “可是这条小道?”我指着前方几公尺处,荒草已经长到腰际,“看起来很久没有人走了!”
    “管它的,路迹还在就好了!”翻车鱼边说就边抢在前头,就像每次枪声响起,他总有办法一马当先。
    “咦,这里有一把镰刀耶!翻车鱼你走在前拿着好了,把一些长得太离谱的阻碍砍掉。”我看到泥鳅弯身从牌子后方的一个野草茂盛处拾起一把割山草的镰刀,刀柄和把手接合处还有厚厚夸张的胶布环绕,似乎有些年份,刀锋已经硬生生长了一层锈。
    我们三个人没走多远,感觉脚底下的土壤变得松软和潮湿,是快接近水源地的关系吧!没多久杂草变矮,然后我们看到一个百尺见方,差不多我们训练池大小的湖泊展现在眼前,雾气让能见度变得很低,但没有削弱这个深山隐湖的雅致,远看是碧绿色的湖水,走近一瞧就是一片清澈,有几只鱼无视我们存在,优雅地划过。

    翻车鱼蹲下来捧了两巴掌的水往大脸抹去,接着整个头,然后是上半身弯着浸到水中整整快一分钟后边吼着边仰出来。
    “呼!太爽了,好久没有这么爽过!”翻车鱼的上半身全湿,在他一旁的泥鳅则做着和他刚刚一样的动作,我却只是静静地看着湖中央,雾气让湖中央有些若隐若现。
    “小志,干嘛?看看有没有美人鱼吗?”我叫小志。
    “没有啦!翻车鱼,这个湖还真美耶!又离山脚下没多远,怎么之前没有听小薇和她登山社的朋友提过?”
    “也许是鬼湖!”翻车鱼突然压低嗓音,还把手伸进嘴内两颊拉出一副鬼脸。
    “靠,瞎掰!”
    “喂!阿志,翻车鱼,你们快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探出头又起身的泥鳅突然大声地指着湖中央。
    那是眼花了吗?我看到一只纤细白皙的上臂。就像在浅滩一样的鲨鱼鳍,露出划了一段,那后慢慢消失,接着又浮出水面。
    “有人溺水了,有人溺水了!”在兼职当水上救生员的翻车鱼机械反应地跳入水底,连衣服都没有脱。
    我看着那只手臂,依旧浮浮沉沉地在湖心划圈,一团水花正快速往那只手臂靠近,脑子却不是想着救人,而是有一种触电的感觉,我看着泥鳅,他的表情很奇怪,嘴中喃喃自语着什么。
    “泥鳅!大声点,你在说什么啦!”他看着我,脸色越来越苍白,“小志,山手湖,它叫山手湖……”
    我好像明白他在说什么,那不是触电,而是恐惧,我开始了解。
    接着我看到这辈子最难想象的一幕,那只小手消失了,出现的是翻车鱼毛茸茸,肌肉虬结的大臂,一直在湖心打转,但却只有那只手臂,头和身子都没有再探出来,那只手浮出水面的时间越来越短,我看出那只手臂正痛苦地挣扎着。
    “天啊!是水鬼,泥鳅,那是水鬼!”
    “小志,有绳子吗?”
    我看到泥鳅焦急地沿着湖畔四处打望,“没有的,翻车鱼碰到水鬼了啦泥鳅,快走啦!”我想起身,却突然觉得两腿发软。
    “小志,不要再说了啦!也许……也许翻车鱼被什么绊着了……”我看到泥鳅把上衣脱掉,难道他要……
    接着,我在扑通声中看到一团水花,泥鳅瘦长的身影正往湖中央迅速游过去,我不停地大声喊着帮泥鳅修正方向,这时候我看到翻车鱼那只大手似乎燃起了一线生机,露出水面更多了些,接着泥鳅的手握住了翻车鱼的大手。
    雾似乎散了,我却看到这辈子最恐怖的画面,我没办法凭空形容,泥鳅看到了什么,但他那张脸,我最后一次看到泥鳅的脸,那到底是什么表情,他看到了什么会让平常镇静的他如此讶异。
    泥鳅没有能够上岸,他修长的手在水中摇晃几圈,我没有像他一样下去救我全身瘫软,眼睁睁看着那只长手慢慢地消失在湖心,最后连涟漪都不剩。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恐怖故事之它的深度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4210.html
上一篇:爱情鬼故事之冥媒    下一篇:恐怖故事之鬼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