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墙里阴魂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守望天使 发表时间:2014-10-04

    ——恐惧就像淅淅沥沥的秋雨,慢慢地渗透你的心里,让你感觉浑身冰冷而颤抖……
    浏阳是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妻子蕾蕾娇小可人。俩人人前一站,浏阳足足比蕾蕾高出一头,说实话俩人看上去并不匹配。蕾蕾也不是浏阳中意的女人,不过是因为蕾蕾父亲是浏阳的老板,他不得不装出一副对蕾蕾百般疼爱的样子。
    这一天,天气不错。浏阳下班的时候在市场买了一条鲜活的鱼,打算晚上炖鱼吃。到家之后见妻子蕾蕾不在家,很是纳闷,啪一下把鱼扔进厨房水槽里。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一看来电是蕾蕾打来的,她说:“我晚上和几个同学一起吃饭,你自己弄点吃的吧!我会很晚回去的。”
    浏阳嘴上柔柔地说:“嗯!老婆玩得开心点。”心里却暗暗骂了一句。挂了电话浏阳穿上衣服,在附近找了一家小吃随便吃了点。
    那晚蕾蕾回来得可真够晚的,到家时已经将近午夜,显然还喝了酒,一身的酒气,步态蹒跚。浏阳把蕾蕾抱到了卧室,转身去厨房给她倒水时,他听见一个尖尖细细的声音呼唤:“阳阳!我的阳阳……”
    浏阳头皮一麻,这个声音极像一个女人!一个被他掩埋在记忆深处的女人。他猛一转身,只见蕾蕾安静地躺在床上,已经沉沉地睡去了。
    刚才是谁在叫他?
    突然,“砰”地一声窗户被一股子邪风猛地吹开,一团冷气扑面而来,一瞬间,浏阳只感觉一股冷汗顺着脊背缓缓流下,心惊得蹦蹦直跳。他快步走过去,关上窗子,抚着胸口大口地喘息着,以平复内心的恐惧。
    可是恐惧并没有得到一丝缓解,他感觉在卧室里,除了他和昏睡的蕾蕾还有一个人。这个人离他极近,因为他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在他脖后轻轻地吹着。这种感觉让他浑身汗毛直竖,他惊恐地转身,只见蕾蕾一脸狞笑地站在他的身后。他惊呼一声,“蕾蕾你干嘛?”
    蕾蕾不答,扑通一声仰面躺回床上继续呼呼大睡。浏阳使劲的眨眨眼,刚才的一幕,竟然让他感觉到不真实
    浏阳厌倦地看了一眼床上的蕾蕾,这个女孩除了钱,没有一样是他中意的。身材矮小瘦弱,一张娃娃脸,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他叹了口气,稍微缓和了一下内心的恐惧,转身去了客房。浏阳躺在客房的床上,翻来覆去,迷迷糊糊中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四处都是无边无际的稻田,浏阳认得这是他乡下的老家,他走着走着。突然听见一个尖尖细细的声音呼唤道:“阳阳!我的阳阳……”这呼唤声像一把利刃划过耳膜,让浏阳疼得浑身颤抖。他很怕,发疯似的向前跑,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实在支持不住了,瘫倒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突然他看见眼前有一双脚,一双女人的脚……这双脚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苍白,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
    “谁?”浏阳嘶声喊着,并且抬起了头……
    抬头的瞬间,他被人摇醒。他大叫一声坐了起来,见蕾蕾站在他床前,显然被他的惊叫声吓了一跳。在一看室外,阳光明媚,好一个清新的早晨,可他全无心思欣赏,他似乎在沉思那双脚的主人是谁?
    蕾蕾见他愣神,拍了他一下,柔声叫了句:“阳阳……”浏阳只觉脑袋“嗡”的一声,瞪着眼睛吼道:“谁让你这么叫我的?”蕾蕾本来愉悦的表情突然变得僵硬,半晌才委委屈屈地说:“没人教我,是我想这样叫你。”


    浏阳还想发怒,但是看见蕾蕾一副无辜的样子,硬生生地把责骂的话咽了回去,说:“我不喜欢你这么叫我。”
    “哦,吃早饭了!快起来吧!”蕾蕾说完转身走出了客房。
    浏阳答应了一声,魂不守舍地穿好衣服。当他走到饭桌前的时候,他再一次呆了,饭桌上竟然摆着一盆黄呼呼粘稠稠的东西,蕾蕾一边盛着这东西,一边说:“今天早餐,咱们吃地瓜粥。”
    “地瓜粥?”浏阳惊愕的看着蕾蕾,不知道她搞什么鬼,要知道他们家早餐清一色的牛奶面包,结婚一年来从没改变过。今天这是……?
    蕾蕾见他傻傻呆呆地站在桌子边上愣神,笑着说道:“快吃呀!你们家乡早餐不是爱吃这个吗?”
    浏阳脸色一沉拿起一碗地瓜粥问道:“说!谁教你做的?”说完他使劲的把地瓜粥仍到了地上,碗在地上啪嚓一声炸开,黄呼呼的粥洒了一地。
    蕾蕾脸色一变,掩面跑进了卧室,不一会卧室了传来了呜呜的哭声。
    这哭声让浏阳更加心烦意乱,拿起外套逃一样冲出家门。
    从那日浏阳摔碗开始,他们夫妻就在冷战。浏阳公司里的老板也就是蕾蕾的父亲,他的岳父,今天找他谈了半日,大致意思是让他主动和蕾蕾道歉,这让浏阳感到极其郁闷,但是却也不敢不从。于是下班回家的路上,浏阳特地买了一束红玫瑰打算回去哄哄蕾蕾。
    浏阳抱着红玫瑰,慢慢地向家走去。几日前的不快又浮现在他脑海里,为什么蕾蕾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就在浏阳想得入神的时候,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突然在他耳畔响起:“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小心冤鬼找上门来……”
    浏阳脸色大变,大喝一声:“谁?谁在说话?”说完他紧张地环视着四周,只有人行道的长椅上躺着一个衣衫偻烂的乞丐,远远看见乞丐脏兮兮的脸上,一双浑浊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那半张着的嘴就像是一个深幽幽的洞,在他看过去时,这个洞微微一动,呈现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浏阳魂不守舍地回到家,蕾蕾正窝在沙发上看韩剧,他走过去,把花放在蕾蕾怀里,蕾蕾伸手挡住。浏阳深吸了一口气,换上一副笑脸挨着蕾蕾坐在她身边。也不说话只是强行把蕾蕾搂在怀里,开始蕾蕾挣扎了几下,渐渐安静地窝在他怀里,气呼呼地说:“干嘛?这就算道歉啊?”

