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小村惊魂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觉之 发表时间:2014-09-04

    云厚得像一团团黑色的棉絮,很快遮住了毒辣辣的太阳,天地间一片墨色,隐在这墨色中的小山村死气沉沉树影摇曳,压抑得让人难以呼吸。山那头偶有红光一闪,很久才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闷响,有惊鸦从树枝上掠起,呱呱叫着消失在墨色里。
    村口开始有人影晃动,脚步飞快地窜进村子,村东村南到处是从田间飞奔回来的村民,村里渐渐有了动静,呼儿唤女声,吆喝牲畜声,收衣声,塑料遮盖声,抱柴声,物品的撞击声,男人和女人的争吵声,小孩子的哭闹声,牲畜的嚎叫声,一时间小村里像一锅煮沸了的水,翻腾着,喧闹着。
    天上像盖了一层厚厚的黑棉被,小村黑得有如夜色,沉闷的空气挤压着小村,村里又一次渐渐地安静下来,低矮的屋檐下开始亮起昏黄的灯光。没有一丝风,黑暗中连树都停止了摇晃,像等待着最后的审判。静!静得让人心里发毛,似乎有妖魔鬼怪正在这黑色的宁静里瞪着血红的巨眼在窥视,似乎世界末日即将宏大地展开,山会崩塌,房屋会着火,炙热的巨石会从空中掉下来。
    房屋,树木,圈里的牲畜,躲在屋子里的人,大家都在静静地等待着,蓦地,一道道闪电从翻滚的黑浪般的云端劈下来,把小村照得忽明忽暗,接着如风似浪的声音由远及近地滚滚而来,及到近处便有如千军万马在奔腾一般,树木的叶子上,房屋的草节上,墙头的苇席上,篱笆倒扣的水桶上,院子里的青石板上,就像有无数支箭射在上面,形成了宏大的交响,远处近处很快一片水声,不久就有山体的滑坡声,石墙的倒塌声不断传来,村边的小溪里更是传来了隆隆的水声。
    人们都躲在屋子里静静地分辨着各种声音的方向来源,突然,一道巨大的闪电有如古树错乱的根系把整个小村照得透明了一般,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穿透了人们的耳鼓,那巨大的声波击在窗纸上,哗哗啦啦久久不息。
    “这个大雷好像击中什么了。”人们都缩在炕头上悄悄地议论。
    “肯定有东西成了精,老天爷来收它了。”
    “好像村东头老于家。”
    “我听着也象,今年开春我还在老于家院外那棵大杨树下看见一条大黑蛇,头上冠子都长出来了,一准成了精了。”
    “老于家儿媳妇不孝顺,是不是遭雷劈了。”
    “那动静象他家。”
    老于家于成仁和媳妇马兰也在议论:
    “这大雷劈在哪了,好像就在咱这。”马兰说。“如果把西边棚子那个老不死的劈死也就算了,可别把院外那头猪劈死。”
    “你说啥呢!”成仁显然有些不爱听“我老妈没做过缺德事,你干嘛咒她。”
    “我咒她了怎么着?你敢犟嘴了是不!”马兰凶巴巴地对成仁说:“还不下地看看去!”
    “我就不去,要去你去。”成仁的犟劲上来了。
    “你个挨千刀的,我还能指望你点啥!”
