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雷州鬼屋案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实梦 发表时间:2014-09-06

    旧居闹鬼
    半年前,郑彦杰因为不愿与同僚同流合污,被从浔州贬到了位于南海之滨的雷州—— 一个几千人的小小平县当县令。尽管如此,郑彦杰还是打起精神,在赵庭和孙佑这两个衙门干吏的辅佐下,一心为百姓办事。
    某日三人从附近的长山办事回来,走到城西的瓦桥村时已近正午,村子里既没有人声狗吠,也没有炊烟升起,郑彦杰心中不免有些奇怪,便向两个手下问道:“三个月前我路过这里还看到不少百姓,很有生气,为什么今天竟然如此荒凉?”
    孙佑心直口快地说道:“大人,属下最近听说这个瓦桥村闹鬼,附近的居民因为害怕,都纷纷搬迁到别处居住,就算没有搬走的,最近也到其他地方的亲戚家借住去了。因此大人才会看到这里人烟萧条。”
    郑彦杰听了这话,颇有些诧异:“闹鬼?本官治下竟然有这等事情?”
    “大人,前些日子我到附近的村子里办事,听到不止一个人说起这里闹鬼的事情。据说是个女鬼,每到夜晚就在一个废弃的院子里哭泣喊冤。”孙佑说到这里,显得更加神秘,“而且我听这个村子里的一个住户说,那个废弃的院子在十几年前曾经发生过命案。我回县衙之后查了多年前的案宗,发现十二年前瓦桥村真的发生过一起惨案,一个妇人被人谋杀在自己家中!”
    郑彦杰若有所思,回到县衙后命孙佑将十二年前的妇女被杀案卷宗找出,重新审查。这是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案子:瓦桥村妇女蒋姚氏被邻居发现死在自己家里,房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现场勘查的结果表明是熟人作案。虽然事发时是白天,但附近邻居或因下地做农活,或因其他原因,都没有听到搏斗和呼叫声。那天村里有几位邻居看到县里的信客陈山从临州回来,蒋姚氏在临州的舅舅正巧托陈山带了一锭金子给她,而事发之后,没有人见过这锭金子。当时的县令让人将陈山捉拿归案,陈山承认自己送金子去的时候因贪图蒋姚氏的美色,欲行不轨,蒋姚氏拼命反抗,他便一怒之下杀死蒋姚氏,并且带走了金子。陈山因此被判斩立决。


    郑彦杰若有所思:“今天白天,我已经找了几个多年前就在本县当差的县吏、狱吏询问,其中有几人都记得当年陈山被抓之后,本来不肯承认罪行,当时的县令对他严刑拷打,陈山被打得皮开肉绽,这才承认自己逼良不成杀害蒋姚氏。”
    听了这话,孙佑忙道:“大人的意思是陈山是被冤枉的?”
    郑彦杰说:“也许今晚,女鬼会给我们一个答案。”
    到了蒋姚氏的旧居之后,已月上中天,凄厉的女声还是断断续续从屋子里传了出来。在这种杳无人烟的地方,赵庭和孙佑都觉得脊背发凉,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不过郑彦杰似乎毫不惧怕,他推开院门走进院子,赵、孙二人心中大惊,赶紧奔了过来,刚走到院门口,就看到郑彦杰站在院中的黑暗里。二人正迟疑着要不要进去,就听到郑彦杰朗声说道:“本官郑彦杰,为平县县令,屋内的无论是人是鬼,若有冤屈,不妨出来说个清楚明白,本官一定为你做主,将你的冤屈大白天下。若是你还装神弄鬼,可不要怪本官不客气!”

    郑彦杰说完这话之后,女鬼的声音消失了,但屋内还是没有任何动静,郑彦杰于是连说三遍。这时,屋子的门突然打开,赵、孙看到门开,心几乎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下意识就想拔腿逃跑,不过还没来得及跑,就看到在微弱的月光之下一个模糊的身影从屋内走出,在郑彦杰的面前停下。那个身影扑通一下跪倒在郑彦杰面前,一个女人的声音朗朗说道:“民妇早听说过郑大人公正廉明,在此夜夜装鬼已有一月,为的就是引起大人的注意。今日终于等到大人了,民妇韩三娘要为他人申冤。”
    郑彦杰不动声色,大声吩咐道:“点灯笼来!”赵、孙二人这才如梦方醒,赶紧将带来的灯笼用火石点燃,只见地上跪着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看起来干净利落的女人。
    韩三娘突然变得悲愤起来:“民妇是想为因蒋姚氏之案而死的陈山申冤,他是无辜的。只因为当时的县令屈打成招,才被迫认罪。其实蒋姚氏死的那天下午,陈山和我在一起,不可能去杀人。”
    郑彦杰听了这话,沉声问道:“你当时为何不为陈山辩白?”
    韩三娘忍住悲愤,定定心神,说道:“民妇当年就曾经前往县衙为陈山诉冤,但是当时的县令却诬我和陈山有私情,让先夫将我带了回去。大人有所不知,先夫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平日无事留在家里就殴打民妇泄愤。那陈山是民妇的同乡,又是邻居,因为看到先夫如此虐待民妇,心生怜悯,有时就来民妇家里听民妇诉苦,帮民妇做做粗重的活计。民妇可以对苍天发誓,我二人之间清清白白毫无私情。那日先夫将民妇从县衙带回去之后,一顿毒打,民妇多日无法起床。待伤好出门,才得知陈山已被处斩。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陈山对民妇的照顾,永生不敢忘记,一想到他死后还背负不白之冤,民妇就寝食不安。先夫在世的时候,民妇没法为陈山申冤。先夫在十年前去世,民妇去了县衙,可县令不接状纸,更有无数流言说我不守妇道,民妇的儿子甚至因此憎恨于我。四年前小儿跟随马帮离开本县,当年的县令也已调任,民妇再去诉冤,他却认为是陈年旧事根本不接状纸。两年前,前任县令到任,民妇又去诉冤,结果被当成疯子赶了出来。民妇虽然听说大人有贤名,但不知真假,不得已出此下策,就是想看看大人是否真的会重视这起旧案。若大人要怪罪,任何责罚民妇都愿意承担。”
    郑彦杰听了这话,颇为感动,略带敬重地说道:“韩三娘,你请起来,本官答应你,这件案子本官一定尽全力找到真凶,还陈山一个清白!”
    韩三娘热泪盈眶,在地上磕了好几个头,连称青天大老爷。看得郑彦杰心中又是惭愧又是不忍,最后亲手将她扶了起来,连夜带她回县衙询问当年的详情。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雷州鬼屋案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3056.html
上一篇:鬼惩    下一篇:诅咒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