    浏阳一把把蕾蕾按在沙发上,手伸进她的衣襟里……蕾蕾脸红了,一种兴奋的红润。就在浏阳俯下身想要亲吻蕾蕾的时候,他感觉墙上有了异样似乎有什么东西突了出来,他一愣之下抬头盯着墙看。
    蕾蕾推开他坐起来说:“怎么了?” 小学生作文:zuowen.tonghuaba.cn
    “没……没怎么?”浏阳也坐起来,并且点燃一颗烟,使劲地吸了一口。
    蕾蕾把头靠在浏阳肩膀上,说:“我刚才看了一个鬼片,说一个负心的男人把自己的女朋友杀了,然后砌在了家里的一道墙中,后来他的女朋友变成的怨鬼附在他现在的老婆身上,找他报仇……”
    嗞一声,一屡青烟伴着一股皮肤焦糊的味,窜进浏阳的鼻子里,这时他才感觉手上火燎燎的一痛,原来是烟灰头掉在了上手,他赶紧抖落手上的烟灰,多年前的一幕像个精灵飞进他的脑海里。“哎呦……”那是浏阳第一次偷偷学抽烟的时候,烟灰不小心掉在了手上,浏阳被烫得叫了一声。
    “阳阳疼吗?一个细细的声音,在浏阳耳边响起。浏阳转头冲着青梅竹马的小梅说:“没事,不疼。”小梅还是紧张地拿去他的手左看右看,然后吹了有吹,弄得浏阳心里痒痒的,一反手把小梅拉在怀里,按倒在地上,小梅没有挣扎,脸红红的闭上了眼睛,这更助长了浏阳想要她的欲望……就在那一天,在浏阳家的麦地里,俩人偷尝了禁果。
    那时的浏阳还是个敦厚老实的小伙子,可是他们的婚事却遭到了小梅家里的反对,原因就是他家穷,为了能娶小梅,浏阳背着行李卷出门打工,遇见的第一个老板就是现在的岳父。
    浏阳爱小梅,可是到了大城市之后,他才知道,爱情根本比不上金钱的重要。所以他选择了金钱,也选择了蕾蕾这个娇小对他一见倾心的城里富家女。
    偏巧浏阳装修新房的时候,小梅找上了门。俩人发生了争吵,小梅威胁浏阳说:“别想甩了我,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说着她就要找蕾蕾坦白他们的关系。浏阳又急又怒,拉住小梅,可是怎么也不能让她安静下来。所以他就紧紧地掐住她的脖子,一直到她一动不动。浏阳面对着小梅的尸体,又惊又怕,慌乱之中他看见专修用的材料,灵机一动把客厅的一面墙凿开,把小梅的尸体砌在墙里。
    “砰砰……”墙里发出一阵怪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向外挣扎。
    这声音让浏阳脸色大变,猛然站起来大声吼道:“谁?是谁?”
    “阳阳,我的阳阳……”声音幽幽怨怨。
    浏阳很害怕,浑身因为激动而发颤,他紧紧地盯着墙,只见那面墙上发出一阵轻响之后裂开,在裂缝出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掌。
    浏阳抱着头用尽所有的力气,带着崩溃后的恐惧发出一声尖叫昏了过去。
    蕾蕾见浏阳昏死过去之后,嘴角微微一笑,然后嘴里哼着歌,一点点用手把墙上的土扣下来。最后费力的把浏阳放进墙里,然后看着墙里面的一人一尸,疯狂地哈哈大笑,直到笑出了眼泪……
    在笑声中她又回到了多年前的一天,她想把结婚照订在客厅的墙上,可是钉子怎么也钉不进去。她一生气捶了一下墙面,一只手指便在墙里露了出来。蕾蕾又惊又怕,不动声色的把这个手指用结婚照掩盖住。
    后来蕾蕾派雇私家侦探,知道了浏阳和小梅的事。她按照私家侦探调查出来小梅的生活习惯之后,按照小梅的习惯叫浏阳“阳阳”浏阳果然神色大变。
    午夜,蕾蕾带着疲倦睡着了,这一夜她非常累,因为她砌了一夜的墙。
    蕾蕾刚刚睡着,屋子里突然传出一阵轻响,在墙里走出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一脸惨白,她几乎是飘到蕾蕾的床前,然后坐在床边上,伸出苍白的指甲一下一下划着蕾蕾的脸。
    蕾蕾尖叫着从梦里醒来,然后她闻到一股血腥味,她感觉脸上火辣辣,她一抹脸,一手的鲜血。然后她慢慢转过头,看到小梅双手成爪,指甲上还流着鲜血。
    蕾蕾只感觉身体僵硬了,她想动却动不了,想喊却喊不出来。她绝望看着小梅冲着她嘴角扬起诡异的微笑……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墙里阴魂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3246.html
上一篇:金陵王出巡    下一篇:七月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