    马兰说着下了地,找了个化肥袋子在封着的一头窝了个角顶在头上,外面的雨还在瓢泼一样地下,但天已不似刚才那般黑,马兰直把裤腿撸到大腿根,然后出了门。院子西边是一间厢房,成仁的老娘一个人住在里面,院子的东面是一拉溜的偏棚,里面备着柴草、农具和一口红漆的大棺材,外边的天虽不似刚才那般黑,但雨仍在哗哗地下,积水已经淹过脚脖子,哗哗啦啦流向院墙边的水眼,平日里马兰见到那口红棺材就发毛,在这样的天气里更让她心中忐忑,可路过偏棚时她越是害怕,越忍不住向里面张望,一道道闪电把偏棚里照得忽明忽暗,借着闪电的亮光,马兰分明看见一双手从棺材里伸出来,紧紧地抓住了棺材沿,那是一双枯瘦得有如干柴节的手,褶皱的黑皮下骨节清晰可辨,那双手抓在棺材沿上,有如两只硕大的毒蜘蛛,随时会弹跳起来。马兰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她赶紧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定睛去看,一个披头散发花白的头颅正缓缓地从棺材里冒出来,闪电的强光忽明忽暗地把一个硕大的怪影映在偏棚的墙壁上。
    “我的妈呀!”
    马兰惊嚎一声瘫倒在地上。那个怪影已经慢慢地从棺材里站立起来,颤巍巍爬出棺材,嚓嚓几道电光映在怪影身上,看不见脸,只有硕大的乱哄哄的花白头发,一双黑手正从肥大的深蓝色的寿衣袖口里伸出来,那怪物似乎已经看到了雨水中跌倒的马兰,开始蹒跚地走过来。
    “别过来,你别过来!”
    马兰声嘶力竭地惊呼着,但那怪物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径直走过来了,向马兰伸出了鹰爪一样的枯爪。
    “妈呀!”
    马兰一声惊呼吓得昏死过去。
    待马兰幽幽转醒,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云雾缭绕的屋子里,莫非已经到了地狱鬼府?马兰一时醒不过腔来。


    “你俩别抽了,快出来抬猪!”是村北二楞的声音。
    “二楞也死了吗?”马兰想:“他是怎么死的呢?”
    不对,这好像是自己的家,自己正躺在炕上,地下的木凳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村南的喜旺,一个是村西的有财,两个人正吸着旱烟。
    已是傍晚时分,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有夕阳映在窗上,窗外哗哗啦啦还是一片流水声。
    “来了!来了!”喜旺和有财听见二楞呼喊起身出了门。
    被劈死的果然是自家的肥猪,猪窝边的大杨树也被雷劈得一片焦糊。二楞、喜旺和有财是来帮着屠戮猪来了。
    听到屋里马兰有了动静,有财又转身进来。
    “嫂子醒了,真是人吓人吓死人啊!”有财把事情经过粗略地和马兰讲述一遍又出去帮忙收拾死猪。
    原来这马兰并不孝顺,常给婆婆气受,婆婆早想一死了事,这天便趁着成仁两口子下地干活偷吃了两包鼠药,谁知人老糊涂,又没有牙齿,鼠药包又小,两包鼠药包装完好地生吞下去,然后穿了寿衣躺进棺材等死,左等不死,右等不死,便迷糊睡去,过了晌午被雷声惊醒,饥饿难耐,便爬出棺材准备找些食物,正巧撞上吓得跌倒的马兰,她本想上去搀扶,就这样硬生生把马兰吓晕过去。
    雷劈死了自家的肥猪本就让马兰心痛欲绝,又气愤老婆婆吓到自己,马兰便撒起泼来。
    “我不活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屋外众人都忙着摆弄死猪,没时间理会她,她便越发哭闹起来。
    “我吃点鼠药死了算了,和你这操蛋老爷们过日子生不如死啊!”
