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有口难办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黑色石头 发表时间:2014-08-11

    地上的舌头
    一声凄厉的惨叫把正在梦中和女朋友相会的王默惊醒,他呼地一声坐起来,朦胧中看见对面的刘思麟正坐在床上拼命地摇动手臂,好像在和什么人做着殊死搏斗。
    王默立刻跳下床,点亮寝室里的电灯。
    明亮的灯光下,他惊恐地看见刘思麟正用手捂着自己的嘴,痛苦地扭动着。他的身上,脸上满是鲜红的血迹,而在他床边的地上,一个鲜血淋漓的人的舌头正静静地躺在那里,狰狞如一个刚刚出生就已死去的袖珍婴儿。
    这恐怖的场面让他一时间惊呆了。
    等他完全清醒过来,抓起床上的手机准备给校医务室打电话时,又一件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那个落在地上的舌头忽然笔直地站立起来,然后,就如一颗硕大的子弹呼地一声从敞开的窗口飞了出去。王默只感到一阵透彻骨髓的寒冷顷刻间从他身边滚过,从窗子涌了出去。
    手机掉在地上。王默双眼呆滞地看着窗外那浓重的夜色,如一具久已失去了生命的僵尸。
    猛鬼小小吃(一)
    三天前:
    刘思麟的女朋友林若男过生日,放学后,刘思麟请她在一家餐厅吃饭。这家餐厅的名字很有意思,叫“猛鬼小小吃”。单从这名字就吸引了很多来往的客人,当然来得最多的还是这学校里的学生。
    这餐厅的确很小,狭长的饭堂里只摆着四张可供两人进餐的桌子,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独自坐在最里面的桌前,正吃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刀削面。
    二人靠门口坐下,很快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他的衣服很脏,几乎分不清颜色了,和这干净的饭堂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的脸明显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身上有着一股奇怪的好像是医院里的消毒水的味道。
    他把一张小得几乎和名片一样大的菜单放到桌子上,一言不发地看着二人。那脸上带着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笑意。
    点了几个林若男爱吃的菜,刘思麟把菜单递给那人,无意间他的手触到了那人的手,他被吓了一跳,那双手僵硬而且冰冷,像冬天里的钢筋。
    “怎么了?”林若男看着他问。


    “那人的手好冰。”刘思麟说。
    “谁,你说谁?”林若男好奇地问,“这里哪有人。这里是自助形式的,想吃啥自己去那里点。然后,告诉厨房的师傅就行啦。”
    “什么。”刘思麟一怔。顺着林若男手指的方向,他果然看见靠近厨房的地方摆着一条长长的桌子,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等待烹饪的菜品。
    “可……可刚才明明有一个男人叫我点菜的。”刘思麟神色有些惊慌起来,“你怎么会没看见?”
    林若男诧异地看着他。
    “你是不是被今天的考试弄傻了。”她略带不满地对他说:“还是你心里面根本就是想着别人。”
    难道真的是自己弄错了。可那个人身上的消毒水的味道还分明在这窄小的空间里弥漫着,手上还留着刚才那冰冷的感觉。一种诡异的感觉慢慢爬上刘思麟的心头。
    吃饭时,刘思麟总是觉得在那厨房门口站着一个人,正用一双叫人无法揣摩的眼神看着自己。弄得林若男也感觉有些害怕了。于是,二人站起来准备离开,刘思麟无意间看了一眼坐在里边的那位男同学,他猛地一惊,那人虽然一直在大口吞吃着,可他面前的碗里,那薄薄的刀削面却丝毫没有减少的迹象。
    顾不得多想,刘思麟拉起林若男的手急匆匆地跨出门去。
    此时,夜色已经很浓了,身后的牌匾上“猛鬼小小吃”几个字像跳跃的鬼火一闪一闪地叫人心里发毛。

    刚刚把林若男送回寝室,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一个叫他浑身发冷的声音:“您刚才预定的菜肴已经做好,是您过来吃,还是我们给您送过去?”
    刘思麟惊得险些坐到地上。
    莫名短消息
    王默独自坐在寝室里。看着窗外操场上三个男同学在为争夺一个足球而吵得不可开交。
    刘思麟被医院的救护车拉走了,他听到医务室的医生说,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刘思麟的舌头是被人硬生生拉断的,即使找到了也根本无法连接。
    寝室里有四张床,另外两名同学只是在开学时来住过一晚,就再也不曾露面了。偌大的寝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看着地上那残留的点点血迹,王默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
    他拿起手机打算给女朋友庄莉打电话。庄莉和林若男是一个寝室的好朋友,也许她会从林若男的口中知道一些刘思麟出事前的情况。
    就在他刚刚拨完号码等待接通时,忽然他看到刚才操场上的三个男生已经开始大打出手了,其中一个身材矮小的男生脸上满是血迹,显然是另外两个男生在围攻他。
    这种场面王默不止一次地见过,但令他感到吃惊的是,从操场边的那片小树林里“走”出了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同学,她很瘦弱的样子,双脚几乎没有移动,就这样轻轻地飘过去,如一缕透明的人形烟尘,径直地扑倒在那名满脸血迹的同学的身上。
    王默用力地擦了擦双眼,以为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电话已经接通,里面传来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一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伴着只有冬季才有的呼呼的风声。
    “庄莉,你怎么了?”王默顾不得再去理会操场,对着手机喊道。
    电话里面的喘息声消失了,但,紧接着传来的是一个女人似乎控制不住的笑声。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庄莉出事了。他立刻大步冲出门去,直奔庄莉的宿舍楼跑去。
    刚刚跑到楼下,他猛地看见庄莉从门里面走出来,看见他,脸上露出一丝妩媚的笑容。
    “你……你没事?”王默惊讶地问。
    “我没事呀。”庄莉疑惑地反问,“你怎么了?”
    王默长吁一口气,来不及回答,他转身向操场望去,他惊恐地看见刚才的那个女生正努力挣扎着从那个男生的身体里钻出来,然后在这明亮的阳光下轻悠悠地飘向树林,那乌黑的长发如飘起的一面黑色的旗。而那个男生转瞬间就如虚脱一样瘫倒在地上。
    这一次,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见到了鬼。
    “你到底是怎么了?”庄莉轻轻地推他一下。
    还没等王默回答,手机忽然响起了接收到短消息的铃声,屏幕上根本就没有显示号码,而是一个直挺挺的满是血污的舌头,而那一行滚动的文字更加令人毛骨悚然:这是你朋友刘思麟的舌头,如果你不想和他一样的话,就要学会闭嘴!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有口难办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2859.html
上一篇:惊悚之藏爱    下一篇:恐怖的回家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