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阴历七月半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守望天使 发表时间:2014-12-25

    阴历七月半……
    午夜,有人叫你千万别答应,更别回头看……切记、切记……
    “咯噔……咯噔……”高跟鞋踏在寂静的大街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阴历七月半的午夜显得格外惊心。
    一袭黑风衣紧裹着一个娇小的女人,她面无表情缓缓走进一条没有路灯的街道里,突然“喵”的一声,一只黑猫‘腾’地在她面前窜了过去。她没有惊叫,更没有慌张,只是麻木的向前走着……突然,她停了下来,迎风而立,两行清泪自她脸庞滑落,滴在地面上。
    她叫梦若离,一个痴女子,她心爱的人在异国他乡出了车祸,她的心也随着死去。所以她期待关于阴历七月半有人叫你千万别答应的传说,能够真实的发生在她身上,她想他,所以她想死……
    她和他的相识属于儿时的记忆,凌天,那个她从小就爱着的邻家大哥哥,聪明又有点狡诈,经常带她爬树掏鸟窝。如今她还能梦见他牵着她的手在草地上打滚,在小河里嬉戏时的情景,可醒来时泪湿枕边。
    青梅竹马,长大后顺理成章的恋爱,就在双方父母盘算着要给他们办喜事的时候,公司派他出国学习,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他求梦若离给他一年的时间,梦若离毫不犹豫的点了头,爱不是绳索,她不想绑他在身边。
    一个晴朗的晨,他坐上了飞机,在瓦蓝瓦蓝的天空画了一个完美的弧,消失了……
    当时梦若离看着天空,心里还满是幸福。可她又怎么知道那是他们最后的一次见面,他出国还没到一个月就传来的噩耗,他死于车祸,遗体稍后会送回国。
    这个消息无疑是颗闷雷,把她的心炸得粉碎。她像是失去了灵魂的躯体,心已经死了。她轻叹着喃喃自语:“凌天!你的灵魂如果在,叫我的名字好吗?我想见你……”
    没有声音回答她,黑漆漆地马路上静悄悄的,一阵旋风刮过,扬起了大片的冥纸灰,梦若离来不及捂上双眼,右眼忽地一痛,似乎什么东西钻进眼中,她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梦若离……”
    “嗯……”梦若离清楚的回答着,激动地转身,一个模糊的黑影站在她的身后,她欣喜地迎上去,嘴里激动地叫着:“凌天是你吗?”


    “碰”一声巨响,一辆飞驰的汽车把她撞飞了出去,临死那一刻,她伸长了脖子看着前面,那黑影依旧隐藏在黑暗中,可她清楚的觉察到,那不是凌天,她失望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有些事就是多么巧,凌天在国外被个华人偷去了护照,而这个小偷又恰巧出了车祸,一切像是巧合,又像是暗藏着什么玄机。因为凌天回来了,梦若离却因为车祸去世了。
    梦若离的死没给凌天太多悲伤,其实他早就变心了,爱上了一起去美国学习女同事。她还有另一个身份总裁的独生女,这是个天赐的良机。可他不想伤害梦若离,他知道她爱他胜过爱自己,可是爱能住豪宅开跑车,出入高级会所吗?不能,爱情除了甜蜜之外就是无止无休争吵,他不想平平淡淡地过一生,一点也不想。
    看见梦若离的遗像时,他哭了,而且很伤心。这种场合他必须如此,其实他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她一死,省去了太多的麻烦,不必解释,也不必看她哭哭啼啼的样子,更不会有人指责他背叛了爱情,一切都随着她的死顺理成章的过去了。
    时间就像手掌里捧着的水,慢慢地顺着手指缝无声无息的流走……
    转眼间又到阴历七夜半,这一天晚上凌天约了几个朋友去喝酒,席间一位朋友自带了一瓶洋酒,很纯很好喝,但后劲很大。凌天没少喝,午夜回家的时候,脚步蹒跚地走在马路上,嘴里哼着小曲,突然酒劲一涌,他扶着墙猛吐开了……
    “呼……”一阵冷风吹过……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耳边若有若无,有人唤他“凌天!”
    凌天迷迷糊糊地没听真切,摇晃着继续往家走。突然又一句,“凌天”这次他听得非常清晰,仿佛就在耳边,甚至感觉一股冰冷的气息在他的耳后。忽悠一下,他醒酒了。惊恐地大叫:“谁?谁在叫我?”被他扯着嗓子一喊,空旷的小港里响起了一阵阵地回音,令人头皮发麻,心发颤。没人回答……他拔腿就跑,慌不择路,跑进了一条狭小的胡同时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这个胡同是条死胡同,他想退回去,可是脚被却一股莫名的力量居驱使着向前走去。
    一个熟悉的身体站在胡同的尽头,他慢慢地走过去:“梦……若离,是你吗?”他颤声问道。
    风嗖嗖的刮过,她没有回答。
    “梦若离……”凌天又叫了一声。
    “凌天……”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是梦若离,他敢肯定。他加快脚步向她走去,可突然他站住了,因为他想起她已经死了,不可能会出现在他面前,他恐慌的向后退去。
    梦若离凄惨的声音幽幽地问。“凌天,你忘了我吗?你不爱我了是吗?”
    他浑身一震,站住了。想想这一年他并不快乐,和富家女的恋爱表面风光无限,背地里他却是她的一条狗,随叫随到。
    “爱……我一直爱着的人是你。”凌天的声音哽咽了。
    黑影向前跨出一步,那身形僵硬,骨骼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凌天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他害怕。
    黑影停下了,她那张苍白的脸渐渐出现在凌天眼前。
    凌天的汗顺着额头向下淌,嘴里磕磕巴巴地说:“梦若离,我爱你,真的爱,可我现在还不想死,你放过我好吗?”
    梦若离的脸隐回了黑暗中,冷冷地说:“你爱我,为什么不肯和我一起走?”
    凌天一时间无语,两只手紧紧搅在一起,眼睛防备地盯着梦若离。
    “凌天……”
    “嗯……”
    凌天眼一花,她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猩红的尖指甲抓住了他脖子上的动脉。
    凌天拼命地挣扎着,痛苦得哀嚎着,求她放了他,末了,一股热流流出了他的双腿之间。
    梦若离轻轻的松开了手,眼里流出两行血泪。他怕她,他不愿和她走,她要强求吗?
    心里一个声音在说:“爱他就带他走。”
    另一个声音说:“不!他不爱你,何必强人所难。”
    她犹豫了,手伸出去又缩回了,反复几次,她狠狠地跺着脚,消失了……
    夜,忽然恢复寂静,凌天拼命的往回跑,一路上他听见无数个声音叫着他的名字,他不敢回头,不敢答应,深怕她反悔再跟上了。
    他那里知道,她就在他的身后,为他抵挡那些想要他命的恶鬼而弄的伤痕累累。他安全到了家,她几乎魂飞魄散。
    爱。终究有太多不忍……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阴历七月半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3802.html
上一篇:寻月湖    下一篇:第三个纸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