    过了很久忙着摆弄猪的众人才发觉屋里没了动静。
    “二楞,你进屋看看,你嫂子又闹啥令呢,怎么没动静了。”成仁说。
    二楞便进到里屋,发现马兰直挺挺躺在炕上,身边放着两包鼠药,二楞赶紧上前用手去探马兰呼吸,却已经气息全无。
    “大哥不好了,嫂子吃药自杀了。”
    二楞的一声惊呼,吓坏了屋外众人,连遭变故成仁已经昏了头脑,甚至忘了悲切,一屁股坐在地上愣头愣脑没了注意。
    “大哥别愣着了,你先去纸扎店买纸人纸马,顺便报丧,连带把明天搭灵棚挖框子的人一并找了,这里我们先把嫂子搭下来,今晚由我们先守着。”还是喜旺遇事不慌忙给成仁出主意。
    这时天已经黑下来,成仁不敢怠慢,爬起来进屋看了一眼炕上直挺挺的马兰,便抹着眼泪出门去准备一应事务。二楞、喜旺、有财三人胡乱收拾了猪肉,打开屋里前窗,以防马兰最后一口恶气留在屋里,又卸下一扇门板,把马兰搭下地来,扯下白被里从头到脚给马兰盖好,头前点上长明灯,由二楞和有财守着,喜旺出去捡了一些猪碎肉胡乱炖了三人充饥,然后三人便抽着旱烟守起灵来。
    一弯残月挂在小村上空,暗淡的星辉透过撑开的纸窗照进屋来,地上雪白的被里遮盖着女尸,女尸头前的常明灯忽明忽暗,把坐在边上的三个人的怪影歪歪斜斜映在墙上,偶有夜猫飞过墙角发出鬼嚎般的鸣叫,阴森诡异的气氛压迫得三人能听到彼此剧烈的心跳。

    “咱别干守着了,天亮还早呢,咱仨打会牌也好消磨一下时间。”有财打破这紧张的气氛提议说。
    “也好,再点根蜡,就在炕沿玩会。”二楞表示赞同。
    于是有才、喜旺脱鞋上了炕,二楞找出蜡烛扑克站在炕沿跟三个人玩了起来,纸牌果然很有吸引力,几圈下来三人争执、嘻笑、叹息,完全沉浸其中。玩着玩着喜旺抬头看了一眼炕沿的二楞说:
    “你俩等会,我出去方便一下。”
    说着反扣纸牌,蹑手蹑脚下了地。二楞见有财只顾低头摆弄自己手里的牌,便偷偷翻过喜旺的牌来看,趁有财没注意又迅速扣好。这时有财似乎也理好了牌,抬头看了一眼二楞说:
    “你先等会我也去方便一下”说着也把自己的牌扣在炕上蹑手蹑脚下了地。
    哈哈,二楞心中暗喜,走吧走吧,我把你俩的牌都看了,你俩输定了。喜旺手里有大猫,但单牌太多,有财有一套五十尅,但他手里的对太小,我有小猫和一套五十尅,我应该这样这样出。二楞合计着,为自己的诡计暗自庆幸。可是左等不见两人回来,右等不见两人回来。这俩人怎么了,掉茅坑里了吗?二楞琢磨着回头一看,正和一个从自己肩膀上看牌的人迎了个照面,这个人身披白被里,正瞪着眼睛看着自己手里的纸牌,不是马兰又是哪个!
    “我的个妈呀!诈尸了!”二楞一下窜到炕上,也不知是哪来的劲,略一蹲身就从开着的窗户跳了出去,哐啷一声掉进窗根的棒子栏里,只觉脚腕一疼让他动弹不得,便顺势趴在棒子栏里,借着星辉,他看见棒子栏外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拖着一个人在蠕动,咔嚓一声一条白森森的胳膊便被扯了下了,然后是滋啦滋啦的撕扯舔舐声,想来喜旺和有财都遭了毒手了,吓得二楞浑身筛糠几欲昏厥,偷眼一瞄一个圆滚滚的人头又滚了过来。
    “妈呀!”
    二楞一声惊呼连滚带爬逃出棒子栏,跌跌撞撞逃出了老于家。
    第二天全村都知道了老于家死人的事,但死的不是马兰,而是于成仁,二楞好不纳闷。便随了村民们前来观望。一进院就听见马兰一声高一声低的在哭号,一个纸人乱糟糟被撕碎在棒子栏边,于是二楞明白过来,一准是昨晚成仁买了纸人回来放在屋外又出去找帮忙的人,那纸人本是用白面和成浆糊湖扎而成,被狗撕扯了舔舐浆糊罢了,倒险些把自己吓死。那么马兰怎么又活了?成仁怎么又死了呢?
