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砚鬼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江姝渃 发表时间:2014-09-21

    你见过没有影子的人吗?
    我是见过的,这辈子就见过这么一个没有影子的人,孤零零惨淡淡。有人调侃孤单时总说形单影只,可形和影却是相依相伴的,哪怕你独自一人,也有影子陪着。可我见的那个人,他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人。
    我记得那是一个盛夏,天气热了许久,没有见过一滴雨。那一天从早上起就闷得难受,我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嘴里叼着冰棍儿,觉得自己像一条湿漉漉的鱼。
    雨就是在这个时候砸下来的,起风只是在一瞬间,天地忽然间变了色,整个城市迅速进入了黑夜状态,跑回去已是来不及,我匆匆忙忙躲进路边的便利店。大雨倾盆,我隔着便利店的窗户朝外观望,暗自庆幸反应够快,否则现在的我已从湿漉漉的雨变成了一只落汤鸡。
    我在这个时候看见他,一个清秀的小男生,十七八岁的年纪,坐在便利店门口的台阶上,怀抱着一方砚台。
    门口就他一个人,雨那么大,即便坐在台阶上也不会幸免,谁也不傻,都聚集在便利店里聊天打发时间,所以这男生就显得有些奇葩,不过,我倒是很感兴趣,不是对他,而是对他怀里的那一方砚台。
    我走出便利店,挨着他坐了下来:“小弟弟,怎么不进去躲雨?”
    他瞟了里面一眼:“太吵。”
    “是呵,东西上了年纪,也是好清静的。”
    他原本在看外面瓢泼的大雨,听到这话,扭过头来,开始正眼瞧我:“你认识?”
    他明白,我指的是那砚台。
    “端溪古言砚天下奇,紫花夜半吐虹霓。你那一方,应是吴门顾二娘的。”
    “顾二娘的砚台流传极少,我怎么可能会有?”
    他明显要诓我,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小弟弟,老东西是逃不过我这双眼睛的。你小小年纪就抱着块老砚台在外面乱跑,这东西该不会是你偷来的吧?”


    他瞪圆了眼睛:“这砚台是我的,祖传的!”
    “口说无凭,谁信呢?你不上学跑到外面瞎晃荡,又抱着个值钱东西,自然是偷来的,要不我这就给警察叔叔打电话?”
    我晃了晃手机作势要打,他却没有反应,我甚觉稀罕:“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害怕的么?”
    他小小年纪却很是沉着:“我为什么要害怕,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他说话的语气有些老气横秋,像我们家楼下院子里整天摆弄花花草草的老大爷,我也不想捉弄他了,直截了当说出我的目的:“小弟弟,我看上你这方砚台了,卖给我怎么样?”
    他如我所料摇了摇头:“不卖。”
    “你一个小孩子,要这砚台也没什么用处……”
    他打断我:“这砚台不能用了。”
    “什么意思?”
    “它已经有好多年研不出磨来了,砚台研不出磨,岂不是一方废砚?”
    “顾二娘的砚台即便磨不出磨来,也是好砚,你卖给我,物尽其用。”
    我倚老卖老,他一个小孩儿能懂什么?今儿这方砚台我是铁定要收到手,哪怕花了大价钱,也在所不惜。不过这孩子怎懂得砚台的价值?我成竹在胸。

    男孩想了想,把砚台递给我:“你既然喜欢,送你了。”
    这简直出乎我意料,不费吹灰之力,我便得到了顾二娘的砚台,谁会有我这般好运气?我细细查看着砚台,心里顿时有些怀疑,难不成我看错了,这是个赝品?若是真品,岂能白送?
    我抬头要细问,却怎想到身边已经没了人,不过眨眼间的工夫,他竟似消失了一般。外面还是瓢泼大雨,黑黑的天空猛然劈下来一道闪电,打醒了我脑中先时存在的一个画面。那时我刚跑进便利店,隔着玻璃看那坐在台阶上的男孩,便利店门口亮着灯,男孩坐在那里的身影瘦弱孤单,身后的地面被灯光打得明亮,看不到一丝影子。
    那个男孩没有影子。
    顾二娘常说:“研为一石琢成,必圆活而肥润,方见镌琢之妙。若呆板瘦硬,乃石之本来面目,琢磨何为?”眼前这方砚台,的确圆活肥润,触手细腻,不知被多少人盘玩过。当一样东西成为了古玩,加之匠人盛名,就失了先时的用途,成为人们观赏的玩物,一年复一年,一代复一代,久而久之,或许连它自己都忘却了,在造物之初,它原本只是一样普通器具。
    这方砚台果真磨不出墨来,它也是忘记了自己初心的器具。
    我端坐在书房,看着书桌上这方砚台,想到了先时遇见的男孩,心里一阵发凉。我曾听人说过,这世上所有的生物都是有影子的,没有影子的,那是鬼!
    我顿时觉得害怕,那砚台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却让人感觉像是个活物,总好像有眼睛在看着我,如那个神秘的男孩子一般,孤高的,冷清的眼神。
    外面突然响过一声闷雷,我吓得连忙寻了块布把砚台包了起来,塞进了抽屉里,却仍觉得担心,又拿钥匙上了锁。我觉得,应该寻个时间去找一下蒲姑娘。
    可还没等我去找蒲姑娘,当晚就出了事情。
    那晚的雨一直没停,噼里啪啦打在窗台上,人睡觉也不安稳。我在做了一连串怪梦后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房间里很黑,我却看见更黑的团团的影子,在床边笼罩。影子遍布,墙上,地板上,衣柜上,甚至还爬上了我的被子。那是一个个人影,垂手立在每一寸可立之地,虽然它们没有眼睛,可我却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它们在看着我。
    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直觉告诉我是梦魇了,便在这时,我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那是在轰隆雷声与瓢泼大雨声中亦能清晰分辨出来的极轻微的声音,是有人拿着墨块研磨,一下又一下,速度匀称,不能操之过急,慢慢加入清水,用至纯至静的心去研磨,方能得到一汪好墨汁,浓淡正好,配得起笔走龙蛇的中国字。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砚鬼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3177.html
上一篇:水底的女人    下一篇:鬼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