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葬礼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两袖清风 发表时间:2014-10-10

    那一年冬天,县长调到地级市当副市长去了,这县长的空位就有五、六个副县长都睁大了眼睛盯着,谁都想坐上这县里的第一把交椅。要知道,大家在副县长这个位置上都坐了十来年,按理早该升了。这不,大家都各显神通,抓紧时间走上层路线,请客送礼拉关系,这可是几年难得一遇的好机会啊!
    这几位副县长当中,能升任县长把握最大的要数张副县长了。其一,张副县长是第一副县长;其二,现任的市长是张副县长的老领导老上级;其三,他的夫人和现任市长的夫人,当年还是情如姐妹的老同学。不过关系是关系,礼还是要送的。为了赶早,张副县长和驾驶员连夜驱车去三百多公里外的市里,准备在市长上班之前把存有三十万元现金的信用卡送到市长的手上。
    车到市里刚刚凌晨三点左右,离市长上班还有几个小时。张副县长不敢大意,他没去宾馆投宿,怕睡过头,便让司机把车停在离市政府不远的广场边上,开上空调,关紧了门窗,迷迷糊糊的睡了。
    早上九点,环卫工人打扫广场上散落的树叶。打扫到轿车跟前,发现车辆发动着,看看车里有人,便敲了几下车窗,想请司机将车挪个位置,方便打扫落叶,可敲了半天车内没动静,透过前窗往里一看,发现车内二人都耷拉着脑袋,连忙掏出手机打“110”、“120”报警。等到警察赶到,破拆车门,把人抬上救护车送到医院,两个人的呼吸、心跳已经停止,全无生命体征。医院诊断结论:一氧化碳中毒死亡。警察从死者身上找到了二人的身份证件,通知了他们各自的家属,并把尸体送往殡仪馆。
    接到二人死亡的通知后,听说县里经过再三研究,最终作出了二人因公死亡处理。按常理,两人在同一事件中死亡,应该一起开追悼会,一起举办葬礼。可是,张副县长的夫人坚决反对,说张副县长生前是国家干部,前来参加追悼会的都是各级领导,驾驶员怎么可以和张副县长一道开追悼会?怎么可以同时向遗体告别?又如何可以同时举行葬礼?两人完全是两个档次、二个级别,应该分别对待,否则对张副县长来说,这也太不公平了。因此张夫人要求县治丧委员会:一、张副县长的追掉会先开;二、张副县长的遗体先火化,火化前必须把炉膛打扫干净,火化后把炉膛内的骨灰全扫出来,确保张副县长骨灰的纯净。否则拿到的骨灰会混进别人的骨灰,总不能对别人的骨灰磕头叫老公,儿子也不能对别人的骨灰磕头叫父亲吧。当然,也不能把张副县长的骨灰混到别人的骨灰盒中成为别人的老公和父亲。


    县治丧委员会的主任、县委刘书记听后觉得张夫人的这两条要求也在情理之中,并不算过份,便同意了。于是治丧会第一副主任马副县长指示治丧会的工作人员,关于张副县长的后事处理,一切都按张夫人的意见办,先给张副县长开追悼会和向张副县长的遗体告别,让殡仪馆工作人员打扫完炉膛。一切安排妥当,张夫人没有意见了,追悼仪式才得以开始。至于驾驶员嘛,就委屈他躺在悼念大厅后的走廊里等候一会,等张副县长的遗体烧了,再开追悼会,就像张副县长平时外出前,驾驶员在车上等候似的,相信驾驶员也不会见怪。驾驶员的家属对此做法虽然不满,但毕竟自家死的只是个驾驶员,怎能跟人家张副县长一同开追悼会?享受领导干部们对其三鞠躬的待遇呢?不过话又说回来,能跟着副县长一道享受这因公死亡的抚恤金补偿,这待遇的确已经十分不错了。
    张副县长的追悼仪式进行的十分隆重,也十分顺利。县几套班子的领导来了,县各部委办局的领导来了,各乡镇领导和村委、居委的干部也来了。张副县长的追悼会由马副县长主持,县委刘书记作悼词,默哀,向遗体告别,向遗体三鞠躬。完了,把张副县长推出悼念大厅,推过长长的走廊,推进火化间,送进火化炉、点火、火化。张副县长的灵魂也化作一缕青烟,飘向了另一个世界。
    火化完张副县长,接着,再开驾驶员的追掉会。会场重新布置,当然,追悼会的规模完全不能和张副县长的追悼会相题并论,显得简单多了。四套班子的领导回去了,各部委办局的领导回去了,各乡镇的领导们也都回去了,只留下一位民政局下面的副科长主持了追悼会,一位县工会的办公室主任致悼词。追悼会结束后,因为火化张副县长的炉膛内的骨灰还在清扫当中,所以,就有劳驾驶员还需再等候片刻。

