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荒凉鬼村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谷星星 发表时间:2014-07-07

    第一章
    我的家原本是在一个闭塞的小农村里边,说出来大家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它连电灯都没有。原本是修好电灯的,但是,因为农村过于闭塞,村里边的男人几乎都走完了。只剩下孤寡老人,或者一些妈妈。常年里边没有男人的村庄,习惯了最原始的方式生活。
    我在这所小村庄里边生活到九岁,就和爸爸一起到县里边住。最初几年,我经常回家,后来我回家的次数渐渐少了。高考完以后,漫长的假期实在是无聊,我想要回老家看看,正巧奶奶也说想要回老家。
    于是,我便和奶奶上了票车。
    “前边那个拐弯处,常年出事,经常有人死在那儿。都说,有一些死了的冤魂会守在哪儿找垫背的。”奶奶指指路前边的拐弯处说道。
    这里路的很特殊,右边是山,左边是滑坡。
    每次回家,每次经过这儿,奶奶都絮絮叨叨的说,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我笑着接话,“他们都死了,找垫背的有什么用?”
    车一阵晃动,我看到窗外的山正在倾斜,第一时间意识到票车翻车的时候,我急忙抱住奶奶,把她护在我的怀中。
    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感觉脸上淌下来了一股血,糊住了我的眼睛。我伸手抹了一把,掌心里边全都是血色。我拄着地上的草,站起身子,腿上被刮出了大片的瘀痕,“奶奶,奶奶。”
    我慌张的望着周围,大巴车被摔得残破,而奶奶也不知去向。
    我拐着腿,四处找奶奶。奶奶躺在河边,河水浸透了她的头发,她的脸上有明显的擦伤。我跑到她的身边,把奶奶的头放在我的腿上,“奶奶,奶奶,你醒醒。”
    “你看你满头的血,也不知道包扎一下。”奶奶睁开眼睛,脑子却很清醒,从衣服里边拿出手绢帮我包头。
    见奶奶醒了,我心里边才觉得安心,“没事,奶奶。我捂着点就行,车都坏了,我们怎么回去?不然我给我爸爸打电话让他来接我们。”
    奶奶看看我,目光又投向残破的票车,叹了一口气,却没有说话。
    我从兜里掏我的手机,然而找了很久,却没有找到。我一时间,有些慌了。这儿离我家至少有十几里的路程,奶奶上了年纪肯定走不动了。
    “三儿,三儿的车。”奶奶扯扯我的袖子,对我说道。
    我抬头看到一辆拖拉机远远的从上边的马路上经过,我急忙跑近点,大声喊道:“小三叔叔,小三叔叔。”
    小三看了我一眼,停下车,急忙从坡得小路上跑下来,“我大老远就听到有人叫我,还以为是幻觉。幸亏我拉了一趟矿石从这儿经过,不然……我拉你们上去。”
    “小三叔叔,你有手机吗?”我想了想,发生车祸这么大事儿,虽然这儿偏远除了好几场车祸都没人管,但毕竟是大事。我想先通知家里人,奶奶年纪大了,需要去医院里边检查检查身子。
    “哪儿还有手机啊,接到村子里的电线前段时间被吹断了,连电都没有,手机根本没法用。”小三叔叔把奶奶扶上马路,抱上拖拉机。


    我紧紧的抓着拖拉机的边缘,用手帕按着头部,头上仍会传来刺痛的感觉。
    车快走到村口的时候,小三叔叔把车停到了河边的修车场,他把奶奶接下车,我从车上一跃而下。抬起头的时候,正对上小三叔叔的眼眸。
    小三叔叔的目光中有些情绪一闪而过,他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妞妞,高考完了吧?打算去哪儿上大学啊。”
    不知道小三叔叔什么时候也这么情绪化了,我笑着说道:“小三叔叔,成绩还没下来呢。我已经和我爸爸、妈妈说好了,就报离家近的学校。”
    小三叔叔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我有点心虚,毕竟是在这个村子边长大的孩子,大家对我知根知底的。我急忙转口说道:“也得看分数,我的分数能分到哪儿去,就去上哪儿,选能上的学校里边最近的。”
    小三叔叔咧嘴笑了,拍拍我的手,笑道:“你个傻丫头啊,行了,你快回去收拾收拾房间吧,天都黑了。对了,别忘了买上蜡烛,你们在城市里生活惯了,肯定会不习惯。”
    “行,好唻,小三叔叔。”我挽着奶奶的胳膊,走过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这一代的路没有铺过水泥,路上都是小石子。
    “大庆嫂子,给我来包蜡烛。”整个商店里边空空的,东西不多的几样摆放在柜子上。
    大庆嫂子拿着饭碗,一边吃着一边走了出来,突然脸色一变,“你就吓死我了,妞妞,你头是怎么弄得?看这血流得咋哪儿都是呢,快进来洗洗。”
    大庆嫂子长得有些胖,因此吧,抓我胳膊的力道很大,我的胳膊被她的手捏的生疼。我急忙说道:“没事,没事,不用。”
    村里边的人就是质朴、热情,不管我怎么推辞,大庆嫂子一甩手把我扔到了井旁边。我是真的一个踉跄就到了井边上,差点栽进井里,吓得我脸色顿时间煞白。
    “看你的小胳膊小腿的,在城里还没吃够好吃的?”大庆嫂子把板凳放在我的身下,给了我一条毛巾。

