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硕鼠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江姝渃 发表时间:2014-07-09

    楚莘城打开米缸准备做饭,却发现里面的米又少了些。
    他家的米缸不深,前几天才将它装满,现下只剩下了三分之二,他们一家三口,这米下的速度也太快了些。
    楚莘城仔细看了看厨房,墙角堆着的几颗大白菜也掉了些叶子,上面有齿痕,不是人干的。
    家里有老鼠?
    楚莘城第一反应,就是将厨房翻了个遍,果真在角落里找到几颗老鼠屎,这下确信无疑,都是老鼠干的好事。
    楚莘城忙叫了妻子来,二人把厨房一番打扫,所有的食物都放入冰箱和柜中,柜门关得严严实实,不露一丝缝隙给老鼠可乘之机。
    正打扫着,妻子忽然拍他:“不对啊老公,你看这米缸的盖子盖的好好的,怎么老鼠就进去了呢?”
    她这么一说,楚莘城也觉得稀罕,仔细查看了一下米缸,处处完好,难不成这老鼠是在缸底凿了个洞?
    想想,也不可能,他们家是在三楼,钢筋水泥的建筑,地上又铺了砖,就算这老鼠会打洞,也不至于把这么坚硬的地给凿穿吧?
    一时间甚不解,楚莘城也没工夫细想,听妻子的命令将整整一缸的米都倒进小区垃圾桶里,想想有老鼠曾在这米缸里打过滚儿就觉得恶心,多少细菌,人吃了还不闹肚子去?
    当日,楚莘城就上街买了老鼠夹老鼠药,在家中各处设好机关,誓要将那该死的老鼠抓到。
    晚上,因心中有逮老鼠之事,楚莘城没敢睡死。到了半夜,朦胧中听到有些轻微响动,将楚莘城惊醒。
    声音正是来自厨房,楚莘城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将厨房里那只老鼠惊着,让它跑掉。
    听得刺啦啦的声响,像是老鼠的小爪子在扒着什么。厨房里的食物已经被妥善保存,可厨房的地板上却放了捕鼠器,里面有一块香甜的鸡蛋糕,只要老鼠靠近,等待着它的便是囚笼。
    就算老鼠抵挡得了诱惑,可家中各处角落都撒上了老鼠药,那诱人的气息,只要尝上几口,一命呜呼。
    这只小老鼠怎么也逃不出楚莘城的手掌心了。
    楚莘城竖着耳朵听,厨房里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过一阵后,忽然歇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楚莘城等得无奈,就在他以为老鼠聪明绝顶到认出家中陷阱早已溜之大吉之时,捕鼠器发出响声,竟是抓到了!
    楚莘城赶紧从床上爬起来,飞奔到厨房,灯光亮起,捕鼠器内却是空空如也,却忽然间一道黑影迅速从脚边窜过,是只灰色的大老鼠,体型硕大到让楚莘城咋舌。它此刻正在厨房里像没头苍蝇一样狂奔,想是之前被捕鼠器电到,却没有电死,只是电晕得不辨方向,想要找到逃离的路却是不能够,在这小小的厨房里,如同瓮中之鳖,等着被楚莘城消灭。
    楚莘城想也没想就看准了那肥硕的身子一脚踩了过去,足够大的力道,正踩中大老鼠的胸口,只听得一声凄厉惨叫,大老鼠一口鲜血吐出,顿时断了气了。
    那血一半溅在楚莘城的鞋上,一半留在瓷砖,挺触目惊心的颜色,让楚莘城胃里泛起一阵恶心。
    然而,比这鲜血更触目惊心的,是大老鼠圆睁的双眼,保持着临死前的状态,死死的盯着楚莘城。
    死不瞑目,它的眼睛中,满含恨意。
    楚莘城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忙将这只肥硕的老鼠扫进垃圾筐,立刻扔下了楼。
    厨房里,狼藉的战场,老鼠吐出的血任楚莘城使劲了浑身解数也擦不尽,洁白的瓷砖上,一大块深深的印记。
    楚莘城就纳了闷儿了,难道这老鼠是修炼成精了不成,竟连捕鼠器也电不死,果真稀罕。
    再想一想它那肥硕的身子,一只顶寻常老鼠两只,该吃了他家多少粮食啊!