    等到清扫干净,正要把驾驶员推入炉膛的瞬间,驾驶员的手动了,眼睛睁开了,嘴巴也轻轻讲话了……
    原来,驾驶员是一氧化碳中毒后的深度假死。经过这长时间的折腾,醒了。那么张副县长呢……
    话说那位张副县长在火化炉中化作了一缕青烟,从高高的烟囱中缓缓飘出,被前来缉拿归阴的黑白无常候了个正着,用铁链拴着头颈和双手,踏上了遥遥的归阴之路。黑白两无常四季在外,养成了侃大山的习惯。一路上,他们絮絮叨叨侃着阴间的事儿,这张副县长听着觉得十分新鲜,也听出了个大概。
    近几年,阳间有些官儿因劣迹败露,怕究其责,害怕之极,上吊的、投河的、跳楼的、服毒的、割腕的等等,自寻死路的事经常发生。也有仇杀的、有像张副县长这样死的莫名其妙的、有喝酒喝死的、有爬在情人身上瘁死的……自从这些官儿利用各种各样的死法来到阴间,把本来十分平静的阴间带来了热闹,带来了繁荣,也给阴间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按理说,阎王爷可是一个铁面无私的主儿,他岂能容得那些曾经阳间的官儿们在地狱中胡来。但自从那位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儿当年大闹阎王殿,并且把孙悟空的名字从生死簿上勾掉后,他老人家也就眼开眼闭起来,乐得糊涂。再加上阎王爷好酒,但常年生活在阎王殿,很难能喝上瑶台的琼浆玉液,只能靠小鬼们私酿一些地狱大曲解解馋。这小鬼们酿的地狱大曲实在不敢恭维,那股骚味比狐狸尿的骚味还大。后来,那些阳间的大官不断来到阴间,阳间官员们不断地向看押他们的小鬼施些小恩小惠,以谋求自己灵魂的自由,最好能够打通判官的关节,也好指望以后判决时不至于会判去第十八层地狱,最好来个重罪轻判,轻罪判无,争取早些投胎。
    于是乎,这些往日的官儿,向小鬼们送金钱的、送财物的、送吃喝的、甚至还有送美貌女鬼的,反正,人间官场的一套操作规程,在阳间渐渐地行不通了,却被这些昔日人间的官儿们统统搬到了阴间。只是苦了那些昔日的平民百姓,如今到了阴曹地府,还让那些官儿们搅的终日不得安宁。小鬼们得到了好处,当然不会忘了孝敬鬼头,鬼头也会拿出一些去孝敬阎王爷。鬼头比小鬼更懂策略,他知道阎王爷不爱钱财美鬼,专好喝上两口,便专门悄悄给阎王爷送去那些个阳间官员孝敬给他的茅台酒五粮液之类的好酒,轧轧王爷的苗头。
    阎王爷接过鬼头递上的五粮液茅台酒,一打开瓶盖——哇!这酒香顿时飘满了整个阎王大殿,香遍了整个地狱阴间,比王母娘娘蟠桃会上的天宫御酒还要香。阎王爷迫不及待地举起瓶酒,瓶口对鬼口,“咕嘟咕嘟”地喝了个够,边喝边直嚷:“好酒好酒!”并诗兴大发,当场作酒诗一首:
    天宫玉液渗琼浆,
    人间茅台伴五粮。
    他日猫尿能解馋,
    今夜王爷喝杜康!
    阎王爷吟罢,撩了撩被茅台沾湿了的胡须,当下颁旨:阎爷从来不收礼,只收茅台五粮液。宣旨完毕,阎王爷又拿起了酒瓶,喝了起来。阎王爷既已颁旨,十八个层次地狱的中、高各级鬼头无不孝敬,天天派小鬼们把五粮液整箱整箱地送来。从此以后,阎王爷天天醉醺醺的喝着茅台五粮液,不再有兴趣审理这繁琐的冥政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葬礼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3283.html
上一篇:新坟里的女婴    下一篇:贪财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