    我用毛巾沾着井水擦拭脸上的血迹,家里的井都很小,很浅。井里的水很凉、很净,我望着井里我的投影。突然间,井水一阵晃动,镜面上飘出一层涟漪。天色沉了下来,整个空际的院落大得渗人。血水从我的指尖,一滴一滴的低落,滴在青石板上,碎开了一朵朵血花。
    等井里边的水平稳了,我看到井里的倒影中,有一个小女孩儿扎着两个小辫子,站在我身后阴阴的笑。
    我一回头,果然有一个小女孩儿抱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布娃娃,直勾勾的望着我,唇角一勾就是一个阴森森的笑,“姐姐来了,姐姐来了,我有伙伴了。”
    她看到我转头,甚是开心。
    我是宁愿我一转头有一个女孩儿正站在我身后,也不想像恐怖片里边那样,一转头竟然没人。不过,这个小女孩儿笑得确实渗人。
    “你先去玩儿吧,等过两天姐姐再来找你玩儿,好不好?”我耐心的诱导,这个院子里边太安静了,女孩儿清脆的笑声,让我身子发麻。
    “说好的哦,不许变的哦。”女孩儿伸出小手指。
    我伸出我在井里边泡得冰凉的手,勾住她的手指。她的指尖竟然比我还凉,那种感觉,像是冻在冰柜里边的冰。我的身子一阵颤抖,神经都开始颤栗了,“好,不变。妹妹,你的手指也太冰了。”
    任谁会把自己的家乡想象成鬼村,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小妹妹大夏天玩冰了。没有电,哪儿来的冰?那她就是把手伸井水里,冻了比我更长的时间。
    其实,有很多时候,我们宁愿自欺欺人,也不想往某些方面臆测。至少,在这一瞬间,我是不敢。所以,我找了许多理由解释小女孩儿手冰的理由。但是,我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天生手脚冰凉。
    “妞妞,擦好了没有啊?”大庆嫂子的大嗓门一场尖锐,回荡在空寂的院落里边。
    我急忙随手擦了两把脸,走到屋子里,我问道:“大庆嫂子,你生小孩儿了啊?”
    “你这个丫头瞎说什么呢?你大庆哥连着走了五年了,一趟家都没回过,我生孩子,跟谁生去?你快回家收拾收拾吧,你都多少年不回来了,家里边肯定连蜘蛛网都结上了。”大庆嫂子挥挥手,一脸的豪迈。
    奶奶手上拿着一包蜡烛,我挽住奶奶的胳膊,“奶奶,走了,咱们回去了。”
    “我们先走了,大庆媳妇忙。”奶奶和大庆嫂子打了个招呼才走。
    我家离着大庆嫂子家很近,中间隔着三座房子。等我走到家门口,黑色的大门上蒙上了一层灰,大门上几年前贴的福字,已经褪了颜色,在风中摇摇欲坠。
    铁锁上生了一层厚厚的锈迹,我从衣服里边拿出钥匙,然而因为锁子生锈生得太厉害,门很难打开。我低着头,用力的拧,我感觉钥匙几乎都要断了,却仍拧不开锁子。
    “去隔壁要点香油滴上,锁子就容易开了。”奶奶望着我看锁子艰难的模样,笑得很慈祥。
    我继续尝试了几次,终于还是放弃了,我点点头,“行,奶奶,我去要点香油,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来。”
    我小跑着来到隔壁,农家院子一般都不关大门,我走进院子里边,叫道:“苏婶婶,苏婶婶在吗?”
    苏婶婶打开门,一身白色的孝服,眼睛哭得红肿。我这才扫了一眼院落里边,堆放着许多画圈,门上系着白花。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怔怔的望着苏婶婶。
    苏婶婶热情的说道:“妞妞放假回来了?回来住几天啊?”
    “住两个月呢,高考放假了,想多在老家待一段时间。”我接话道。
    苏婶婶点点头,“多待一段一时间吧,好不容易回来了。”
    “婶婶,那个,可以给我一点香油吗?我家的锁子打不开了。”我酝酿了一会儿情绪,卡口说道。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荒凉鬼村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yc/12620.html
上一篇:癫爷的故事    下一篇:青铜戒