    这下家中清静了,所有东西统统复归原位,日子又跟平常一般。
    不想,这清静日子没过多久,米缸里的米又莫名其妙少了起来。
    难不成家里还有老鼠?www.guidaye.com
    又是一番折腾,虽然厨房又被仔仔细细清理,但却没见到一颗老鼠屎,为了以防万一,楚莘城还是将捕鼠器拿了出来,静待鼠贼。
    一连几夜,厨房里静静悄悄,捕鼠器连根老鼠毛都没捕到,可缸里的米还是照样少下去,竟然连捕鼠器也诓不住这些个小畜生,当真奇了怪了。
    楚莘城这下子当真跟老鼠较上了劲,跟单位请了假,窝在家里蹲守,甚至觉也不睡了,就等着那老鼠出洞。


    有时候,执拗也是一种病,而楚莘城自打那夜踩死那只肥硕的大老鼠之后,整个人便如疯魔了一般,像小区院子里无家可归的野猫,专做逮老鼠的事情。
    连妻子也说楚莘城神经,妻子刚怀了孕,被楚莘城天天在家这么一折腾,连觉也睡不好,整日无精打采的,便劝楚莘城算了,把家里的东西都收好,老鼠寻不到吃的,自然就走了。
    楚莘城不干,不抓到老鼠誓不罢休。
    妻子心宽体胖,晚上睡得极熟,楚莘城虽闭着眼,精神却高度集中,细细听着家里动静,那耳朵训练的,简直如狗一般灵。
    这晚,又是凌晨一两点,安静了几天的家中开始有了动静。
    明显听到有东西在地上窜来窜去,窸窸窣窣的,竟是向他们卧室而来。楚莘城睁开眼,小区里亮着路灯,所以看得见卧室的门上一团黑影,足有半人高,肥肥硕硕,连着一根长尾巴。
    妈呀!这是鼠怪吗?
    楚莘城吓得忙坐起身,见那影子一晃便消失了,有细细脚步声朝床边来,映入眼帘的,是只肥硕的大老鼠,与他前段时间踩死的那只一模一样。
    原来方才门上的影子只是因为光线的缘故被莫名放大,吓了楚莘城一跳。
    “小畜生,原来你没死!”楚莘城骂着,也顾不上穿鞋,又是一脚狠狠踩下去,怪了,那大老鼠竟似水中的倒影,脚刚一碰上,将将散了。
    你说说,见鬼了不是?就在楚莘城呆愣之际,厨房那边忽然响起米缸盖子挪动的声音。
    当楚莘城来到厨房时,竟见到了他平生从未见过的极不可思议的画面,那只肥硕的大老鼠正站在米缸边沿上,弯身向缸中取米,那样灵活的动作,竟如人一般。
    看见目瞪口呆的楚莘城,大老鼠极镇定,不慌不忙将装米的袋子扛到身上,盖好盖子,三两下蹿了下去。
    这是一只何其大力的鼠怪呵!
    只见那老鼠绕过上的捕鼠器,蹿到墙角的柜子旁,忽然扭过头来看着早已傻了的楚莘城,竟说出了人话:“欠你的粮食会还的。”
    说完,一晃便不见了踪影,楚莘城这才反应过来,当即开了灯,大喊着把早已睡熟的妻子叫了起来。
    当妻子睡眼惺忪来到厨房时,见到的是一地狼藉,还有果真如神经病一般的楚莘城。
    “活见鬼了!那只鼠怪竟有这么大!”楚莘城一面向妻子比划着一面去挪柜子:“它会说人话,还说要还我粮食,你说是不是活见鬼了?它打的洞一定在柜子后面,看我不把它找出来!”
    “你梦游呢吧?”妻子觉得莫名其妙:“还真跟老鼠较上劲了,烦都要烦死……”
    说这话的时候,楚莘城已经将柜子挪开,妻子的话剩下半截梗在喉咙里,愣住了。
    他们看到了什么?柜子后面的墙壁上一个挺大的洞,洞口散落着些许米粒,几个粉嫩嫩的小脑袋正挤在一处舔着地上的米粒。
    竟然是老鼠的幼崽。
    似乎意识到了有人,小老鼠们抬起脑袋来张望了张望,一见着楚莘城,吱吱吱乱叫成一团,忙缩进了洞里,只能看到几点精光,若隐若现。

    “哎呀妈呀,那么多老鼠,老公快把他们赶出去!”
    妻子心里直犯恶心,连连往后躲,楚莘城挽了袖子正要去将这窝小崽子们一网打尽时,小老鼠们像是突然间受了惊吓,一只接一只从洞里面蹿了出来,聚在一处,对着地板的一块瓷砖嗅来嗅去。
    那块瓷砖上,还有洗不掉的那只惨死的老鼠血迹。
    原来那只老鼠之所以来偷粮食是为了喂养自己的孩子,楚莘城回头看了看站在门口肚子隆起的妻子,忽然间就打消了要杀死它们的念头。
    鬼使神差的,楚莘城关了厨房的灯,拉着妻子回房睡觉。妻子骂他神经病,楚莘城不发一言。
    第二天,楚莘城家厨房的一切都复归原位,只是在原先的米缸旁边又放了个小盆,里面放了各种食物,每样一点点,足够那些小鼠崽子们果腹。
    只是,每到午夜,厨房里会准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那肥硕的身影在厨房里窜来窜去,每每到来,小盆里的食物便会少掉许多,次日,楚莘城会往里面添上新的。
    如此反复,周而复始。
    楚莘城有时听到动静醒来,总会思索一个问题,那只肥硕的大老鼠究竟是被他踩死了还是它福大命大,躲过了一劫,楚莘城想不通。他明明将死老鼠扔进了垃圾桶,可怎的它又回到了自己家中,一如既往为自己的孩子寻觅食物,这终归是个谜。
    想到那晚来到他卧室里的老鼠鬼影,楚莘城一阵心悸,明明看上去像是个活物,可是一脚踩下去又烟消云散,难不成这老鼠死不瞑目,魂灵归来?
