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百家饭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江姝渃 发表时间:2014-08-09

    宋篱最近有些食不知味。
    他前段时间生了场病,发烧流涕,咳嗽不止,待得病好,便似没了味觉,吃饭像吞白开水。他平时口味就偏重,菜里要多放食盐和酱油调味,辣椒也要多多,吃得一身大汗,这才过瘾。可现在不行了,调料放平时的两倍,红红的辣椒油染得菜叶都上了色,可他依旧尝不出味道。这样吃饭多苦闷,食物纯粹果腹,经过口腔食道到达肠胃,再没了让人幸福的满足感,短短一周,宋篱瘦了很多。
    妻子变着花样做出美味佳肴,却让他更痛苦,色香引诱他流口水,可偏偏辨不出味道,好比你遇见个好模样的姑娘,正要一夜缠绵,却在关键时刻发现自己不行,想想多泄气!宋篱如今就是这般泄气。
    他去医院看病,医生诊断为暂时性味觉失灵,病因却还未查出,只开出一大堆药给他,嘱咐吃完后再来复查。
    他开始吃大把药丸,情况却变得更糟。他失去食欲,见到食物就恶心,勉强吃下几口,恨不得到卫生间大吐特吐。
    他浑身无力,瘫在床上,忽然很想念白米饭。哦不,不是普通的白米饭,是他母亲小时候常做给他的荟萃了各种味道的白米饭,他一顿能吃得两碗,所以小时候的他白白胖胖,都是母亲的功劳。可他有多久没吃过母亲做的白米饭了?有十年?自打他离家上了大学,母亲便再没有做过这样的白米饭。
    他想念白米饭,总算是有了些许食欲,口水不断生出来,催他挣扎从床上爬起来,要试试做做这白米饭。
    宋篱记得幼年时总爱缠在母亲边上,那时没有天然气,很冷很冷的冬天,家里生煤火,饭锅就在上面煨着。他中午放学回家,鼻头冻得通红,深吸一口屋里香喷喷的热气,感觉整个身子都暖了。母亲总在那时揭开锅盖,他凑过去看,热乎乎白嫩嫩的米饭,颗粒饱满,精神抖擞地簇拥在一起向他招手:“来啊,来吃我!”
    他迫不及待用手去抓,母亲忙打落他的手:“脏死了,快去洗手,米饭还没好!”


    他悻悻去洗手,偷偷从洗手间张望,母亲把米饭从锅里盛了出来,正在往上面浇些什么。宋篱知道,那是母亲的秘制汤料,浇上去,米饭就有了各种味道,群英荟萃,诱人口水。可是那汤料究竟是怎么做的,又长得什么模样,宋篱从没有见过,母亲也不愿让他看见。
    如今,宋篱站在厨房里,静静盯着电饭煲,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蒸汽突突冒出来,他深吸一口气,饭很香,可是与母亲煮的相比又似乎差了那么一些。
    妻子前夜熬了浓浓的鸡汤,他浇在米饭里,尝一口,又很快吐出来,完全不对味道。他开始尝试调制汤料,用自己喜欢的口味,放酱油和很多很多辣椒,浇上去,米饭染成褐色,辣椒似青春痘般点缀,吃进嘴里仍是无味。应该是有哪里不对,母亲做的白米饭,汤料浇上去,仍是白白净净,如刚出锅时一般,香得诱人。
    他又想起电视上看到过的牛油拌饭,切一块方方正正的牛油闷进米饭里,倒入一点点酱油搅拌,米饭吸收牛油的香,酱油来调味,妻子最喜欢这样的吃法,可如今他尝来,味同嚼蜡。这一碗米饭再次被抛弃进垃圾桶,然后是第三碗,第四碗……
    宋篱一整日呆在厨房,灶台一片狼藉,可始终做不出母亲的白米饭,幼年时吃过的白米饭,只在他的记忆里散发香气。

    于是一整锅米饭被倒掉,他丧气瘫回床上。肚子很饿,他从未感到过如此饥饿,像是整个胃都被掏空了。他迫切地想吃母亲做的白米饭,不用旁的菜肴佐味,只一碗白米饭,能让他尝到各种菜肴的味道。
    他昏昏沉沉睡着,梦里感觉有人开了门,他想应该是妻子下班回来了。厨房里有忙碌的声响,该是妻子在做饭,管她做的什么,他提不起兴趣,也品不出味道,他只想吃白米饭,那么想。
    不多时,厨房飘来饭香,宋篱从床上惊坐而起,大喊:“什么味道?”
    有个陌生的女人就这么闯进了卧室,言笑晏晏:“是米饭,快蒸好了。”
    “你是谁?为什么闯进我家来?”
    女人依旧笑:“宋哥,我叫春啼,是林姐请来做饭的。你不是胃口不好吗,宋姐就去了家政公司,听说我跟你是同乡,便让我来你家干活,管一日三餐。”
    宋篱埋怨:“她都不跟我商量一下的。”
    “林姐也是关心你嘛,对了,你最近不是很想吃白米饭吗,快蒸好了,我给你端一碗过来。”
    她跑去厨房,马尾扎得高,在脑后晃来晃去,多么青春活力。宋篱看着她的背影,有些许熟悉。
    米饭煮得火候正好,白白净净,颗粒饱满,最重要的是它的味道那么熟悉,是久远的幼年常闻见的母亲做出的味道。
    “快给我尝尝!”宋篱迫不及待夺过碗,连筷子也没顾上用,直接用手扒进嘴里。一瞬间,抛弃了他的味觉竟回来了。只这一口,多少味道在唇齿间变幻,肉的香滑,菜的清爽,海鲜的鲜美齐齐汇聚,像是将人间美味荟萃,尝过之后,欲罢不能。
    宋篱将一碗米饭扫荡,又急急将空碗递出去:“再给我盛一碗。”
    春啼笑着答应,再盛一碗来,味道竟比先前还要浓郁。宋篱如一匹饿狼,一大碗米饭风卷残云,仍觉不够。他似饕餮,胃如无底洞,再多的食物也不能满足,只想吃下去,永无尽头。
    一大锅米饭被他吃得干净,他像个孩童般睁大无辜双眼,向春啼请求:“再给我做些来好不好?”
    春啼扑哧一笑,将宋篱嘴角黏着的米粒捡走,放进自己嘴巴里:“粒粒皆辛苦,一粒也不能浪费的。”
    宋篱瞬间愣住,这动作话语,何其熟悉。
    他又想起电视上看到过的牛油拌饭,切一块方方正正的牛油闷进米饭里,倒入一点点酱油搅拌,米饭吸收牛油的香,酱油来调味,妻子最喜欢这样的吃法,可如今他尝来,味同嚼蜡。这一碗米饭再次被抛弃进垃圾桶,然后是第三碗,第四碗……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百家饭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2843.html
上一篇:诅咒卡    下一篇:赶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