    原来昨天马兰转醒后知道了事情原委,心痛、气愤、撒泼却没人理睬,心里便越发气愤不过,听到成仁让二楞进屋查看,便故意在身边放上鼠药装死,吓唬成仁,二楞来探呼吸,马兰便闭住了气,及到成仁出去打理各种后事,马兰知道事情弄得难以收场后悔不迭,便躺在门板上想办法,到了深夜三个人玩起了扑克,马兰在又凉又硬的门板上早已躺不住了,便想起来和三人说明原委,喜旺和有财先后发现了站在二楞身后的马兰,一个个溜之大吉,才演出了昨晚诈尸的一幕。待成仁跑完诸事回来,见老婆端坐在炕上撒愣,也是受惊不小,听老婆细数因由这才气坏了成仁,想想马兰虐待自己老娘,自己常被村里人戳脊梁,马兰也不把自己当人看,呼来喝去非打即骂,觉得自己活得窝囊,一时想不开便趁老婆不注意吃了老鼠药了。
    这倒好,东西没白买,人也没白找,都给自己用上了。夏天天热,大家怕成仁尸体臭了,便一起帮衬着当天就下了葬。马兰后悔呀,事情都是因为自己而起,心中觉着对不起成仁,便把成仁平日最心爱的一块手表陪了葬,说起那块手表也应该算是名贵,是那年成仁出去打工老板给不起工钱,顶了一年的工钱得来的,这事村里人都知道,成仁也算村里第一个有手表的人。
    隔天半夜,马兰正自睡得香甜,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在推自己,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便一惊醒来,发现身边果然坐着一个人影,仔细辨认却正是成仁。
    “我的个妈呀!”马兰翻身跪在炕上不住地向着成仁磕起头来:“成仁啊,是我对不起你啊,你可别回来吓我啊!”
    “那好!”那个黑影说道“从此以后要好好孝敬我妈。”
    “好好!”马兰应承着“从今后我如果不孝顺,你就把我拉走,让我不得好死!”
    “你做得到吗?”
    “一定做到,一定做到!”马兰磕头如捣蒜。
    “好了,你把灯点上。”
    马兰忙下地点了灯,借着灯光定睛来看,那坐在炕沿的不是成仁还会是谁!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马兰战战兢兢地问。
    “是鬼能这样和你说话吗?都说鬼没有影子,你看我有没有?”
    成仁的影子正映在墙上,马兰奓着胆子摸了摸成仁的手,果然是热的,这才知道成仁果然没死。
    原来那鼠药毒性并不太大,成仁当时是被毒死过去了,下葬后,由于前天大雨,水汽正盛,经水汽一熏蒸那鼠药的毒性就解了,成仁睁开双眼黑咕隆咚啥也看不清,左右一摸知道自己已经被埋了,心中绝望倒害怕起来,拼命地呼喊,却哪里有人听得见,于是抱怨自己命苦,便躺在棺木中静静等死,棺木中空气本来不多,经这一折腾成仁便窒息过去,待成仁幽幽醒来觉得呼吸竟然顺畅了,睁眼一看漫天的星斗,正自纳闷,忽然看见头顶有个人影在不住地给自己作揖,口中还不住地磨叨:
    “成仁大哥,你别怪罪,你死了那块手表也用不到了,活着的人还得过日子,那可是一年的工钱呢,你就给了兄弟吧,等我日子过好了,一准多烧纸钱报答你。”
    说着便伸进手来摸,成仁一下坐起来,那人吓得嗷一声怪叫,一溜烟地跑了,成仁本想追上去把表送给那人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却哪里还追赶得上。
    故事到此可以证明,鬼在心里,个中曲直全是人吓人罢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小村惊魂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3019.html
上一篇:鬼吹灯    下一篇:尸变奇案(推理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