    这问题在楚莘城心中盘踞了很久,直到一个月后,才终于有了答案。
    还是深夜,他和妻子睡得正熟,头发却似被东西揪住,把他们给疼醒了。打开灯一看,嗬!那群整日躲在洞里的小老鼠崽子们竟然拿他们的枕头当蹦蹦床呢,在他夫妻二人头上上蹿下跳,吱吱吱叫成一片,好像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
    妻子吓得操起床头柜上的台灯就要砸,被楚莘城拦住,小老鼠崽子们看到二人醒来,三下两下跳下床去,跑到大厅里,吱吱叫着,回头看着二人。
    客厅的沙发旁好似有一大团黑影,小老鼠们围聚过去,一个个亲昵的模样,让楚莘城终于看清楚,是那只不知是死是活的肥老鼠,正静静站在黑暗中,鼠目寸光,紧盯着楚莘城。
    它好像有话要说。
    楚莘城下了床,肥老鼠的脑袋忽然晃了晃,尖尖的嘴巴指向大门:“快跑!”
    “妈呀!这老鼠……这老鼠竟然说话了!”
    妻子吓得直往楚莘城怀里躲,肥老鼠却已经带着小老鼠崽子们往大门口跑去。
    “要着火了,快跑!”
    伴随着肥老鼠的声音而来的,是一阵浓浓的烟味儿。
    楚莘城也顾不得其他,拉着妻子打开门就往外跑,老鼠们在前面引路,不消片刻,终于来到院中安全地带。
    他们所住的这栋楼已经燃起了大火,不少住户还在睡梦中,没来得及醒过来,也再不会醒过来。
    幸而楚莘城发现的及时,打了119,才使得大部分人幸免于难,但着火的那一家所在楼层的住户却因为火势太旺,遇难了。
    小区的院子里聚满了人群,都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火灾吓得心惊肉跳,连连后怕,一片嘈杂之声,唯楚莘城在人群中穿梭来去,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终于,在小区的花坛附近,他停下了脚步,草丛里,小老鼠崽子们正围着它们的母亲,吱吱吱叫个不停。
    肥老鼠定定望着楚莘城,尖尖的嘴巴似乎扯出了一个如人一般的笑容,一阵风过,它便真如水中的倒影,碎了,烟消云散。
    从此往后,这只肥硕的母老鼠便再也没有出现过,而它也当真信守承诺,用楚莘城一家三口的命还了它欠下的粮食债。
    直到这时楚莘城才知道,那天晚上他果真一脚将那肥老鼠踩死了,只是因为放心不下一窝鼠崽子,所以肥老鼠死不瞑目,魂灵又回到了楚莘城的家中,仍旧做着生前的事情,夜夜为自己的孩子偷来食物将它们喂饱。虽说偷粮食是老鼠的天性及生存之道,但这老鼠俨然成了精,深知欠下楚莘城一笔人情债,所以即使楚莘城将它踩死也没有埋怨,而是用救楚莘城一家三口的命作为报答,还了它生前欠下的债,这才放心离去,只是可怜了这群小老鼠们,自此便没了母亲。
    这场风波之后,楚莘城家多了一群成员,便是那没了母亲的小老鼠崽子,养在笼子里,从此没了性命之忧。半年后,楚莘城做了爸爸,一对龙凤胎,儿女双全。
    说来也怪,自打养了这群小老鼠们,楚家的生活蒸蒸日上,福禄双至,楚莘城心中暗自庆幸,也连连为当初踩死肥老鼠之事后悔不已。
    自那之后,楚莘城日日念佛,为肥老鼠超度,也算积攒一项功德。
    这大千世界,人有人的活法,畜生亦有畜生的活法。人之所以高等,在于人能发明创造工具,有劳动技能,可以自食其力,而畜生们天生没这般高级,只能外出觅食。牛羊可以吃草,猫狗好命,长一张讨喜的脸,能让人心甘情愿喂养,可老鼠呢,最不招人待见,循着食物的气味闯入人类家中,被发现后多半是如此命运,要么被捕鼠器夹死电死,要么被人拍死剁死,总之,难逃一死。
    其实放它一条生路又如何?
    万物皆有灵,凡事有因果,你信不信,在这俗世中有无数灵正飘荡着,静静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或因你而生,或因他人而生,永不熄灭。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硕鼠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2628.html
上一篇:瓷马    下一篇: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