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死亡之后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贤子 发表时间:2014-07-28

    (一)
    市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我眼睁睁地看着护士拔光了我身上所有的管子。
    床头边,仪器发出的声音由之前的“滴滴滴滴滴”的欢快感,变成了“滴……滴……滴……”略带哀鸣的声音。随之,显示屏上原来像音符一样跳动的所有的线条都变成了直线。主治医生看着那几条平行线,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笔,迅速地记录下了我的死亡时间。
    看着他们的举动,我几次上前去制止,都无济于事,只能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
    之后,医生出去了。紧接着,护士将我身上的白布往上拉了拉,直到盖住头部为止。
    我看到了门口医生与我家人的对话: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看着我的家人,摇了摇头,一脸地遗憾说道。
    “医生,我求求你……求求你,我求你救救他。孩子不能没有爸爸,我给你下跪,你救救他吧,救救我们这个家吧……”妻子边哭边下跪,医生急忙双手扶起。
    “儿啊,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你怎么忍心让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你这让我们以后该怎么活啊……”妻子旁边的母亲嚎啕大哭,父亲一手扶着母亲,一手擦拭着眼泪。看得出,他在失声痛哭。
    也许是被这番景象吓到了,妻子身后八岁多的儿子目光呆滞,整个身体都在发抖。所有的人都顾不上他,都在朝着病房的方向哭喊着……
    医生将头转向病房,对着里面的护士点了点头,护士便把我的身体,不,这里确切地应该说是遗体,推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母亲与妻子抱着我的遗体再次放声大哭。父亲蹒跚着脚步,走到床边,双手颤颤地掀开白布单,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然后滴在了我的脸上,只是我再也感觉不到了。我已经死了,也就没了知觉。
    父亲左手拉着妻子,右手扶着母亲,护士再次将白布拉了上去,然后推着我的遗体往太平间的方向走去……


    “爸爸爸爸……”妻子身后的儿子突然朝我遗体的方向跑去,一旁的护士急忙抱起他,任凭瘦小的他在怀里挣扎、哭泣、扑打。
    眼前的一幕幕,我仍旧无能为力,就连简单的抱抱他们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因我的离去而悲伤、痛哭。
    突然想起,我已经好久都没有给过他们一个简单的拥抱了。对于父母,还是在十年前,我的婚礼上应婚礼主持人的要求,给过他们还不到一分钟的拥抱。而对于妻子,虽没有那么久远,但也似乎有些记不太清了,总之已经好久好久了。对于儿子,我更是心存愧疚。从他出生到现在,一直是妻子在照顾他。我似乎永远都在忙,以至于都忽略了他们的存在。
    (二)
    我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灵魂出窍吧?我死了,所以我现在只剩这虚无的魂魄了。
    医院的走廊里,还久久回荡着他们的哭声。他们走了,我还傻傻站在原地。我不知道我该去哪儿,传说中不是说有黑白无常吗?他们怎么还不来带我下地狱?
    我很明白,我这种人是上不了天堂的,我做了太多的错事了,我想只有地狱才肯接收我。可是黑白无常怎么还不来带我走?难道我真的就十恶不赦吗?以至于地狱都接纳我?我这是要做孤魂野鬼了吗?

    不知怎的,我突然看到我走了一个月后的情景:
    熟悉的羊肠小道,一望无际的麦田,麦浪一波接一波。翠绿的麦苗随着微风轻轻摇曳,像是在向我卖弄她那轻盈的舞姿。一阵微风再次吹过,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里面夹杂着麦子的香甜味,好闻极了。这种好闻的气味可比我生前用过的所有的香水都好闻,只是好久好久都没有闻到过了。
    道路两旁的柳树不知什么时候长了这么粗,这么枝繁叶茂。记忆里的它们一直都还是小树苗,也许是我太久没有回去了,也许是每次回去都急匆匆的,所有都没注意过它们。随着阵阵微风,漫天柳絮飞舞着,好一番美景。我在心里想着。我想我生前一定也是个感性之人。
    不知什么时候,我竟走到了家门口,不,应该是飘到的,魂魄是不用走路的。
    远远地,我就看到了母亲。她怀里抱着枕头坐在家门口的石墩上,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远方。嘴里嘟囔着什么我也听不到,但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出了她有些不对劲儿。这时,父亲出来了,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毛巾,刚走到母亲跟前,母亲突然“蹭”地站起来,手舞足蹈地喊道:“峰儿(我的小名)回来啦!回来啦!走,快进屋……进屋……”
    “好,进屋,进屋,走……”父亲扶着母亲回屋了,我也跟了进去。
    只见父亲扶着母亲坐下,然后用手里的毛巾围到母亲的脖子上,最后拿着碗里的勺子,一边喂母亲一边说:“老伴儿啊,你不能这样啊,你得赶紧好起来啊。我还有很多事儿要跟你商量呢。你看,咱已经失去儿子了,咱不能再失去孙子了,他是咱家唯一的根了。可眼下能有什么好办法才能把孙子接回来呢?儿媳妇儿是肯定不会答应把孙子给咱的。”父亲像是在跟母亲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才短短一个月,父亲却苍老了很多。我突然特别心痛,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如今我走了,他们年纪又这么大了,以后该怎么办啊?
    “彩莲,孙子,彩莲……”母亲突然反复念叨着妻子与儿子。
    “老伴儿,你是想说什么?”父亲将快要喂到母亲嘴里的勺子又抽了回来。
    “哎呀,老伴儿,还是你精明啊。你是不是想说把儿媳妇儿跟大孙子一起接回来?你说的对,儿媳妇离不开大孙子,孙子也离不开妈。咱把儿媳妇儿接回来,不就等于把大孙子也接回来了吗?说实话,咱这儿媳妇是没得挑,到家十多年了,从没跟咱红过脸,倒是咱那儿子太混账!”父亲说着,狠狠地将勺子扔到碗里,随即发出碗与勺子碰撞的声音。
    “老伴儿啊,你说这事儿,咱亲家能不能答应啊?反正我都想好了,豁出这张老脸也要把儿媳妇儿跟大孙子给接回来。”父亲说着,用毛巾帮母亲擦了擦嘴,又继续喂着。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死亡之后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2763.html
上一篇:阴阳恋    下一篇:沙海惊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